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八卦猎奇 >

老大的女人也敢碰,那身影挡住了光线,一时间看不到那人的面容

时间:2020-06-04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小娘们,还他娘挺烈性,不过,这样才有意思,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冯主任丢掉了针管,蹲下身来,一双淫手伸向苏蜜,可他发现苏蜜顶他那一下有点严重,身体疼的很,竟然跟不行动。“妈的!” 冯主任一巴掌打在了苏蜜脸,又嘿嘿笑,“先过一把手瘾……大美人,来吧。” 他一把扯开苏蜜身衬衣,冯主任眼都被晃花儿了。 要说他也算阅女无数了,可这样完美的身体,可真是头一回见,他正要伸手。砰的一声巨响传来,他抬头,见房门被踹了开来,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背光而立,出现在门口。

     那身影挡住了光线,一时间看不到那人的面容,可那一身的肃杀之气,澎湃压来,简直像是来自地狱的魔君,分分钟要夺人性命。“你是……是谁?”冯主任颤抖着声音问道。傅奕臣一眼看到了倒在地的苏蜜,她脸蛋有巴掌印,头发散乱开来,挡住了半边脸,人事不省。更重要的是,她身的衬衣竟然已被撕裂开,虽然胸衣还在,并没有大事,可这也足够让傅奕臣发狂了。

   “我傅奕臣的女人,你也敢碰?”他森冷着声音说道,往前迈了一步,直逼冯主任。“总裁……”后头,宋哲带着人也冲了过来,刚刚车已停下,傅奕臣第一个冲了下来。 速度之快,连保镖都跟不。
宋哲第一次见沉稳的傅奕臣这样着急担忧,他忙招呼保镖们跟,还是晚了傅奕臣一步。

   “都站住,不准过来!”傅奕臣扬声厉喝,苏蜜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再让旁的男人看到?宋哲等人听到傅奕臣森冷的命令人,齐齐站定在了走廊里。 屋,傅奕臣已走到了冯主任的近前。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冯主任,冷笑了一下,将身的西装脱下,盖在了苏蜜的身。他才再度邪笑着看向冯主任,道:“你很有勇气啊?” 冯主任此刻已经看清楚了傅奕臣的面容,帝业财团的总裁,最年轻英俊的国民男神,络号称帝国第一金龟婿,还有商业帝国以心狠手辣而著称的残酷魔君。 这个常常占据新头条的男人,虽然很是低调,络照片都处理过,但冯主任还是认出了傅奕臣。

   “傅……傅先生……误会……”
 冯主任难以置信,浑身哆嗦,他完全没想到,苏蜜说她是傅奕臣的女人,这竟然是真的。他已经被傅奕臣阴冷森然的样子吓的尿了裤子。找死!” 傅奕臣突然前一步,动作快的冯主任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被他捏着脖子提了起来。傅奕臣身高一米八九,那冯主任只有一米七多,被傅奕臣直接提起来,双腿悬空,脸色因缺氧紫涨,他想挣扎,可傅奕臣的手像钢筋,根本掰不开。

        冯主任恐惧极了,他真后悔动了苏蜜。 砰!在冯主任翻着白眼,快断气时,傅奕臣像丢垃圾一样,将他狠狠扔到了墙去。 冯主任撞了脑袋,墙留下一团血迹,他软趴趴的倒在地,晕厥了过去。傅奕臣这才转身,抱起苏蜜来,冷着脸,大步走出了房。 走廊,宋哲忙迎了来。总裁,我检查过了,医院这一层,没有人,可能都被支开了……”傅奕臣点了下头,迈开大步往外走,“里头那个别让死了,留着我要慢慢玩儿。”“是。”

       等傅奕臣抱着苏蜜走了,宋哲才走到医生休息室门前往里看了眼,见冯主任生死不知的倒在地,旁边还有一滩尿,宋哲厌恶的扇了扇鼻子。“找个医生来,赶紧将人救活了,这样的人渣,可别真死了,倒脏了boss的手。” 傅奕臣抱着苏蜜直接进了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他让苏蜜躺在真皮椅,拧着眉,轻轻拍她的脸颊,叫着她,“苏蜜!醒醒,醒过来!”

      苏蜜动了动脑袋,小脸露出些许难受之色来,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总裁,苏小姐大概是被注射了什么致晕的药物,我在办公室的地捡到了这个。” 宋哲也跟了来,将一个针筒递给了傅奕臣。傅奕臣目光落在了那针筒,眼神凌冽又狠厉。“这个畜生!拿去化验,看看里面是什么药,让王英到别墅等着。”

   “好的,总裁。”宋哲点头,傅奕臣抱着苏蜜,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吩咐道:“开车,回别墅。”  幻影飞冲而出,很快回到了半山别墅,苏蜜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傅奕臣抱着她,走下了幻影。 周伯迎了出来,见傅奕臣抱着晕迷不醒,脸还带着伤的苏蜜,周伯脸色一变。“这是怎么了?王医生已经等着了,少爷快抱苏小姐进去吧。”“嗯。”傅奕臣迈开大步,一阵风般进了别墅。

     别怕,我带你回来了。他进了别墅,王英也提着药箱迎了来,傅奕臣直接越过他往楼走,说道:“来卧房。”傅奕臣将苏蜜抱进卧房,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示意王英前给苏蜜检查。

   王英拿出听诊器,给苏蜜检查着,傅奕臣站在旁边,扯了扯领带,有些不耐烦。“她到底怎么样了?” 王英见傅奕臣面有担忧之色,声音也紧绷着,看着竟然极是在乎苏蜜,不觉问道:“少爷很关心这位小姐?” 傅奕臣俊美的面容之,闪过些许的不自在,拧了下眉。她现在算是我的女人……”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在一起的女人。”王英一脸吃惊,“少爷的病治好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傅奕臣眉头拧的更紧了些,“一会儿再说这个事儿,你先给她看看,她的身体没问题吧?”王英见傅奕臣实在担心苏蜜,不觉笑了,心想,少爷到底是女人少。 在一起的女人,只怕这么一个,在意些也是难免的。“少爷别着急,这位苏小姐应该没事,为确保,我再听一听。” 王英又仔细检查了一会儿,站起身来,笑着道:“少爷放心吧,苏小姐没受什么伤,除了手腕被捏出了掌印,脸也被打了一耳光外,她的身体一切都好。”“那她怎么还不醒来?”傅奕臣焦急道。

   “苏小姐这是被注射了麻醉药,想来她也受到了惊吓,少爷让她多睡一会,没什么害处的。”

       傅奕臣这才松开了拧着的眉,再度确定苏蜜不用吃药打针,这才吩咐王英出去等候。 王英提着药箱走了出去,卧房,傅奕臣在苏蜜的身旁坐下 他伸出手指来,轻轻的撩拨开苏蜜脸的碎发,帮她整理好头发,又触碰了下她红肿的脸颊“你这个不安生的女人!真是麻烦! 他有些恶狠狠的说着,手的动作却很是轻柔。接着他拿开苏蜜身的被子,倾身过去,目光像探照灯一样,一寸寸的检查苏蜜身的肌肤。

     再三确定,她的身有的那几处吻痕,都是自己留下的,除了她的手腕被那个畜生给握出了掌印来,别的并不曾被侵犯一点,傅奕臣才脸色稍缓。“周伯。”周伯很快进来,傅奕臣指着苏蜜手的伤。“叫吴妈来给她点药,还有脸的伤,冰敷一下,再换身衣裳。”“是,少爷放心。 傅奕臣这才往书房去,王英见他进来,忙起身问道:“少爷的怪病真的都好了?”

   傅奕臣早想咨询王英的,只是后来因为说起捐献骨髓的事情,耽搁了。他闻言没回答,走到了窗边儿,双手插兜,默立了片刻。 半响,他才转身看向王英,“并没有,我对旁的女人,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对她,像个正常男人一样,不,正常男人更容易冲动。每次看到她,我血液沸腾,好像这个女人是天给我准备好,唯一在身体能够契合我的女人一样。”“这可怪了,少爷找旁的女人试过了?”

   王英禁不住问道,眉头微拧,显然他也想不明白原因何在。

   傅奕臣走到了沙发旁坐下,点了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弹了下烟灰,说道:“先前找了个女人试过,不行。后来和她过床后……”  他想到那天白静欣的事儿,脸闪过厌恶,道:“试过,还是觉得恶心。只有那个女人不同!” 王英沉吟了一下,道:“少爷,按照我的猜测,少爷这几年的怪梦,应该都是起源于五年前那一夜。那夜,少爷应该是遇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很可能对少爷做了什么,少爷因头受了伤,又受了药物影响,想不起来她,但是少爷的身体却固执的记得她。”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