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教育 >

《失孤》未了局:归来是另一个开始

时间:2021-07-17 20:52: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   来源 公安部刑侦厅官方微信 


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踽踽独行,两面印有失踪孩子照片的寻人旗帜随风摆动。摩托车和一辆大巴车相遇,紧跟身后的旗子飘过车窗,一个婴儿正在车里啼哭。 

随后,两辆车朝两个方向驶去,来自不同家庭的寻亲者和被拐儿童“擦肩而过”。 

这是电影《失孤》的画面,郭刚堂是该电影主角的原型。 

与影片的主人公“雷泽宽”一样,为了寻找被拐的儿子,他骑着摩托车奔走在中国的各个地方。登着大幅画像和文字的寻子之旗绑在摩托车的后方,它跟着郭刚堂一起,飘过了40多万公里。 

这期间,郭刚堂迷过路,遭遇过车祸,睡过桥洞也住过坟地,还差点被当成人贩子抓起来,但这都没有成为他寻子之路的障碍。除了新疆、西藏等少数地方,他骑行的轨迹几乎遍布全国,10辆摩托车在路途中报废。 

漫漫寻子路上,郭刚堂认识了很多同样孩子被拐的家庭,并帮助他们一起寻亲。2014年,郭刚堂正式创办天涯寻亲网,在网站上随时公布他收集来的寻亲信息,也在短视频平台发视频、做直播寻人。24年来,通过郭刚堂反馈的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公安机关先后找回了被拐儿童100余名。 

从1997年到2021年,24年后,自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2021年7月11日,媒体从郭刚堂处证实,儿子郭振已被找到,DNA也比对成功。后经公安部发布消息,当天已经举行认亲仪式。 

曾经,经过媒体多次传播,这位父亲声名远播。如今,他接连数日谢绝了记者的采访,“我就是个普通人,希望更多人关注的是打拐这件事。”郭刚堂说,自己“终于可以踏踏实实过日子了”。

“我们都替他高兴” 

找到孩子的消息,是从郭刚堂居住的单元楼开始散播的。 

那时,媒体尚未发布相关信息。在山东聊城市李太屯小区内,住在郭刚堂家楼上的邻居杨通记得,那几日,好消息在邻里间迅速传播。“他的孩子找着了”,从单元楼至一整幢楼,然后随着街坊邻居们夏日乘凉时的闲聊,蔓延到整个小区。 

到了7月11日,就连偶尔来小区里摆摊的外村人,也从闲聊的人群里探听了一二。“我们都替他高兴!”来此摆摊卖葡萄的李嫂说,虽然她不在这个小区居住,也只是听顾客闲聊提到的,但她也为这事儿乐呵着。 

消息出来的头几日,李太屯小区内,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大多是上了年纪的村民,他们和郭刚堂一家人相识多年,想在他们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增加偶遇的机会,给他们道一句喜。 

但郭家的大门,始终紧闭。人们没见着郭刚堂,却等来了诸多记者,记者们期待着见到郭刚堂或者他的家人,还探访了他平时接待其他寻亲者的办公室。在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赵合宁印象里,自2018年社区为郭刚堂提供办公地点,这间40多平方米的房间便陆续接待了多位寻亲人员。如今,这里挂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寻亲者送来的锦旗。而郭刚堂的直播寻人,有时就在这里进行。

7月14日,李太屯小区,社区居委会为郭刚堂提供的办公场所,他常在这里接待其他寻亲者。新京报记者 汪畅 摄

他们一家人不在家的消息,也在小区里蔓延开来。每天下午,六七个上了年纪的大娘坐在一楼的楼梯上,握着一把蒲扇拉家常。只要看到貌似记者的人,便直接劝一句,“不在家,别敲了。” 

大娘们七嘴八舌,一边劝告来人,“昨天有个专程来道喜的老同学,都吃了闭门羹,怎么也联系不上。”一边回忆当年郭刚堂孩子被拐的经历,当时,27岁的郭刚堂开着拖拉机出去拉沙子,傍晚回家,却遭遇 “晴天霹雳”——孩子被人偷走了。当即,他下跪求乡亲们帮忙寻子,在这些大娘里,就有当年给他帮忙找孩子的人,只是最终无果,她们扇着扇子,摇头叹气。 

而在小区大门口,也出现了一辆印着寻人信息的三轮车。车主姚福吉身着印着寻人信息的白色T恤,坐在三轮车旁的小凳子上,架起手机开始直播,讲述自己寻女的事情。因为寻亲,姚福吉早已与郭刚堂相识,“他给了我很多力量,也帮了我很多。” 

找不到郭刚堂,记者们关注到了姚福吉。他毫不掩饰,“我就是来蹭郭刚堂的热度的,哪里有热度,我就去哪里。”

7月14日,李太屯小区门口,一个自称要蹭郭刚堂热度的寻亲者在此直播。新京报记者 汪畅 摄 

24年寻亲路 

而在此之前,对于郭刚堂找孩子的事,邻里们保持着沉默的默契。即便这里无人不知,但也从不主动对他们一家人提起。 

邻居杨通记得,他近年来唯一一次问起这事,是在今年3月。 

那时郭刚堂从费县回来不久,“拉面哥”程运付在社交平台发布了郭刚堂的寻子信息后,百余线索向他涌来。没几天,一个热度最高的线索冲上热搜,一个江苏小伙在网络发视频称,自己儿时照片和郭振相似,且左脚也有伤。关注到这一信息,郭刚堂夫妇便开始比对DNA。 

没过几天,在一楼的过道里,二人面对面相遇。杨通问,“是郭振吗?”郭刚堂摇了摇头,“不是。”听到这句,杨通不好意思看他的脸,便把视线上移,刚好望着他头上直直的短发。俩人年纪相仿,然而郭刚堂的头发,已然生出簇簇的白色。杨通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二人擦肩而过。 

杨通有些后悔,他觉得这句问候有些冒失,“这毕竟是人家的遗憾。” 

24年的寻子之路,之所以广为人知,是因为《失孤》的电影,刘德华饰演的铁骑父亲,是以郭刚堂为原型。 

1997年9月21日,郭刚堂2岁零5个月大的儿子郭振在家门口被人拐走。年底,他便将儿子两岁生日的照片放大,制成旗子,插在摩托车后座,再捆上一编织袋的家当,带着文件、地图和记录本,开始了天南海北的寻子之路。 

“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电影里刘德华的这句话,便出自原型郭刚堂之口。北至漠河,南到海南,多年来,郭刚堂的行迹超过40万公里,报废了10辆摩托车。

2018年11月,郭刚堂发布的骑行寻子照。来源 郭刚堂个人微博

他曾向媒体展示两段寻子日记。2009年6月17日,“摩托车一个侧翻把我摔出去约6、7米远,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抱头,只是把头盔前面的玻璃摔碎了,没有伤到头部”。2009年7月6日,“拐弯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突然从身后传来,一辆大卡车在我的身后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苍天啊,你再一次叫死神和我擦肩而过,一定也是在帮我,叫我完成寻找郭振的使命。” 

寻子的路途并不好过。这期间,郭刚堂迷过路,遭遇过车祸,睡过桥洞也住过坟地,还差点被当成人贩子抓起来,还花光了家中积蓄,欠下了20多万元外债。 

之后,郭刚堂靠承包土方吊运,挣钱还债。2010年,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在北京开起一家卖葫芦的工艺品小店。但他从未停下寻亲的步伐。 

2012年,他发起创办了天涯寻亲网。2014年,又依法登记注册了聊城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担任首任会长,配合相关部门收集、整理、比对寻亲信息,用寻亲路上的亲身经验,为离家出走、流浪乞讨以及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人员免费提供帮助。 

近些年来,郭刚堂总是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相关信息,偶尔也做直播。杨通知道,这些年来,郭刚堂一直靠卖葫芦为生。偶尔遇到了,他问郭刚堂,“你这直播,带货吗?”郭刚堂摇摇头,“你说我这家庭情况,怎么直播带货?人家看到了,是买好,还是不买好?我就是直播找人。” 

24年间,也有不少媒体报道过郭刚堂。也正因如此,无数个“疑似郭振”的消息向他涌来,每次接到线索,他都会开始想象,孩子多高了?是胖还是瘦?然而每一次,都像是水中捞月,他总是觉得儿子离自己很近了,偏偏不是眼前的“这一个”,可能是在“下一个”。 

每一次,他也都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和孩子一起拍一张全家福。 

24年过去,李太屯村早已成为李太屯小区。小区里高楼林立,曾经挨着住的左邻右舍,成了电梯里经常遇到的上下楼住户。尽管村口的黄泥路早已消失不见,水泥在路上铺得平平整整,但郭刚堂依然刻意避开,因为那里,是郭振曾经走丢的地方。

7月14日,山东聊城,曾经的李太屯村早已成为李太屯小区。新京报记者 汪畅 摄 

“老天待我不薄”

电影《失孤》终于在现实生活中迎来了圆满。 

那个曾经在观影时,把头埋进膝盖里痛哭流涕的郭刚堂,再次痛哭了出来。这一次,是喜极而泣,他说,“孩子找到了,老天对我们不薄。” 

看到好消息后,鲁豫和节目组来到山东,见证他的喜悦。视频里,郭刚堂的妻子张文革痛哭着责怪自己,“我自己的孩子都没有看好,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孩子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我,怎么这么狠心给我偷走!摘我的心,要我的命!”听到这话,也在一旁流泪的郭刚堂开了口:“说多少回了,不怨你!孩子也不怨你,怨你干什么!”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好事。平复了心情,郭刚堂和张文革对鲁豫感叹,“孩子找到了,以后就剩高兴的事儿了!” 

认亲前两天,郭刚堂把家里的废旧物品都卖掉了,寓意辞旧迎新。原本,他还和爱人计划着宴请街坊邻居。后来想到疫情,便把流水席改成了买1000斤的糖果,预备着分发给大家,以感谢多年来的支持。 

此外,郭刚堂还准备了一个大红包,准备一见面就递到郭振手上。一旁的人问,是家里有人订婚吗?郭刚堂笑眯眯,“比订婚还高兴!” 

12年前,郭刚堂在鲁豫的节目里求助。如今,在节目见证下与孩子重逢。镜头记录了他的很多眼泪,“24年,可能是人这一辈子最好的一段,说心里话,我不恨别人,有时候我在恨我自己,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丢孩子的是我。”他说,“不过还好,我的孩子找到了。” 

回归生活

和儿子之间“就差的那层纸”,终于捅破了。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的公安机关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认亲仪式。郭刚堂全家人和亲生儿子“郭振”抱在一处。二人体格相似,郭刚堂夫妇、郭刚堂的父亲,都在痛哭。 

当天下午,郭刚堂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今天对我来说很重要。” 

谜团一一解开。原来,这么多年,儿子在河南的一座城市生活。 

在鲁豫有约的节目里,郭刚堂难掩泪目地展示了一张地图。地图上,一个个地名被红色的笔迹圈住。24年,行程逾40万公里的铁骑之路,暮然回首,才发觉孩子原来就是那里,摩托车拉着大旗飘过的地方,地图里被红点勾画过的位置。 

一个距离聊城200多公里的城市,为给儿子“铺”好这条回家的路,郭刚堂一家人等了24年。在7月13日的发布会上,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李民介绍。直到上个月中旬,办案人员才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振的下落,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最终确认了郭振的身份。 

之后,经过循线追踪,抓获了该案犯罪嫌疑人呼某(男,现年56岁,河南人)、唐某(女,现年45岁,山东人),1997年9月,恋爱中的呼某和唐某来到山东旅游,二人为图财,预谋拐卖一男孩。当月21日,唐某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振抱走,与在聊城汽车站附近等候的呼某会合,一起乘长途车返回河南,之后,呼某将郭振贩卖。 

7月12日晚,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小马,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蛋糕,上面写着“郭振回家天涯寻亲圆梦”。这是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为祝贺此事,送去的蛋糕和鲜花。 

据媒体报道,《失孤》电影的导演彭三源、主演刘德华、“拉面哥”,还有曾经同为寻子父亲的申军良,也都一一给郭刚堂发去祝福。 

然而,寻得了孩子的郭刚堂,选择“回归生活”,接连谢绝了媒体的采访,也将同住小区的父母转移走。年过半百,好不容易与孩子再度相逢的他,不希望任何一篇报道或舆论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正如2015年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面对电影中是否使用他真实信息的问题,他曾提到的,“我还要生活,再说郭振找回来以后他也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新闻报道就像一阵风,三五个月没了,但是电影就不一样,会长久记录下来。我已经有一些不幸了,我不想让我的任何一个家人再受到丝毫的伤害。” 

不过,他还是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了声。7月14日,郭刚堂找到儿子后首次发声。视频里,他试图将每个字说得字正腔圆,开头,他接连说了四句“感谢”。然后,便是“想尽快回归生活”。 

他说,自己找到了孩子之后,还会帮助其他寻亲家庭继续寻子。而此前多年,他的帮助确有成效。7月13日,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童碧山称,通过郭刚堂反馈的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公安机关先后找回了被拐多年儿童100余名。 

(文中杨通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汪畅 实习生 韩梦

编辑 胡杰 校对 吴兴发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