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教育 >

发稿时间:2021-01-15 06:26: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陈茜 中国青年网

时间:2021-01-15 09:47:27|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周楚娜整容前后对比照。受访者供图

  我叫周楚娜,女,00后,在校学生,现居上海。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我已经做过上百次整形医美项目,可以说,每天基本都是术后恢复期。去年受疫情影响,整容频次也下降了不少,但少说也有20多次。每次只要P图的时候,觉得比之前多P几下,我都要去整形医院再动一次刀。

  耳软骨隆鼻、芭比眼综合、面吸黄金微雕、脂肪填充胸部、大腿360度环吸……这些我都真实经历过。去年3月,我在微博上发了“整容日记”,粉丝迅速上涨至30多万。我就把微博上的简介改成了“全国年龄最小、整容最多”。

  全脸磨骨,是最痛苦的经历

  说实话,以前的我真的不好看,眼睛小、鼻子又塌,和班里漂亮女生形成鲜明对比。

  初中班里的男生总会背地里讨论女生的长相,他们会给我取各种难听的外号,我又生气又自卑。我还经常被区别对待。每次班里大扫除,男生都会让漂亮女生干轻松的活儿,丢给我活儿的又脏又累。从那时起,我真切地体会到,不是长得丑活得久,而是完全没有出路。

  除了整容,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了。3年前,妈妈带我去做了埋线双眼皮,这也是我的第一个整容项目。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心里更多的是期待。比起丑带来的不公平待遇,我更能接受手术刀带给我的痛苦。

  有人问我年龄那么小为什么要动刀,也有人提醒,以后我会比同龄人更显老。但总体来说,变成双眼皮之后,大家对我的态度亲和了不少。尝到了整容带来的甜果,我很快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

  记忆最深刻的是,全脸磨骨手术那次,从下颌角、颧骨到下巴,基本上各部位都磨小了。相比取胸下肋骨垫到鼻子里,磨骨手术更简单快捷些,说白了,就是把脸上的骨头削下一部分。

  但手术是全麻,风险也不小。手术两天以后,麻药感才渐渐消退,我也开始有了意识,整个脸包得像出了车祸一样。由于嘴巴肿得厉害,只好吃了一个星期的流食。这次磨骨手术让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哪里都不敢去。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手术,我的方脸变得小巧了,真的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总之,这是改变很大,也最痛苦的一次经历。但我相信一句话――“10米之外,别人看不到你背的名牌包是真是假。但是你的胖瘦、脸型大小,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接受变美的代价。

  为了继续整容,我坚持上学

  按照整形医院的要求,未成年人去医院做手术,尤其是全麻手术时,一般都要家长陪同,并签署手术同意书。没办法,我有几次拿着成年朋友的身份证,在医院蒙混过关。

  除了冒充成年人外,一些不用查验身份的小诊所,也给我的整容之路提供了“便利”。第一次埋线双眼皮后,我偷偷联系了网上的“医美姐姐”,在一个狭小的工作室里,打了瘦脸针。这所工作室完全没有过问我是否成年,省了不少麻烦。但他们操作也不规范,我的脸部出现了凹陷,好在妈妈出差工作,没有发现异常。

  那次经历给我上了重要一课:不能去不正规的工作室整容。不过,现在的我也不爱去公立医院,他们整得比较自然,达不到我想要的夸张效果。既然整都整了,为什么不做夸张点,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效果呢?因此,网红整形医院是我的首选。不过,有时谈起整容,医生、护士甚至都没我懂得多。

  2020年12月下旬,我又去做了眼睑下至手术。这不是我第一次做这个项目,但每次做了都觉得眼睛不够大,加上眼角可能会回缩,我必须不停通过手术维持它的大小。眼睑下至项目是我做过的恢复期最短的手术,虽然当时眼睛有点充血,但我还是第二天就戴上了美瞳,还和朋友一起吃了火锅。

  但是,因为多次开眼角、割双眼皮,我的眼角膜比较脆弱。又因为过早地戴美瞳,误把卸妆水当成隐形眼镜液等各种原因,某一天,我的眼睛突然剧烈疼痛,视力严重下降。

  去了医院,医生诊断说是卸妆水严重腐蚀眼球,眼角膜出现破损,至少一个月不能戴美瞳。可是,我马上要到北京上节目,不可能不戴美瞳。为了上镜效果,我忍住了眼睛的不适感,照旧戴美瞳和化妆。

  我知道整容是有风险的,关注过很多因为整容不慎致死的新闻。医生也建议我尽量不要再开刀做项目了。但是,收手很难,我真的停不下来。为了整容,我已经花了上百万元。这些钱大部分是爸妈付,他们是开公司的,我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们已经出门了,我晚上回家的时候,他们还没回来或者已经睡觉了。

  爸妈并不支持我整容。但我态度强硬,如果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宁愿不去上学,他们拿我没办法,只好同意。为了整容,我同样在妥协。我现在读的是一所私立国际学校,虽然整容、上节目、直播分走了我不少精力,但我仍然会坚持读完书。因为只有在学校上课,我才能拿到生活费,整容才能继续。

  新的一年,我已经在微博上晒出了整容目标――“一定要每个月都做3-4次手术”。这几天,我马上要去做发际线、第三次人中缩短和轮廓线精雕手术。

  别学我,有的瘢痕会伴随我一辈子

  自从接触整容后,我有不少好友都是整容界的名人,比如刘梓晨。我们会互相推荐好的医院和医生,如果有我没做过的项目,就一定会去试试。不只是网红,我身边的普通朋友也会整得比较夸张,我们会商量下一个项目做什么,也会一起去整容,一起住院。

  虽然整容已成为我的“家常便饭”,但这条路真的不好走。整容后遗症真切地发生在我身上。由于麻药注射较多,我的记忆力出现衰退,抽脂后的皮肤变得松弛,腿上、胸下等部位也留下了瘢痕。让人糟心的是,不少瘢痕要伴随一辈子。

  曾经有人问我,整成这样后悔吗?我认为只要坚持自己,就不会后悔。但我后悔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整容,我永远不会对自己的容貌满意,总觉得下一次整容会更好看。

  每次看到我喜欢的女团,我都幻想像她们一样成团出道。我想既然已经在脸上付出了这么多,就应该从事一些光鲜亮丽的职业,网红和明星就是不错的选择。

  有人说我 “长相惊悚、整容上瘾”。我并不太在意,人红是非多,有人骂总比没人看要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别人觉得我丑是别人的事情,不必放心上。

  现在,我有一个近1000人的粉丝群。他们经常会问一些整容方面的问题,也有很多黑粉直接在群里开杠。但我内心有些不忍的是,每当有粉丝问“我可不可以像你一样去整容”时,我都感觉自己树立了不好的形象,毕竟他们中最小的不到10岁。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陈茜采访整理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1年01月15日 08 版)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