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军事 >

邓小平不同意杨成武任总参谋长 原因是什么?

时间:2020-04-12 17:06:46|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979年6月,中央军委决定调整三总部、各大军区、各大单位领导班子。由于邓小平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还兼任着总参谋长,事情太多,总参的工作实在顾不过来。因此中央决定,邓小平不再兼任总参谋长,并在此次军队领导干部调整中统筹考虑总参谋长接替人选。

对于此次调整三总部、各大军区、各大单位领导班子,中央明确由军委副主席聂荣臻负责牵头。在酝酿总参谋长接替人选时,聂荣臻对前代总长杨成武的情况很了解和熟悉。当时的杨成武65岁,离京任副总参谋长兼福州军区司令员已逾两年。在那时军队高级干部年龄都比较老化的情况下,聂荣臻认为杨成武年龄不算大,身体还比较好,并有长期在总参谋部做领导工作的经验,比较熟悉军队的情况。因此他认为杨成武重回总参谋部工作比较合适。

为此,聂荣臻专门给军委写信,谈他对杨成武为总参谋长接替人选的看法,并安排秘书周均伦去向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领导同志当面汇报他的意见。但是,由于杨成武长期在军队中枢总参谋部工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他和文革时期的军内问题不可避免有这样和那样或多或少的牵连。因此,当时军内对杨成武作为总参谋长接替人选的异议不少。

在物色总参谋长接替人选的过程中,邓小平广泛征求党内、军内一些老同志的意见后,认为杨勇打仗不错,团结同志,主持总参谋部时工作认真负责,拟由他接任总参谋长,并准备将总后勤部部长张震调任第一副总参谋长,协助杨勇主持总参谋部工作。当时,军委一位领导还找张震谈话,向他说明军委“考虑到杨勇一直当指挥员,对参谋业务不太熟悉,决定调你任第一副总长,协助他工作”的意图。

就在此时,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杨勇在主持总参谋部日常工作期间,比较坚持原则,得罪了一部分人,有些人不愿意看到杨勇接任总参谋长,于是关于杨勇的流言蜚语又多起来,不少匿名的告状信也寄到了军委等有关部门。面对出现的新情况,军委对总参谋长人选又有了新考虑。


11月底,邓小平召见中央军委常委、秘书长耿飚,谈了他对总参谋长接替人选的意见,并安排耿飚向军委副主席聂荣臻、徐向前作了汇报。之后,邓小平又指示耿飚向在广东休息的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征求意见。11月30日到12月5日,耿飚和总政治部主任韦国清专程到广州向叶剑英汇报总参谋长接替人选问题。叶剑英在听了耿飚与韦国清的汇报后,十分重视总参谋长接替人选问题,并为此专门写了一封信,让耿飚和韦国清回京带给邓小平。

12月6日,耿飚和韦国清回到北京后向邓小平汇报了广州之行的情况。为确定好总参谋长人选,12月14日、19日,邓小平又冒着北京的严冬亲自赶到徐向前、聂荣臻家中,和他们交换总参谋长人选及其他相关事宜。亲自出门拜访有关领导,对那时及之后的邓小平来说,是不多见的。最终,经过邓小平和几位老帅的反复协商,终于确定下来新的总参谋长接替人选:杨得志。在酝酿杨得志作为总参谋长接替人选时,很多同志都谈到,杨得志是我军有名的战将,从一名普通战士逐级成长为大军区司令员,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为人正直,能团结同志,善于联系群众,领导作风民主,是比较合适的总参谋长人选。

1980年1月,总参谋部领导班子开始调整,杨成武、张才千、李达不再担任副总参谋长,张震、刘华清任副总参谋长。杨成武继续担任福州军区司令员,张才千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李达任军委顾问。2月中旬的一天,邓小平专门会见杨得志,向他传达了中央让他接任总参谋长的决定。

2月20日下午,总参谋部召开所属部局正职以上领导干部大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主持会议,并宣布中共中央决定:邓小平免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第一书记;杨得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军委办公会议成员。

毛泽东文革中保许世友 为何拦住杨成武要张春桥去?

核心提示:毛泽东摆摆手:“不,你不要去,派张春桥去!你知道派张春桥去是什么意思吗?”杨成武没有马上明白毛泽东的用意。毛泽东一语道破说:“张春桥是反许世友的呀!”

毛泽东视察来到上海的消息,被被迫转移到安徽金寨县部队农场的许世友将军知道了。此时,身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受到张春桥一伙人的冲击。他知道消息后,立即派妻子送信到上海,毛泽东看了许司令的信,问杨成武说:“许世友在哪里?”


“在大别山里!”杨成武简短地回答。

大别山,这块具有传奇色彩的老革命根据地,曾是许世友早年从事革命斗争的地方,他在1927年参加黄麻暴动,27岁担任红军军长。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历经坎坷,锻炼出了钢铁般的意志。他对毛泽东是十分敬重的,在延安时期,他在一次会议上发牢骚,险遭杀头大罪,是毛泽东救了他,今天,他又遭到围攻,他想,只有毛泽东能救他。

果然不出许世友所料,毛泽东对这位能征善战的爱将目前的处境十分关心。他对随行的杨成武说:“许世友是个大军区的标兵,打倒许世友,其他几个大军区,例如,沈阳的陈锡联,济南的杨得志,福州的韩天楚不都要被打倒吗?许世友不能被打倒!要保他,快把他接来吧!”

“我就去!”杨成武回答说。

毛泽东摆摆手:“不,你不要去,派张春桥去!你知道派张春桥去是什么意思吗?”

杨成武没有马上明白毛泽东的用意。

毛泽东一语道破说:“张春桥是反许世友的呀!”

许世友一下飞机,就赶去见他日思夜想的毛主席,这位粗眉愣眼、性情豪爽的将军,一见到毛主席,禁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不出一句话来。毛泽东安慰将军道:“他们冲击你,你有什么问题呀?怀疑一切,打倒一切,也要把你打倒吗?不要难过,你要振作精神,把部队好好掌握好。你要靠部队,不要单独行动,回来好好干。”

许世友破涕为笑,大声回答:“主席,你放心,我有几个军。敌人来它几十万,我也能够打垮它!”

许世友从主席那里出来,站在客厅里,当着张春桥、姚文元的面对杨成武说:“成武,我要打个豹子送给你,打个兔子送给张春桥、姚文元!你们知道吗?我是个百发百中的猎手呀!”

毛泽东这次南巡,调查了河南、湖北、湖南、江西、浙江、上海等地“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历时两个多月。他在沿途的讲话,对于遏制当时的混乱局面起了一定作用。


黄永胜长子忆:杨成武和江青走得太近遭打倒

核心提示:后来我才知道,杨成武的倒台,是因为他和江青走得近了,说了一些让林彪伤心的话。据吴法宪回忆,杨在和他闹矛盾时,泄露了天机。杨说:如果咱们谈不拢,就到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谈,到江青同志那儿去谈。军队的事儿,他不说到林彪那儿去谈,这话叫林彪知道了就犯了大忌。

1967年的7、8、9月,杨成武作为代总长陪着毛主席在南方巡视。在这期间,武汉发生了震惊全国的“7?20事件”。当时,各地群众一般分为造反派和保守派,在对待军队和军管的关系上,造反派一般都反军,保守派一般都拥军。而毛泽东当时到武汉让陈再道调头,支持造反派。

不支持拥护自己的,反而要支持反对自己的,陈再道转不过弯来。7月19号,王力、谢富治向“三钢”、“三新”等造反派又说了一堆支持的话,就把“百万雄师”这些所谓保守派群众给得罪了。他们强烈不满,于是把矛头指向王力等人。

毛泽东原本想的是,以我这么高的权威,亲自出马,抓一个典型,就把两派的矛盾给缓和了,实现大联合了,说明我毛泽东的权威。没想到,王力一煽呼,把“百万雄师”给惹火了。当群众运动真正起来以后,其实没有人能左右它。即便是江青到“百万雄师”那儿去讲话,“百万雄师”也一样反她。这时再骂陈再道,骂那个师长,群众和战士们也不听你的了。

最后,陈再道说:我管不了了。其实,别说陈再道,就是毛泽东当时也管不了。最后,陈再道等人被打倒。就在主席巡视期间,8月17号,中央决定,由吴法宪、叶群、邱会作、张秀川组成军委临时看守小组。实际上,吴法宪很早就跟叶群、林彪走得很近,叶、林对吴法宪也很信任。所以,这个小组实际是让吴法宪来负责。9月23号,杨成武跟着主席回到北京。9月底,就成立了军委办事组,杨成武任组长。但是这个局面没能维持很久。1968年3月22日深夜,我父亲黄永胜正在主持广州军区的常委会,周总理亲自打电话来,让父亲连夜去北京,并说已派了飞机去接,飞机一到立刻来京。

母亲还想让父亲稍微睡一会,父亲说飞夜航去北京,肯定有重要事,于是半夜就动身了。23日上午8点多,我父母乘专机到了北京。一下飞机,他们看到了吴法宪和邱会作来接,感到很奇怪。之前都是军委办公厅或总参服务处来个科长、处长接,这次怎么是吴、邱亲自来接呢?他们感觉不大正常。接着,吴法宪就陪着父亲去了人民大会堂,邱会作送母亲去京西宾馆。父亲到人民大会堂时,总理他们都在,就把杨成武带进来了。总理一脸严肃地对杨成武说:杨成武,你犯了严重错误,不能工作了。你把你那一摊儿工作交给黄永胜,回去做检查。此时,父亲才知道杨成武出事儿了。


实际上,在罗瑞卿被打倒之后,杨成武已上升为军队的一颗政治新星。为什么杨成武会成为军委办事组第一任组长呢?一方面,在军队的山头中,毛主席主要依赖的就是“双一”,即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林彪曾是红一军团的军团长。所以,长期以来红一军团的干部受到重用,就是因为是毛的嫡系。另一方面,杨成武聪明、有能力,主席、林彪对他都很信任。毛通过“7·20事件”也感到,必须要保持军队稳定,才能保证文革的进行。因此,毛对杨成武保持军队不乱是满意的,对军委办事组是信任的。林就更不用说了。

此后,军委办事组替代了已经瘫痪的军委办公会议,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包括军事、政工及干部的任命等等。后来我才知道,杨成武的倒台,是因为他和江青走得近了,说了一些让林彪伤心的话。据吴法宪回忆,杨在和他闹矛盾时,泄露了天机。杨说:如果咱们谈不拢,就到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谈,到江青同志那儿去谈。军队的事儿,他不说到林彪那儿去谈,这话叫林彪知道了就犯了大忌。

在林彪的部下中,应该说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比杨成武跟林彪的关系更近一些。解放战争三年,杨成武没有跟着林,黄、吴、李、邱是跟着林的,林对这几个人更了解,对他们的工作能力也是认可的。另外,黄、吴、李、邱从小跟着毛、林,从瑞金一块儿走过来的,历史上也没有辫子可抓。所以,主席和林彪都对黄、吴、李、邱很信任,也放心使用。

同时,这几个人没有罗瑞卿和杨成武那么高的地位,也没想到自己能到这么高的位置,对上面来说这可能也更可信一些。那天杨成武被押走后,总理跟父亲谈,要调他来北京当总长。父亲表示不愿意,他说:第一,我能力不行;第二,我资历不行。总理却说:这事儿我说了不算,这是主席、林副主席决定的。你是老同志,要懂得服从组织。父亲又去找林彪谈,说自己干不了。林说:这是主席亲自定的,我改变不了,谁也改变不了。就这样,父亲勉强接受,当了总长,并接替杨成武任军委办事组组长。但他开始时不参加中央文革的碰头会,如果涉及部队文革的事儿,就叫他去一下。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