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军事 >

隐瞒半个世纪!西路军全军覆没真相:竟是他

时间:2020-05-24 17:08:19|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西路军驻临泽高台不走,马家军数万人马猛扑过来。1月敌人猛攻高台县城,五军孤军奋战,全军尽没。除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十三师师长叶崇本以下三千余人外,其他大部都壮烈牺牲。

这是对西路军失败的一个简单描述。那么当时西路军到底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万人几乎全军覆没呢?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为实现打通苏联道路的目的,徐向前奉上级命令率红军第9军、第30和第5军强渡黄河,直取宁夏,后来因苏联物援受阻,最终决定放弃取宁夏计划,立即命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徐向前任总指挥,主要任务就是伺机进取新疆,接应苏联外援。然而西路军在西进不久后,就在河西走廊遭遇了反动军阀“马家军”重围,徐向前指挥西路军孤军奋战四个月,终因弹尽粮绝,兵败祁连山下。

12月底,西路军再次衔命西征,开始了极其艰苦悲壮的征程。对此,徐向前元帅如此描述:“隆冬时节,冰天雪地,堕指裂肤。我军指战员,衣衫褴褛,饥肠辘辘,冒着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苦寒天气,长夜行军,艰苦至极。”

西路军的两万多人,遭到几乎全军覆灭的命运,这在我军历史上,绝无仅有。所以,徐向前元帅在回忆这段往事时,难免会余痛在心。


至于失败原因,他提了3点。

首先是任务问题。西路军担负的任务,变化多端,远远超出了他们能承受的最大限度,这是导致失利的根本因素。

第二是战场主动权问题。两军对阵,这是决定双方胜负存亡的关键一环。军队失掉了主动权不再自由,就有被消灭和打败的危险。

第三是机断专行问题。古话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战场上指挥员应该能当机立断,机断专行,可是对于西路军,上级统得过死,没能给战场最高指挥官应有的自主权。另一方面是西路军一把手陈昌浩思想上有包袱,患得患失,当断不断。

也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才造成了西路军的这一历史性失败。XLW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为实现打通苏联道路之目的,奉中央军委的命令,徐向前率红军第9军、30军、5军强渡黄河,直取宁夏,后因苏联物援受阻,中央决定放弃取宁夏计划,命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徐向前任总指挥,伺机进取新疆,接应苏联外援。

当部队深入人烟稀少的祁连山下、河西走廊,遭到装备精良、善于骑射、兵力数倍于我的马步芳、马鸿逵部队的围追堵截、残酷杀戮。在4个月惨烈的搏杀中,西路军虽歼敌2.5万人,给敌人以重创,但那支浩然西去的队伍也几乎全军覆没。

失败在即,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议决定,两位指挥徐向前与陈昌浩提前离队,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当时徐向前并不准备离队,会议中他曾说:“这支部队是我们从鄂豫皖带出来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到一块嘛!”


这是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的肺腑之言。他知道自己作为军事总指挥,提前离开部队一定会造成军心不稳。但是,为了保护徐向前的安全,陈昌浩带着不容分说的口气说道:“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向前留在军中,目标太大,很不安全,不利于部队的分散行动。”

于是,徐向前凭着一幅贴身藏着的地图,孤身回延安向党中央汇报情况。当时形势严峻异常,敌人到处搜捕流落红军,尤其开出了高价码悬赏缉拿徐向前等西路军主要负责人。所以,徐向前只能在祁连山中摸索着前行。

在永昌至武威的路上,徐向前遇到西路军30军特务营营长蔡光波,于是结伴同行,经古浪土门,一路风尘仆仆地到了黄河边,坐羊皮筏子过黄河,过六盘山,经平凉,一路上风餐露宿,食不果腹,遇到艰险困难无数。

1937年4月29日,徐向前蓬头垢面,满脸胡须,披着一件脏兮兮的西北放羊人的羊皮袄,在一个名叫小屯的村庄,遇到了一个老熟人,终于获救。此人正是红军第四军参谋长耿飚,他带领队伍将徐向前安全护送到延安。

耿飚后来回忆,他看到落难的徐帅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到他比实际年龄整整老了20岁!几天后,毛主席在延安的窑洞里约见徐向前,安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

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

凤凰卫视2013年3月11日《风范大国民》,以下为文字实录:


曹景行:1973年12月,毛泽东请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并在中南海接见八大军区司令员,毛泽东紧紧握住徐向前的手说,好人,好人。徐向前后来回忆说,反“二月逆流”的斗争先后持续四年半之久,在这场斗争中,毛主席终于认识了林彪,也认识了我们。

解说:1976年9月,徐向前得知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

郭春福:毛主席去世前,发了个绝密电报,说主席最近病情很重,给大家打个招呼,全国,全军要进入一级状态,一级战备,保持稳定。这样子的话,这还没有去世,接着就,后来就去世了以后又来了个电报,就告诉说,徐帅拿着这个电报从楼下拿着上去了,掉了眼泪的。

解说:20世纪80年代,徐向前用了三年的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在回忆录的后记中他这样说,这部回忆录是由我口述,整个文字,我都数度审定,如有不当之处,由我本人负责。这部回忆录记录了徐向前的戎马一生,既有辉煌战绩的累累经验,也有兵败祁连的悔恨交织。有对共和国军队建设的满心期待,也有对政治风波的茫然不解。1990年6月29日,病重在医院的徐向前对前来探视的李先念表达了他的遗愿。

郭春福:李先念去了以后他就讲了这三条,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来告慰这些死去的战友们。

他这个人特有意思,他到哪栽核桃树,杏子树,还有山楂,这些树,既有绿化,又有这个经济价值嘛,他说,干吗光栽些没用的。

曹景行:现在树还在吗?

郭春福:现在树大部分都在,就在他现在后海那个院子。

解说:徐向前在这栋房子里住了近30年,院子里的这棵杏树是他当年亲手种下的,自他去世以后,再没结过果子。

徐向前没真正掌握过军权之谜:有何隐情?


文革后期,各种媒体在提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时,“徐向前、聂荣臻”都是联在一起的,他们两人都属于靠边站的副委员长。

聂、徐在历史上就是经常排在一起的。1948年下半年,华北军区重新组编。聂是司令员,徐向前是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司令和政委。1949年10月后,徐为总参谋长,聂为副总参谋长。

朱(德)毛(毛泽东)、张(国焘)徐(向前)、贺(龙)任(弼时)是红军时代三大主力的代表。1932年,当聂任一方面军一军团政委时,徐已于前一年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但徐到延安后,却因张国焘的阴影而一直受到抑制。

1937年改编为八路军时,四方面军的部队改编为一二五师。刘伯承为师长,徐向前是副师长。聂则为一一五师政委,地位比徐高;1937年五台分兵后,聂更获得独立领导一个战略区的机会。当徐在八路军一纵队司令、晋绥联防副司令、抗大代校长任上奔波劳碌时,聂已把晋察冀建成为“模范抗日根据地”了,他的地位和重要性超过徐向前。

1946年内战爆发后,重要将领纷纷走上前线,徐却还得在延安养病,1947年与徐特立、王明等人撤出延安后,他要求重返太行。1947年6月,就任晋冀鲁豫军区(即原一二五师)副司令,此时刘邓、陈谢大军先后南进,徐的任务是在后方保障后勤。

但他没有满足于当后勤部长,很快就把军区所属的地方部队约五万人升级。这支新部队以打下运城、临汾的战绩而在1948年6月编为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打下晋中后改编为第十八兵团。1949年月4月,打下太原后,这个兵团即被彭德怀带到西北战场,徐先在太原、后在青岛养病。1948年的聂正徐副有其合理性。


毛泽东时代,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主要由一方面军的人担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叶剑英,总参谋长粟裕、黄克诚、罗瑞卿、黄永胜都是江西出来的。1959年庐山会议后,罗荣桓曾提议由贺龙为国防部长,毛未予首肯。

但恰恰是毛一直没有信用的徐向前,既做过国防部长也任过总参谋长,这主要是对前四方面军总指挥历史地位的象征性尊重。1949年10后,聂、徐的地位对调了一下,徐正聂副。不过此时徐还在养病,总参工作实际上一开始就由聂代管,1950年初,聂被正式指定为代总长。

1951年5月,身体恢复后,徐的使命也只是率领中央政府兵工代表团访苏,10月下旬回国后又因病休养。“身体稍好后,主持了一段总参谋部的工作。1954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军委分工我负责空军和国土防空工作。”(徐向前,1987:805)1963年分管民兵。这就是说,当徐可以正常工作时,就不再担任总参谋长了。继徐向前任总参谋长的,是原一方面军的粟裕。

离开总参谋部后,原副总长聂荣臻在军队的位置始终比原总长徐向前重要。彭德怀出局后,连朱德都只能任军委常委,聂却是名列林彪、贺龙之后的第三副主席。这一格局在“文革”中似有变化。

1967年2月10日,毛在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央常委扩大会以后要扩大,增加的人员中有徐而无聂。(刘树发,1995:1184)1973年初,毛在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军委工作会议上,鉴于井冈山下来的只剩下二十多人和邓小平复出的现状,曾说“现在要多用四方面军的人,刘邓的人。”(陈士榘,1993:323)事实上,“文革”时期,四方面将领颇为风光,“九大”后进入政治局的军人中,新面孔除了林彪的黄、吴、叶、李、邱外,就是原四方面军的陈锡联、李先念、许世友、谢富治、李德生。

1978年,徐向前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加上他的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形式上与此前几任国防部长一样。彭、林、叶三位元帅任国防部长时,都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总参谋长则都是大将,国防部长显然是总参谋长的领导。

林彪事件后,叶剑英任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1974年邓小平兼任总参谋长,他们都是中央副主席,两个位置已接近平衡。徐任国防部长时,总参谋长邓小平实际上是最高统帅。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徐任何职,他都没有真正掌握军权,所以在他的回忆录干脆就没提当国防部长这回事。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