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军事 >

美国更大的麻烦还没到!倒吸一口冷气:不可思议

时间:2020-06-04 11:06:48|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自从骚乱在美国此起彼伏,人们似乎已经忘了美国疫情的严重性,这便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美国民众面临的第一个风险,便是大量抗议人群有可能带来的疫情反弹。

当成千上万的人涌上街头,或是和平抗议,或是打砸抢烧,这些人中很多没有保持安全距离,也没有佩戴口罩等安全防护。

目前美国已经检测出来的感染人数将近180万,加上还有很多没被检测到的,美国民众中存在大量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患者。当大量没有安全防护的抗议者聚集在一起所形成的交叉感染,然后他们又继续向别处扩散,这很容易加重美国的疫情,这便是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的一个新风险。

 

▲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一起,容易交叉感染视频截图

只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更大的问题在于美国两党争斗下的暗流涌动。

自美国民权运动以来,黑人等有色人种一直在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利。联邦政府为消除种族歧视,也一直在教育、就业、生活、社会保障等方面采取措施。

然而,这些措施很容易造成一种印象,那就是“黑命贵”,从而激发白人的反感情绪。

2010年,少数族裔新生儿的出生数量已经超过白人,再加之拉美等地的移民人口,按此趋势,到2050年左右,白人将成为“少数族裔”,一旦失去了多数选票,意味着权利与生活有可能受到损伤,特别是美洲大陆原本属于印第安人,一旦拉美移民占据主流,会不会反过来对白人进行清算,这是令他们非常担忧的一点。

很多场合,我们都能看到一个观点,那就是川普的上台是美国民族主义崛起的结果,川普也正是靠煽动民族主义才上位,但却不知道这内部到底是怎样的构建,上述文字便是其细述之一。


川普昔日的竞选口号“美国优先”,很大程度上就是“白人优先”,正是他迎合了上述焦虑,才成为了他最终胜出的重要砝码之一。

现在,当美国骚乱频起,有的确实是为弗洛伊德之死而深感愤怒,有的则是投机的犯罪分子,还有的是宣泄长久以来的不满情绪。

过度的骚乱,很容易刺激到白人对所谓的“反抗种族歧视”的反感甚至是反抗,从而加深“黑命贵”与“白人至上”的对立。

很显然,共和民主两党都已经行动起来,为接下来的总统大选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

川普不断指责示威人群,并采用了强力镇压方式。

拜登则出钱保释被捕的示威人群,并跑到摇摆州的街上看望示威人员,对“和平抗议游行”表示了支持;

很明显,民主党一定要借疫情与骚乱来向民众展示出“特朗普的低能”,而共和党则要力求证明“这不是特朗普的责任”。

目前的选民登记民调,拜登已领先川普10个百分点以上,CNN称这是1930年来大选最大的领先优势,昔日支持率低如川普者,皆如卡特、老布什之流,无一连任成功。

CNN是反特朗普媒体,可能有唱衰川普的嫌疑,不过川普的形势确实不容乐观:新冠疫情的巨大伤亡、数千万人失业、呈燎原之势的骚乱…

当然,川普并非没有机会,假如他能借骚乱转移人们对新冠疫情的视线,假如他能满足人们“乱则思治”的需求,快速平定骚乱,展现出自己强有力领导人的魄力与行动,塑造自己一个光辉的形象,则一切未可知。

说什么“美丽的风景线”,美国才是骚乱的plus版本,才是专业版与旗舰版。


抛开这些林林总总,我们看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美国民众面临疫情与骚乱双重灾难的情况下,本应该是两党联手共同还美国人民一个和平、安宁、安全的美国,但他们却为自己的私利而忙于争斗。

疫情是骚乱的催生因素之一,而骚乱与党争又会加重疫情,这便是比较糟糕的地方。若是有病能治,也还好,它更麻烦的地方在于美国的天价医疗费,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最近,美媒Denver7曝光了一个美国重症新冠病人罗伯特.丹尼的账单,光是2周的ICU护理费就高达约84万美元,还有药费25万美元,以及3周的普通病房等费用,共计高达150万美元。

 

▲北京晚报 报道截图

与那没有保险的4000万美国民众不同,丹尼是老师,有不错的医疗保险,要不然,按丹尼妻子的说法是“我们只有坐下来哭”。

时到今日,美国的制度设计,包括叫的最响亮的民主、自由和天赋人权所构筑的神坛幻象,在新冠疫情和种族主义面前,已经轰然倒塌!

XLW


中国警惕!不收割全球,美国这次就挺不过去了

一、

如果按照美国官方的数据(最保守数据),美国因新冠病毒而死去的人,已经超过10万,要知道过去十八年美国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美军死亡人数还不到8千。更重要的是,由于效仿美国,百分之百学习美国的巴西,目前日新增病例超过2万,累计病例已经仅次于美国,成为全球第二。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美国不仅自己抗疫失败,而且还导致了效仿者的失败,也就是说,美国的抗疫模式,将成为人类抗疫史上最失败的记录之一。

当然,很多人并不认为死亡10万人,在采取自认为合理的措施两个月之后,依然每天有超过千人死亡,万人确诊的美国,依然不能认为是抗疫失败,那我也无话可说。

请注意,我这里并没有说中国做得有多好,不然这些维护美国模式的人就更急眼了。就算拿德国、新加坡、韩国等来对比,美国抗疫失败的事实也是无需争辩的。

请大家继续往下看,我的分析,并不是为了贬损美国,而是我们要从疫情本身的影响,来真正分析所引起的重大变化,这才是对所有人有用的东西。

现在大家的焦点放在特朗普身上,美国一些媒体,也开始攻击特朗普,但特朗普仅仅是美国此次抗疫失败的其中一个小原因。

那事实是什么呢?

如果一个美国人说白宫抗疫不利,那白宫完全可以站出来说,本来要死200万人,现在只死了10万,你们还有啥不满意的?如果真按照中国的方案,封城、隔离,你们愿意吗?

就像纽约,市长直接说,要是对纽约进行强制隔离,那就是相当于开战。加州的居家令,就被民众斥其为限制人身自由。在这种根深蒂固的制度逻辑下,实际上就是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承担责任,绝对的个人主义最终成了美国抗疫失败的真正原因。

大家想想,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美国各级政府就不会承认自己失职(官员也要保护美国的根本制度),美国民众也不会承认自己对疫情大爆发负有责任(民众要捍卫自己的自由选择权),这就导致双方都无法深入的互相指责,因为政府很清楚民众不会全听政府的,而民众也很清楚,政府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这种背景下,双方就有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办法,那就是都需要一个甩锅对象,否则就变成了大家集体质疑美国制度的问题,这在美国人和美国政府内心深处,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这就是为什么白宫可以肆无忌惮的甩锅中国,美国两党在指责中国这件事情上出奇的一致,众多民众也立马跟随的原因,因为这符合美国所有人的内心世界,没有人愿意质疑自己根深蒂固的信仰和当下做出的选择。

但问题是,最终所有美国人都会发现,政治的归政治,经济的必将归于经济,就连一天到晚只知道吹牛的特朗普,都说这次疫情给美国造成的冲击,比珍珠港遭袭和911恐怖袭击还要严重。

那具体严重性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二、

第一个严重性在于,美国感染和死亡人数被严重低估。

我仔细看了一下美国各州的感染人数,很多人紧盯纽约和加州,但我觉得纽约和加州不足以观测美国疫情的严重性,因为纽约和加州湾区毕竟是千万人口级别的城市,人口的流动性是世界最高的,人口密度也是数一数二的,按照美国应对疫情的逻辑,确实控制起来难度比较大。

而我注意到的是,美国感染人数最少的阿拉斯加州,截至目前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了400人。阿拉斯加大家应该都知道,是美国的一块飞地,靠近北极,总计17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72万人口,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中国的西藏,123万平公里,人口是343万。

另外,西藏有数个机场,有铁路,有数条公路,而阿拉斯加基本上只依赖于机场,也就是说,跟外界的交互,是非常低的,尤其是在冬天,旅游人数就更少了,每年十月至来年四月(半年)的机场运量,只相当于六月至八月的一半。


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此次疫情爆发的时间点,正是阿拉斯加人流量最低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连阿拉斯加都能确诊超过400例(逐步增加,而非一次性确诊),意味着什么呢?对比一下中国的西藏,人口是阿拉斯加的接近五倍,而且还是在春运期间,这次疫情,中国西藏只确诊了1例。

看完阿拉斯加的疫情数据,再跟中国西藏的数据做个对比,就已经不需要什么科学依据来推算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了,按照这一对比,美国被感染的人数,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粗略估计是中国的数百倍。

那阿拉斯加的数据,是不是一个偶然呢,其实并非如此,美国的另一块飞地夏威夷,人口121万,确诊人数超过了600;人口只有90万的蒙大拿州,确诊人数接近500。而且这三个州,至今没有治愈病例。

也就是说,美国各地疫情的感染,已经不是简单的偶发性输入,而是早已在所有的州“落地生根”。

那为什么美国公布的确诊人数,目前还不到200万呢?

我看了一下整个美国的检测逻辑,按照纽约和洛杉矶的检测规定,明确建议医生尽量不要给患者做病毒核酸检测,除非检测结果“有助治疗”。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如果医院没有办法收治感染者的话,就不要做检测了。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日确诊人数大部分时间总是徘徊在1万到3万这个区间的原因,因为这个数字是美国医疗承载力的极限,而不是检测能力的极限。

那美国被确诊的大部分是什么样的群体呢?实际上美国除了按照医疗系统的承载力,还执行这样一个检测逻辑,那就是所有无症状,以及有症状,但身体健康且年龄不超过70岁的人,都不需要检测。就算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只建议回家休息,多喝水,不要与人接触就可以了。

如果美国大规模的建立类似方舱医院等模式,无条件的收治病毒感染者,我相信按照现在美国的检测能力,一天之内新增50万确诊者都不算奇怪。

按照《大西洋月刊》发起的“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Project)”统计,到美国东部时间4月18日早3点,全美共检测357万人,其中约69.7万结果为阳性,即平均每5个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人中,就有1个结果为阳性,检测阳性率高达20%。

另一个关于流感的数据是,美国疾控中心今年2月底发布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19年冬季开始的流感季美国估计已出现至少3200万流感病例。


流感当然不是新冠肺炎,但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比流感高出接近一倍(按照美国疾控中心和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数据,美国流感病毒平均一个人感染1.3个人,新冠肺炎平一个人感染2.2个人),也就是说,如果不做干预(美国初期几乎没有什么干预,截至目前,干预措施也并不严格),在同样的周期内,新冠肺炎的感染者,将会是流感患者的数倍。

那为什么美国不去建立方舱医院等模式呢,或征用闲置的酒店等,改造成集中收治点呢?原因非常简单,除了政府没预算,以及缺乏执行力方面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这么干的时候,被美国政府和民众骂做是“集中营”,如果现在美国这么干了,就相当于承认了中国做法的正确,这同样是挑战美国人的信仰,是难以接受的。

因此,这次疫情在美国几乎可以说走向了“群体免疫”,如果仅仅是流感的话,影响并不大,因为流感致死率0.1%,新冠病毒在美国现在的致死率是6%,不可同日而语。再者,流感本身并不影响经济的正常运转,新冠病毒则需要付出更大的社会和医疗成本,尤其是对美国医疗系统的消耗是前所未有的,而这种状况可能还会持续数月。

中国有句古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如果接受不了“短痛”,长痛所带来的资源消耗,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问题,往往会改变社会发展的趋势。

美国的疫情应对方式,看上去巩固了自己的政治权信仰,但失去的将是巨大的经济利益,而巨大大的经济利益,反过来又会改变政治权利。也就是说,最后可能的结果是,既失去了经济利益,也失去了政治利益。就像如今被点燃的种族歧视,我想这应该是大部分建制派精英都不想看到的。

三、

美国疫情的第二个严重性在于,美国是一个更依赖“老人”的社会,这次因新冠病毒死去的,更多的是美国的“中流砥柱”。

美国经济服务业占比高达80%,非常依赖高端产业的国家,虽然低端劳动力稀缺,但这并不会影响美国的竞争力,因为美国最值钱的是脑力劳动的行业,而这个行业的竞争力,实际上跟年龄成正比。也就是说,教授这类职业,肯定是年龄越大越值钱(诺贝尔奖获得者平均年龄接近70岁)。

因此,我们做一个残酷的,纯理性的假设,比如墨西哥、巴西和美国,都同样采取了群体免疫,那哪个国家最后的损失更大呢?当然是美国,因为新冠肺炎致死率最高的是老年人群,墨西哥和巴西等主要的竞争力是青壮年劳动力,也就是年轻人,而年轻人自愈率很高,所以如果逝世的大都是老年人,依赖于高龄脑力劳动者的美国,其损失将是墨西哥和巴西等的数十倍。

我目前拿到的数据是,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全球50多位名人明星里面,美国有超过30位,而这些人都是美国服务业竞争力的重要支撑力。

很多时候,大家对美国的了解,其实还仅限于认知和宣传惯性,实际上目前支撑美国整个国际战略意志,以及各行各业文化、科技和政治影响力的,依然是那帮老人,也就是婴儿潮的最后一代。

比如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总统,目前已经73岁,而准备跟特朗普竞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已经77岁,此前跟拜登在党内竞争的桑德斯,年龄是79岁。这都是美国政坛有史以来创历史的存在。美国这种各行业核心人物高龄化的趋势并不是一个偶然。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