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军事 >

民国盛世才家族灭门案真相 后人命运简直可怕

时间:2020-06-26 17:07:09|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949年初夏,蒋家王朝大势已去,处于覆灭的前夜。就在此时,西北古城兰州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邱宅特大血案”,当年这段命案的始末,至今仍保存在甘肃省档案馆。

被暗杀的豪宅主人邱宗浚,系曾下令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共产党人的新疆军阀盛世才的岳父。1933年,盛世才篡权在新疆任督办时,邱宗浚凭借其势力,权势仅次盛世才。盛、邱两家贪婪成性,酷杀当地百姓、掠夺财富,其搜刮的黄金财宝不计其数。直到盛世才调离新疆后,邱家自觉失去靠山,便举家移居兰州。

据甘肃省档案馆资料记载,1949年5月17日早上8点多,原甘肃省会警察局刑警大队长范宗湘突然接到电话,并根据电话指示立即带队赶赴左公东路六十九号火灾现场。经核查邱家11岁的长孙女邱光慈因病外出就医而幸免于难外,而主人邱宗浚及其儿子邱定坤、儿媳费伯萍、孙子邱光华和邱光锐、次孙女邱光丽、司机、保镖、水夫等1人均被杀害。

邱宗浚头部、颈部、腹部均被利剑所刺;孙子邱光华是斧劈脑后而亡;次孙女邱光丽是被钢管捣死……根据邱家的详细账本,范宗湘发现除笨重及不值钱的物品外,贵重物品已有帐无物。

陈乐道说,显而易见,这是一件有预谋的凶杀案。凶手在作案后企图焚尸灭迹,但因房门紧闭氧气不足,致使火灾并未蔓延。

邱案发生30天后的清晨,一个叫梁天合的人在街上叫卖羚羊角。在当时,羚羊角的国际售价可比黄金,但此人因急于出售,所以要价很低。得到消息后范宗湘马上派人将梁天合拿下。经突审,羚羊角是一个木匠张占生托他卖的。

于是警方立即将张占生捕获,经张占山供认,一系列共犯相继浮出水面。随后参与邱宅血案的13案犯中,八人相继落网。缴获羚羊角、钻石、戒指、翡翠、珍珠、金表、金笔、银元、美元、玉翠、衣料、金条、金砖、俄国毛毯等大量赃物。

据资料显示,这次血案的两名主谋蒋德裕和臧景芝,曾是盛世才在新疆时的两名干将,臧景芝在新疆为盛世才的统治立下汗马功劳,但后来却被盛世才借故逮捕入狱,险些丧命。邱案杀人最多的刘自立,其弟在新疆伊宁任警察局长期间,全家四口被盛、邱集团杀害,两位同窗好友也惨遭毒手。

另一案犯刘玉山的父亲被盛世才以无辜罪名活活勒死。其余作案者虽与邱家没有直接冤仇,但对盛邱家族中饱私囊、为富不仁的罪恶行径气愤难消。因此对邱盛两家积怨已久,最终酿成这起惨案。

1949年7月底,兰州处于临战状态,国民党甘肃省当局惶惶不可终日,在当局的干预下,尽管还有五名案犯没有下落,警察总局就草草结案。最终判决:首犯蒋德裕、刘自立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其他案犯或判无期或判牢狱多年。在邱案判决生效两周后兰州解放,六名案犯相继获得大赦。至此,轰动全国的盛世才家族特大血案在兰州落下帷幕。

陈乐道说,当年邱家唯一的幸存者邱光慈由亲戚带领离开了兰州,她首先到了台湾,后又旅居泰国、新加坡等,最后定居美国芝加哥。

盛世才家族灭门案

简介

1949年解放前夕,兰州郊外一栋豪宅发生一桩惊天大案:曾下令杀害毛泽民等共产党人的新疆军阀盛世才,其岳父一家11口被东北军人所杀。血案震惊全国。

1949年5月17日6时许,甘肃省省会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长范宗湘接到电话:“你马上就到左公东路69号,就是盛世才岳父的公馆。盛世才内弟媳妇费伯萍被害!”他大惊。


在邱宅车库里,他看到费伯萍的尸体仰卧在汽车旁,一条紫红色绸带牢牢勒住她的脖颈,她的旗袍也被撕开。警察在仍在冒烟的邱家大屋看到未曾见过的血腥场景:各个角落陈放着一具具满身血污、面目狰狞的死尸,地板上血流成河。死尸包括盛世才岳父邱宗浚一家老少主仆共11人,最小的才5岁。邱宅大小28间住宅遭到洗劫。

范宗湘检查现场时,兰州警备司令部副司令臧景芝和兰州宪兵23团副团长刘自力也到了。即使是见识过枪林弹雨和战场死尸的军人,二人也见不得那些血尸,匆匆离去。当西北长官公署高级官员蒋德裕(西北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身边亲信,盛世才当年的磕头兄弟)来时,竟昏倒在地。

分析

在台湾的盛世才得知这一消息非常震惊。反复考虑之后,他派亲信找马步芳,希望他念在旧情的分上,干预此事。

甘肃警察局成立的邱案侦破委员会“特高组”中分成三派?一派是“仇杀”派范宗湘,原因是血案现场墙上有案犯留下的血书“二十年冤仇一夜平”;一派是“盗杀”派陈寿轩,因为邱宅大量金银珠宝丢失;而由兰州宪兵23团副团长刘自力推荐参与破案的少校特工马一孔认定是“情杀”,依据是费伯萍尸体有被侵犯过的迹象,而邱家副官齐雨田一直觊觎她。侦破一开始陷入到“情杀”之中,但齐雨田出逃让“特高组”陷入停滞的状态。

案情发展

6月15日,正当“特高组”失去信心时,得到消息,有个叫“小狗子”的人出售在血案中丢失的“54两羚羊角”。“小狗子”被抓后,供出是个叫“张占生”的木匠让他去卖的,警察抓住张占生后,在他家后院找到部分邱家的金银财宝和手枪、子弹。张占生招认,是一个叫海玉琪的东北军人拉他一起参加了屠杀。但其他参与者都戴着面罩,无法辨认身份。


“特高组”后来抓到了海玉琪,但这是个非常冷静、强硬的东北兵。在范宗湘多次锐利、切中要害的审讯中,他终于抵抗不住了。就在想坦白之际,竟被人毒死。投毒嫌疑人又是一个东北老兵,叫魏明理。他是在邱宅血案发生后,由兰州警备司令部副司令臧景芝推荐进到监狱里帮工的。当人们对臧景芝产生怀疑时,魏明理在审讯时被人枪杀了,所有证据都显示凶手是马一孔。

事态愈发严重,血案牵连到警备司司令和宪兵团,一直参与办案的侦破人员居然枪杀证人。就在这时,参与血案的人犯陈永春、陈海鹏纷纷落网,他们供出臧景芝确实参与了血案的策划,但没有到场杀人。

一直绝食的马一孔最终也招认,之所以筹划血案,缘于盛世才在新疆大肆屠杀共产党人时,杀害了大批东北军人。刘自力没让马一孔杀人,但事后派他进入“特高组”阻挠破案。范宗湘在马一孔的供词中,隐约感到血案背后还有神秘的人。

刘自力逃跑了。在他的书房里发现一封让他逃往卓尼的信函,那熟悉的笔迹正是蒋德裕的。当警察赶到卓尼,蒋德裕留下一封遗书后开枪自杀,刘自力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真相

在蒋德裕遗书中写道:“盛世才背叛了联共联苏的主张,对中共人士进行了大肆逮捕和屠杀。有130多名无辜者遭到盛世才、邱宗浚、邱定坤的杀害。我要为那惨死的130多名无辜人士雪恨……恰好这时,传来邱氏父子想逃到台湾的消息,于是,我决定把当年盛世才和邱家父子在新疆欠下的宿仇大恨,来个总清算……”

1949年8月12日上午,刘自力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死前他仍大骂盛世才、邱宗浚等人的滔天罪行,在人群里不时激起同情东北军人的呼喊与唏嘘。其他涉案人员被判无期徒刑或七年、十年有期徒刑不等。

至此,轰动一时的盛世才家族特大血案在兰州落下帷幕。

1942年盛世才为何暗杀自己亲弟?

掌握了新疆军政大权的盛世才督办,有5个弟弟、两个妹妹。盛世骐是排名第四的三弟,担任着新疆机械化旅旅长。这一天——1942年3月19日,傍晚时分,盛世骐与职为新疆师范学校校长的四弟盛世骥一道从外面回家。


两人在客厅里低声地聊谈很久,又一同来到母亲安景凤的房间里,盛世才当时也在场。几个兄弟在一起说着,不知说到什么竟让盛世骐难过得落下眼泪。遂起身回自己的卧室。不久,盛世才也抽身而去。

盛世骐把方才所受的气撒到了妻子陈秀英身上,对她大声吼叫着,喝斥她没有照顾好生病的女儿。

陈秀英便去厨房给女儿煎药。盛世骐坐在矮沙发上同5岁的女儿说话。突然,卧室里一声枪响,陈秀英连忙从厨房冲进房间,只见盛世骐倒在地上,右边脸颊盖满了血渍,吓得惊叫起来。

这时候盛世骥也疾步冲进,首先将侄女抱走送到母亲卧室,再回来察看盛世骐,只见世骐已是毙命,右边太阳穴一片稀烂,显然子弹从这边射入,再从左边头端穿出。长得高大魁伟的盛旅长,连哼也没有哼一句,就在自己的卧室里,带着三魂七魄归西而去。

陈秀英被指控为“凶手”,遭受处死

盛旅长在自己家里被杀身死,这是一件不小的事情。是谁杀害了盛世骐?谁又敢杀害军权在握的盛旅长?新疆督办公署的警察、公安部门,连夜展开了现场勘察和调查。第二天上午,经过盛世才批准,盛世骐的妻子陈秀英被逮捕关押,接受审查。

几天后,又逮捕了盛世才岳父邱宗浚的小老婆姚执中。陈秀英和姚执中在监狱里受到了酷刑逼供,据说采用了在乳头上用棉花醮油“点天灯”的摧残。被折磨得多次死去活来的陈秀英,终于“招供”,承认她与姚执中在一起,受到新疆土产公司经理萧作鑫的播弄,在苏联顾问拉托夫和苏联驻新疆总领事巴库林的利诱唆使,枪杀了盛世骐,以制造混乱,帮助共产党夺权。陈秀英还写下了一份亲笔口供。

这份口供在新疆和平解放的前夕,被有心人带到了台湾。1967年4月,台湾春秋出版社在其出版的《五十年政治风云——天山南北》一书中,公布了陈秀英的这份口供。

这份以“联共CY陈秀英的亲笔供词”为题的材料,长达4700多字。内中写到这么几件事实:1.在迪化时因为与俄国军事顾问拉托夫有交往,拉氏告诉陈秀英“你的丈夫在莫斯科红军大学时爱上了一个俄国姑娘”,“他将来一定要娶一个大学毕业的太太,决不要你了”。2.陈秀英“承认”自己加入了联共CY,参加了反对盛督办的革命组织,打算在4月由哈密苏联红军第八团和飞机制造厂的红军帮助下,发起暴动,夺取政权。3.“承认”接受了拉托夫派萧作鑫向她布置的刺杀盛世骐的任务,萧对她说:“如果你不执行党的命令,党就要开除你的党籍,并且要把你加入联共CY的事,通知你丈夫盛旅长。”


《供词》的未后写道:“我系一个无知的妇女,被苏俄顾问拉托夫愚弄,诱惑和压迫、威胁,做出这样罪该万死的事来,真是追悔无及。倘能蒙政府及督办念我是受人欺骗、压迫而做出杀害亲夫之事,能够免予处死刑,我当能照料好子女,孝顺公婆。

一俟子女长大成人,我当偕他们决心刺杀拉托夫和巴库林,以报仇恨,使我的义夫瞑目。倘督办和政府不能原谅,将我处死的时候,乃是罪有应得,我亦毫无怨恨。不过请督办将我亲笔供状,要给我的子女抄录一份,使他们知道我被苏俄联共党人拉托夫和巴库林愚弄、欺骗、威胁和压迫我谋害亲夫的经过情形,使他们成人后没法刺杀我们夫妇的仇人拉托夫和巴库林,好使我们瞑目在九泉之下。同时我的原始错误,是在莫斯科私自加入联共党CY,信仰共产主义,使他们凭借我私自加入联共组织的事,从事威胁和压迫我不能不接受他们的无人性的命令。因此我希望我的子女要反对共产主义,消灭共产党。

罪犯陈秀英亲笔供

1942年4月14日”

陈秀英在“承认”了全部谋杀亲夫的事实后,并没有得到政府和盛督办的宽宥,仍被判处死刑。

陈秀英是真凶吗?

陈秀英背上了“受到联共CY唆使而谋杀丈夫”的罪名死去,盛世骐被杀一案似乎了结。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在新疆督办公署和警察、公安内部,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案持有异议,尽管在内部不可公开讨论,而在私下里的议论是很多的,以致很快地流传到社会上。这种议论的所持观点是:陈秀英绝不可能是杀害盛世骐的真凶!所谓的“亲笔供词”完全是伪造出来的。

一是供词存在明显的“捉刀”和“杜撰”痕迹。最为明显的是,盛世骐杀身之案发生在1942年的3月19日,而供词却写为3月29日,对陈秀英来说,如此重大的日期是不会出现10天误差的。将时间往后推移10天,与所谓的“迎接联共密谋的4月12日暴动”是一种需要,显露出一种端倪。其二是供词中多处出现“党方”的文字,这是“捉刀”人的败笔。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无论联共还是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将党组织称为“党方”的,只有国民党常对共产党谓以“共方”,“捉刀”人按此想当然了。再是供词中写道:对于陈秀英枪杀盛世骐的计划,萧作鑫和陈秀英的哥哥陈玉璋都知道。可以想象,对于如此重大的谋杀计划,是不可能让那么多人知道的。

如果说供词中的矛盾之处不足以证明陈秀英能够动手害亲夫,那么,从陈秀英与盛世骐的夫妻关系、家庭关系来看,就更能衬出问题的另一方面。

盛世骐与陈秀英是1937年在迪化结婚的。盛于1932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1933年接兄长盛世才信示来到新疆,翌年担任督办公署卫队团长。出生于1901年的盛世骐早就到了成婚的年龄,其父盛振甲和母亲安景凤,包括盛世才夫妻,都急着为他议婚,通过媒妁给介绍了多名女子,盛世骐都没有看中。还是盛世才妻子邱毓芳见迪化女中的学生陈秀英品貌端庄,学绩也优秀,便托人为弟说媒。


陈秀英家系书香门第,不想攀结高贵门庭,不予答应。没想到引起了盛世骐的好奇心,心想是什么人等竟拒绝与盛家联姻?便由邱毓芳带着到陈家去看个究竟。在见到陈秀英后,才知道女方确实是天生丽质,非同一般,不由得心生喜爱,交住几次后,陈家见盛世骐倒不像言传中的骄横霸气,而是具有诚实厚道的气质,遂同意这门亲事。婚后不久,盛世骐赴苏联留学,陈秀英也前往陪读。1940年陈秀英回到迪化生小孩。陈秀英分娩后几个月,将乳儿托由母亲照料,又赴苏联陪伴丈夫。

1941年10月,离盛世骐毕业只1个多月,陈秀英接到电报小孩生病,遂先期回到迪化照料小孩。年底盛世骐亦从苏联回来。夫妻二人不论在苏联还是回到迪化,一直亲密和睦,尚未发生有争吵打架之事。

一些对盛世骐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盛世骐受到苏俄文化的影响,为人正直,对妻子和家人都很尊重,在部队中对下属、士兵也很关心,各方面口碑很好,在迪化来说是个受人仰慕的文武全才。从相貌上说,盛世骐长得高大魁伟,仪表堂堂。陈秀英能够拥有这样出类拔萃的丈夫、家庭,盛世骐又与之亲密相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以陈秀英的家庭出身和受到传统文化的教育,在丈夫没有真正伤及到妻子的最切身利益时,女方是绝不可能动手杀夫的,即使任何政党组织的引诱教唆和威胁,都是没有用的。陈秀英是个聪慧的女性,难道不明白杀死了丈夫后,自身能够逃脱惩罚而得到幸福?

与“幸福的妻子绝不会杀害中意丈夫”同样的道理是:联共的人员为何要指派陈秀英杀死盛世骐呢?盛世骐在苏联留学多年,个人感情上对苏联是非常好的,他担任旅长的机械化旅,无论军需供给还是军事教练,都是得之于苏联的主要帮助,盛世骐一贯的思想主张是:只有苏联共产党才能帮助中国完成民族革命。

对于这样一个政治上坚定站在苏联一边的新疆军方重要人物,拉托夫、巴库林等人为何要加害于他?尽管盛世骐、陈秀英与苏联的关系到底好到什么程度,其中有没有特别的奥妙,在事后、至今是难以确认的,但从最起码的常理来说,联共的干部们也好,苏联的克格勃也好,他们行事都会有一定的目的,不会无的放矢。如果说苏联在新疆需要干什么,连盛世骐这样最亲近的人都不能办成或不愿办,把他杀死后岂不更办不好吗?从苏联的国内外形势来说,苏联与希特勒德国的战争正在艰难地进行当中,苏在新疆方面需要得到各方力量的支持,说拉托夫等人指派陈秀英杀盛世骐,这是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的。

陈秀英在受到处死以后,她的胞兄陈玉璋向新疆的有关部门乃至南京政府军事委员会,提出了要求重新审理陈秀英一案的呼冤。材料中以许多令人信服的事实,证明陈秀英决然不会杀害盛世骐,断言所谓的“亲笔供词”是精心杜撰后以严刑逼迫陈秀英抄写的。陈玉璋针对《供词》中牵涉到他的内容,作了有力的反驳,让人信服这件事决然与陈玉璋无关。

真凶原是盛世才

到底是谁在盛世骐家枪杀了这位机械化旅旅长呢?这里用得上中国的一句古老谚语:“枕头背丢了针,不是儿来便是孙。”要弄清内中的原委,还得从盛世骐与兄长盛世才的特殊关系说起。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