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科技数码 >

消息称Uber正与Aurora谈判 拟出售旗下自动驾驶汽车部门ATG

时间:2020-11-16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据知情人士透露,Uber现在正挂牌出售旗下自动驾驶汽车部门ATG,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初创公司Aurora Innovation正在与Uber就收购事宜进行谈判。

Aurora由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三名资深人士创立,他们分别领导了谷歌、特斯拉和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该公司正在就收购Uber ATG进行谈判。交易条款仍不得而知,但知情人士称,两家公司自今年10月以来始终在进行谈判,而且谈判进展得很顺利。Uber发言人拒绝置评,称公司的总体政策是不对此类调查发表评论。Aurora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猜测不予置评。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失败。但如果成功,这将是个双赢之举。这笔交易有可能让Aurora的员工人数增加两倍,并使Uber能够剥离一项代价高昂的长期业务,而这项业务在其短暂的生命周期内始终饱受争议。

Uber剥离业务行动

在剥离ATG之前,Uber近几个月来发生了一系列剥离或其他交易,这些交易将该公司的重点和成本缩小到网约车和送货这两个核心领域。两年前,Uber的商业模式可以被描述为“遍地开花”,押注于从所有形式的交通工具中获得收入,包括网约车、微移动、物流、包裹和食品递送,甚至有朝一日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

但自从Uber上市以来,这一战略发生了变化,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颠覆了经济,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这一战略进一步加速。在过去11个月里,Uber出售了共享微移动部门Jump,出售了其不断增长但仍未盈利的物流部门Uber Freight的部分股份,并收购了Postmate(预计将在2020年第四季度完成)。

ATG始终是Uber最后等待出售的大业务。ATG曾许下很多长期承诺,当前的运营成本也非常高。Uber在11月份报告称,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9个月里,ATG和其他技术(包括Uber Elevate)净亏损3.03亿美元。Uber在S-1监管文件中表示,其ATG和其他技术项目的研发费用为4.57亿美元。

四位业内消息人士透露,Uber今年始终在向包括汽车制造商在内的几家公司推销ATG。此外,ATG的估值可能面临一轮下行,这可能是与Aurora谈判背后的另一个动机。

Aurora成立于2017年,专注于打造全自动驾驶系统,这项基础技术将允许车辆在没有人工驾驶的情况下在高速公路和城市街道上导航。Aurora吸引了Greylock Partners、红杉资本、亚马逊和T.Rowe Price等知名风险投资公司的关注和投资,部分原因在于创始人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德鲁·巴格内尔(Drew Bagnell)和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

其中,厄姆森曾领导过谷歌的自动驾驶项目,后来该项目剥离成了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子公司Waymo。安德森最出名的是领导特斯拉Model X和该公司自动驾驶计划的开发和推出。巴格内尔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副教授,帮助启动了Uber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努力,最终领导了该公司位于匹兹堡高级技术中心(Advanced Technologies Center)的自主与感知团队。

Aurora已经从一家小型初创公司成长为拥有600名员工的大公司,业务遍及旧金山湾区、德克萨斯州匹兹堡和蒙大拿州博兹曼,后者是Aurora在2019年收购的激光雷达公司Blackmore总部所在地。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的记录显示,Aurora目前约有12%的员工曾在Uber工作过。

尽管有这样的增长,但与Uber持有多数股权的自动驾驶子公司ATG相比,Aurora仍然显得相形见绌。ATG拥有1200多名员工,在匹兹堡、旧金山和多伦多等多个地点开展业务。根据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Uber持有ATG 86.2%的股份(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其投资者合计持有ATG 13.8%的股份。

Uber向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公开进军始于2015年初,当时该公司宣布与卡内基梅隆大学下属的国家机器人中心(NREC)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项致力于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协议促使Uber挖走了数十名NREC的研究人员和科学家。一年后,随着内部自动驾驶汽车开发项目的启动,当时由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领导的Uber收购了名为Otto的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

这笔收购几乎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境。Otto是由谷歌的明星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和另外三名谷歌资深人士:利奥尔·罗恩(Lior Ron)、克莱尔·德劳奈(Claire Delaunay)以及唐·伯内特(Don Burnette)共同创立的。不到八个月后,Uber收购了Otto。

收购两个月后,谷歌对莱万多夫斯基和罗恩提出了两项仲裁要求。Uber并未参与这两项仲裁。在仲裁进行的同时,Waymo在2017年2月单独对Uber提起诉讼,指控其窃取商业机密和侵犯专利。Waymo在这起诉讼中声称,莱万多夫斯基窃取了商业机密,然后这些商业机密被Uber使用。诉讼经过审判,但在2018年以和解告终。

根据和解协议,Uber同意不将Waymo的机密信息纳入他们的硬件和软件中,同时还同意支付一项财务和解协议,其中包括0.34%的Uber股权。按照其G-1系列融资72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这些Uber股票价值约为2.448亿美元。

在收购Otto的初期,Uber估计,到2019年,它可能会有7.5万辆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到2022年,它将在13个城市运营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为了实现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这家网约车公司每月花费2000万美元开发自动驾驶技术。然而,Uber从未接近达到这些目标,这一任务因技术障碍、与Waymo的诉讼、与莱万多夫斯基的麻烦关系,以及2018年3月该公司一辆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卷入致命撞车事故而搁置。

事故发生后,Uber暂停了所有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测试,并在过去18个月里缓慢加大了面向公众的业务。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成本高昂,促使Uber在2019年春天剥离了ATG,此前该公司完成了来自丰田、汽车零部件制造商Denso和软银愿景基金的10亿美元融资。剥离事件发生在Uber上市前一个月左右,几个月来一直是外界猜测的对象。这被视为Uber与其他投资者分担昂贵负担的一种方式,并使其能够专注于核心竞争力和更近期的盈利目标。

Aurora能获得什么?

撇开麻烦不谈,ATG有两个重要而关键的特点,使它对Aurora具有致命吸引力:人才和丰田。

在2019年注资之前,这家日本汽车巨头已经向Uber投资了5亿美元。当时,两家公司宣布,他们打算在2021年将基于丰田Sienna的自动化拼车试点项目部署到Uber拼车网络中,“利用ATG的自动驾驶技术和丰田卫士先进的安全支持系统优势”。2019年对ATG部门的投资加深了丰田与该公司的关系。

当Uber在商业机密诉讼中与Waymo对峙时,Aurora快速崛起。在18个月内,Auora与现代、拜腾和大众集团达成了几种合作伙伴关系。有些合作尝试以失败告终,但也有新的收益,特别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合作。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突显了自动驾驶业务中充满希望的参与者的绝对数量,这个市场仍然充满了商业和技术上的未知数,以及现有汽车制造商在寻找最好的技术和交易方面的反复无常。

大众集团曾在2018年1月吹捧其与Aurora的合作伙伴关系,但该集团在2019年6月证实:“我们合作伙伴关系下的活动已经结束。”大众集团最终将其资本投入了另一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开发商Argo AI,后者已锁定了对福特的支持,并与福特达成了一项客户协议。

尽管现代确实拥有Aurora的少数股权,但它也在2019年秋季与自动驾驶技术公司Aptiv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根据与Aptiv的协议,双方在新的合资公司(现在称为Motional)中各自持有50%的股权。两家公司对Motional的投资总额将达到40亿美元,包括综合工程服务、研发和知识产权的价值。

尽管如此,Aurora还是取得了胜利。去年春天,该公司在红杉资本牵头的B轮融资中筹集了5.3亿美元资金,亚马逊和T.Rowe Price也进行了“重大投资”。Aurora当时的估值为25亿美元。最近,业内消息人士表示,Aurora的活动非常活跃,尤其是围绕该公司新任业务发展副总裁大卫·马迪(David Maday)的办公室。马迪曾领导通用汽车公司的企业发展和并购团队长达21年之久。

Aurora一直表示,其全套驾驶系统(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大脑的软硬件组合)将与车辆无关,但它的一些早期测试和合作表明,它专注于自动驾驶出租车应用,而不是物流。Aurora去年开始更公开地谈论将其技术应用于长途卡车运输,并对这一应用变得更加看好,特别是在收购Blackmore之后。

Aurora在2020年7月宣布,它正在向德克萨斯州扩张,并计划在达拉斯-沃斯堡地区测试商业路线,混合使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太平洋小型货车和8级卡车。一小支太平洋货车预计将最先抵达。据该公司称,这些卡车将在今年年底前在德克萨斯州上路。

Jump出售先例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Aurora收购ATG的交易是如何安排的。更重要的是,这笔交易是否会保留Uber对该业务的任何兴趣。即使ATG的估值预计将出现下降,但除非Aurora能够获得额外的外部投资,或者以一种允许Uber保留部分股权的方式安排交易,否则这笔交易可能超出了Aurora的承受范围。

不过,Uber在剥离业务方面已经有了很多经验。今年早些时候,Uber牵头向Lime进行了一轮1.7亿美元的投资。作为这项复杂交易的一部分,Uber将自行车和滑板车共享部门Jump出售给了Lime。

在过去的一年里,关于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热衷于剥离ATG的传言不时出现。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科斯罗萨西和其他高管开始专注于其叫车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并在送货方面加倍努力。除了微移动部门和Uber Freight的剥离,Uber还在国际上剥离了一些地区业务。事实证明,这些业务成本太高,无法在与强大的本土对手的竞争中增长。

据两位消息人士透露,正是在Jump交易之后,Uber出售ATG的兴趣与日俱增。一位业内投资者将其描述为Uber的“B计划”,这笔交易将允许该公司将ATG从账面上剥离,同时可能获得更多好处。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