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汽车 >

CAIPC2020 | 正高级知识产权师韩旭:专利审查与知识产权保护

时间:2020-11-12 22:32:25|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1月12日-13日,由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宝鸡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汽车知识产权年会”隆重召开。本年度中国汽车 知识产权年会以“知识产权铸就创新发展之基”为主题,更多元化的国际视角全新定位,围绕知识产权管理提升与增效,汽车知 识产权发展的政策导向、国际形势,以及如何进行诉讼风险应对展开交流。峰会期间,正高级知识产权师,专利审查专家 韩旭发表了以“专利审查与知识产权保护”为题的主旨演讲。

正高级知识产权师,专利审查专家 韩旭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下午好,很荣幸受到汽车工程学会的邀请,在这个场合跟大家进行交流,其实对于我来说,更多是在这个场合获得知识,更多方面的经验,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为我们在专利审查方面更好的服务,创新主体,做好一些基础。

因为前期我们这个主题是专利审查和知识产权保护,我看了咱们会场的很多专家,我觉得在这方面我就不班门弄斧,更多把介绍重点突出在专利审查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

我原定的内容主要包括3个方面,2017年到2020年专利数据,还有2020年我们局发展司推动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的任务清单相关内容,最后想从专利布局申请和运用保护上做一介绍。

我重新整合了一下,更突出审查和保护。

首先看一下,这是从我们局外网我公开的相关审查数据,2017年发明专利申请量在140万件左右,18年、19年,一直到今年9月份其实呈现出增长态势,我们授权的量,因为我们的授权通过比申请延迟大概2周左右,目前还没有完全统计全年的情况,就我们10月份得到的信息,可能突破150万件,甚至更高。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这两个方面专利申请也一直在增长,这是一个总体情况。

2016年我们局研究制定专利产业目录其中涉及了8个产业目录,咱们汽车产业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产业之一,我们也从咱们中汽研相关的信息数据中查到了,咱们现在的发明专利的公开量每年在20万件左右。其实从这个数据量来看,应该是在我们汽车领域专利申请,首先占到了我们全年发明专利申请的大概八分之一了,这个量还是非常高的。在这其中无论是咱们汽车产业,还是从我们全国各个创新主体呈现的申请专利热情,然后进行创新发展的这么一个比例都可以看到是非常积极的。

但是仔细分析还有一些需求,一切需求和我们实际审查之间是存在矛盾的。包括我们从各个方面跟代理和协会、相关代理人机构以及和我们创新主体进行调研,前期咱们中心的相关同志给我反馈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审查慢,再一个授权结果和预期不太相符。

从实际情况来讲,因为在我们以往审查的渠道,其实从11年以后,一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努力,加快审查方式,包括我们都知道有加快审查,还有在保护中心专利预审,还有相关的快速审查,还有渠道是什么呢?就是集中审查,再有就是往国外相关的申请PPH审查,这一系列快速审查的方式和渠道,其实可能在我们创新主体应用上还不是有效结合的方式。它中间也是存在了不同的相关要求,比如像加快审查,它其中的机构就是由我们地方的知识产权系统来启动的,设置的类型很多,三个专业类型都涉及,但是它有相关标准,我们为什么要加快审查呢?实际还是为了能够跟国家的经济、利益密切相关产业,能够让他们得到更加快速的投入,包括新兴产业,包括弯道超车的产业,这些类型。除了产业类型相关的要求,可能跟地方经济发展需要有关系,比如在地方上它已经申请并且准备投入生产,这样就要加快服务。

再有我们在地方上,目前全国有31家保护中心,就是对发明专利相关的预审,但也有相关的约束、要求,是什么呢?就是根据地方上优势产业相对应,对于我们相关的审查领域,比如在天津滨海新区保护中心更针对高制造以及医疗器械相关的,而我们汽车零部件保护中心是设在江苏那边。它都有一些不同的对应性,快速维权中心也是类似,但是它对应的专利类型不再是发明创造,而更涉及的是外观转移。

在这基础上我们还有集中审查,集中审查跟加快审查有什么区别呢?简单解释为批量加快审查,这个对创新主题申请的量以及要求50件以上,而且这50件相关的公开时间节点是小于1年,在一年内。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分不同类型来为创新主体加快审查诉求相对应性满足。

PPH实际上从2011年以后,也在为我们这些,尤其是创新主体走出国门的需求实现了很好的效果,因为PPH,我们国家应该跟20多个国家签订了相关协议,但在操作中也有要求,它的要求一定要有授权的前景,至少是在第一个相关类审查的局,它审查的意见倾向是授权意见,所以这也是一个门槛。这是整体我们加快相关途径。

在加快的途径基础上,为什么快呢?还是有一个差别,要进行区分,我们刚才也说了全年是150万件,如果以这个数据量来看的话,但是我们现在所有的审查系统审查人力加在一起,包括我们局内的审查员,以及北京中心,我们境外的6家中心加在一起,我们审查的量只能达到110万件,我们从150万件来计也有40万件没办法满足审查需求。

再有一个需求,美国近几年专利发明申请量也仅占60-70万,我们知道美国创新水平是很高的国家,可是如果从量上来看就能体现我们创新水平很高吗?其实不是的,我们老是说量变和质变之间的关系,如果量的积累是在自由状态下的积累,但不是在自由状态下,是在倾向性和目的性的积累上就会有问题。这是什么问题呢?在所有审查的案子中,我们还是有很多申请的目的,从它技术内容,以及申请资质操作布局,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个申请不是推动社会发展、科技进步为目标,在我们叫非正常,就这类相关的申请。

实际上这说明什么呢?在我们申请当中还是存在非正常申请的水分,这种水分占用了我们的很多审查人力,其实也对我们做汽车领域相关的,真正致力于知识产权专利相关的创新方面的主体,就是一种手段。所以我们还要做这个工作,就是把我们申请中一些非正常的、不以创新为目的的这些发展把它区别对待,要和高价值、真正体现创新为目的的区别开。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是我们作为行政管理的手段,也要引入社会治理手段,比如我们要严格诚信制度。应该是去年还是前年,我们对一些严重失信的代理机构进行相关的惩处,而且也制订了诚信严重惩罚名单,对他们是有些约束的。在这基础之上,我们还要系统采取什么方式?尤其我们刚才提到保护中心,还有最后加快审查。在这些审查处理过程中,就一定要强调把我们这一些非正常申请的予以排除,保证实际有创新意愿的服务中去。还有代理资质、代理目的上予以强调,把重复代理或者服务的行为规范进行约束。还有咱们现在地方局也严加管控相应的专利申请的一些制度,尤其现在已经全面停止了,把外观设计在申请阶段的相关资质,而是要把这些资质以提高质量往授权阶段进行延伸。

在系统上我们要保证审查资源真正全部投入到真正实际上做创新主体的服务中去。

刚才说加快申请,也听到海尔,不是快速需要授权阶段的时候,实际会出现什么呢?会出现延迟性的需求,我们也要满足这类要求,这是在差别化上。在这基础上,我们实现审查资源有效对应,加快审查结果,就给大家的呈现能够满足快速或者适度延迟,整体在时间上的情况。

实际上我们也收到了很多代理或者创新主体的反馈意见,反馈什么呢?反馈专利局审查标准是不是很严格,还有感受在不同审查机构出来的结果为什么不太一样呢?这对于我们来说,要逐渐不断提高我们审查能力。我是03年进专利局的,专利审查员的培养历程是很长的,我们大概2年才能上岗,在这之前我们要培养审查员,因为绝大多数都是毕业来的,他们更多带来的是技术性思维,我们要由技术性思维转变,这个过程需要大致两年。在这两年基础上还要不断锻炼,实际一个审查员的成熟需要4-5年,是这样的一个阶段。而我们现在像中心2014年成立,到今年我们也仅是第6个年头,我们第一年的审查员只有150人,所以我们现在审查员能力的成熟度和创新主体需求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作为专利审查队伍比较重要的代表,整体上审查状态是类似的。

我们遇到的困难,一方面是审查员原来没有生产实践经历,他对于技术,尤其文字机载技术是比较片面和教条的,没办法读书技术后面生命力的体现;另外一方面我们审查最主要的依据,从创新主体的诉求来讲,更多的是对于新创新,尤其是我的一个技术贡献性的评价,而技术贡献性评价除了理解本身以外,还要能准确、全面进行检索,确定一个可观证据,这包括我们在审查过程中也可以了解到创新主体就是对客观性要求这个诉求还是很强烈的,所以我们在寻找相关检索证据方面也是存在很多不利因素。

在这个基础上,其实我们审查员非常希望,或者我们在培养审查员的时候,非常希望能够跟创新主体进行生产实际交流,一方面让审查员了解咱们实际的技术是什么,还有了解创新主体它的技术是什么,能够弥补在申请中的文字以及没有生产经营他的理解能力不足,通过实践交流弥补。还有我们也在实践中发现,我们经常会接到日本企业的技术交流会,在一些相关部委,他们会派人到我们相关的审查机构中,更多听到他们讲他们自己的技术,可是我们中国的创新主体来我们中心也好,来局里进行这样的技术讲解和交流少。也是希望借这个机会,也能够提出个邀请,希望我们的创新主体有机会到局里或者信息中心去做一些相关的介绍,能够帮助我们的审查员不断提高他们的技术理解,还要提高和我们创新主题沟通协调,在这个基础之上,能够真正把我们审查能力提升上来,按照我们提高知识产权保护的这么一个要求工作要求:

   一是希望高价值专利审查周期要进行压减,2020年压减到16个月,而2021年还要继续压减,这是要服从“放管服”一些工作的要求;

二是希望交流和合作加强的基础之上,能够让我们审查相关的服务得到更高的满意度,按我们相等的目标还是希望高于85%以上,这个也是我们创新主体每年在这方面,对我们工作进行考课。

我们还有一个职能,服务于地方相关经济,我们的服务可能跟咱们的服务机构有一些联系,但还是有区别的,我们更主要体现在地方上的专利和相关导航的服务,也就是说从产业上,比如产业立项或者产业未来发展,从这个角度来提供一些相关的保护、支持。像我们中心更多服务是天津,以天津为主,然后华北、河北一带,包括山东也会去,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总之,我做的介绍比较简短,希望在今后更有机会和大家在调研,技术交流会这些方面进行深入交流,也希望我们作为一个,或者说以我为代表,我们毕竟还是年轻的一支力量,能够在今后咱们一些营商环境的营造,以及知识产权制度的激励中发挥我们的作用,谢谢!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阅,仅作为参考资料,请勿转载!)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2020中国汽车知识产权年会”直播专题!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