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汽车 >

这家车企“没有前途”

时间:2021-02-09 14:32:28|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在这个新能源市场逐渐为新人关闭风口的阶段,拿到前途K50“图纸”的法诺汽车,究竟是真的意在发展新能源产业,还是又一个明摆着要烂尾的项目?

在特斯拉市值像泡沫一样膨胀、在蔚来市值过千亿美元之后,新能源又一次成了备受资本、乃至科技公司眷顾的产业。而随着去年发生在造车新势力中的大规模震荡的阴云散去,那些由赛麟、博郡、拜腾等消亡而造成的伤痛不再被记起。

新的一年,从苹果造车寻求代工,到索尼电动车路试,再到国内一大批新的造车新势力抬头,三年前的那场闹剧俨然开始重新上演。出身广汽的廖兵创立自由汽车,一度销声觅迹的摩登汽车开启预售,恒大汽车还跑到牙克石“秀肌肉”······你的想象力是有多丰富,现实就有多么魔幻。

然而更显无语的是,就像停摆的拜腾被富士康,贾老板濒死的FF都能起死回生,去年淡出市场的前途汽车,事关能否重生的问题,当下似乎也出现了转机。

法诺汽车,一个不知名的新能源车企在带资入场后,如今还打起了收购生产资质的心思,究竟是真的意在发展新能源产业,还是又一个明摆着要烂尾的项目?虽然目前还无从考证,但出于前途K50曾以法诺的名义出现过,倒是给了前途汽车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机会。

对于法诺汽车而言,当前最尴尬的两个字当然就是“前途”二字,并不仅仅是“吞并前途汽车”并无石锤,更在于其所代表的造车新势力2.0浪潮里的弱者,前途堪忧。

错综复杂的身世

2020年9月23日,深圳七星湾游艇会,在藏不住的灯红酒绿下,基于前途K50打造而来的法诺EV-SEDAN电动豪华轿跑车亮相了。且随着法诺集团董事局主席郭格林、天荣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浩杰、亚太旅游协会秘书长项经才、资深投资人居晔等人出席,法诺汽车这个背靠新资本力量而诞生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出现在了公众视线中。

出于和其他造车新势力的背景有所不同的原因,在帆船游艇制造行业深耕十余年的法诺集团董事局主席郭格林,极力想把所谓高新尖的材料技术,往自家的新能源跑车上靠,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法诺的新车就是此前和前途签订合作协议后的产物。

而如今,在这个恒大、苹果纷纷大肆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时间节点上,法诺集团(08153)发布公告,其全资附属公司(即法诺汽车(常德)制造有限公司)与卖方长春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订立了有关建议收购目标中58.39%股权的意向书。

虽然据意向书的内容,建议收购事项的初步建议代价应约为人民币3.9亿元,须待对目标估值作实。收购事项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将涉及收购38.39%股权,而涉及20%股权的第二阶段将于其后一年内进行。但法诺汽车此次的意图很明显。

另据资料显示,作为长春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广西华奥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就具备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签发的纯电动汽车生产全部资质许可证。换言之,在继拿钱换技术之后,拿钱换资质,或将让法诺集团有了正式进军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门票了。

至此,相比那些纯靠PPT和资本的造车新势力,法诺汽车还是有了点车企基本的雏形。另外,据可查的信息显示,法诺新能源汽车的目标力图树立“轻量化”“一次成型”“低成本化”的市场核心竞争力,做国内唯一大规模应用碳纤维材料做车身的汽车企业。

这一点倒是和前途汽车最初的诉求很吻合,目标远比玩车门“上头”的华人运通远大多了。而法诺汽车宣称,目前发布的跑车和电动巴士都已下线投入批量生产。其中,新能源巴士则收到海外市场的几千台订单,未来将陆续开启交付期。

不否认,在有地方庇护的广西华奥支持下,法诺汽车所谓的新能源巴士订单,或许有着一定的执行性。可相比之下,关于法诺纯电跑车在市场端能有多大作为,实在有待商榷。

不仅据集团曾发布的公告显示,有且仅有来自租车公司的10个订单,实难将法诺雄心勃勃的意志传递出来。哪怕以前途K50的整个生命周期来看,不足200辆的交付量都可以算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放到现在的这个市场氛围中,这种换个“马甲”就想接着挣钱的套路不但早已过时,闲钱富余的资本玩家估计也难以动心了。

没有未来的游戏

“牛嘛,吹着吹着,自己也就信了。”从互联网公司,到地产商,再到像法诺这样玩游艇出身的大佬,无一例外都逃不过这一环节。在这个造车新势力2.0时代,市场的风起风落让许多觊觎资本力量的投机者,忘却了过往的伤痛。即使法诺集团有着雄厚的资本实力,若要实现真正的市场化又岂是如此容易。

往前仅需倒推数月,曾和法诺同样叫嚣要用电动超跑冲击市场的前途汽车,确实依靠着背后的长城华冠来止血,然而市场的刻薄令其最后的结果是何其唏嘘。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不仅连发九道针对前途汽车(苏州)公司的限制消费限制令,关联对象为该公司创始人及法定代表人陆群。同时据企查查风险信息显示,目前前途汽车被执行人信息多达147条,被执行总金额超过6千万元。

在市场的连番轰炸下,再多的金钱押注不过都是一把把撒入海中的盐,不留有一丝痕迹。在其他造车新势力还在为生产资质发愁时,前途就已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颁发的“双资质”能怎样,从苏州的核心地带到北京的三里屯、金港汽车公园构建渠道又如何。一旦脱离市场的基本诉求,距离倒下终究只是时间问题。

也有人会说,从赛麟绑定如皋政府、拜腾仰赖南京政府,以至所有大大小小的造车新势力都和当地政府开展合作的举动都能看出,撇开资本层面,各地政府也是造车新势力可以借助的力量来源。

就拿此次事件的主角法诺汽车为例,其曾于2020年7月28日,与常德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订立了新能源汽车重卡及其产业链基地项目入园协议书。根据入园协议书,公司将于开发区成立一间项目公司,以成立一项新能源汽车及重卡车相关产业链基地的项目。

从这个时间和前途汽车倒下的一致性来论,其中的缘由相信已是不言自明。而到了同年的9月22日,当法诺汽车(常德)确与前途汽车订立战略合作协议,宣称以后者提供专业技术与资质资产,配合公司在国际上的销售渠道,为基础共同在常德市建立生产基地。

可见,前途从台前到幕后,法诺从商用车市场转战乘用车,当这一切连成时间轴时,是不是足以令人细思恐极?

再来看下法诺为常德市画下的“大饼”:由法诺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出资建设的新能源商用车制造项目,总投资75亿元,将在经开区建设新能源大巴、新能源皮卡、新能源重卡汽车和高效能电池集成管理系统生产线,预计产值可达300亿元,年缴税收10亿元以上。

看起来就很熟悉,去年在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赛麟、博郡等,哪一个不这样的套路。换一个地方,重拟一个新的配方,“口感”却是极其一致。对这样的行径,谁能说,谁又敢说,辉煌散场,资本退出后,留下的不再是一地鸡毛?

当然,若以合肥市政府与蔚来汽车产生良性循环的这个成功案例为前提,造车新势力在得到技术支持、资本背书后,并不能排除借助政府力量来维稳的可能性。有了前车之鉴,法诺汽车也不一定会重蹈“前途”的覆辙。然而,在这个新能源市场逐渐为新人关闭风口的阶段,对于这些还在卖弄的造车新势力,依旧抱以期待,真的合适吗?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