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99岁“国匠”眼中的人居之道

时间:2021-05-14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2021年,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3月,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院的展厅里举办了这样一场展览,这是校方为一位99岁的老教授,特别“操办”的。

他就是著名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和教育家,人居环境科学的创建者,吴良镛。

王鲁湘:吴先生是四几年来到清华园的?

吴晨-吴良镛之子 中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吴先生是1946年来到清华。

王鲁湘:1946年,二十几岁当时候。

吴晨:24岁。那么协助梁先生和这个林徽因先生创办了清华的这个建筑系,清华大学建筑系。

王鲁湘:75年。一个人在一个校园里头工作了75年。这恐怕在清华也破记录了吧?

吴晨:应该是清华历史上,最资深的,最年长的教师之一了吧。

王鲁湘:对。这很难的,第一个必须要这么长寿,第二必须那么年轻进来。中间还不能出去。

吴晨:对,应该说这个过程是一直持续的。也是跨越了他人生当中最美好的青年时代,也是这个创作最旺盛的时代,也是形成他思想的这个时代。也是不断地去教书育人,这个学术的这种创建,不断努力去实践。同时呢,这个,用艺术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去描绘世界也是不断的求索的一个他的人生的这么一个场所。

著名美藉华裔建筑学家贝聿铭曾经说过:“不管你到哪个国家,说起中国的建筑,大家都会说起吴良镛。”

“国匠:吴良镛学术成就展”,通过“清华园里老园丁”、“从建筑天地到大千世界”、“天下人居为生民立命”、“匠人营国”、“欢乐圣境游于艺”五个板块,综合展示吴良镛先生在教书育人、建筑设计、科学研究、规划实践、艺术创作方面的杰出成就,呈现其国匠品质与精神。

王鲁湘:国匠,吴良镛学术成就展。

吴晨:非常简洁也非常有力量。

王鲁湘:这是对吴先生一个最好的定位。是吧?

吴晨:是的。

王鲁湘:这边有一个汉白玉的凤凰。这个凤凰就是在做孔子研究院的时候,那个屋顶上的那个。

吴晨:这个凤凰是放在吴先生的办公室的办公桌的后面。

王鲁湘:办公桌的后面。

吴晨:实际上是孔子研究院屋顶上的这个正吻的,它的一个用汉白玉做的一个翻制品。对,更像一个工艺品,然后它体现着一种有凤来仪的一种气象。从中国历史上,它的重要的宫殿建筑,或者说重要的规制的比较高等级建筑的,对于屋顶的轮廓线和它的这个脊线都是非常关注的。

吴晨:那么在功能上,在立意上有一定的这个凸显。在当时在设计孔子研究院的时候就如何来处理它这正殿的这个正吻的这么一个形象。然后应该说呢,做了深入的思考。那么对于凤凰来说,它跟孔子,跟儒学,跟曲阜呢,都有千丝万缕的这个联系。

王鲁湘:当时的人就称孔子为凤凰。

吴晨:是,应该说这个是,这个学术上,这个艺术上和制作的工艺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

孔子研究院是吴良镛规划设计的著名作品之一,总体布局构图以方和圆作为基本母题,用隐喻方式充分表达中国文化内涵,将儒学的“仁”“和”观念融入规划之中。展出中,孔子研究院建筑模型和巨型的屋顶,也成为了观众们驻足的打卡地。

王鲁湘:你从这个建筑模型就可以看到,吴先生为什么叫国匠。因为在曲阜这是圣人的故乡,是儒家思想诞生的地方。然后呢,我们现在在两千多年以后,为这位中华文化的圣人建一个这样的纪念性的建筑是吧?研究它的思想和学说,那么这个建筑里头的所有的,空间的,平面的,包括这个园林和主体建筑,其实都蕴含着中国儒家哲学的礼乐文化在里头,是吧?

吴晨:对,它的空间的序列,面朝这个小河,然后通过一个像辟雍一样的一个主题的广场。然后拾级而上。因为这个中国的这种思想,它是需要升腾的。它特别强调这个高台建筑,那么升腾以后,高台建筑,然后天圆地方的这种格局,然后进入到主要的这个研究院的主要的这个展览的功能部分。这种空间的序列,体现出了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哲人和思想家,对于这个后世有着重要影响的这个哲学家的他的思想的这个流传。

王鲁湘:对,你看,主体建筑是方的。然后中间辟雍这里是圆的。然后整个是一个两条轴线形成一个十字打开。然后有山林,有流水,是吧?这个完全都是孔子思想中间对于整个宇宙,对于自然,包括人和社会之间的一种,是一个空间构想实际。

吴晨:也是一种人居环境的一种体现。

王鲁湘:人居环境的体现。

吴晨:那么现在再来看孔子研究院呢,它的这种质朴的感觉,实际上洗去了旧时代给予它的这个当时新建筑的一种光华。但是沉淀下来的,实际上是更多的,是一种情感上的,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上的这种思考。

作为建筑规划大师,吴良镛一直不遗余力地参与建设,践行自己“为国人谋良居”的梦想。

改革开放以来,在一片建设和拆迁的大潮中,许多城市的独有风貌正渐渐消失,在大兴土木的喧哗声中,吴良镛却一直保持冷静和思考。

吴唯佳:1982年,1983年,一直到1993年,1992年,1993年这个之间,吴先生围绕着广义建筑学做了很多工作。我把它概括为从建筑开始。你说进入了大千世界,从,因为从他擅长的部分,建筑跟社会怎么融合,跟技术怎么融合。然后他那时候也做了很好的一个案例,就1987年开始的,就菊儿胡同。

王鲁湘:菊儿胡同。

吴唯佳:把建筑和这个北京老城改造也好,居民生活的改善也好,怎么融合。

王鲁湘:就是和一个城市的历史文脉,以及当今的社会发展的一些社会学的内容要结合起来,而不是单纯的建筑师只考虑房子的事情。

吴唯佳:没错。

关于北京旧城保护,吴良镛和老师梁思成一直有一段未完成的夙愿。怀揣着这样的心情,1988年,吴良镛应邀参加菊儿胡同的改建工程,面对这个典型的危房,积水漏水地区,他最终确定了有机更新的原则,认为城市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有别于大拆大建,改造要循序渐进的有机更新,逐步剔除不适宜的部分。

王鲁湘:菊儿胡同的改造,使吴先生从一个建筑学界的一个著名的建筑师,变成了一个媒体关注的一个公众人物,是吧?因为菊儿胡同的改造,确实影响太大了。

吴晨:它在中国建筑界,或者是城市规划界和学术界的意义是空前的。是非常巨大的。他的学术,虽然是这么一个小的结合民居的改造。这么做的一个工作。因为在那个时间的节点上,在这个中国城镇化这个高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在以大拆大建,以危改的名义在对城市风貌大规模毁坏的情况下。

王鲁湘:成片摧毁。

吴晨:成片摧毁的情况下,有这么一种哲学的思考,理论的探寻,和实践的呈现。应该说呢,被世界学术界和这个各方面所公认。那么在那个时候,在1984年,他就提出了有机更新的这个理念。

王鲁湘:就是老城市的有机更新。

吴晨:就是生命有机体的过程当中,它不断地去自我修复和自我的这个成长。

王鲁湘:就是你不能够把一个老城市突然把它的文脉切断,让它死掉,然后在死后再重建。那不对,应该是维持它的生命状态的情况之下,让它的气息继续在这个延续的情况之下,去进行更新,叫做有机更新。

吴晨:对,所以现在呢,我们说随着城市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城镇化从高速增长到中高速增长,高质量的中高速增长,所以这城市更新现在被好多的公众,老百姓所能够接受。现在包括国家在推动城市更新的行动。但是想想在1984年,在四十年前吴先生就提出了有机更新。而且在菊儿胡同得到了呈现。应该说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一个,一个壮举。

经过吴良镛先生设计改造后的菊儿胡同,精心保留了原来的树木,二层三层的小楼白墙黛瓦,与周边的老房子浑然一体,这种“类四合院”建筑保留了四合院建筑文化的内涵,也是作为建筑师的吴良镛在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之间做出的了不起的创造。

1993年,菊儿胡同项目获得联合国“世界人居奖”,这是近代中国建筑作品首次在国际上获取的最高荣誉。自此吴良镛以菊儿胡同小试牛刀,以“为生民立命”的大儒担当,渐次展开他了“天下人居”的思想与实践,逐渐形成丰满的“人居环境科学”理论体系,把中华主题文化的儒家思想和道家精神融汇贯通,成为中国建筑学家对世界建筑理论做出的杰出贡献。

集市、街道、院落、村庄……都在画中,都是美的,这是吴良镛眼中的世界。在吴良镛看来,不管是水彩、速写还是书法,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与人的生活、人的居住环境有着密切关系,所见之景,无不可入画,于是他决定“以一颗虔诚的心,发现、体悟和表达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美。”

吴晨:这张水彩画,应该说有故事。它就是在毛主席纪念堂即将落成的时候,在工地上画的。因為美术是他的一个一生的一个爱好。他利用任何业余的时间,然后去创作,去绘画,去表达他对美的,对这个世界的一个不一样的一个视角。表现出他对天安门广场的这么一种空间的热爱。因为吴先生从美国回来以后,在1950年代初就主持了天安门广场的规划工作。这个规划工作。

王鲁湘:就把过去的那个老天安门广场变成一个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么一个天安门广场,最初的规划是吴先生当时主持的。

吴晨:对,所以可以看到天安门广场之所以能形成今天的世界上最大的这个人民的广场。应该说呢,就有吴先生的心血。它也体现着这个中国建筑师们,城市规划师集体的这个智慧。他把这种艺术的创作,美术的创作跟自己所从事的建筑和这个城市规划,园林景观,充分的这个交融起来。那么提出了,就是人居的艺境。艺术的艺,艺境。人所处的环境在我们的地球上,充满着艺术氛围的,那么人居环境的一种刻画和体现。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是海德格尔的理想,也是吴良镛对人居理想的愿景。吴良镛的绘画和书法中透溢出他在传统文化上的修养,也代表着他对建筑文化的思考,他认为人居环境就是以人的生活为中心的美的欣赏和艺术创造。

王鲁湘:这个是画的德国卡塞尔。显然是在住的地方推开窗户画的。你看只有一个建筑学家在看这么一座老城的时候,然后这个他的轴线。沿着轴线的这样一种节奏,变化,高低错落的这种美是吧?

吴晨:是。

王鲁湘:一个建筑学家的眼中看到的,跟我们看到是不一样的。

吴晨:您看这个近的这个树,中部的这个街道,远处这个教堂的这个尖顶。然后这个空气,那种清澈的然后充满阳光和这个,这个就云朵的这种空间。实际上这种层次感非常的清晰。那么卡塞尔应该说在吴先生的这个学术的历程当中,实际上是有着重要的一个节点。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这个刚刚改革开放,他作为全聘的这个教授,那么到这个德国去访学和讲学一年的时间。然后在德国,讲述这个中国城市史和中国建筑史。1960年代,1970年代,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整个的学术资料是比较匮乏的。那么对那个时候,这个西方城市发展的这个理论和现状,那么进行了一个非常详细的一个梳理。同时呢,把中国的这个传统的城市规划的理念和理想,向外进行了这个传播。包括出版了这个中国城市史的这个英文的这个著作。英文版的著作。那么再有呢,这个结交了一大批的这个欧洲的学者和朋友。那么这个呢,对于吴先生的人居环境科学的这个创意,包括广义建筑学和人居环境科学创意,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他后来的对整个的这个专业领域的这个服务,他长期担任这个国际建筑师协会亚洲区的主席和这个国际建筑师协会的副主席,那么对于专业领域的这个服务,都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

20世纪1980年代初,吴良镛开始了广义建筑学的思考,1989年,吴良镛出版的专著《广义建筑学》中,对“建筑”的概念转向“聚居”,从单纯的房子,拓展到人,社会,从单纯的物质构成拓展到社会构成。1993年,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人居环境科学”。1999年,第20次世界建筑师大会上,吴良镛执笔,将广义建筑学和人居环境科学理论纳入《北京宪章》中,扭转了一直以来,西方建筑理论占据主导地位的局面。

吴唯佳:第20届世界建筑师大会上,吴先生把这个大北京的想法抛了出来。从国家,从更大的区域层面,向城市、向人居靠拢,这个在那个时刻还是一种全新的想法。因为多数人看的都是我目前能解决什么。

王鲁湘:对,特别对于建筑师和建筑事务所来说,或者规划那个什么设计院来说,我就接的这单活,是吧?我把这单活给做好了就可以了。在外面的事情,我是无能为力的。

吴唯佳:对,包括城市,地方政府,一届政府,一届实权对不对?他可不愿意,北京的事,去帮河北做什么。

王鲁湘:帮河北做什么,对。

吴唯佳: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难题。是一个挑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王鲁湘:可以说吴先生应该是具有战略前瞻性和当时现实的紧迫性的是吧?

吴唯佳:对,所以吴先生也觉得这个问题非常的艰难。也非常重要。所以他开始身体力行开始,一个就是在2002年的时候,把人居环境科学导论那本书写了出来。就是从理论上来架构,来怎么能够把多学科,怎么来组织所谓他称之为科学共同体,就是不同事务所之间,是吧?不同行业之间,不同城市之间,不同专家之间,怎么来找到共同的问题,然后大家怎么来合作。主要是架构了这么一种理论。

“科学、人文、艺术的融汇就是‘人居之道’。”年近百岁遐龄,吴良镛突然悟到,他终身从事的工作,是在大科学,大人文,大艺术的大千世界,追求大文化。

吴唯佳: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博览众长。

王鲁湘:博览众长。

吴唯佳:另外他的本身有很好的文化素养,他的国学也好,绘画,尤其绘画水平,虽然隨隨便便,但是还是很高的素养,得到了很多国外的一些画家的高度评价。从画画中间他也领悟了很多,从书画中间,整体论,整体的把握,把握这种局部的要素,颜色之间的关系。我认为对他有很大的这种哲学层面的这种领悟和感悟。另外呢在工作中间,这个规划建设,他也很认识到了,它不是一个,一个行当就能解决。它有很多的行当配合,才能把一个房子盖起来。于是呢,他就很强大的一种推广精神。从这一点来看世界。从一种简单的规律来看看世界怎么组织。反过来,他也有很强大的哲学思想和系统思想。他经常讲的是复杂系统,简单求解。或者是有限求解,他讲复杂系统,有限求解。

王鲁湘:整体的一个大系统,我们意识到它,从这个方面去想问题,但是真正解决,一下子把这个复杂系统解决是不可能的是吧?

吴唯佳:不可能。

王鲁湘:所以只能从一个局部的。

吴唯佳:他称之为关键点,牛鼻子。抓牛鼻子。抓一个牛鼻子把它跟它最关键的问题先解决了。别的问题可以先缓缓,它解决之后可以获得一个新的世界,或许我们有新的办法来解决其他问题。所以就有些问题就不存在了。我认为他是已经高度的领悟和把握这一点。

王鲁湘:对,抓主要矛盾。

吴唯佳:所以在许多的大家里面,我认为他,吴先生的这种哲学的能力,包括刚才,加上他人文素养,和国学素养,和文化素养在这儿,包括艺术素养,所以在许多大家里面还是一个比较独特,不同凡响的人物。

大北京、京津冀、长三角、滇西北、三峡库区…… “匠人营国”,吴良镛把中国建筑师的视野,从单体建筑的精雕细琢,引向一座城市、一个经济协作区的宏伟规劃。

吴唯佳:那天在学校讨论會在说,吴先生的贡献,认为最大的贡献就是在系统论的思想上。

王鲁湘:系统论的思想上。

吴唯佳:他看得清清楚楚。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能解决的可能,超越不可能。然后我们能够用的方法,不过是前人的一些更好的办法,来应对当今的挑战,来应对未来的挑战,因为未来太多样,太复杂。但是这个多样和复杂的未来,是跟今天的发展离不开。它是有根有脉,这个根脉,这些根脉形成的一些它的优势和它的问题,需要从传统的经验来把握,来面对未来的挑战,所以吴先生这种系统的思想,我认为他最重要的创新就在这儿。他的贡献主要在这儿。人居科学,人居科学,他给的就是一个从更大的或者多层次的系统角度来看,我们面对的人的居住问题解决的可能。

王鲁湘:他其实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系统,居又是一个复杂系统,环境又是一个复杂系统。对不对?

吴唯佳:没错,没错。

王鲁湘:多个复杂系统集合在一起,是个超级复杂系统。

吴唯佳:对,技术还是更复杂系统。

王鲁湘:还有技术在里头,对

王鲁湘:所以实际上你们做的事情真是超级复杂。

吴唯佳:但是吴先生说的有限求解,我们看到,我们看到我们的可能。我们只能抓重点,所以当今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城市越来越大。城市影响的区域越来越大,从国家来说,城市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大,怎么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把控好。但是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为了解决城市的区域问题,不是为了解决城市更大的问题,而是通过城市区域的这些问题的解决,或者把握来解决人的住的问题,人的在更大的区域的生活问题,这是根本。

王鲁湘:来作出一个更好的,更合理的系统。

吴唯佳:对了,来塑造一个人居环境,新时代的人居环境。

编辑:王竹、巴塔木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