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戚家军的实战到底有多强?看看这场横屿岛的战斗吧

时间:2021-09-07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本 文 约 5800 字

阅 读 需 要 15 min

在古今中外战争史上,利用陆海协同夺取岛屿,是一种十分普遍的作战样式。尤其是在中国古代,自水师产生后,其作战样式逐渐完善,配合陆上作战成为水师的主要任务之一。可是,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的一次陆海协同夺岛战,却是与众不同的。这次战斗,其岛屿地形之奇特、登岛路线之复杂、登岛方式之新颖,古今罕见。特别是进攻一方准备之充分、作战计划之周密、作战过程之精彩、作战结果之完美,都堪称古代战争史上的典范。这场战斗就是民族英雄戚继光和他的“戚家军”夺取倭寇占据的横屿岛的战斗。

那么,这场战斗是如何发生的呢?

《古圣贤像传略》中的戚继光画像

夺取横屿岛

“戚家军”成立之后,其战斗力很快就得到了实战的检验。在戚继光的率领下,“戚家军”在浙江、福建、广东沿海与入侵的倭寇进行了一系列战斗,取得了重大胜利。其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战斗发生在浙江台州。

《纪效新书》中的海沧船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二月,朝廷重新部署浙江海防,把宁绍台防区一分为二,设置了宁绍参将和台金严参将,加上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设置的杭嘉湖参将和温处参将,形成了浙直总兵统率下的四参将防守体制。戚继光奉命充任台金严参将,负责台州、金华、严州三府的防卫任务。这三府都是倭患的重灾区,尤其是台州,频繁受到倭寇的蹂躏。戚继光到任后,除了继续训练“戚家军”以外,还采取了一系列海防措施,包括提出设置兵备佥事建议、整顿卫所、加强水师建设、增设瞭望和侦察报警设施等。

嘉靖四十年(1561年)四月,倭寇出动数百艘战船一两万人,涌向浙江的象山、奉化、宁海、瑞安、乐清等县。其中有五十余艘战船二千余人集中于宁波、绍兴等地外海,等待时机登陆。戚继光获悉这一情况后,于四月十二日率领舟师主动出海巡逻,寻敌作战。但倭寇十分狡猾,见宁波、绍兴等地早有准备,便转向奉化的西凤登陆,当晚进至宁海一带,大肆劫掠,企图吸引官军主力,趁机侵犯台州。宁海属台州管辖,是戚继光的防区,于是他把兵力分别部署于宁海、台州和海门。其中宁海是倭寇兵力集中的地方,戚继光亲自率领主力驻守宁海,倭寇见台州兵力相对薄弱,便调集近万兵力,分多路向台州包抄。戚继光闻讯后,立刻率领“戚家军”赶往台州,与其他官军配合,在台州外围的新河、花街、上峰岭、长沙等地与倭寇展开了一系列激烈战斗。在这些战斗中,戚继光采取袭击、设伏、佯攻、追击、水陆夹击等多种战法,连战连胜,取得了“台州大捷”。尤其长沙一战,充分体现了戚继光陆海协同战法的威力。五月十七日,两千多名倭寇分乘十八艘大船在长沙湾(属永嘉县)登岸,砍伐竹木,建造房屋,准备永久性占据。此时,戚继光率大军已回到新河,他得报后立刻分派人马从海上和陆上同时会攻倭寇。陆上部署了四路大军,对长沙湾展开围攻。海上部署分为三路:一路远距离邀击,一路近距离截断逃跑倭寇的去路,一路来回逡巡。这样,就把水师战船和火器的功能全部发挥出来了。五月二十日凌晨战斗打响,“戚家军”在陆上发起猛烈进攻,果然如戚继光所料,倭寇猝不及防,招架不住,纷纷夺船往海上逃,“戚家军”水师先是用佛郎机、鸟嘴铳、虎蹲炮等火器远距离射击,等倭船靠近后,又发挥福船和海沧船高大、坚固的优势,撞击倭船。恰在此时,海上又起了大风,倭船经不起颠簸,有的沉了,有的被“戚家军”缴获,仅缴获的船只就有十一艘。当天夜里,侥幸出逃的三百多名倭寇不敢回营,驾驶十艘船逃往海上,也被“戚家军”水师歼灭。长沙之战,仅“戚家军”在海上消灭的倭寇就有近四百人。

《纪效新书》中的苍船

台州大捷,“戚家军”以三千精锐击溃倭寇两万之众,使浙江倭患形势大为改观。倭寇把戚继光称为“戚老虎”,听到这三个字便闻风丧胆,残余纷纷逃离浙江,聚集福建。福建原本也是倭患的重灾区,浙海倭寇残余南下福建,使这里的倭患形势更加严峻。这种情况下,越战越勇的“戚家军”又奉命挺进福建,戚继光面临着新的更加严酷的斗争形势。然而,刚刚进入福建,“戚家军”在戚继光的率领下就创造了辉煌战绩,打了一场堪称海上传奇的夺岛战。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福建沿海的倭患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从福建北部的福宁(今福建省霞浦县)到福建南部的泉州、漳州,“沿海千里尽为贼窟,官军历年坐守,竟莫敢进闽”(戚祚国:《戚少保年谱耆编》卷三)。被倭寇为害的几年中,这一带人口锐减,一片荒凉和败落。戚继光在后来用了“千里萧条”四个字描述这里的境况,可以想象当地百姓之苦。福建巡抚游震向朝廷告急,嘉靖皇帝指名道姓,饬令胡宗宪派戚继光前往剿灭倭寇。胡宗宪派戚继光率领“戚家军”六千人,派督府中军都司戴冲霄率兵一千六百人,以副使王春泽为护军,前往福建剿寇。

戚继光在浙江没有仗打,早就手心痒痒。他说,“戚家军”为消灭倭寇而生,怎能不到倭患最严重的地方去作战呢?嘉靖四十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戚继光率领水陆大军从浙江温州入海,乘战船一路南下,于二十五日到达浙江平阳。二十六日,他将水陆军分开,陆军登陆后由陆路进入福建,水师在都司张汉率领下继续南下进入福建。三十日,“戚家军”到达福宁,福建监军副使汪道昆前来迎接,水师都司张汉也前来会合。第二天,汪道昆召集浙江、福建两地的文武官员在福宁召开联合作战会议,福建方面的官员在会上介绍了倭寇的情况。戚继光了解到,福建沿海有两个重要的倭寇老巢,一个在宁德的横屿,一个在福清的峰头,一北一南,遥相呼应。尤其是横屿据点,是倭寇最为有力的支撑点,虽然人数不多,只有一千多“真倭”,但他们凭借有利地形,把方圆几百里内变成大片无人区,成为倭寇的天下。据戚继光年谱记载:“宁德一路,上下三百余里,三年渺绝人踪,县治久为倭废。”(戚祚国:《戚少保年谱耆编》卷三)在这三年中,宁德县城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百姓的苦难难以言表。正如时人描述的那样:“废屋梁空无社燕,清宵月冷有悲魂。”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呢?除了福建卫所制度的衰落以外,横屿的地理位置也很关键。

《纪效新书》中的飞天喷筒

横屿是三都澳中的一个小岛(今已因填海造田而成为陆地),位于宁德东北二十里处,虽说是岛屿,但却以浅滩与陆地相连。这段浅滩长五里路,涨潮时被淹没在水下,落潮时露出水面,并且这五里浅滩全是淤泥。陆军要从陆地上登上横屿,必须利用落涨潮的时差,跋涉走过五里路的淤泥才能上岛。下岛时,必须等待下一次落潮,再涉过五里淤泥。众所周知,海水涨落潮每天有两次,相隔十二个多小时。海水每次落到底的时候,正常情况下,浅滩露出水面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个小时。这就意味着,要登上横屿,必须在三个小时之内涉过五里泥滩,否则就会被大海吞没。一旦上岛,要过十二小时才能下岛。如果采用水师近距离攻击,战船极容易搁浅,无法登陆。

依据这一地理条件,倭寇这一千多人盘踞在横屿上,有恃无恐。他们在岛上建筑了营房,四面设置了栅栏,在山上用木头搭建了城楼,自以为易守难攻,横行无忌。福建官军几次攻打横屿,不是中途返回,就是上岛后全军覆没,后来再也无人敢涉足这块危险之地,倭寇也就越来越猖獗,造成了附近大片区域的悲凉景象。

面对这样的情况,浙江、福建两省的文武官员在联合作战会议上都犹豫不决,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剿倭,反复讨论也没有结果。戚继光见众人拿不定主意,便表示,“戚家军”来到福建,就是为了消灭倭寇,如果横屿这样的倭寇大本营攻不破的话,倭寇就难以从根本上消灭,也就对不起福建民众。因此,戚继光把率领“戚家军”攻打横屿作为了入闽的第一仗。

戚继光的决定令在场文武官员无比震惊:立足未稳,人生地不熟,一上来就要打一场硬仗,这能行吗?可接下来戚继光拟定的作战部署,逐渐打消了众人的顾虑。戚继光把这场战斗定性为陆海协同作战,他部署福建各部队盯住福清方向的倭寇,防止敌人增援;令戴冲霄的一千六百人负责“戚家军”的后翼安全,由“戚家军”担负攻岛任务:水师部队部署于横屿南侧应援,陆军部队则从正面发起进攻。这真是一个周密、大胆,而又充满悬念的作战计划。

为了实现作战计划,戚继光从八月初四到八月初七,利用四天时间把部队推进到宁德附近,并进行了一系列战前准备。

第一,争取当地民众。横屿对面的张湾有很多民众由于种种原因而依附于倭寇,戚继光派人四处张贴告示,言明只要改邪归正,既往不咎,有许多民众主动来向戚继光请罪。倭寇派来两名当地奸细李十板、张十一假投降,以探听“戚家军”的虚实,被戚继光识破。戚继光警告他们,只要具结赎罪,可以不杀,并集合官弁焚香发誓:“是类初则为倭所协,后随导倭为贼,罪本不赦。而原为我之赤子,迫于无救,以至于此。今愿减己寿以全众命,决不妄肆诛戮。”(戚祚国:《戚少保年谱耆编》卷三)两位奸细大为感动,表示愿意为“戚家军”效命。后来这两位奸细当了“戚家军”进攻横屿的向导。第二,细化作战方案。戚继光对“戚家军”各部谁打先锋,谁来断后,谁为预备队,谁负责截断倭寇退路,水师部队在什么时机发起进攻等,一一作了部署。第三,准备涉滩稻草。为了不使士兵陷于淤泥之中,戚继光让每位登岛士兵背上一捆稻草,涉滩时铺在淤泥上。

《纪效新书》中的开浪船

一切准备妥当,戚继光把进攻横屿的日期选定在八月初八白天落潮之时。虽然这天是一月中海潮最小的时候,但民间有“初八二十三,到处见海滩”的说法,露出海面的浅滩足以让“戚家军”登上横屿。这天凌晨,戚继光和戴冲霄各带部队,兵分两路向横屿进发。戴冲宵部以李十板为向导,由山东铺向横屿开进;戚继光率王如龙、吴惟忠等部以张十一为向导,由兰田渡向横屿挺近。上午八点钟,“戚家军”到达海边,此时正是满潮的时候,面对茫茫大海,戚继光召集即将率队冲锋的几位把总开会,做了最后一次动员。他说:“今日的最低潮是下午一时,下午三时以后浅滩就会被淹没,你们将没有退路,在这之前必须把倭寇全部消灭。如果你们没有彻底消灭倭寇的决心和胆量,就不要涉此泥滩,我不能让你们去送死。”把总们群情激奋,坚定地说:“我们不远千里而来,就为消灭倭寇,现在倭寇就在眼前,我们决不会怯懦。”戚继光最后说:“我给你们擂鼓,听我的鼓点前进。”

两个多小时后,当浅滩露出海面时,“戚家军”采用分小队以“鸳鸯阵”队形出发了。战士们身上充满了杀敌的力量,坚定地向前迈进。他们一边行进,一边把稻草填入淤泥。这泥滩还真是难走,深深浅浅,深的地方要将衣服提起一尺多高。行走了一个多小时,战士们体力有所下降,正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了隆隆的战鼓声,是统帅戚继光亲自擂响了战鼓,战士们听到这鼓声,身上又迸发出无穷的力量。他们整理好“鸳鸯阵”,继续前进。行进了一百步之后,战鼓突然停止,大家明白,这是戚继光发出的休息信号,战士们原地休息片刻。不一会,战鼓再次响起,战士们一跃而起,继续前进。就这样,他们经过几次休息,几次跃进,便到达了岛岸。

《纪效新书》中的鸳鸯阵

横屿上的倭寇早就听到了战鼓声,也看到了跋涉而来的“戚家军”。可是这些狂妄的强盗不慌不忙,他们认为这些官兵又是来送死的,走不到半途就会精疲力竭,要么被海水吞没,要么上岸后被斩杀。当然,倭寇也作了充分准备,他们以一部在山下南麓摆开阵势,准备迎接上岸官兵;主力则撤到山上,防守木城。正在此时,炮声突然响起,炮弹落到岸边和倭寇的营寨中,引起了大火。原来这是张汉率领的水师按照约定以火力进行支援,战船上配备的佛郎机、虎蹲炮、火箭等火器纷纷发射,发挥了火器的优势。倭寇阵形顷刻被打乱,此时,“戚家军”也到了岸边,他们高喊着冲上岸,按照部署兵分三路:一路冲向山下敌阵;一路直奔倭寇山上木城;一路绕到倭寇后面包抄。顿时,山上山下喊声震天,激战遍布每一个角落。在后方率领预备队的是把总王如龙,这位来自义乌的年轻人在过去的剿倭战斗中屡立战功,他听到岛上的喊杀声,再也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强烈要求上岛,戚继光同意了。王如龙率领所部冲上“稻草路”,不一会儿就到达横屿,投入了战斗。

倭寇虽然拼死抵抗,但他们哪里是“戚家军”的对手,纷纷逃窜,有的被杀,有的跳海。跳海的不是被淹死,就是被斩杀。山上的木城也被“戚家军”放火烧毁了。战斗持续到下午两点左右结束。这个倭寇盘踞了三年之久的顽固据点,就这样在“戚家军”的英勇战斗中灰飞烟灭了。此时潮水还没有涨满,“稻草路”依然清晰可见。“戚家军”经过短暂的打扫战场,便押着俘虏和被救的沿海民众,踏上了返程。等他们全部回到陆地的时候,身后的“稻草路”也被淹没在大海之中,他们比预定的返回时间提前了一个潮水周期。

这是一场圆满的战斗,“戚家军”以牺牲十三人、轻伤若干人的代价,换取了全歼倭寇的战果。共生擒倭寇二十九人,斩杀三百四十八人,烧死、淹死的有六百多人,水师在海中斩杀的不计其数,并且救回被倭寇掳上横屿的民众八百多人。(戚祚国:《戚少保年谱耆编》卷三)

横屿之战后,“戚家军”又消灭了福清的倭寇,倭寇在福建两个最大、最顽固的大本营都被拔除了,福建沿海百姓又回归了正常生活。为了纪念戚继光的功绩,当地百姓后来为他建造了“戚公祠”,祠记中称颂:“横屿之贼窠据者二年,公以至之二日,一鼓而尽歼之。即念九日兵抵福清,福清之贼窠徙兴、泉之间者三年,公以至之四日,一鼓而歼其半……公千里赴敌,不一月连破二大窠,何其神哉!”(乾隆《福清县志》卷十一)

十月初一,戚继光率领“戚家军”返回浙江。在这之后,“戚家军”在戚继光的率领下又转战于东南沿海,创造了若干辉煌战绩。后来,“戚家军”又被调往北方防御京畿,依然是一支劲旅。万历十五年十二月初八日(1588年1月5日),戚继光病逝,享年六十一岁。

戚继光不愧为中国古代伟大的军事家和民族英雄,他创造了反侵略战争史上的奇迹,时人评价说:“要以为丈人,为司命,为社稷之卫,为不二心之臣,则戚少保其人当世无两。”(汪道昆:《太函集》卷五十九)戚继光还留下了两部极具军事价值的兵书:《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戚家军”在浙江、福建、广东沿海的抗倭斗争,消灭了为害多年的倭寇势力,保卫了沿海家园,向世界证明了:在中国人民面前,没有不可战胜的敌人。戚继光抗倭还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启示:作为沿海大国,和平时期必须高度重视海防建设,只要我们增强全民族的海防意识和海权观念,加紧建设世界一流的海上力量,任何强敌都不敢轻易发动侵略战争。

《海上传奇:中华海洋文明发展通史》

作者:马骏杰

北京燕山出版社2021年3月

已获北京燕山出版社授权

END

作者 | 马骏杰

编辑 | 詹茜卉

排版 | 薛梦缘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