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战史∣“超级战列舰”的最后九个昼夜(七)

时间:2020-09-0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飞机出现了,估计英国人的舰队也就不远的,那么“俾斯麦”号能够再次“运气爆表”地摆脱敌人的追踪码?

▲这架“卡特琳娜”式水上飞机也决定了“俾斯麦”号的命运

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二战中极具神秘色彩的布莱奇利庄园

正当托维在北面“大海捞针”的同时,布莱奇利庄园的密码专家们也在千方百计地破解德国人“九头蛇”和“海神”密码,尽管破译工作收效甚微,但是几个重要的发现却为“俾斯麦”号驶向法国提供了有利的佐证。首先,自从丹麦海峡的交战结束后,位于法国的德国海军部队电文数量激增;其次,英国人的“超极机密”虽然无法迅速破译德国海军密码,但却另辟蹊径地从破译德国空军密码入手,在德国空军参谋长汉斯·耶顺内克的一份“私人电报”中获悉“俾斯麦”号的目的地可能是布列斯特;最后,破译的德国空军多份电报表明,法国境内,特别是在比斯开湾地区的德国空军部队战备程度显著加强。种种迹象都表明,“俾斯麦”号将一路向东驶往法国布列斯特或圣纳泽尔。为此,海军部决定派出远程航空兵对“俾斯麦”号最新位置与布列斯特之间的最短航线附近海区进行搜索查证。

▲发现“俾斯麦”号的英雄英国飞行员是丹尼斯·布里格斯

正如“俾斯麦”号对空瞭望哨观察并判断的那样,这架与过去经常见到的“马里兰”、“桑德兰”外形迥异的飞机确实是英国人的,不,准确地说应该只有一半是英国人。因为这架PBY“卡特琳娜”式水上飞机是由美国紧急向英国提供的,英国飞行员甚至还来不及完全掌握独立驾驶所需的技能,此时机上的美国飞行员塔克·史密斯就是来“秘密”参加此项工作的(由于美国尚未参战,罗斯福总统甚至对史密斯说过:“要是国会发现了,我会被弹劾的!”)。可就是这位“身份敏感”的“外国专家”,却直接参与了“自开战以来由美国军官执行的最重要的作战行动”。执行这次侦察任务的英国飞行员是丹尼斯·布里格斯,在他们二人的通力协作之下,通过锲而不舍的搜索,克服了多变的天气和厚厚云层的影响,冒着密集的防空炮火最终确认了“俾斯麦”号的位置和运动要素,发出了那份著名的电文:“发现一艘战列舰,方向角240度”。此刻时钟的指针正指向5月26日10时30分。

▲5月26日追击“俾斯麦”号形势图

就这样,“俾斯麦”号在避开对手跟踪31个小时之后,又被英国人和美国人“联手”再次发现。而这一次似乎注定是凶多吉少。

▲“倒霉的”“谢菲尔德”号轻巡洋舰(怎么看也不像“俾斯麦”号)

德国人非常明白,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被发现就意味着攻击将马上到来。正如先前英国人预料的那样,水面舰艇暂时是指望不上了,最先到来的确实是萨默维尔H舰队“皇家方舟”号上的“剑鱼”,但是他们却飞了两次!为什么是两次呢?原来,15架“剑鱼”在斯图尔特˙穆尔的指挥下,很快就抵达了预定位置,机载雷达准确地搜索到了一个大型水面目标。没啥好说的,干吧!就在机群进入俯冲航线,飞行员即将扳动投雷手柄时,突然感觉到很不对劲,感觉这个目标是那样的熟悉,“这艘船有两个烟囱!”“是‘谢菲尔德’号!”所幸“谢菲尔德”号迅速进行了规避,而航空鱼雷要么没有命中,要么入水即炸(鱼雷的磁引信对恶劣海况过于敏感,在第二次攻击时就改为触发引信)。“这真是一次完美的攻击,高度正确,距离正确,云层掩护正确,速度正确,就是特么打错了船!”

▲夜袭塔兰托时 “剑鱼”携带的鱼雷就是采用了“双重引信”

客观地说,“皇家方舟”号上第820中队的飞行员们不愧是在地中海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老兵,在短时间内就迅速做好了再次出击的准备。这一次的领队是蒂姆˙库德,为了不重蹈上一次的覆辙,他及时命令更换了鱼雷的引信设置,并将引导模式由本机雷达搜索改为由“谢菲尔德”号进行引导,强劲的西北风和密布的阴云都给“剑鱼”的顺利起飞制造了很大麻烦,但也给后续的攻击行动提供了极大的掩护。

▲15架“剑鱼”的背后凝聚着“全世界的目光”

根据飞行员后来回忆:“在1000英尺时,我已经确定有些不对劲,但这时我们还是完全被云包围着。我在俯冲过程中保持着队形,直到700英尺才穿出云层,刚好已经快没有高度了。”面对着复杂的气象,库德果断命令小队各自为战,此刻的时间是20时54分(离昏影终还有1个小时)。就这样,15架“剑鱼”顶着狂风暴雨开始了攻击。飞行员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这次攻击行动的背后,凝聚着“全世界的目光”(丘吉尔语)。

▲15架老迈的“剑鱼”“抢在天黑之前”完成了“绝杀”

15架“剑鱼”按照2-3架一组的编组形式,冒着浓密的防空炮火,向“俾斯麦”号发起了轮番攻击,一枚枚鱼雷相继被投下。恶劣的天气和波涛汹涌的海面,都给攻防双方制造了极大的困难,不仅难以实施准确的攻击,还无法对战果进行有效评估。尽管如此,这些已经在地中海上跟意大利海军搏斗了两年多的飞行员们,还是在极低的高度上进行了突防,有的飞机起落架甚至掠过了溅起的浪花。“剑鱼”那“令人无法忍受”的低速此时却“大发神威”,在德国水兵的眼中这些飞机似乎悬在空中一动不动,高射炮弹装订的近炸引信也因此失去了作用,再加上汹涌的海浪和“俾斯麦”号的高速规避机动,15架“剑鱼”没有一架被防空炮火击落。就这样,全部“剑鱼”“抢在天黑之前”完成了攻击,并“借助着最后一丝光亮”顺利着舰。

▲恶劣的天气和浓密的防空炮火令飞行员无法完成毁伤效果评估

整个攻击行动显得是那样的仓促和忙乱,极度恶劣的天气和浓密的防空炮火甚至令飞行员们无瑕向目标瞥去一眼。库德的攻击行动报告很简短:“估计战果:没有命中。”看罢报告,托维和“英王乔治五世”号舰桥内的高级军官们心里都非常清楚,再过几个小时“俾斯麦”号就会进入陆基轰炸机的掩护范围,而所有追击舰艇都将不得不掉头北上。一切已经掌握的现实情况都告诉他们:竭尽所能之后,结果还是输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情况很快就出现了。负责“盯梢”的“谢菲尔德”号在规避炮击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俾斯麦”号正在向西北偏北方向航行,也就是说这只“怪兽”将在不久后与托维的主力舰队迎头相撞。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德国人真的发疯了吗?

▲船坞中的“俾斯麦”号艉部特写,方向舵确实“脆弱单薄”

原来,就在刚才“剑鱼”顶风冒雨的攻击行动中,两枚鱼雷命中了高速机动的“俾斯麦”号,一枚击中了舰体舯部,另一枚击中了舰艉,造成了大量进水,更为严重的是这枚鱼雷对整艘舰艇最为脆弱却又无比重要的方向舵造成了致命的损伤,将方向舵卡在了一个极为不利的角度上。在战前“俾斯麦”号的设计建造过程中,严谨细致的德国工程师们曾对方向舵在战斗中的受损概率进行了那个时代的“大数据”精密计算,结果表明这一概率不会高于1/100000,但是今天,这一无限接近于零的概率却不可思议地变为了现实。这一损伤也彻底瘫痪了这艘巨舰的机动能力,高速机动的军舰突然出现了严重的侧倾,多亏舰长林德曼及时下令减速,才重新扶正船身。“俾斯麦”号的处境也从相对安全瞬间变为濒临毁灭。

▲此时“俾斯麦”号距离布列斯特是那样的迫近又是那样的“遥远”

“左舵12度!”也成为很多德国水兵和“俾斯麦”号的最终宿命。

舵卡住了,敌人追上来了,离法国比斯开湾越来越远了,看来“怪兽”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未完待续……)

微信改版后,现在系统会用算法计算读者阅读习惯,并把“可能感兴趣”的推送优先放在消息栏前,大量好文因此沉在底部无人问津。希望大伙能 把“云上国防”公众号设为星标 ,告诉微信算法,你的阅读喜好由你自己决定!

更多文章

图片来源: 图片来自 互联网

排 版: 江畔月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