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英美影视娱乐圈里的“金发白痴美女”去哪儿了?

时间:2020-10-02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英国电视名人香黛儿·休顿(Chantelle Houghton)的“明星”生涯开始于英国《太阳报》,从小报性感模特,她逐渐从素人走进大众视野。2006年,22岁的香黛儿加入了英国节目《老大哥》,这是记录一群陌生人在别墅中共同生活的真人秀。

每一期节目,这个金发女孩的一大堆愚蠢问题都可以带来极大的话题性,与另一位嘉宾聊天时,她得知对方是国会议员,于是问道:“国会议员的意思是,您在一个有绿色座椅的大房间里工作?”计算每周购物预算时,她表现出对金钱的疑惑:“十二便士吗?我不明白,那是多少钱?”

十几年过去了,如今香黛儿在接受VICE的电话采访时,她承认,要是现在她遇到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成年人,她会感到羞愧又尴尬。

但在2000年代,她不是唯一一个以“单纯娇憨”形象而闻名的金发女郎,从杂志、电视节目到电影院,她们无处不在。真人秀《拜金女新体验》中,帕里斯·希尔顿和妮可·里奇两位名媛不会用拖把的梗可以玩一整季,电影中的“金发傻妞”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每个学生时代曾被美国校园生活迷住的人都不会忘记《歌舞青春》里娇蛮无脑的富家女二。

《歌舞青春》中的金发富家女Sharpay。图片:Seventeen magazine

不知不觉中,娱乐焦点转移到了深色皮肤和头发的卡戴珊一家,爆米花片中更受欢迎的女性形象成了红发的黑寡妇和黑发的神奇女侠。但“金发白痴美女”这一文化形象其实并没有消失。

为何金发意味着“无脑”

“金发白痴美女”并不是从21世纪才出现的,这一形象起源于18世纪的一位巴黎上流社会交际花罗莎莉·杜特(Rosalie Duthé),她在贵族社交圈中颇受欢迎,追求者中不乏欧洲王储、公爵还有银行家,她也因此积累了大量财富,年纪轻轻名下已经登记了数个巴黎的豪宅。

同贵族们交往的过程中,罗莎莉养成了一个习惯:每说一句话之间都要长长地停顿。这不仅显得很笨拙,甚至有些迟钝。1775年法国的讽刺戏剧《圣日耳曼集市的古玩》(Les Curiositésde la foire Saint Germain)记录下了她的形象。

罗莎莉·杜特,由法国画家Jean-Frédéric Schall创作。图片:Wordpress

历史学家乔安娜·皮特曼(Joanna Pitman)认为,罗莎莉·杜特是“金发白痴美女”形象第一人。她在《金发女郎:一段有趣的历史》中评论道:“她是个著名的空无一物的创造物,把女性要端庄的传统‘品质’发扬到极致。她形成了保持沉默的习惯,也许是因为她确实无话可说,但她的神秘气质吸引了一大批上流社会的男士。”

而当代流行文化中更广为人知的“金发白痴美女”形象,无疑是由玛丽莲·梦露创造。她在1953年喜剧片《绅士爱美人》中扮演的罗丽拉是所有50年代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梦中的金发美女,而另一位女演员简·罗素扮演的女主朋友桃乐茜则是一个智慧稳重的黑发女孩。大多数人其实没有意识到罗丽拉并非只有一幅好皮囊,片中著名台词精准揭示了“金发傻妞”为何存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是个聪明人,但大多数男人不喜欢。”

电影《绅士爱美人》。图片:IMDb

金发女郎“单纯”甚至“低智”的刻板印象不仅存在于爱情片中。希区柯克电影中的“希女郎”也以金发为主,他认为金发女性是扮演受害者的最佳选择,她们就像“现出血脚印的初雪一样”。

随着大众媒体上“金发白痴美女”形象的广泛传播,人们在生活中也拿金发开起玩笑。比如90年代的“埃塞克斯女孩”笑话:“埃塞克斯女孩和超市手推车之间的区别是什么?超市手推车有自己的想法。”金发女孩被预设为性感、滥交、拜金、缺乏品味的形象,这成为评论一个女孩智力和性格的潜在标准,歧视变得更加普遍。

到了2000年代,打造“金发女郎”成为真人秀的一种趋势,这些或真或假的“傻白甜”开始占据人们的文化想象力。

从真人秀明星到Girl Boss

但“金发美女”们都是白痴吗?

香黛儿在《老大哥》中塑造的形象确实深入人心,这导致她的转型十分艰难。在《每日邮报》对她的采访中,她被尴尬地问到“是否觉得自己很聪明”,她回答:“好吧,我中学没念完就退学了,但我后来在NatWest银行找到了工作,不聪明的话怎么在银行工作,对吧?”

记者笑了:“我有NatWest的账户,真可怕,能想象出真人秀女王香黛儿穿着银行制服、坐在柜台后面工作吗?”

对香黛儿来说,这样的提问和评价是常事。她说:“批评并没有打到我,因为我很清楚我自己是谁,生活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值得我关注。”

2007年英国学院电视奖红毯上的香黛儿·休顿,她已经把头发染成黑色。图片:AFP

根据香黛儿之前的形象,许多媒体认为她伪装成无知的样子是为了吸引男人、获得公众关注,但在最近与VICE新闻的对话中,香黛儿坚称自己不是在作秀。她说:“我的童年并不好,没有受过教育,不知道下议院议会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那里座位的颜色。我不是在为此责怪我的父母,但是从不知道到知道,这不就是学习的过程吗?” 她停顿了一下,“或许这对某些人来说是个笑话。”

当小报们还在嘲笑她“想成为足球运动员的妻子”时,香黛儿凭借压倒性优势在《老大哥》中获胜,还赢得了一系列品牌和杂志的认可,30岁不到就成为百万富翁。她在学术上不聪明,但她的众多投资和房产却显示出她灵光的商业头脑。

对于“金发白痴美女”是否真的愚蠢这个问题,《太阳报》奇闻八卦专栏的前演艺圈记者妮可·兰珀特(Nicole Lampert)说:“要成名(不是臭名昭著)并不容易,要坚持下去就更难了。如果她们能够在公众视线中待几个星期以上,那当然,她们不笨。人们虽然在笑她们,但每次话题对她们来说又是一笔钱入账。”

显然,不少金发美女都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个性”获得名声。帕里斯·希尔顿最近的纪录片《这就是帕里斯》就揭示了她的人设:她的娃娃音是装的,她一直都知道如何用拖把,但她更清楚如果假装不会,就能引起人们讨论。但谁又知道这场揭露是不是另一次“立人设”呢?

如今帕里斯创造了1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人们才知道傻的不是金发美女而是自己。杰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妮可·里奇(Nicole Ritchie)00年代电视名人的职业生涯也都类似,从前“金发白痴美女”们变成了谈论着“利润最大化”的GIRL BOSS。

真人秀《日落家园》第一季主要人物。图片:Netflix

真人秀制作团队也开始迎合这种变化。去年Netflix的真人秀《日落家园》(Selling Sunset)中,主角们被设定为更具职业女性特征的“精英房地产经纪人”。当一群填充了山根和嘴唇的金发美女解释为什么浇筑的地板比瓷砖更好时,穿着灰色西装的客户们完全沉迷其中。你可以认为她们很“塑料”,她们自己早就大方承认,但如果还认为她们是“白痴”,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金发”被污名化

不是每个女人都是金发,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傻。那么为什么“金发白痴美女”经常是屏幕上唯一可见的女性类型?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制作人。事实上,执行制作人、编辑以及基本上所有的决策者通常都是男性,那些喜欢女性智商低而大胸的男人。近些年来,在媒体地批评中,这些对金发女性持有偏见的人通常会被等同于认可同性恋恐惧症以及支持种族主义。

妮可·兰珀特解释说:“在以前,无论发色和年龄,所有聪明的女性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赞赏。在一个极端大男子主义的社会里,公众视野中的女性只有三种,一种是美丽而愚蠢的人;一种是假小子,因为性格像男人,所以被认为没那么愚蠢;最后一种是严肃的知识分子,人们觉得她们不漂亮,因此也无趣。”

美国评论家阿里尔·利维(Ariel Levy)在《女性沙文主义猪:女性与粗俗文化的兴起》中批评了色情文化如何改变当代社会风潮,导致“bimbos(傻里傻气的性感女人)在大众文化中甚至比奥林匹克运动员享有更高的地位。”

音乐剧《律政俏佳人》,改编自2001年同名电影,女主颠覆了以往影视中“金发美女”的无脑形象。图片:AFP

对于这种社会现象,小说家安娜·布隆迪(Anna Blundy)在《旁观者》中写道:“我们的金发女郎每天都面临着偏见,没有其他任何少数群体能忍受这种残酷的刻板印象”。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自从“埃塞克斯金发笑话”出现后,1997年“Essex girl”一词被收入《牛津词典》,解释是“不明智、滥交和唯物主义”,而《柯林斯词典》则在其中加上“缺乏品味”。经过几次抗议至今仍未删除。

当埃塞克斯女孩介绍自己来自哪里时,人们通常的反应是:“哇,不由得让我想到白色细高跟和故意晒出的棕色皮肤。”

对此另一位参与《老大哥》的金发女孩艾斯莱恩评论说:“有很多有影响力的女人都是金发碧眼,有很多成功的女人也有着傲人胸部。每个人都把我们定型为只适合嫁给一个有钱老头的拜金女,但是我们当中许多人都开创了自己的新事业。”

而香黛儿则觉得自己现在“变得更聪明了”:“我每周读大约3-4本书,大部分时候我晚上10点入睡,书就放在枕边。我想这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事实是,香黛儿不必担心,因为金发女孩不一定真的是白痴,但凭外表断定一个人德行和个性的人绝对是愚蠢的人。

原文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3azgk5/what-happened-to-the-dumb-blonde-stereotype-in-pop-culture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