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人丑在古代就没人权?十次不第就因丑,看脸的古代太丑成为原罪

时间:2020-10-06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以貌取人, 原是出自《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的是孔子嫌弃学生子羽相貌丑陋,因而对他很冷淡,受到冷遇的子羽离开孔子回去自修,之后成为了有名的学者的故事。

孔子自叹:"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瞧瞧,千古一圣都如此落俗。

不过我倒觉得,以圣人脑门中间凹陷的怪异尊容,怎么还好意思嫌弃别人丑呢?

世人何止万千,林林总总,相貌各异,无论美丑本来俱不足奇。

但如果是看脸的世界里,就大大不同了。而今,早已是“颜值即正义”的时代了。

但不要误会,“以貌取人”既然是句古话,那么就说明自古便是如此。

01

大家熟知的晚唐诗人罗隐,它最出名的经历是"十上不第",应试十几回,次次落榜。

不过此公确有大才,千古名句"今朝有酒今朝醉"即出自其口。

另有"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家财不为子孙谋";"任是无情也动人"等等,亦是一时金句。可是就是爱讽贬权贵口无遮拦,始终不得入仕。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机会。乾符五年公元(878年),集贤殿大学士、宰相郑畋的女儿被罗隐的诗文迷住,整日诵读其诗作,遂对其人亦生倾慕之心。一日郑畋将罗隐叫到府中叙谈,他女儿便躲在帷帘后偷看。结果小姐一看,原来罗隐“貌古而陋”,可能长相是又老又丑吧,小姐一颗芳心登时碎在了原地。

罗隐走后郑畋问女儿意下如何,小姐言“自是绝不咏其诗。”发誓从此不再念罗隐的诗了。

这就是最早的“见光死”了吧。

这件事听起来像是野史异闻,实则却是北宋官方修撰《旧五代史》中所载。

罗隐可谓是丑载史册了。

本来凭赖才华出众获得豪门千金青睐,却仅因长得“古陋”,连累卓然才华一起遭到嫌弃,本来不忍释卷的诗文惨变“自是绝不咏”。自此命运更加不济,伧漏而终。

正是貌丑之人运更乖。

02

罗隐长得丑,自己当然不会不知道。而时运因丑更加乖蹇他亦不会毫不知省。而对于同样丑得出奇进而影响前程的才子王粲,罗隐则报以认同之意。罗隐在《春日投钱塘元帅尚父》一诗之中吟曰:“一曲黄河千载事,麦城王粲漫登楼。”

这不止是惺惺相惜同,更是病相怜。

实则王粲的才名还远胜罗隐。

王粲自少即有才名,"建安七子"之一,其诗赋被赞为建安七子之冠,与曹植并称"曹王"。

一次王粲到蔡邕府求见,蔡邕听说急忙出迎,连鞋子穿倒了也顾不上。这就是“伯喈倒屣”。

即便有才如王粲,亦不免经受罗隐同样遭遇。

荆州刘表闻王粲名久已,不仅想招纳重用,更欲将女儿许配给王粲,然而在“奔现面基”之后,刘表见王粲“短小通侻”,大失所望之下,竟然不顾礼仪,自行退席。丢下王粲一人面对满案酒食,喝也不是,吃也不是。而且别说嫁女儿了,就连起先的重用也免谈了,“待之不甚重也”。

呵呵,就是这么现实,既然长得丑就要承受这种生活的恶意。

后来王粲滞留于襄阳,,登当阳的麦城城楼,著有古代抒情小赋的代表性作品《登楼赋》。

就是这个丑奴儿,开创了中国诗歌之中关于登楼的一种特定意向和凭栏的标配姿势。为后人不断效仿。我想,这是因为后人并不知王粲的“真面目”,反正楼就在这里了。

想那华清池因杨玉环成为名胜,千年之后仍在为当地创造经济效益。别看华清池建在芙蓉园内,倘是因芙蓉姐姐而得名,能不能留得到今天都不一定,还想卖票?

03

再说下一位丑奴儿之前,先换换口味,聊一位靓仔。

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

我要说的是潘安,古代四大美男之首、西晋文学团体二十四友之首。甚至被誉为"古代第一美男"。美到何种程度呢?“掷果盈车”的老梗先不说了,《世说新语》容止篇有云: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

引得妇女一起动手动脚,至于吗?

同是这篇文章,对比来自后半段:

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男版的“东施效颦”嘛,生生被姐姐们的口水喷了回来。

这个左太冲,就是左思。

对的,就是写出《三都赋》造成"洛阳纸贵"的左思。

潘安出游,被姐姐妹妹们手拉手“骚扰”,而和潘安生活于同一时期的左思出门,被 “群妪”一起乱啐,我只想说,好惨啊!简直惨绝人寰。

在《晋书·左思传》中描述左思:“貌寝,口讷,而辞藻壮丽。不好交遊,惟以闲居为事。”

瞧瞧吧,都被弄出自闭症来了。

我这算明白了,什么叫“社恐”?丑到没法见人就是了。

所以丑到没法见人的左思,只好“惟以闲居”,这就是现实版的人丑就得多读书。少了外界干扰,竟得以“辞藻壮丽”,《三都赋》遂成,洛阳一时纸贵。

这种逆袭听起来不仅不觉得励志,反而有一丝酸楚。

联想今时今日,自古而今,原来这个世界一点也没有变,一直是看脸的。不不,变得更加离谱了,简直“惟貌取人”,整个社会成了一个巨大的全覆盖的“外貌协会”。

丑成为了一种原罪,颜值即正义”,并产生了“白幼瘦”等扭曲的亚文化,为了减肥不惜搞垮身体,流水线产出“明星脸”等等,不胜枚举。

这个,真的不应该。

说到这里,我也要社恐了,免得出门走不到小区大门口就被邻居大小姐姐们把我啐回来。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