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被争夺的纳卡土地之上,“中亚火药”终熄灭,百年恩怨是苏联的锅

时间:2020-10-11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一场高加索地区的军事冲突在历经12天后终于停火。

当地时间10月10日凌晨,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外交部长的会谈结束。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方同意,从当天12时起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以下简称“纳卡”)停火,并同意停火后交换战俘和阵亡将士遗体。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主要发生在具有分离主义倾向的纳卡地区,它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国际社会认为纳卡是阿塞拜疆境内的自治州,但该地区95%的居民为亚美尼亚族人。

9月27日上午7时10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跨越接触线,向对方发起榴弹炮、火箭、坦克等重型武器攻击。第二天,两国均宣布进入战时状态。

此后,双方不间断地向对方发起军事攻击。据路透社10月8日报道,冲突已造成阿亚两国至少400人死亡,包括纳卡地区的350名军人和19名平民、以及31名阿塞拜疆平民。

这场战争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在1994年纳卡冲突停火后最激烈的一次。但其实,这也是百年来大国在纳卡地区博弈导致的必然结果。

战火下的众生

自战争爆发后,阿亚两国各执一词,都指责对方率先发起了战争。

9月27日,阿塞拜疆国防部表示,距离纳卡地区只有数英里之遥的菲祖利(Fuzuli)附近发生战斗,“反对势力”企图收复向菲祖利(Fuzuli)、杰布拉伊尔(Jabrayil)等地区。阿方宣布,阿军向纳卡发动的军事行动是“反击”,暗示亚美尼亚是率先发难的一方。

但很快,亚美尼亚否认了阿方的指控。27日晚些时候,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安宣布,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领土”纳卡发动“侵略”,纳卡地区军队击退了阿塞拜疆的多方位袭击。

上图中棕色部分为纳卡地区,绿色为阿塞拜疆领土,紫色是亚美尼亚领土,蓝色旗帜处是主要接触线交火点。

9月28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先后宣布进入战时状态。

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民众的爱国情绪高涨,许多人披着国旗前往广场游行。深夜有人把电视音量调大,收看前线的实时战报;“爱国主义者”在街头高呼“纳卡属于阿塞拜疆”;就连电视台主持人在播报阿塞拜疆“解放”了几个村子时,情绪也格外激动。

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广场上聚集着披着国旗的人 图源:CFP

而亚美尼亚举国上下声称,阿塞拜疆伙同土耳其对亚美尼亚发动了进攻。9月28日,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在Facebook上发文称:“我们一定胜利!光荣的亚美尼亚军队万岁”。

身处战火中的纳卡地区人民没那么轻松。

发生冲突期间,当地旅馆和住宅里挤满了从远郊逃来的妇女和儿童。街上的店铺都关门了,大多数店主自愿到前线服务。

空袭警报时常响起,提醒居民及时躲进防弹掩体。城市常常会停电,每当夜幕降临时,居民们会喝着自制伏特加舒缓情绪,为躲避无人机,整座城市都关上了灯。

2020年10月4日,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民众在地下避难所躲避炮击。 图源:CFP

在过去12日里,纳卡地区每日都在遭受阿塞拜疆的炮火攻击。阿亚两国的大型交战至少发生了3次以上,战火也蔓延至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占贾(Ganja)。军事冲突造成至少400人死亡。

纳卡,被争夺的土地

这次冲突的发生地纳卡地区,其归属问题长久以来都存在着分歧,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已争执百年。

纳卡,全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戈尔诺”来源于俄语,意为“多山”,“卡拉巴赫”来源于土耳其语,意为“黑色花园”。

纳卡位于南高加索地区中部,在亚美尼亚东侧、阿塞拜疆西侧。它山林密布,面积仅为4400平方公里,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现有人口15万,95%是亚美尼亚裔居民。

由于纳卡处于高加索地区的核心战略位置,过去几千年,纳卡地区曾经历了波斯帝国、奥斯曼土耳其、沙皇俄国等封建帝国的统治。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是宗教信仰不同的两个民族,前者信奉伊斯兰逊尼派,后者信奉基督教。早期尽管宗教信仰不同,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强大帝国的统治下,并未发生过多的冲突。

直到沙俄统治时代,正式开启阿亚两族的分裂。信奉东正教的沙俄,明显倾向于同属基督教体系的亚美尼亚人,而阿塞拜疆人则被视为二等公民,在两族冲突中沙俄也总是偏袒亚美尼亚人。

部分阿塞拜疆人不堪忍受沙俄政府歧视,开始离开纳卡,迁至奥斯曼和伊朗。

2020年10月4日,阿塞拜疆甘贾遭袭击,多处房屋成一片废墟。 图源:CFP

19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均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

根据传统帝国主义原则,时任苏联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斯大林划定了大高加索和中亚所有新加盟“共和国”的领土边界。为了降低加盟国内部发展民族身份的风险,每个“共和国”都要包含一个邻近共和国的少数民族。

1921年,斯大林决定,在新成立的“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内部建立“纳卡自治州”,纳卡地区在名义上成为了阿塞拜疆的土地。

但此举引发了亚美尼亚人的极度不满。从此之后,亚美尼亚一直不承认“纳卡地区是阿塞拜疆的土地”,该国要求苏维埃政府将“纳卡地区从阿塞拜疆划出,并入亚美尼亚”的呼声从未停止。

直到60多年后,一项被苏联政府拒绝的纳卡地方决议激化了阿亚的民族矛盾。

1988年2月20日,纳卡地方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以 110:17的投票通过了一项“纳卡转移到亚美尼亚”的决议,而苏维埃最高政府以“极端民族抵触情绪”拒绝了该投票决议。

此后事态开始激化。2 月 26 日,在阿塞拜疆苏姆盖特市(Sumgait),阿塞拜疆人举行了针对亚美尼亚人的示威游行,亚美尼亚人则开始袭击阿塞拜疆居民,次日转为屠杀。

这场屠杀没有任何正规武装组织,形式也很原始,但异常血腥和残忍,有一些亚美尼亚人甚至被强奸、分尸、毁尸。据苏联总检察长后来公布的数据,持续3天的苏姆盖特大屠杀导致32人死亡,其中包括26名亚美尼亚人和6名阿塞拜疆人。

苏姆盖特大屠杀算是苏联时期纳卡地区问题的分水岭。

1988年7月,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的居民开始大规模罢工。时任苏维埃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并未认识到冲突的严重性,仅对两加盟国采取抑制、镇压的措施。

为争夺纳卡地区的归属权,阿亚两国间出现了很多非正式组织,不仅要求夺回纳卡地区,也开始公开反对苏联的制度,苏联的领导力在1988年遭到了灾难性打击。

10月4日,纳卡地区的年轻人在广场上举着国旗和#接受阿尔察赫的牌子。阿尔察赫正是纳卡地区的“国名”。 图源:AFP

从1989年下半年开始,阿亚双方的小规模冲突和枪战已成常态。阿塞拜疆意图封锁纳希切万(位于亚美尼亚南部,是阿塞拜疆的飞地)的铁路,反被亚美尼亚控制。

9月,阿塞拜疆“人民阵线党”在巴库炼油厂发起罢工运动,要求“纳卡地区仍归阿塞拜疆管辖”。当时,阿塞拜疆极端分子也开始呼吁“阿塞拜疆脱离苏联,建立独立伊斯兰教共和国”,这直接挑战了苏维埃最高政权。

面对此种情形,戈尔巴乔夫坐不住了。1月20日,在强行撤离了近30万巴库市的亚美尼亚人后,这位苏联最高领导人派遣苏军进驻巴库镇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这场镇压中,约有137名阿塞拜疆平民死亡,800人受伤,5人失踪,历史上被称为“黑色一月大屠杀(Black January)”。

戈尔巴乔夫曾在1995年道歉:“在巴库实施紧急状态的命令是我政治生涯中最大的错误。”

之后,苏联走向解体。1991年8月24日,戈尔巴乔夫辞去苏共领导人的职务,30日阿塞拜疆宣布独立,9月21日,亚美尼亚举行公投宣布独立。

而关于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直到1991年12月苏联解体时都未落实。

苏联留下的祸根

很大程度上说,如今纳卡地区问题变得如此棘手,都是苏联解体时处理不善造成的。

“1991年苏联解体得十分仓促,没有停战、人口迁徙等形式,当时阿亚两国迅速建立为独立主权国家,也没有外部力量对纳卡‘飞地’进行明确划分。”中国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告诉全现在,“处于强势帝国统治下时,民族矛盾可以被压制,但是当他们都独立建国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领土争端就更麻烦了。”

1992年7月10日,1992年7月10日,一群阿塞拜疆士兵摧毁了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Mardakert的路标。阿塞拜疆军队进攻战略重镇后,他们将其名称从Mardakert改为Akberin。 图源:AFP

在苏联解体之后,纳卡冲突不再是苏联国内的民族冲突,而是变成了两国间的战争。

在苏联解体前的11月21日,阿塞拜疆国会撤销了纳卡的自治区地位,将其首府重新命名为“汉肯德(Xankandi)”。作为回应,12月10日,纳卡“国会”领导人举行全民公决(当地阿塞拜疆人抵制),亚美尼亚人压倒性地支持独立。

1992年1月6日,纳卡地区宣布从阿塞拜疆独立。当年,为了调解纳卡冲突,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共同主席国。

但两国间的战争反而愈演愈烈。1993年4月,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区武装力量再度攻击阿塞拜疆,攻占了克尔巴贾尔区,打通了第二条“陆上走廊”。

阿塞拜疆被迫进行后备役战争动员。7月23日,亚美尼亚军队发动突击占领阿塞拜疆西部重镇阿格达姆,使阿塞拜疆遭受到5年来最沉重的打击。至此,亚美尼亚人已基本完成了对于纳卡及周边地区的占领。

1990年1月21日,亚美尼亚人在街头抗议,要求苏联政府将纳卡划给亚美。 图源:AFP

截至1993年底,有20%的阿塞拜疆领土被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夺取并占领,900多个大小城镇、约600所学校、250个医疗机构、其中所有博物馆以及历史和文化遗迹都遭到摧毁 ;3万多名阿塞拜疆公民丧生、20多万人受伤致残,近100万阿塞拜疆人失去了土地。

1994 年 5 月 12 日,在俄罗斯主导下,阿亚两国最终签订了停火协议。

但是,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则一直维持着对亚美尼亚的经济封锁局面,该状态一直持续至今。

1992年10月18日,在纳卡南部的Gulabird村,阿塞拜疆士兵正在进行弹药补给,为下一次战斗作准备。 图源:AFP

阿塞拜疆的政治诉求

自停火后,在过去26年里,居住在纳卡地区的15万亚美尼亚人享受着亚美尼亚本土的军事和政治支持。

1991年宣布独立的“纳卡共和国”(阿尔察赫共和国)是被联合国承认的“准主权国家”,即高度自治并被部分国家和地区承认为主权国家的地区。

目前国际社会上仅4个国家承认纳卡共和国独立:亚美尼亚、南奥赛梯、阿布哈兹和德左。这里面只有亚美尼亚是主权国家,其他三者均为准主权国家,颇有抱团取暖之意。

10月5日,亚阿军事冲突进入第9日,亚美尼亚帕钦尼安发表电视讲话,并在街头播放爱国影片。 图源:CFP

多年来,阿亚两国虽然签订了停火协定,但在纳卡地区仍不时发生小型冲突。2014 年,两国曾在纳卡地区发生过严重的武装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亡。2015年,在纳卡地区也有约3000多次破坏停火协议的事件发生。

2016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曾发生过短暂的“四日战争”——这年的4月1日,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在该地区再次爆发冲突。“四日战争”期间,阿塞拜疆军队短暂占领了塔利什阿格德雷地区的一个村庄,几天后亚美尼亚人将其收复。在4天的交火中,阿亚两国共有64人死亡。

今年发生的战争则是近年来战况最激烈的一次。

10月4日,阿塞拜疆总统发表电视讲话称,亚美尼亚应正式承认阿方领土的完整性。 图源:CFP

那么,这次“高加索火药桶”为何会重新开启呢?

近年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安都面临国内反对派的挑战,他们急欲通过对外显示强硬,刺激民族主义情绪,以巩固自己的执政。

在这种局面下,帕希尼扬安多次前往纳卡地区,发表刺激性言论,并向当地运送大量武器,而阿利耶夫则一面指责帕希尼扬安,一面频繁发表“反击亚美尼亚侵略”、“消灭国内分离主义势力”等言论,并不断公开进行战争准备。

军事历史学家格温·戴尔 (Gwynne Dyer)在《曼谷邮报》评论文章中称,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目前对战争有强烈的政治需要,他希望通过战争重拾国家内部的领导力,开战目的之一是为了平衡国内反对党需求。

阿塞拜疆长期处于单一家族独裁统治下,总统伊拉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和父亲一样铁腕治国。2017年,阿利耶夫任命妻子迈赫里班(Mehriban)成为该国第一位副总统。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埃里温市,亚美尼亚军人及亚美尼亚革命联盟(ARF)成员聚集在一起支援报名前往纳卡地区。 图源:CFP

2020年7月,阿亚两国均爆发针对对方的示威,在各自政府的纵容下,示威随即演变为针对对方目标的暴力发泄,边境冲突导致至少16人丧生。

9月下旬,阿塞拜疆反政府示威者占据了巴库市中心,要求政府采取行动。

9月25日,阿利耶夫再次发表激烈言辞,声称“我们已做好一切准备”,亚美尼亚方面则摆出针锋相对的姿态。

至此冲突激化已不可避免,9月27日,战争终于爆发。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次战争或许是阿利耶夫为缓解石油危机的手段。俄罗斯杂志《美杜莎》(meduza)分析,国际油价暴跌加剧了阿塞拜疆国内的经济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阿塞拜疆2020年的GDP会收缩2.2%。

2016年,阿塞拜疆陷入了同样的经济困境,那一年阿塞拜疆就是通过 “四日战争”,刺激国内的爱国情绪,弥补油价下跌带来的苦难。今年纳卡地区发生的战争,或许是阿利耶夫的故技重施。

大国介入

在战争过程中,其他国家的介入也成为左右局势的重要因素。

土耳其是本次战争中最受关注的国家。土耳其和阿塞拜疆都是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同宗同源,关系密切。

而土耳其与亚美尼亚则有1915年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的历史冤仇,那次屠杀是奥斯曼土耳其政府于1915年至1917年间,对其辖境内亚美尼亚人进行的种族屠杀,其受害者数量达到150万之众。

土耳其与亚美尼亚至今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土耳其一直在纳卡冲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2020年10月6日,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国旗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肖像旗帜和阿塞拜疆国旗以及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肖像旗帜共同悬挂,以显示土耳其在亚阿冲突中对阿塞拜疆的支持。 图源:CFP

早在今年8月,阿塞拜疆国防部长就曾表示,该国将在土耳其军方的帮助下,履行其“神圣职责”,换言之,夺回其失去的领土。

战争伊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我们要找到解决方案,让这些亚美尼亚占领者从纳卡的土地上撤离。”10月2日,埃尔多安再次就纳卡局势表态称,他希望阿塞拜疆继续对纳卡保持进攻,“解放该地区”。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指出,土耳其此举是加强地区的动荡局势,他们的目的是提升本国意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建造第二个苏丹帝国。

冲突中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是俄罗斯。

俄罗斯常年与亚美尼亚结盟,并在亚美尼亚设有军事基地,布置了5000名精兵强将,随时防止该地出现不测——尽管俄罗斯与阿塞拜疆也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2020年10月4日,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一名老人怀抱武器坐在家门口。 图源:CFP

在战争期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一直在互相指控还有其他国家和组织卷入战争。

最初阿塞拜疆对外宣称,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库尔德工人党激进组织正在协助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则从一开始就咬定土耳其协助阿塞拜疆战斗。9月30日,在土耳其宣布支持阿塞拜疆后,亚美尼亚宣称一架苏-75直升机被土耳其军方击落,但被土耳其坚决否认。

同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高调介入,公开批评土耳其发表“好战”言论,“鼓励阿塞拜疆重新征服纳卡”,法国号称有“确凿”证据证明,土耳其派遣叙利亚圣战分子协助阿塞拜疆军队。

2020年10月4日,阿塞拜疆甘贾遭袭击,多处房屋成一片废墟。 图源:CFP

当然,在该地区最有分量的国家还是俄罗斯。

10月1日,虽然欧洲安全组织明斯克小组三个共同主席国俄罗斯、法国和美国发表共同声明,要求各方立即停止敌对行为、无条件恢复对话,但“高加索火药桶”似乎没那么容易熄灭。

直到俄罗斯开始直接介入后,事情开始出现转机。

10月9日下午,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外交部长关于纳卡局势的会谈在莫斯科开始举行。第二天凌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终于同意停火。

BBC认为,俄罗斯作为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不会坐视纳卡地区冲突失控。纳卡问题关系到俄罗斯南部安全,有可能刺激俄国南部地区的民族宗教矛盾,影响其战略利益。

在中国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所研究员殷罡看来,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只会是一场区域性战争,属于地区次级冲突,影响有限,也不会扩大。

但是,殷罡同时指出,若想彻底解决纳卡问题,必须要靠强大的国际力量干预,特别是俄罗斯和土耳其应从中斡旋,建议阿亚两国重划边界、交换飞地。“但目前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未必想加入亚美尼亚,纳卡地区常年自称为‘国’,收复并非易事。”

可以想见,未来围绕纳卡地区的冲突,很有可能会再次上演。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