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印尼排华真相

时间:2020-10-15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血钻故事编辑部 血钻故事

彼岸花

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

——佚名

十月骚乱

10月以来,印尼因《综合性创造就业法》修法争议而爆发一连串的抗议示威活动,印尼全国至少有12个地方出现示威活动,而且情况还在越演越烈。

印尼到底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让我们先看看引起骚乱的《综合性创造就业法》(以下简称《就业法》)是怎么一回事。

根据报道,印尼国会于10月5日通过了备受争议的《综合性创造就业法》(以下简称《就业法》)。该法修订了70多项劳工法,希望“加快经济改革步伐”并“改善投资环境”,从而吸引更多外资。

事实上,这项法案的出台是总统佐科希望通过新法取代之前相关的几十项法律,目的想帮助企业主更好地吸引投资,去除旧法案中各种束缚投资的限制。

印尼总统佐科

而印尼市场其实对这个新法的实施态度是积极的,《就业法》出台的当天,印尼主要股指迅速上涨1.31%,印尼卢比汇率上涨1.28%,收盘时才稍有回落。

而《就业法》也明确简化了企业申请营业执照的程序,对现有的贸易和劳工政策也采取了宽松的态度。很显然,这是印尼政府面对疫情重创下的经济萧条所采取的一种应对之策。

初衷并不坏的《就业法》问题出在哪呢?

关键是印尼的工会和学生团体认为这项法案过于倾向企业,会损害到工人利益和环境。工会方面觉得《就业法》让企业解雇工人更容易,而短期合同工以及外来者将会抢走企业原有工人的饭碗。

学生和环保人士的不满在于《就业法》中,企业仅在被视为高风险的情况下才面临环境风险评估,觉得会让企业忽视环保义务,容易造成环境污染。而大部分民众的意见集中在《就业法》居然没能展开全面的审议和讨论,没有听取足够的民意,达成共识。

印尼政府也很委屈,表示印尼疫情于3月爆发后,各类集会都被取消,实在没机会能兼顾所有人的意见。

可当印尼最大的伊斯兰教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U)也站出来指责《就业法》时,作为信奉伊斯兰教人数最多的国家,印尼政府表示将慎重考虑该组织的意见,有可能会启动司法复核。

面对日益高涨的抗议浪潮,现任总统佐科表示那些抗议者是“虚伪的投机者”,强调《就业法》推出是为了帮助印尼庞大的年轻人群体,给他们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总统佐科2019年获得连任,他就任时提出的未来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要简化繁琐的投资政策和法律,创造更多投资环境和机会。其实《就业法》草案早在2020年2月就被他向国会提交了草案,因为包括疫情在内的各种原因,直到10月才审批公布。

就连此时的公布也是印尼当下经济下滑不得已的振兴措施之一。

因为印尼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的GDP皆为负数,财政部也不得不宣布下调印尼全年GDP为-1.7%至0.6%,而对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则为4%~5%。而印尼官方公布数据显示受到疫情及国内持续半年的社会隔离政策,全国失业人数超过千万,民间实际数据可能还要更高。

而截至到10月9日,印尼已经有30多万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死亡人数也超过万人,许多人担心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只会加剧疫情的扩散。事实也是如此,被警方逮捕的3862名反新劳工法示威者中,有145人的2019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面对居高不下的疫情感染,有人不仅担心着疫情,也同时担心印尼会重演去年的骚乱,甚至会有更难以控制的局面出现。

2019年5月23日,当时印尼在公布总统选举后,因为不满总统佐科维当选,候选人普拉博沃的支持者与警察发生冲突,导致6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这个普拉博沃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曾任职印度尼西亚的特种部队司令,因涉及1998年印尼排华暴动而备受争议。而他的下台是因为苏哈托交出总统权力后,他被揭发有绑架和拷打反苏哈托分子行为而被革除军职。

普拉博沃

对印尼华人来说,每次印尼发生骚乱,都极为恐惧,特别是当骚乱背后有普拉博沃的影子存在时,他们感到分外恐惧和不安,害怕再重演1998年那场人间惨剧。

人间地狱

1998年的5月被印尼称为“黑色五月”,那时期发生了一次最令人揪心,也最惨无人道的专门针对华人的屠杀事件。

1998年5月4日,受到当时金融危机的冲击,印尼政府宣布提高电力、交通、燃油等能源必需品的价格,这引发了印尼社会的强烈反弹。

5月11日,被激怒的学生们开始罢课并上街游行表达不满。印尼的防爆警察开枪打死了六名学生,从而激起了全国性的暴乱。

而谁也没想到,这场和印尼华人毫无瓜葛的暴动最终演变成对华人有预谋有计划的屠杀甚至是虐杀。

5月13日开始,整个雅加达都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暴乱还在进行,可总统远在埃及开会,而军方要员却在东爪哇的玛琅市参加一个并不重要的典礼。

收到风声的印尼的华人都感觉到处境不妙,可又没有办法,只能祈求军队和警察能保护自己和家人。

5月14日,印尼首都雅加达开始出现一伙伙不明身份的暴徒,他们大部分身穿迷彩服,头戴黑色面罩,开始洗劫华人的店铺、超市、工厂。随后印尼多个城市发生了同样的暴乱,数千名暴徒冲进华人社区,焚烧办公大楼、商店、住宅、汽车,有组织地针对华裔进行烧、杀、奸、掠。

对于此时的印尼华人来说,印尼整个国度已经成为他们的人间地狱。

到了15日,整个屠杀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阻止,针对华人的暴乱导致5000多间华人商店和住宅被毁,1200人被当街屠杀,还有数百位妇女被强暴,其中还有9岁的女童。

这只是官方的统计,实际的数字有些因为被烧掉和故意毁坏,可能会更多。

虽然后来姗姗来迟的印尼军警逐渐控制了局势,但是印尼华人的噩梦没有过去。

直到6月,依旧有大批的暴徒乘坐军用卡车去华人区,他们高呼“宰了他们,烧死他们”,再次洗劫华人商店和市场,强暴妇女,而近在咫尺的警察装看不见。

5月21日,不堪国内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压力,苏哈托宣布下台。

之后,在一些华侨和华人的推动下,这次恶性事件最终被定性为排华事件。很多证人证词都指证整个事件背后有人组织策划,迫使新任的印尼总统哈比比指派成立真相调查小组展开正式调查。

调查显示,这次排华果然是苏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中将一手策划,他希望制造一场嫁祸于华人的暴乱,然后可以让苏哈托宣布军事管制,由他出面控制局势。只是没想到苏哈托那么快下台,导致整个计划最终流产。

而印尼政府最终的处置结果很难令人满意,只拘捕了涉案的7名特种部队成员,其中5人被提交军事法庭审讯。他们是一名上尉、一名少校、两名上校及一名高级军官。

幕后黑手普拉博沃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制裁,甚至还成为了2019年的总统候选人。许多的暴动策划者和参与者至今还在印尼的政界稳坐泰山,无数有直接证据证明其杀人和强暴妇女的暴徒至今还逍遥法外。

多年后,美国纪录片导演约书亚·奥本海默通过在印尼的十多年调查,将华人这段悲惨历史拍摄成了两部纪录片。

第一部叫《杀戮演绎》(The Act of Killing),获得了2014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第二部叫《沉默之像》(The Look of Silence),获得了2016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

《杀戮演绎》

但是最让人看完纪录片感觉震撼的并不是血腥和屠杀的场景,而是画面中的印尼人对那场惨无人道的暴行表现出的麻木和骄傲。

在这两部纪录片中,可以看到当年的施暴者像没事人一般继续生活,而顶端的作恶者继续腐败、贿选、勒索,甚至还被人当做英雄看待;华人群体还是逆来顺受,生活在一个无时无刻不令他们感到恐惧的社会之中。

《杀戮演绎》剧照,中间那个说,“就在这里,我杀了一车子的人”

时至今日,印尼几乎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骚乱。

2000年的5月,印尼首都雅加达华人聚居的中国城商业区发生了自瓦希德总统上台以来最严重的骚乱。当时又有大量华人商铺被烧和抢掠,幸好那时的印尼军警果断制止,加上华人商区的自卫能力提升,才没有再次酿成1998年5月那场灾难。

祸根

为何印尼总是会骚乱,而又总会波及到印尼华人头上?印尼的华人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得从印尼的历史说起。

中国古代对南洋一带的大片岛屿称为“爪哇”,也就是今天的印度尼西亚群岛,差不多约由17,508个岛屿组成。

顺便说下,著名的计算机语言JAVA就是爪哇的音译,原因是Java创始人詹姆斯·高斯林当年在爪哇岛喝到了一杯口感美妙的咖啡。

据考证,当初的爪哇人大部分都是发源自中国的西南地区,和今天云南的傣族是同一祖先。

从东汉到唐宋时期,很多中国人因为躲避战乱以及生活所迫,远渡重洋来到了爪哇寻找栖身之处,其中不乏许多没落王朝的王公贵族和大臣。

这些中国人的到来不仅使得爪哇的农耕技术得的提升,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也影响深远。

不过,因为地处太平洋辽阔海域,地理位置便利,爪哇也陆续融入了其他人种,覆盖黑、黄、白等皮肤,是个多民族多信仰的地区。而爪哇的物产之丰富使得当年郑和下西洋时,就将此地作为舰队后来重要的贸易和补给基地。

只是在郑和到达爪哇前,这里还是奴隶制社会,也就是所谓部落国家。部落和部落间打打停停,既有争端也有和平共处的时间。

爪哇的真正统一要归功元朝时期的南侵,也就是忽必烈统治时期。

公元1292年,占领了整个大陆版图的忽必烈下旨让当时占据爪哇的新柯沙里王国国君格尔塔纳加拉派人朝贡,结果格尔塔纳加拉非但不同意,还将元朝使臣刺上字赶了回去。气不过的忽必烈当即派遣一千多艘战舰来讨伐。

不料,元军还没到,格尔塔纳加拉就被另一个王族的查耶卡旺杀死夺取了王位。而格尔塔纳加拉女婿罗登·韦查耶率领其余王国势力当即投降元军,借助元军力量打败了查耶卡旺。不久,韦查耶反水,不断开始袭扰元军,迫使元军退走,从而建立了印尼历史上最强大的封建帝国——麻喏巴歇王国。

这之后的爪哇岛享受了数百年的安宁,直到16世纪海上马车夫———荷兰人来到了这里,先是成立了臭名昭著的“东印度公司”,然后改设为殖民地政府,开始了长达350年的殖民统治。

殖民统治者的统治手段不外乎分而治之和寻找统治者的代理人,他们就挑选了更为精明和勤快的华人和上层原住民做代理人。

具体做法,就是将华人和原住民居住分开。华人住在条件更好的地方,连坐船坐车都不和原住民坐在一起,有意树立华人的优越感,同时将最赚钱的酒庄、鸦片馆、当铺、和贩盐等行当也一并交给当地华人经营。

如此一来,原住民和华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仇恨的种子就此种下。

作为殖民地,经济被掠夺,普通百姓被压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荷兰人却混淆视听,把各种矛盾转移到华人和当地原住民之间,让华人背负操持经济的恶名,坐享渔人之利。而印尼的华裔也从此背上了黑锅,品尝到殖民者埋下的恶果。

在这时期,爪哇在当地一些有识之士的建议下,将“印度尼西亚”代替爪哇作为自己的国名,使用至今。

遗憾的是,一些华人在当时对原住民也有种种歧视,而在政治上的诉求又不主动,给自己后来遭受迫害埋下了祸根。

历史细部

二战时期,日本入侵印尼,殖民手段和荷兰人如出一辙,还是靠挑拨原住民和华人之间的关系来维持自己的统治。

1945年,日本投降后,荷兰人再次卷土重来,却被苏加诺领导的印尼独立派别赶走。同年8月17日,印尼宣布独立,成立了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苏加诺也被称为“印尼国父。

苏加诺和黛薇夫人

印尼独立是独立了,可当年殖民者和帝国主义者所宣扬的“华人是印尼经济的‘吸血鬼’,各种资源都被华人把控,所有社会不公都是因为华人造成的”等荒谬言论一直萦绕在每个印尼原住民的心中,使得印尼华裔屡屡成为印尼各大势力派别争斗的出气筒和替罪羊。

应该说,自印尼成立后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华人基本还属于安居乐业的阶段,过了十多年的太平时光。

那时,印尼的华人在政治上自动分为了红蓝两个派别,红派支持新中国,蓝派支持当时蒋介石主政的中国台湾,当地戏谑为“红屁股”和“蓝屁股”。

这两派各自有自己的社团、学校、报社和各种华侨会,彼此吵得不亦乐乎,但是基本都是打“口水战”,骂完后该干嘛干嘛。

印尼也在1950年和新中国建交,关系也十分亲密。

1955年4月,周恩来总理出席的亚非会议就是在印尼的万隆所举行。1956年9月,印尼总统苏加诺访问北京。

万隆会议

因为受到这样政治形势的影响,印尼的红派很受鼓舞,举行了大量的集会和宣传,还掀起了印尼华人的回国热潮,许多华侨放弃了富裕的生活,主动要求回到祖国参加建设。

1958年,眼看印尼和新中国越走越近,美国人坐不住了,安排了印尼反对派势力准备推翻当时的苏加诺总统,而嗅到气味的台湾当局也积极配合提供后勤物资。

收到情报的印尼政府很快镇压了这次反叛,也从中找到了许多台湾方面提供资助的证据,并由此对亲国民党的华侨势力进行了大规模整肃。国民党华侨的代表人物被抓,学校被封,涉及资产被没收,整个蓝派在印尼的势力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可没等红派的印尼华侨感到高兴,印尼又大举打压红派华侨,印尼掀起强烈的反华排华活动,一发不可收拾。

很多人可能不解,苏加诺不是亲华的么,又是访问中国,又是出席中印之间的会议,为何要对印尼的华人下狠手呢?

话虽然不错,可苏加诺是地地道道的民族主义者,他的建国五项原则中,民族主义被列为首位。早在苏加诺从事独立斗争时期,他就认为华人经济是“殖民时代的残余”,必须予以限制和铲除。因此,他当政后陆续出台了限制华人经济的30多种的政策,全部以针对华人商界为主。

1959年,苏加诺为了打击富裕华侨,故意将印尼原先面值500盾和1000盾的纸币,分别贬值为50盾和100盾,俗称“剪纸币”政策,令许多富裕的华人家庭几十年的积蓄化为泡影。更严厉的还在后面,印尼政府宣布只要在银行存款超过2.5万盾,就冻结90%的存款,这几乎让善于积蓄和勤俭著称的华人家庭遭受灭顶之灾。

随后,印尼颁布《总统第10号令》,禁止县以下的外侨从事商业零售,彻底堵死了华人经商的道路,十多万毫无出路的华侨被祖国派船接回国内安置。

1965年“印尼9·30事件”后,苏加诺的总统权力逐步被军人集团代表的苏哈托夺取,印尼走向了“苏哈托时代”,开启长达30多年的铁腕统治。

所谓“9·30事件”,是指1965年9月30日,时任陆军中校的翁东与部分印尼共产党同谋者绑架杀害了六名高级军官企图夺权。而以苏哈托为首的军人集团反击并挫败政变,趁机架空总统苏加诺,最后自己当上了印尼总统。

苏哈托

事后,印尼军方宣传所谓“9·30事件”背后是中国在背后搞鬼,可美国后来公开驻雅加达大使馆从1964至1968年的3万多页解密文件显示,所谓中国幕后操纵“9·30”运动一说,全是印尼军方自导自演。

虽然为了摆脱经济困境,上台后的苏哈托采取了不少看似放松华人经商限制的内容。但是在后面的几十年,苏哈托时代却成为那时印尼华人的噩梦。

苏哈托以借口清缴印共的同时,不仅禁止华裔参政参军、关闭华文学校、限制华裔进大学、严禁使用华文;华裔要放弃华文姓名,用印尼文改名换姓,甚至有计划地对印尼的华人进行屠杀和灭绝。有资料显示,苏哈托执政时期,有近50万的印尼华裔不明不白丧生。

死结?

印尼目前有2.7亿人口,华人大概是2000万人,人数不多,但是在印尼属于富裕阶层,印尼的首富就是资产达154亿美元的黄惠祥和黄惠忠家族。

在苏哈托上台几十年中,印尼华人在经济上虽然还是可以取得巨大成就,但是在政治上,华人的地位彻底和殖民地时期倒了个,沦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

几乎每次印尼发生经济危机和动荡,总会有人利用仇富心理把民间的怒火和矛盾转嫁到华人头上。

不得不说,印尼华人社会经过不断打压,长期求稳定,求平安,不愿意多抛头露面,更不愿意抱团形成可靠的政治势力,是至今被人吊打的主要原因。

由此可以想象出,今年的骚乱让印尼的华人心中再生不安。特别是疫情下,大量的印尼人失业,已经有人又将矛头指向了华人群体。

印尼很多行业和领域的主要经营者也是华人为主,但是根本谈不上华人占据经济主导地位。经过几次运动和改革,印尼大部分的基础设施、资源能源以及国民经济等重要产业部门全部在国企的掌控之下。

印尼有超过100个民族,其中87%以上是信仰伊斯兰教,是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其自身的地理和多民族等因素让整个国家差异化非常大,特有的多岛屿地域特征使得全国的经济体系很难持久联系在一起,政治上也很难形成统一的凝聚力。

哪怕建国很久了,印尼依旧有很多地区还有持续不断的独立诉求,如马鲁古、廖内、亚齐和巴布亚等地区,也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要知道,印尼国徽上的国家箴言就Bhinneka Tunggal Ika,在旧爪哇语意即“存异求同”,而使用爪哇语作为国语,而非更通用的马来语,很大程度也是为了照顾国内大量爪哇族的感情。

同时,印尼的人口结构中,平均年龄是28岁,其中25-54岁的人口占比42%,0-14岁的人口占比26%。这是一件好事,可也会令人担忧。

“年轻”可以用在经济发展和奋斗上,同时也是众多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因此,虽然时间已经跨入21世纪,可印尼自身的种种问题使得许多矛盾都有可能因一件小事而激化,而这些事件的主力都会是“活力无限”的年轻人。

回到开篇,虽然《就业法》的出台引发的骚乱还是零星状态,可工会方面宣传将要继续组织超百万人的集会反对法案的事实,学生和环保等组织也给予积极回应。而按照印尼政府一直的工作作风,《就业法》)能不能通过,以及通过后还要很长的时间来过渡,这中间太多的不确定因素都可能产生变数。

经过这么些年的文明洗礼,原先激进的伊斯兰的政党和世俗派的伊斯兰政党都不被越来越讲求平和的印尼人所接受,但是曾经的民族主义和排华情绪依然像个幽灵一般盘桓在印尼的每个角落。

对于广大印尼华人来说,既要担心这么多人集合会不会又带来新的疫情扩散,还要担心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小骚乱会不会被别有用心的利用,再次成为挥向印尼华人的大棒。

愿悲剧不要再重演。

上一篇:抗战八路军武器来源及扩张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