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里海如何从“湖海之争”变成“水底之争”?

时间:2020-11-11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本 文 约 3790 字

阅 读 需 要 10 min

在欧亚交界地带,有一个叫里海的 湖泊 。

这并不是一个病句,虽然里海的名字中有“海”,但不少人认为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湖泊。

里海所处位置

而里海的特殊之处不仅表现在名字上,还表现在体格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湖,它实在大的有点过分,因为 世界第二大湖泊 苏必利尔湖 的面积也才仅有8.2万平方公里,而里海竟是它的4.5倍,足足有37.1万平方公里 !

里海和世界前15大湖的大小对比

不过里海的水生动物,也都和周边海域的水生动物群体差不多。其实,里海曾是 古地中海 的一部分,因为地壳运动与地中海隔绝了起来,成了今天“湖”的样子。

除了纠结“是海是湖”的身份外, 当地的石油储量那才是重头戏 。

里海石油资源分布图

即便是经过这么久的开发,里海仍探明有约500亿桶石油和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按2018年的市场价,这些石油资源价值 4万亿 美元,天然气价值2万亿美元。

十年前,四万亿人民币,都让世界消化了很久。这里海四万亿美元的石油,可见会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

正是因为此地自然资源丰富,但目前地缘格局又十分复杂。“里海是海还是湖”这么看似无聊的话题才在各国当局之间争论了几十年。 里海面临怎么样的争端?现在又该如何解决?

里海不光本身是石油资源富集地,它还连接着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油气资源区中东和西西伯利亚。这三地加一起蕴藏了世界65%的石油储量和73%的天然气储量。故三地合称为“世界石油心脏地带”

1.里海争端,当两国变成五国

原本里海的局面并不复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里海还处于风平浪静、气态祥和的和平局面,因为那时里海的沿岸国只有 苏联 和 伊朗 两个国家。

苏联不必多说,当时是能和美国冷战几十年的超级大国,因此与其实力相差悬殊的伊朗自然不敢造次。

而且两国早在1921年和1940年就已经签订了关于里海资源划分问题的协定, 协定规定里海归苏联和伊朗共有 ,这里只能停泊挂有苏联或者伊朗国旗的船舶,因此当时里海还有一个别名叫做“ 苏联-伊朗海 ”。

两国时期的里海

不过虽然协定表面上规定苏联和伊朗平等的享有里海的资源开发权, 但是实际上苏联在绝对实力的碾压和威慑下,在此获得的利益要远远大过伊朗 ,当然伊朗也不敢多说什么。于是两国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但是好景不长,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时,苏联的轰然解体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巨大的风波,这场风波同时也波及到了里海。

苏联解体后,里海的沿岸国家一下子从之前的两国变成了五国。 里海周边的地缘格局,犹如当年把里海从海变成湖的地质运动一样剧烈。

经历了苏联解体,俄罗斯经济一蹶不振,正在“休克疗法”的折腾中苟延残喘。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少了中亚这个重要石油来源地,西西伯利亚提供了其大部分石油开采量

伊朗于1979年发生了政权变更,从一个世俗国家转变成政教合一国家,还面临美国制裁,经济发展陷入严重困境。

伊朗油气资源分布图

无论是伊朗,还是前苏联加盟国,此刻都把石油看作是本国经济的救命稻草 。

至于哈萨克斯坦,它的油气资源的储量同样可观,也同样分布不均。不过有意思的是, 哈萨克斯坦的油气主要分布在里海周围的地区 ,因此里海油气资源的开发对于哈萨克斯坦油气行业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所以在里海争端中,哈萨克斯坦自然不甘落后。

哈萨克斯坦的阿克套市

而阿塞拜疆就可怜的多。阿塞拜疆历史上几乎是全球开采石油最早的地方。到20世纪初,阿塞拜疆的石油产量约占当时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可谓风光无限。

然而,这之后阿塞拜疆石油产业就多次走入下坡路。苏联时代,由于掠夺性开发,阿塞拜疆石油产业整体衰败。到20世纪80年代,阿塞拜疆石油仅占全苏联的2.5%不到。

在阿塞拜疆里海的海岸上至今可以看到前苏联的石油钻机

因此,广阔的里海 (相对于阿塞拜疆的国土面积来说) 就是阿塞拜疆能指望的资源库,因此阿塞拜疆对争取里海资源是一点也不敢马虎。

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建在里海岸边

2.“湖派”与“海派”的斗争

正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里海沿岸国家都渴望那里海石油资源,化解自己的经济困境,这番抢夺“还魂草”的争斗进入白热化。

首先,五国就面临文章开始提到的这个话题,五国政府开始争论“里海是湖,还是海?”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如果里海被定义为海的话,这意味沿岸各国要在此划分领海范围,谁的海岸线越长谁获得的利益就越多。

《海洋公约》规定的海域划分示意图

如果定义为海,那么即便是领海范围内,外国船只都可以“无害通过”的。而在“内水”,也就是湖泊、河流内,则不允许外国船只“无害通过”。

而里海如果被定义成湖,那么名义上里海就归五国共有。

伊朗是最坚定的“湖派”。此前,苏联时代,伊朗实际上只控制了里海很小一部分。

上图中蓝色线为苏联-伊朗的实际分界线

如果认定里海为湖,意味着伊朗在这里的权益范围大幅扩大。

而“海派”的代表则是 哈萨克斯坦 和 阿塞拜疆 。因为好巧不巧,里海丰富的油气资源主要集中在这两个国家的海岸线附近。

如果按照海洋公约的规定,里海石油储量的80%都归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

里海几国的争论,不得不看地方大佬俄罗斯的脸色。

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的首府马哈奇卡拉市

在里海争端中,俄罗斯有一记杀手锏,那就是运输管道! 要知道,石油光开采出来不行,还得运送到市场上卖出去,这样才能赚钱。

而对于石油最好的运输方式莫过于管道运输了,这也正是俄罗斯的优势所在,因为前苏联早已在此地铺好了管道,而这些管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由俄罗斯掌控。

通往欧洲的石油管道

也就是说如果你和俄罗斯作对,它只要不让你用管道,你就得损失一大笔钱。所以在五国之争中,俄罗斯的管道优势形成了极好的震慑。

3.英美人来到里海

在“海派”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几乎一筹莫展的时候,英国大摇大摆地迈着四方步来了。

历史上,英国就曾是波斯湾的最大殖民主,也曾多次染指伊朗石油开发。整个19世纪,英国和沙俄,围绕着阿富汗、波斯 (今伊朗) 以及中亚各汗国 (今五个“斯坦”国) 的归属,开展了为期近百年的对抗。

从现实利益来说,里海石油资源这么丰富,英国插手进来,成功的话自己绝对不亏。

英国为了打破俄罗斯的管道牵制,于2005年直接主导修建了一条 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 管道 (英国石油公司占该管道的最大股权) ,这样“海派”两国就可以通过这条管道直接把石油运到地中海,这一举打破了俄罗斯的管道运输垄断地位,可谓是相当给力。

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是上图中绿色的线条

美国人当然也没闲着 。美国的一家石油公司控制了哈萨克斯坦石油产量的17%,石油出口量的20%。

英美人的干涉,其实给里海沿岸五国一个警示:如果我们五国争端不休,可能给西方国家插足干预以借口。

里海区域主要城市

毕竟, 如果里海是海的话,其他国家就更有充分理由将船只放在此地 。

因此,里海五国开始意识到,不能纠结于“是湖还是海”的争端中,要把外交争端放在更务实的层面上。

进入21世纪, 里海五国就把谈判的重点,放在水面和海底的资源如何具体分割上 。也就是说,水面该如何划分 (或者是五国共享) 我们单独来谈,海底蕴藏的石油又该怎么划分,我们另起炉灶重新谈。

4.里海的故事,远没有结束

基于务实的考虑,五国在长达21年的时间中,开展了漫长的外交磋商,一共成立了49个工作组,有时候是两两磋商,有时候是多边磋商,最终于2018年8月12日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城市阿克套签署了 《里海法律地位公约》 。

签署合约的五国

这份协议,既跳出了90年代“是湖还是海”的争端,又吸收了20多年来“ 海底划分、水面共享 ”等重要成果。

条约的主要内容是 :

里海水底由相邻的两国协商划界 (意思是石油天然气这些水底的资源要划分的,不会拿来大家共享) 。

输油管道的所有权单独协商解决 (意思是在里海区域建立输油管道不需要经过所有五国都同意,这样,跨里海的输油管道建设就成为可能) 。

水底被分割的同时,水面则根据领水、海事边界、渔业区等用途进行共享 (这是“海底划分、水面共享”的升级版) 。

非里海沿岸国家,不能在里海水域放置任何军事力量。 (这明显是为了制止西方国家的干涉插手)

这一协议对里海水面的划分,根据协议,沿岸15海里内为各国领水,25海里内为各国渔业区,其余水面部分为共同开发区域,注意只是说水面部分,水底仍然要明确划界

不过, 这一协议的签署并非是里海争端的结束 。例如水底划分实际上只是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之间完成了。 伊朗在里海南部的划界问题上仍与邻国纠缠不清 (按照2018年这份协议可以继续外交磋商) 。

里海南部的水底分界之争

有趣的是,在五国争端中一直没啥存在感,对外也宣称自己是永久中立国的 土库曼斯坦 ,似乎还是这个协议的最大获利者。这份协议签订前,里海海域要修建输油管道,必须经过五国一致同意 (其实主要是俄罗斯要同意) 。

这份协议签订后,土库曼斯坦梦寐以求的,从自己国家跨越里海到阿塞拜疆巴库的石油管道,就不需要俄国人点头,只需要阿塞拜疆同意即可。这样,土库曼斯坦的石油就能直通欧洲市场,可谓财运滚滚来。

土库曼斯坦哈扎尔市附近,里海上的油田

然而,国际争端的解决从没有那么简单,里海的故事也许还有更戏剧的情节在后面。

现在仍存在争议的里海海底划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