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葛剑雄:消失的梁山泊,黄河分流湖沼何处觅

时间:2020-11-11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梁山泊可能是中国最著名的湖泽之一,托《水浒传》的福,无数读者都知道这样一个汇聚108将、烟波浩淼的水泊梁山。但是,今天到山东的朋友们,却无法找到这个本该十分醒目的大湖了。那么,是《水浒传》纯粹小说家言、信口开河吗?答案并非如此。在宋代,确实有“八百里梁山泊”,它的形成与消失,都与黄河有着莫大的关系。事实上,整个黄河下游的河道发生过太多变化,影响的又何止是一个梁山泊呢?具体情形如何,就让我们看看葛剑雄教授怎么说吧。

今天的黄河,除了上游、中游还有一些局部河段的水上运输以外,绝大部分河段早已与水运和通航无缘了。特别是由于黄河下游两岸已经没有从干流分出单独入海或流入其他河流的分流水道,也没有从干流分出流经一段较长里程后又汇入干流的汊道,即使能通航,也无法与其他水系和地区沟通了。但根据历史文献记载,黄河下游在一个较长时期内存在过许多流路很长、水量充沛的分流和汊道,北入渤海,南至淮河,将黄淮海连成一片。这些分流大多是中原地区理想的天然航道,其中有几条是经过人们加工的运河,因此黄河下游也曾经有过发达的水上交通。这是黄河以及这些分流、汊道的水、沙长期作用的结果,也与其他人为因素有关。

黄河图

01

鸿沟开凿与定陶兴衰

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在公元前一二世纪的西汉时代,黄河下游自武陟、荥阳以下,南岸的分流有济水、浪汤渠、汳水、睢水、涡水、鲁渠水、濮渠水、漯水、笃马河等; 北岸主要有屯氏河、屯氏别河、张甲河、鸣犊河等汊道,另外还有漳水、洹水和淇水等支流。 这些分流、汊道和支流北入渤海湾,南注淮河,遍布于整个华北平原。 北岸分流和汊道大多是由决口后洪水冲刷而成,起着分泄洪水和泥沙的作用。 南岸分流有的是早期黄河下游的分流,大多是原来并不与黄河直接沟通的天然河道。 大约在战国魏惠王时(前370—前362),以大梁(今河南开封市)为中心开凿了鸿沟,将黄河和淮河之间的济、汝、淮、泗诸水联通了,从此黄河南岸才形成了以黄河为主要水源、鸿沟为主干的水系网。

南岸分流中最长的是济水,当时与黄河、淮河、长江合称四渎,被列为全国最要的四条河流之一。 济水自今荥阳分河水东流,至今山东定陶附近分为二支: 一支东北流,穿过巨野泽,又东北流至今山东东营市垦利区南入海; 另一支出菏泽后走菏水(大致即今万福河),至今鱼台县附近注入泗水,由泗水连接淮河、长江。 正因为如此,从战国以来济水一直是中原地区沟通中西部的主要航道,处于济水和泗水交汇处的定陶(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西北)被称为“天下之中”。

由于这些分流都有航运和灌溉之利,对沿线各地的农业生产、物资交流、人员来往、经济开发和城市扩展都起着积极作用,所以沿线各地不仅经济发达、人烟稠密,在全国居于前列,而且形成不少重要的经济都会,除定陶外,还有濮渠水沿岸的濮阳(今河南濮阳县南),获水沿岸的睢阳(今河南商丘市),获水、泗水交会处的彭城(今江苏徐州市),浪汤渠沿岸的大梁(今河南开封市),浪汤渠和颍水交会处的陈(今河南淮阳县),颍水、淮水交会处的下蔡(今安徽凤台县)、寿春(今寿县)等。

这些分流和汊道形成的初期,对减轻黄河干流的洪水和泥沙负担方面起过积极作用。 但由于黄河本身含沙量大,又经常决溢改道,从西汉末年开始,黄河下游的分流和汊道逐渐淤浅和减少。 王莽时河水南决后,鸿沟水系遭到严重破坏。 东汉初黄河改走新道后,原来由大河分出的屯氏河、屯氏别河、张甲河、鸣渎河等都先后干涸。

公元3世纪初,曹操统一北方后,为了征吴的需要,在颍、涡、睢诸水间开凿了不少人工渠道,如睢阳渠、贾侯渠、讨虏渠、广漕渠、淮阳渠、百尺渠等,因此在这一部分鸿沟水系中,灌溉和航运状况依然良好。 但济水、汴水部分却因经常受到黄河决口的溢淤,逐渐淤塞不通。 到东晋太和四年(369)桓温北伐时,由于济水、菏水的运道已经不通,只得新开了从金乡至巨野泽的三百里运河。 从战国时开始就依靠水运枢纽的地位而繁荣起来的“天下之中”定陶也每况愈下,到唐朝贞观元年(627)终于连一个县的建置都不能维持了,被废入济阴县。

到了唐朝久视元年(700),为了分洪的需要,在今山东境内修浚了马颊河,又称新河。 由于分洪作用较大,历史上称为唐大河北支。 五代后周显德元年(954),在今山东东阿境内决出了一条赤河,但到11世纪中叶就淤塞了。 这是黄河北岸的分流。

02

汴河淤塞

南岸最主要的分流是隋炀帝大业元年(605)所开的通济渠(后称汴河)。这是隋炀帝所开南北大运河中主要的一段,他从洛阳前往扬州就是通过这一条水道。通济渠自荥阳汴口分黄河水,东南流至今江苏盱眙县北入淮河。通济渠的水源主要来自黄河,唐宋时在汴口设置了水门(水闸),按季节调节水量。但由于黄河的流量极不均衡,含沙量又非常高,汴河日渐淤塞,每当黄河来水稍大或降水量增加,便会泛滥决口。唐末长期未加疏浚,到五代时下游宿州(今安徽宿州市)以下已经断航,后周时两次疏浚后才勉强恢复。宋初曾规定每隔三五年就得疏浚一次,以后甚至规定每年一次。但实际上并未执行,所以汴河河床迅速被泥沙淤高。到北宋后期,根据沈括记载,汴河从开封东水门到襄邑(今河南睢县)一段的河底已经高出堤外一丈二尺,站在汴河堤上看下面的民居,就像处在深谷中一样。汴河河床中的积沙几乎与开封城中相国寺的屋檐平了,完全成了一条与黄河相同的悬河。从汴河分出的浪汤渠(魏晋以前称为蔡水)到八九世纪之交时也已淤塞不通,五代时经过清理一度恢复了通航,但为时很短。原来从浪汤渠分出的睢水和涣水以后都不与它相通了,因而成了无源之水,降水一少就完全断流。

南岸分流如此快地淤塞,主要原因当然在于黄河的泥沙量逐渐增加,而且经常在今河南滑县、浚县、濮阳一带决口,这一地区分流淤积得更快。就是新开的分流,用不了多少年也就报废了。所以在疏浚旧河和开挖新河时,不再用黄河及其分流为水源,以避免随水而来的大量泥沙。如宋初重浚蔡河时,不用汴河水,而改引许昌西北的洧水(今双洎河)、潩水(今清潩河)为源。就连原来以黄河为水源的分流,也在设法避开,另找含沙量少的水源。如宋元丰二年(1079)曾在黄河滩地开了一条50余里长的人工渠道引洛河水入汴河,因来水清而一度使汴河获得了“清汴”的名称。另一个原因则是人为因素。唐宋二代的汴河是南北交通要道,也是国家主要漕运航道,必须确保畅通。在黄河来水并不充裕的情况下,为了保证汴河畅通,就只能严格限制从汴河中分出的其他河流的水量,有的分水口被堵死,使这些河流淤浅甚至完全断流,睢水、济水、浪汤渠(蔡水)、涣水等河流水源的缺乏或断绝都与此有关。

到金代黄河河道南移后,新道在汴口以下已经不再有分流存在。汴河长期不加疏浚,终于完全淤废,黄河下游就不再有任何分流了。金代开始,黄河下游曾分成几股,但因为变化极其紊乱,河道很不稳定,基本不能用于航运。元代和明代前期,为了避免黄河向北决口冲溃会通河(南北大运河山东段),经常在南岸保持几条通向颍河、涡河、睢河的泄洪水道,但也时塞时通,并不是稳定的分流。到了明代后期,在治黄中以“束水攻沙”为原则,两岸高筑堤防,堵塞一切缺口,黄河下游再也不容许任何分流存在了。

03

大泽陈迹

今天当我们飞越华北平原时,俯视大地,除了还能见到几条水量不多的河流以外,已经看不到什么湖泊了。在我们乘火车从徐州驶向郑州的途中,更难见到一片水的景色。因此大概不会想到,黄河下游地区曾经也是湖沼弥望的地方。如果你有机会在建于洪泽湖堤上的公路旅行,面对这烟波浩茫的巨浸,也许不会相信,它的形成不过六七百年的历史,而扩大到今天这样的规模还只有三百余年。这一切虽然也与千百年来的人类活动有关,但主要的创造者却是黄河。

根据历史文献的记载,汉代以前(公元前3世纪末以前)在今华北平原上黄河下游沿岸有很多湖沼,如黄泽(今河南内黄县西)、鸡泽(今河北邯郸市永年区东)、大陆泽(今任县以北一带)、泜泽(今宁晋县东南)等。在今黄淮平原上古黄河与鸿沟水系各河流之间的背河洼地、废弃的古河床,以及山东丘陵西部和平原交接处的凹陷地带也形成了很多湖沼,如荥泽(今河南荥阳市东)、圃田泽(今郑州、中牟之间)、萑苻泽(今中牟县东)、逢泽(今开封市南)、孟诸泽(今商丘市睢城区东北)、菏泽(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东)、雷夏泽(今菏泽、鄄城交界处)、大野泽(今巨野县北)、阿泽(今阳谷县东)等。

据成书于6世纪的《水经注》中所记载的黄河下游湖泊做粗略统计,大小湖沼陂塘约有130多个,大的周围数百里,小的也有方圆数里。但在以后的一千多年间,黄河在华北平原上不断决溢改道,泛滥的黄河水带来了大量的泥沙,洪水的冲蚀又使平原的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湖沼经历了不同的命运。

04

消失的湖泊

一些湖泊由深变浅,由大变小,最后完全消失。 在今河南荥阳市境内的荥泽是见于记载的最早完成这一过程的。 古人说荥泽是济水的产物,当时黄河与济水相通,荥泽自然也接受黄河来水,黄河输入济水的泥沙首先就在这里淤积,所以在《汉书·地理志》中已经不见荥泽的名字了。 东汉以后由于济水、汴渠都筑了堤防,流入荥泽的水大大减少,逐渐成为浅平的洼地,今天已经毫无遗迹可寻。

离荥泽不远的圃田泽则经历了相当长的时期。 圃田泽见于《诗经》的记载,是古代中原著名的浅水湖沼。 战国魏惠王十年(前360)引黄河水入圃田泽,又引圃田泽水东流为鸿沟,使它成为调节黄河下游和鸿沟水系之间水量的水库。 《水经注》记载的圃田泽跨中牟、阳武二县,东西40余里,南北20余里,湖中有茂盛的水生植物,湖中还有不少沙洲,将湖分隔成20多个浅狭的湖沼,各有名称,均有水道沟通,总称为圃田。 到唐朝时周围东西50里,南北26里,面积并无明显变化。 宋代已分为大小不等的水塘,有房家、黄家、孟家三陂及三十六陂,但仍一度作为汴河的水库,起着一定的调节作用。 元代这一带经常受到黄河水的泛滥,不仅原来的水塘水量增加,而且在低洼地上形成新的陂塘,数量增加到150多个,大的周围有20里,小的也有2—3里,秋汛时一望无际。 以后水量减少,较高的滩地被垦为田地,但到清乾隆年间还分为东西二泽,周围尚有不少小水塘,此后垦田扩大,才逐渐成为平陆。

宋代以后,由于黄河长期向南决口泛滥,金以后干流南移,一些湖沼受到黄河的泛滥冲刷和泥沙淤积,既而断绝了水源,以至成为平地。 如见于《左传》的孟诸泽,唐朝前期还有周围50里的记载,以后就消失了。 《水经注》所记的雷夏泽是东西20余里,南北15里,宋以后被黄河经常性的泛滥淤平。

05

巨野和大陆的迁移

另一类湖泊是从上游向下游移动,最典型的例子是在河南的巨野泽和河北的大陆泽。

巨野泽又名大野泽,在今山东巨野县北,古代是济水和濮水汇注的地方。汉武帝时黄河在瓠子决口,流入巨野,使湖面扩大,逐渐将一些县治和居民点都没入湖中了。唐代元和年间(806—820),巨野泽的范围南北有300里,东西还有百余里。以后由于济水断流,湖的上游一侧岸线开始收缩。10世纪初以后,湖的西南部上游因被黄河洪水带来的泥沙淤积逐渐抬高,湖区向下游(北部)低洼处移动。五代后晋开运元年(944)黄河在滑州决口后,洪水绕着梁山注入汶水。梁山原来在巨野泽的北岸,由于巨野泽的南部已经淤高,洪水就北移到梁山一带积蓄,汇为梁山泊。宋天禧三年(1019)和熙宁十年(1077)黄河又两次决口,洪水都注入了梁山泊,使湖面又大为扩展,成了著名的“八百里梁山泊”。梁山成为湖中的岛屿,这就为《水浒传》中宋江等一百零八位好汉啸聚提供了绝妙的环境。

湖面扩大的同时,洪水带来的大量泥沙抬高了湖底,等到黄河南移,主要的来水断绝,梁山泊就也难逃消亡的命运。以后水面逐渐缩小,周围露出大片滩地,被居民开垦。元代黄河决口后又流入梁山泊,湖面重新扩大,已经开垦的土地又没入湖中。明朝中期以后黄河长期由淮河入海。为了阻止向北的决口,北岸都筑了堤防,使梁山泊再次失去黄河水源,渐渐被周围居民开垦为农田。清朝康熙初年,昔日浩淼的大湖“村落比密,塍畴交错”,完全成了陆地,甚至已经“一溪一泉不可得”了。今天我们如果再想寻访“水泊梁山”的遗迹,一定会大失所望。

梁山泊淤高后,原来注入的汶水下游改为折北流入大清河。到咸丰五年(1855)黄河夺大清河入海,河床淤高,汶水下游被堵塞而形成东平湖。从大野泽到东平湖,由西南到东北(上游到下游)移动了六七十千米。

大陆泽是河北平原西部太行山冲积扇和黄河故道之间的一片洼地,据《山海经》和《禹贡》的记载,先秦时黄河流经此处,在西汉则是漳水以南和泜水以北诸水汇集的地方,其范围大致在今河北任县、平乡、隆尧、巨鹿之间。 6世纪以后,漳水改道从泽西流过,从太行山上流下的河流被漳水挟带向北流去,不再流入大陆泽。 到唐朝后期,由于来水更少,面积仅剩下“东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湖中遍生“葭芦、茭莲、鱼蟹之类”,成为日渐干涸的浅沼。 北宋大观二年(1108),黄河北流于邢州(今河北邢台市)决口,大陆泽受到洪水的灌注,泥沙淤积,湖底抬高,积水向下游相对低洼处排泄。

在大陆泽下游今宁晋县东南原来有泜泽和皋泽两个小湖,此后成为大陆泽湖水下泄积聚的地方。 到了明代,滹沱河向南改道,洪水流入,下游却排水不畅,这两个湖扩大成为宁晋泊。 明、清时的洪水季节,宁晋泊和大陆泽就连成一片,合称为大陆泽。 但在枯水季节还分为两部分,宁晋泊称北泊,大陆泽称南泊。

但大陆泽的最终消失却还是人为作用。 清代治理这一带水患的基本方法,是将南泊的水排入北泊,北泊的水从滏阳河、滹沱河、子牙河流入东淀,因此北泊逐渐大于南泊。 雍正年间,正定、顺德、广平三府广开稻田,将原来流入大陆泽的水引作灌溉,水源更加减少。 所以到道光年间,大陆泽已只限于任县境内的一小片,宁晋泊也因受到滹沱河水挟带泥沙的淤积而湖底升高,积水不断排入东淀,终于使大陆泽成为平原上的遗址了。

06

从无到有的南四湖和洪泽湖

第三类湖泊则是由于黄河的变迁而产生、扩大的,如鲁南和苏北的南四湖、洪泽湖、高宝湖等。

古代的泗水是沿着山东地垒的西缘和黄河冲积扇的东缘之间低洼地带南流入淮河的。 自西汉开始,泗水不时被黄河决水所夺,下游河道也时有壅塞,所以到隋代时曾在今山东兖州南形成过一个大湖,这就是大运河在济宁以南的南阳、独山、昭阳、微山四湖的雏形。 金、元以后,黄河长期夺泗水入淮河,泗水河床被日益抬高,出现了一系列背河的洼地,西面受到黄河洪水的漫决,东面承受鲁中丘陵的山水,于是在济宁和徐州之间逐渐形成了南四湖。 从明代中叶开始,泗水逐渐离开故道,而原来的河道演变成为今天大运河山东境内的南段和江苏境内的北段。 这样,南四湖就与大运河联系在一起了。

明代重开会通河以后,昭阳湖在运河东岸,是运河四大水柜(水库)之一,这是因为当时鲁中丘陵的山水具有夏秋暴涨、春冬干涸的特点,所以要将运河以东地势较高的湖作为“水柜”,蓄积泉水,而将运河以西地势较低的湖当作“水壑”,宣泄余水。 嘉靖初开始,黄河不断决入江苏沛县和山东鱼台一带,并漫过运河灌入昭阳湖,使湖底淤高,湖面扩大。 至嘉靖四十五年(1566)开南阳新河后,运河改经昭阳湖东,地势比昭阳湖高,湖水不能再流进。 此时,昭阳湖失去了运河水柜的作用,转而成为处于运河以西的“水壑”。 同时西面的黄河决水又不断流入,使昭阳湖的面积继续扩大。

明代隆庆、万历年间,黄河向东决口,洪水漫过运河而东,在运河以东和山东丘陵之间的背河洼地中形成一连串小湖泊,称为郗山、赤山、微山、吕孟、张庄等湖。 万历三十二年(1604)泇河修成后,运河再度移到微山以东,这些小湖泊就被隔在运河新道之西,成为运河宣泄洪水的场所。 西面的黄河也不断有决水注入,两面的来水汇集在这里,将一连串的小湖连成一片,总称为微山湖。 由于没有通畅的宣泄水道,积水迅速增加,湖面也迅速扩大。 清代微山湖周围有百余里,与北面的昭阳湖没有明显界线。 黄河改道在山东入海后,昭阳、微山等湖因地势低洼,又有地表水补充,仍然保持着原来的规模。 1938年黄河在花园口改道后,微山湖的面积有所缩小。 1947年黄河回到山东后,湖面又恢复原状,可见黄河通过地下水对微山湖予以补给。

微山湖

三国时魏国的邓艾曾在淮河南岸今淮阴和盱眙之间修筑一些小陂塘,用以灌溉屯田,其中有的到隋代还在使用,如白水陂、破釜塘等。但直到宋代,淮河与南岸诸湖还没有连成一片。金元以后,黄河南移,淮河下游成为黄河入海水道,河床抬高,黄河与淮河交会的清口淤塞,下流不畅,积水就将原来的零星湖沼洼地连成一片,形成洪泽湖。最初洪泽湖面积还不大,所以元朝经常在此屯田。明初在洪泽湖东岸筑高家堰防御淮水东侵,湖面向东扩展受到约束,就日益向西、向北发展,不仅淹没了湖与淮河间的陆地,而且越过淮河淹向北岸。万历年间,潘季驯为了抬高洪泽湖水位,以便蓄积清水冲刷黄河,修筑高家堰,改为石砌堤堰,将淮河上中游的水流全部汇聚在这里,湖面迅速扩大,清康熙十九年(1680),湖水向西扩展,使泗州城完全沦没。向北扩展的结果则使溧河、安河、成子三大洼地中的一些小湖和洪泽湖形成一体。在康熙前期,洪泽湖周围有300余里,湖面高于黄河水面。

明清时由于黄河水长期倒灌入湖,泥沙淤积使湖底抬高,湖面也大大高于东岸的里下河平原,没有出水口危险很大,所以在高家堰上开了口门,将湖水排入苏北里下河地区。湖东北部处在清口的西南,倒灌入湖的黄河水挟带的泥沙首先在此淤积,逐渐成为平地。背面三洼因地势较高又渐渐干涸,到清末都成陆地,湖面后退了30余里。

洪泽湖的形成还产生了连锁反应。洪泽湖的基准面抬高以后,淮河干流上游的坡降减弱了,各条支流注入淮河的水流在汛期往往不能及时由干流下排,出现倒灌,溢入两岸低洼地,时间一长,逐渐形成湖泊。今天淮河两岸支流的下游有不少湖泊,如南岸的城东湖、城西湖、瓦埠湖,北岸的茨河、北肥河、浍河、沱河等河下游的花园湖、天井湖、沱湖、香涧湖等,就是这样形成的,大多还只有几十年、最多只有一百余年,因而历史上都未见记载。

(本文选摘自《黄河与中华文明》,葛剑雄著,中华书局2020年9月出版,标题为编辑所拟。)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