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摄影师布鲁诺·巴贝逝世:他用镜头记录了中国四十年来的色彩变迁

时间:2020-11-11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从布鲁诺·巴贝的照片里,你能看到中国四十年的色彩。

11月9日,世界著名摄影师布鲁诺·巴贝(Bruno Barbey)因突发心脏病意外去世,享年79岁。他曾于1992-1995年担任玛格南图片社主席,是玛格南第二代摄影师的核心人物,曾用镜头记录下从1970-2010年代的中国面貌。

巴贝去世当天,法国左翼杂志Politis还发布了一封他参与签署的公开信,反对法国出台妨害新闻自由、扩大行政权力的法案。

玛格南图片社主席奥利维亚·亚瑟(Olivia Arthur)在声明中悼念称:“我悲伤地宣布布鲁诺·巴贝的离世,他是玛格南大家庭超过50年的重要成员。他的照片饱含生命力,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在同事们心中,他是一位博学而谦和的人,愿意为摄影工作投入大量时间,从全球各地的战事,到出生地摩洛哥的街巷,皆是如此。”

美国玛格南摄影师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说:“能够成为布鲁诺·巴贝的朋友和同事,是我的荣幸。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和善的人。五十年来,他为世界最重要的杂志拍摄战争、冲突和人的命运。”

在布鲁诺·巴贝的玛格南主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摄影是唯一一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被理解的语言。”

彩色摄影先驱

1941年,巴贝出生于摩洛哥,父亲是一名派驻北非的法国官员。17岁那年,他返回巴黎学习美术,而后进入瑞士沃韦工艺美术学院,学习摄影和平面艺术。但是,学校课程主要面向广告或工业摄影,而摄影对巴贝来说,是出于直觉的好奇心,也是拒绝俗套的自由与开放。

这一时期,巴贝着迷于德·西卡、安东尼奥尼、维斯孔蒂等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导演,开始撰写有关意大利人的摄影文章。1961-1964年,他的第一个大型摄影项目“意大利人”,效仿美国摄影家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开创性项目“美国人”,希望从平民的日常生活,诠释意大利的文化遗产和民族精神。

“意大利人”项目,为他带来了更多机会。他因此结识了布列松和马克·吕布等人,年仅25岁就加入了玛格南图片社。这是1947年由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乔治·罗杰(George Rodger)、戴维·西蒙(David Seymour)等人成立的摄影经纪公司,强调摄影作品要深入反映社会面貌,是20世纪世界新闻摄影的标杆。

1968年,巴黎“五月风暴”

巴贝的跨洋生活经验,培养了他对不同文化特质的触觉。1964年,瑞士洛桑的图片出版公司伦孔特雷斯(Éditions Rencontre)注意到他的意大利摄影作品,委托他完成一个跨大洲的摄影项目,记录欧洲和非洲的不同文化。与此同时,巴贝也为新闻通讯社拍摄60年代的非洲民族解放运动。除了继承前辈对新闻瞬间的把握,巴贝也在逐渐摸索自己的摄影语言。

巴贝的摄影作品,长于表现光线、阴影和色相的对比,这和他的玛格南前辈有很大的不同。1966年,他应《时尚》(Vogue)杂志邀请前往巴西工作,开始使用彩色胶卷拍摄,首次将其应用于新闻摄影。借助巴贝的作品,柯达克罗姆胶卷丰富的色彩表现力才为人所知。

玛格南的创始人布列松和卡帕等人,都是黑白摄影的爱好者;当时的杂志也不能很好地印刷出有色彩的照片。而巴贝的出生地摩洛哥,气候和西欧差别很大,光线充足,色彩多样。那里的气味、色彩和声音,“无一不渗透进他的感知中”,这让巴贝的知觉变得陡峭。当他见到巴西鲜明的色彩时,决心要把它保留下来。在1966年成为彩色摄影的先驱,是巴贝心中职业生涯的最高成就之一。

1973年的故宫,布鲁诺·巴贝摄

童年生活也影响了巴贝的摄影观念。他曾回忆:“萨莱、拉巴特、马拉喀什和丹吉尔(以上为摩洛哥的几个城市),他们使我的童年变得平静。”他更喜欢展现日常生活底下的复杂层理。在西方世界,布鲁诺·巴贝最为人熟知的是他拍摄的“五月风暴”照片。这让他在1968年成为玛格南的正式成员。他也曾亲历尼日利亚、越南、柬埔寨和中东等地的武装冲突,但是,巴贝多次强调,他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战地摄影师。

新闻摄影总是与战争联系在一起,而玛格南摄影师总会出现在重大政治事件的现场。但巴贝通常避免直接表现暴力。他更希望表现战争中脆弱的平民,例如,他曾拍摄柬埔寨和巴勒斯坦等地的儿童兵,希望警醒人们记住这群真正的战争受害者。

中国的颜色

1973年,巴贝随时任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成为第一个使用彩色胶卷大量拍摄中国的摄影师。他走访了北京、大同、无锡、苏州、杭州、上海、南京等城市,记录了“文革”后期中国民众的精神状态。当时能够进入中国十分不易,在国事访问结束后,巴贝又申请了15天的签证延期,在中国待了三周。

此后的半个世纪,他数十次往返中国,踏足更多的省份和自治区,甚至尝试使用数码相机和智能手机拍摄。用他的话说,“能用照片,记录一个处在历史决定时刻的现代国家,非常令人激动”。目前,国内已经出版的巴贝作品有《布鲁诺·巴贝在路上》和《中国的颜色》等。

中国摄影师徐淳刚认为,布鲁诺·巴贝的镜头始终是温情的,他在70年代用先锋色彩记录中国变迁,50后、60后、70后等不同年代的人都能看到自己的生活;巴贝避免锋芒毕露地抢先拍摄冲突,但照片中人的自然状态,仍然流露出社会的剧烈变化。

复杂的上海,布鲁诺·巴贝摄

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董强提到,无论是布列松、爱德华·布巴(Edouard Boubat)还是马克·吕布,他们有关中国最好的影像,往往都能抓住真正属于中国的、本质的东西;而布鲁诺·巴贝的最大贡献,是唤起了人们对色彩的感知。

“巴贝的摄影,让我见到了——或者说重新见到了——我童年时期中国的真实色彩。就好比人们以前总是说中世纪是黑暗的,而当我们有幸看到一些中世纪书稿中珍贵的彩图插页,我们突然发现,中世纪是有色彩的,有时甚至是色彩绚丽的。”董强在《中国的颜色》的序言中写道。

巴贝对中国的关注是持之以恒的。董强认为,巴贝的作品见证了四十年来中国色彩的变化,从70年代初的整齐划一,到近年的杂乱、拼凑。巴贝从人物的眼神,敏锐地捕捉到中国时代的变迁,从早期明显聚合的目光,到最新作品中的散乱和各自为营,“既可以视为从集体主义的解脱,也可以看作是集体溃散后的流放”。

在近期的多次访谈中,巴贝提到自己不排斥摄影设备的更新,他认为新的数字技术能够带来更大的创造力,与过去最大的不同在于,如今人人都可以在街头拍照,这体现了摄影的普世精神。但同时,现在的照片也可以被轻易地篡改。随着互联网取代杂志,严肃纪实摄影的空间已经很小,摄影师很难在网上亿万张图片中脱颖而出。

巴贝说,目前来看,他希望人们可以多拍拍附近的事物;如今感人的照片,可能就在身边的平凡生活中。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