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诸葛亮的朋友圈:两个姐夫都很厉害,种田只是个幌子

时间:2020-11-13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诸葛亮出道的故事很是传奇,三顾茅庐、一举从龙,成就一段君臣相得的历史佳话。但这段故事,往深里想一想有很多令人不解之处。刘备是世之枭雄,识人用人的眼光当世一流,仅凭徐庶只言片语,就下这么大决心去亲顾茅庐,是不是显得过于草率?

其实,在徐庶建议之前,诸葛亮早已在隆中编织了一道强大的“朋友圈”,这个圈子早已将卧龙的名声传扬在外。徐庶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直接诱因罢了。

一、诸葛亮跻身襄阳名流圈

诸葛亮在隆中隐居时,襄阳是一个人才富矿。诸葛亮、庞统齐名于世,但襄阳并非只有卧龙、凤雏,当时还有一人与诸葛亮、庞统齐名,这就是号称水镜先生的司马徽。

司马徽在《三国演义》中是诸葛亮诸多背景板人物中的一个,他完成了向刘备介绍诸葛亮的功能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但这位看似籍籍无闻的隐士,其实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据《襄阳耆旧记·庞德公》记载,“乡里旧语,目诸葛亮为卧龙,庞统为凤雏,司马德操为水镜。”水镜的含义,大概是说司马徽学问既好,又善于发现人才。

司马徽的学问不亚于诸葛亮。汉武帝以后儒家学说占据了主要地位,到东汉末年,儒家经学已经成为学术领域中的巨无霸,士子竞相研习。当时荆州牧刘表就是一位学术造诣颇高的饱学之士,在他一力主持之下,荆州襄阳建立了一座“学业堂”,这座学堂有儒学讲师三百余人,学生达一千余人。对比汉末三国全国仅有七百余万在籍人口的实际,这个规模是相当惊人的。司马徽就在学业堂中担任讲师,足见其能。诸葛亮当时在学业堂求学,拜的两位师父,一个是襄阳名士庞德公,另一位就是司马徽。

刘备在襄阳求贤时,也曾登门拜望过司马徽,但后者托以只通儒术、不会政治,委婉地拒绝了,《三国演义》中也描写了这一段故事。显然,在刘备求贤的优先级中,司马徽是高于诸葛亮的。司马徽光风霁月、成人之美,虽然自己不肯出仕,却把诸葛亮推了出来。说起来,他的建议其实要比徐庶份量还要重。

当然,除了司马徽、徐庶,诸葛亮还有更为广泛的朋友圈帮他宣传名声。

诸葛亮在荆州学业堂学习期间,与众多士子交游来往。《三国志·诸葛亮传》载,博陵人崔州平、颖川人徐庶、石广元、汝南人孟公威等都是诸葛亮的至交好友。这些海内俊彦与之交游,特别是在学术上的深度沟通,无疑对诸葛亮声名的传播有极大的帮助。

诸葛亮本身自带光环的属性,也使得他很快在儒生、名流群体中引起注意。他的光环点在于,不在学术上过多钻研,而是往经世致用上靠拢。这种路子虽然有别于经学家专意于学问、不趋附于君王的高贵风格,未免令人非议。但聪明人都知道,治国理政远远要比做学问难得多。出仕如登山,一日不奋勇精进便要后退,做学问的人大多没有这份雄心和意志。

石广元、徐庶、孟公威等人都在经学上研究甚深,对只观大略的诸葛亮其实都抱着一份佩服。徐庶本人似乎也受诸葛亮的影响,后期也开始脱出学术的狭窄圈子,走向入世之途。故而刘备到襄阳一带寻访名士时,通过士人圈子的口口相传,显得有些另类的诸葛亮立时便纳入了刘备的选才范围。

二、背景强大的诸葛氏

看到这里,细心者估计会发现,诸葛亮一介流寓之徒,怎么能混进荆州顶级文化圈呢?要知道,古代读书做学问都是富家子弟的专利。有道是,遗人千金,不如遗书一篑。诸葛亮从山东琅琊逃亡到荆州襄阳,哪来的钱去读书呢?

这就严重小看了诸葛亮的背景。诸葛亮家族本身就是经学传家的大家族,其祖先可追溯至西汉元帝时司隶校尉诸葛丰,诸葛家这位老祖宗做官前就是个经学大家,司隶校尉之职虽然没有三公显赫,却也给诸葛氏顶门立户,开启世代为宦的路子。到诸葛亮的父亲一辈,诸葛亮之父做到泰山郡丞,叔父诸葛玄官至豫章太守,虽然官位不高,衣食无忧、有钱读书却也不在话下。

诸葛亮少年丧父,大约在其十五岁时,叔父诸葛玄带着诸葛亮、诸葛均兄弟,以及诸葛亮的两个姐姐,到豫章上任。后来诸葛玄因事失官,转到荆州投靠故人荆州刺史刘表。

寓居荆州期间,诸葛家族与荆州的大姓互相联姻,其中诸葛亮的大姐嫁给了襄阳头号大族蒯(kuǎi)祺。襄阳蒯氏是刘表幕府中的重要力量,代表人物是蒯越,此人与蔡瑁一左一右夹辅刘表,平定荆州地方势力对刘表的武装反抗,地位很高。诸葛家与蒯氏结上亲,虽不说是攀龙附凤,对于巩固诸葛氏的政治地位大有裨益。

诸葛亮的二姐嫁给了上文提到的名士庞德公。庞德公的学问,又出于司马徽之上。庞德公不仅学贯古今,风骨亦遗世独立。据《后汉书·逸民传》记载,庞德公崖岸高峻,不想沾染尘世俗事,隐居于襄阳岘山之南,从不入城。荆州刺史刘表亲自到其家中延请出仕,庞德公都严辞拒绝。

诸葛亮自谓学问高深,寻常见人都与之抗礼,唯独到姐夫兼老师庞德公家里,都会恭恭敬敬地下拜。在这面厉害的文化大旗之下,诸葛亮的身份、名气,自然而然水涨船高。庞德公拒绝刘表,是看出了刘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本质。这一行为直接影响到诸葛亮,促使他没有急着出仕于荆州,而是耕读隆中以待贤主。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如果诸葛亮真想做不闻世事的隐士,又何必天天吟《梁父吟》、自比于襄助明主成就霸业的管仲乐毅?千载之下,探寻年轻时代的诸葛亮的这点小心思,可谓忽然得其一乐。

诸葛亮的两个姐夫,一个在政治上、一个在文化上,都给他带来巨大的帮助。但还有更厉害的姻亲——黄承彦。

读三国者对这位老先生的印象,大多着眼于迥异于旁人的三字名,以及他好死不死地指点陆逊从鱼腹浦逃出生天。其实黄承彦也是正宗的名流人士,而且政治背景相当深厚。黄承彦是沔南名士,襄阳大族蔡氏与其联姻。巧的是,蔡家的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黄承彦,另一个嫁给了刺史刘表。荆州大将蔡瑁就是黄承彦、刘表的小舅子。诸葛亮之妻黄氏不知道是不是蔡氏夫人所生,但从亲缘上论起来,诸葛亮要叫蔡瑁舅舅,叫刘表姨父。蔡瑁并非《三国演义》中描写的人品卑劣、能力低下,刘表初来荆州之时,荆州诸郡不服,发生了叛乱,刘表依靠蔡瑁出力平叛才坐稳了刺史。

诸葛亮置身于这样一个政治大家族中,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政治,但他的地位事实上远远高于徐庶、崔州平、石广元等流寓人士。后来刘表二子内斗,长子刘琦与诸葛亮深相结交,向他咨询保命之策。此时再想想,刘琦遇事不找仁厚的族叔刘备,反而找刘备的僚属诸葛亮,原来关键时刻刘备还是不如诸葛亮更亲。

正是这些朋友、亲戚无形中的衬托,诸葛亮才得以遭际明主、封侯拜相。探寻诸葛亮的言行,其实他自感做到丞相也有侥幸。诸葛亮五出祁山时听说徐庶官运不济,只做到御史中丞,愕然感叹魏国人才真是太多。言下之意,徐庶才高与我不相伯仲,我做到了汉相,他却只是个御史中丞。可见人生际遇,有时也不光靠能力,名声、人气,也是不可或缺的资本。

三、诸葛三杰龙、虎、狗

汉魏之际是门阀形成的时期,诸葛氏家族的行为,高度符合世家大族生成、发展、壮大的节奏,故而诸葛氏的影响在三国非常大。据《世说新语·品藻中》载:“诸葛瑾、弟亮及从弟诞,并有盛名,各在一国。于是以为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

诸葛亮为龙、诸葛瑾为虎,这个自不待言。关于曹魏司空诸葛诞为“狗”之说,曾有过争议,不外乎狗是贬还是褒。《世说新语》成书于刘宋,当时政治上已经不存在魏蜀正统之争,所以龙虎狗之说,大概还是指诸葛三兄弟的能力、地位而言。诸葛诞忠于曹魏,司马氏夺权之时,诸葛诞发兵反抗最后兵败殉节,“狗”当是指功狗、忠勇之意。

诸葛三兄弟对于扩大琅琊诸葛氏的影响力,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诸葛瑾少年时自立门户,没有跟随叔父诸葛玄到荆州去,而是辗转流寓到了江东,成为孙吴集团重要幕僚。诸葛亮辅佐刘备定蜀,与孙吴发生冲突,瑾、亮兄弟虽然生活上来往不断,甚至诸葛亮还过继哥哥的儿子诸葛乔为子,但在政治上,二人始终以忠节自持,没有因为家门之私干扰大局,这一点甚为世人推崇。诸葛瑾的儿子聪慧异常,后来做到东吴太傅,大权独揽,诸葛氏声威甚嚣尘上。但这位诸葛二代知进而不知退,得罪了孙吴实力派,最终兵变被杀,在东吴的诸葛氏被族诛。

诸葛诞在扩大家族影响力上走的较远。相比于两个堂兄,诸葛诞起家较晚,所任职务也比较低,走的政治路线也截然不同。诸葛亮、诸葛瑾乃至诸葛恪都是实干家,先有功绩后有地位。诸葛诞则是通过结交何晏、邓飏等所谓正始名士,先打通“朋友圈”、再进入政治舞台。一帮名士互相推举、题表,开启了正始玄学的思想风潮,逐步从思想领域侵入曹魏政治高层,结果招致曹魏老臣和传统实力派的打击。诸葛诞引起司马懿父子兄弟的猜忌,后来被迫起兵反叛于寿春,结果被镇压身死。

但诸葛诞参与正始玄学的形成,从文化层面极大抬高了诸葛氏的身价,他的女儿嫁给司马懿之子司马伷。后来晋朝建立,正始名士集体投向司马氏阵营,诸葛诞的儿子诸葛靓先前逃亡到东吴,晋灭吴后回归洛阳,竟又受到晋武帝的抬爱,诸葛氏一跃成为当时的顶级高门。

说回到诸葛亮。他的崛起得益于“朋友圈”,入蜀为相后,也非常注意维护这个微妙的圈子。诸葛亮最为器重、生平唯一看走眼的那位马谡,就是诸葛亮在襄阳时结识的。马谡与其兄马良,进入刘备幕府大概在刘备占领荆州之后。诸葛亮眼界高视远迈,生平看人做事基本没有错过,之所以看错了马谡,一者因为马谡确实有着高人一等的战略眼光,二者,与早年的襄阳旧谊不无关系。

包括向朗、向宠(这位在诸葛亮的《出师表》中露过脸)父子,诸葛亮晚年极为信任的长史杨仪,都是襄阳一带人氏。特别是一位叫杨颙的,是杨仪的同宗,早年与诸葛亮相识。诸葛亮一生唯一的毛病是喜欢事必躬亲,某次他亲自校对公文,杨颙毫不客气批评这种一竿子插到底的做法,诸葛亮欣然接受批评,还对杨颙更加重用。

纵观诸葛亮二十多年的为相生涯,公平公正、任人唯贤自然是没得说,但里里外外隐隐约约透着对襄阳籍士人的特殊感情。刘备早就看出马谡言过其实,但直到去世才向诸葛亮点明,或许也是顾及诸葛亮这点微妙的心思。毕竟人孰无情,诸葛亮的做法本身无妨大局,可以容忍。而从枯燥的故纸堆中,悄然瞥见圣人诸葛亮也有这种俗人的爱好,不免令人会心一笑。

上一篇:长河入海:浦东30年的四张面孔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