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徐泓:晚期传统中国社会的明清时代是中国社会进入近代的前夕

时间:2020-11-15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明清社会史论集》后记

徐泓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暨南国际大学历史学系

徐泓,台湾大学历史系文学士、文学硕士及博士。2016年起任南开大学历史学院讲座教授,厦门大学终身讲座教授,明代研究会(台湾) 常务监事。曾任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艺术史研究所创所所长,香港科技大学历史学讲座教授兼人文学部创设学部部长及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署理院长,暨南国际大学历史学研究所创所所长及系主任、教务长及代理校长及明代研究会理事长。教学研究的领域,主要是明清史、中国社会经济史,已发表明清盐政与盐业、明清社会风气、明代婚姻与家庭、明初国内大移民、明代城市、清代台湾自然灾害及明清史学相关学术论著八十馀种、学术评论三十馀篇。

这本《明清社会史论集》是从泓写过的相关论文整理出来的。最早一篇发表于20世纪80年代初,最晚的一篇则是2016年年底发表的;这是泓从事明清社会史教学研究近四十年的缩影。主持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的老友常建华教授和北京大学出版社合作,主编一套“中国社会史丛书”,邀泓参加。我们志同道合,遂慨然应允,借此也把写过的论文,重加汇整、增删,以期与近三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史学研究潮流对话。

作为晚期传统中国社会的明清时代是中国社会进入近代的前夕,是社会发展的过渡期。因此,社会性质非常复杂,社会发展不平衡,新旧杂陈,发展与守旧并生,繁荣与贫困共存。以纵向时间论,明清社会一方面有其不同于前代的发展,呈现出变的新颜;一方面又有与前代没什么不同的坚持,维持着不变的旧貌。以横向空间论,在同一时间内,不同的空间有不同的情况。全国有些地区,突破前代而有新发展,有些地区却仍停滞而无进展。有些地区,城乡社会繁荣,风气奢靡;有些地区连城市社会都仍贫穷,风气淳朴,遑论乡村了。因此,要评价明清社会的历史地位,相当困难。有的史家偏在负面评价明清社会,认为明清是近代中国衰落的源头,是中西历史消长的关键。有的史家则正面评价明清社会,认为明清社会具备早期近代社会发展的因素,比同时代的世界其他地区来得进步和繁荣。其实,明清学者评价自己所处的时代,也有类似的情况。例如明清之际,宋应星就说自己“幸生于圣明极盛之世”,而黄宗羲却说这是个“天崩地解”的时代。这本论文集就是试图从(1)社会经济发展与社会风气变迁,(2)婚姻与家庭,(3)社会阶层化与社会流动,这几个角度来论述明清社会的复杂性。

2011年年底,泓应郭润涛、李新峰教授之邀,到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短期讲学,趁便与北京大学出版社张晗先生商议,签下出版合同。本以为离2013年2月从东吴大学退休的日子不远,应有较多研究时间;孰知同乡老友陈支平教授见泓即将退休,当即邀约前往厦门大学任教。厦门大学是我们福建人最感骄傲的至高学府,前副校长、已故傅衣凌先生又是我毕生仰慕的当代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开拓者。傅先生桃李满门,大弟子杨国桢、陈支平和郑振满、王日根等传承衣钵,更将厦大打造成明清社会经济史教研重镇。机缘难得,遂欣然受邀,没想到宾主两欢,四年转眼而过。

因台湾有关机构规定,退休人员一年不能在大陆居留183天以上,否则停发月退俸;在厦大任教期间,无奈下只得台北、厦门两地奔波,扣除教学和备课,少有时间安静读书写作,遑论整理旧文。2016年6月,厦大聘约期满,随即又被好友何孝荣教授、余新忠教授和江沛院长邀来南开客座,南开大学郑天挺先生也是开拓中国明清史学研究的前辈,哲嗣郑克晟教授、门下冯尔康教授、陈生玺教授、南炳文教授、常建华教授、何孝荣教授、孙卫国教授和柏桦教授,向为泓所景仰,情谊深厚。得能笔砚相亲,切磋交流,真因缘殊胜之事,遂又不顾一切,慨然成一快!南开规定较弹性,每年最少到校两个月即可,无须两岸频繁奔波,宛如陀螺。泓因此较有时间安静地读书和修改论文,大致整理出约三十万字的九篇明清社会史研究相关文章。

各篇文章及其来源如下:

1. 《代序:明清史研究的学与思》。叙述泓从事明清教学研究的源起、师承,选择学习研究的领域,入手过程及心得;读者当可由此了解此书写作的缘起与背景。文章初稿于2014年5月4日,在东吴大学研讨会(“第九届史学与文献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从社会到政治——再现中国近世历史”,东吴大学历史学系主办,2014年5月3日至4日)上宣读,作为泓退休演说讲稿《我与明清史研究》。另外,还参考了三篇访谈录,一为曾美芳博士《专访徐泓教授》(“中研院”《明清研究通讯》[电子期刊]第36期[2013. 07. 15]; http://mingching.sinica.edu.tw/Academic_Detail/143, 访问时间2016年11月),另外两篇为何孝荣教授《明清史研究的学与思:访徐泓教授》(《中国史研究动态》2018年第3期[2018. 06],页46—55)和《明清史研究星空中的一颗恒星:徐泓教授的明清史研究学与思》(《理论与史学》第4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

2. 《幸生圣明极盛之世——16、17世纪中国的社会与经济》。发表于1991年10月出版的台北《故宫文物月刊》,第9卷7期(总103期),页47—52。这是应台北“故宫博物院”之邀,为所藏文物赴欧洲特展写的一篇说明,以见明清之极盛。“幸生圣明极盛之世”语出宋应星《天工开物》序言。

3. 《明代社会风气的变迁:以今江、浙地区为例》。初稿《明末社会风气的变迁》是应邀参加汉城大学(今名首尔大学)“第五届东洋学学术演讲会:明末社会变化与文化新倾向研讨会”而写。后来修改为《明代社会风气的变迁:以江、浙地区为例》,于1989年“中研院”主办的“第二届国际汉学会议:明清与近代组”上宣读,刊载于《第二届国际汉学会议论文集:明清与近代组》(台北:“中研院”),页137—159。后又收入邢义田、林丽月主编:《台湾学者中国史研究论丛·社会变迁》(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5),页292—318。拙文写作始于1974年,利用由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甫从美国运回中国台湾的北平图书馆藏明代方志。彼时图书资料较不开放,此文所引用文献较为难得,颇引起注目,曾作过几次相关论题的学术报告。1993年也到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报告,其摘要以《明后期商品经济与社会风气的变迁》为题,刊登于《广东社会科学》,1993年第1期,页111—112。最近,商传教授还在《走进晚明》(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里讨论过这篇文章。

4. 《明代后期北方五省商品经济的发展与社会风气变迁》。1989年,发表于“中研院”主办“第二次中国近代经济史研讨会”,收入《第二次中国近代经济史研讨会论文集》(台北:“中研院”经济研究所,1989),页107—174。这是接续《明代社会风气的变迁:以江、浙地区为例》写的,以与江浙地区比较,以见明代南北社会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文章谈到北方部分地方贫困的情况时,于注中所引《万历新修沾化县志》(万历四十七年刊,崇祯年间增补)邑人李鲁生《丙辰记》人食人史料,叙述之详细,极为罕见;内容触目惊心,使人不禁掩面而泣。晚明社会发展不平衡,江南城市社会声色犬马,北方乡村却灾荒压境,人民为生存乃至人相食。一个贫富极端不平均的社会而不大乱,终不可得也;不久,北方五省便陷入农民蜂起抗暴的动乱,终于亡明。东吴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李政宇曾以此为主要史料完成学位论文《万历四十三至四十五年的山东灾荒》。今人研究晚明历史,多盛称明代经济繁荣,社会富庶,士人生活优雅,甚至歌颂社会菁英的颓废文化(Decadence)。台湾治明史,攻读博、硕士学位者,亦多以此为选题,对于晚明政治、社会、经济大事,反乏人问津。以经世为主轴的中国传统史学,五四以来,迭受攻击;傅斯年就反对史学“疏通”知远,主张证而不疏;这与注重国计民生大问题之通经致用史学传统,渐行渐远。其后的史学发展,尤其近年台湾的史学界,更是如此。泓本不忍心刊登此一史料,但为呼吁回归中国史学经世传统,多多注重国计民生大题,关心贫苦弱势,遂予以收录。附录题为《万历四十三、四十四年山东饥荒与人相食史料》。原名《介绍几则万历四十三、四十四年山东饥荒导致人相食的史料》,刊载于《明代研究通讯》第6期(2003. 12),页143—149。

5. 《明清福建社会经济的发展与社会风气的变迁》。这是一篇整合了四篇论述明清福建社会经济的发展与社会风气的论文而成的:

(1)徐泓:《明代福建社会风气的变迁》,《东吴历史学报》,第15期(2006. 06),页145—171。亦收入田澍、王玉祥、杜常顺主编:《第十一届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页371—383。另收入韩升主编:《古代中国:社会转型与多元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2),页312—324。英文版HSU, Hong. Dec. 2008. “The Transformation of Social Customs in Ming Dynasty Fujian.” Frontiers of History in China(《中国高等学校学术文摘·历史学》)(Beijing and New York: Higher Education Press and Springer Verlag)3(4): 551-577.

(2)徐泓:《风华再现:清代福建社会风气的变迁》,《历史人类学学刊》第4卷2期(2006. 10),页37—70。

(3)徐泓:《明代闽南社会经济发展与社会风气变迁》,《闽台文化的多元诠释(一)》(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 06),页125—141。特别关注与华北、华中不同的华南发展特性,借以理解大中国内部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和差异。

6. 《明代婚姻制度》。原分(上)(下)两部分,刊载于《大陆杂志》第78卷1期,页26—37和同卷第2期,页68—82。泓的这一研究始于20世纪60年代选修杨懋春教授《中国社会史》,阅读了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和仁井田陞《中国法制史研究》《“支那”身分法史》,受他们的影响,开始研读明清律令、案例,学习利用传记、小说和方志史料以补正史之不足。这篇论文就以《古今图书集成·闺媛典》及“三言二拍”为主要史料,探讨明清社会的核心——婚姻与家庭,论述近代前夕的中国社会,构建家庭的婚姻制度有何变化。

7. 《明代家庭的权力结构及其成员间的关系》。上篇论婚姻,这一篇用同类史料和同样方法论述家庭制度,着眼于解决同样问题,即近代前夕的中国社会,作为社会基石的家庭制度有何变化。

8. 《明代灶户阶层分化与盐业生产形态的变化》。此文取材自泓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的一部分,原题为《明代后期盐业生产组织与生产形态的变迁》,1976发表于《沈刚伯先生八秩荣庆论文集》(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页389—432。明朝把全国人口分为军、民、匠、灶四种户籍,人以籍为定,不得随意平行流动。实际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四大族群间流动的障碍渐失。而这四类人户的内部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发生阶层分化,贫灶生产手段与生产工具逐渐为富灶所夺;明初政府设定的小生产者制度,逐渐向大生产形态发展,许多贫灶沦为富灶的雇佣,甚至盐商的商业资本也插手生产,控制盐场。此文实在谈不上什么阶级分析,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的台湾,讨论社会阶级分化犹为时讳;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口试,因某位口试委员教授指责,差一点被扣上了“红帽子”。

9. 《明代向上社会流动再探》。本文参考了两篇文章:一为《重论明代向上社会流动:何炳棣〈明清社会史论〉译注及其后续研究》,发表于2016年11月出版,常建华教授主编《中国社会历史评论》第17卷上册;二为泓的另一篇同名论文《明代向上社会流动再探》(《历史人类学学刊》,第15卷第1期[2017.04],页53—82)。这是译注何先生巨著《明清社会史论》的后续研究,何先生大作运用大量举人三代履历探讨明清社会阶层化,估算阶层上下流动的流动率,得到明清社会中,高比率平民向上流动的结论。最近二十多年来,不断有人质疑何先生的研究,却无人真正触碰他的研究方法与文献。尤其近年来大陆各图书馆相关资料相继开放,可用来估算的资料较何先生当年在北美所能运用者几达三倍,真可好好检视。此文虽不长,处理分析样本却达15519件,约当何先生所处理的6332件之2.5倍,而且数据分配平均到明朝每个皇帝统治期间(何先生的资料,有4个皇帝统治期间数据付之阙如)。但即使如此,结论也与何先生极为近似,由此证明了何先生巨著的论点难以撼动。

这本论文集初步集结了泓近四十多年的研究,谈不上什么大成果,却得许多师友学生,乃至家人的协助。师友的鼓励切磋,学生的教学相长,家人的无怨支持,化入了字里行间。没有大家的热情扶持,这本书是难以完成的。

徐泓夏历庚子年(2020)于台北景美仙迹岩下二闲居改定。

本文由作者徐泓教授授权推送,特致谢忱!

本期编辑:朱少溥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