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什么是“明朝黑人部队”? | 地球知识局

时间:2020-11-16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NO.1717-明朝黑人部队

作者:昆布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万历朝鲜战争(1592-1598)是“万历三大征”中历时最久、规模最大、战况最烈的一场大战。《明史》评价:“自倭乱朝鲜七载,丧师数十万,靡饷数百万……至关白(丰臣秀吉)死而祸始息”。

若当时大明没能保下朝鲜

只能得一时承平,甚至会在之后加速自身的灭亡

(底图:shutterstock)▼

为了保全藩篱、巩固国防,大明王朝于内忧外患之中仍不惜举天下之精兵并力东征。用兵高峰之时,来自蓟辽、宣大、浙江、两广、四川乃至云贵边陲的各路大军云集朝鲜半岛。

真的是全国驰援,抗日援朝▼

由于这些部队在军籍、编制、兵种上各有差异,以及朝贡体系下的国际交往所带来的人口流动,援朝明军不但是一支多民族部队,还是一支跨国部队,个别将领麾下甚至还有一些异样肤色、人种的神奇面孔。

奉大明皇帝之命来拯救朝鲜

(图片:shutterstock@Faiz Zaki)▼

异面神兵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春,中朝联军在半岛南部的庆尚道、全罗道大举集结,酝酿对倭寇的决战。

五月下旬,朝鲜国王李昖造访汉城附近的明军营地,与刚刚入朝参战的步兵游击彭信古对饮寒暄。彭信古兴之所至,唤出手下的“异面神兵”邀请国王检阅。

此时已是日本第二次入侵(第二次万历朝鲜战争)

日军的深入程度已不能和第一次相比,但仍然强大▼

根据彭的描述,神兵来自“湖广极南,波浪国人也,渡三海,方抵湖广”,距离朝鲜则有十五万里之遥。而之所以称为“异面”,是因为这群外籍兵的形象实在迥异于中土人士:一是黑(黄瞳漆面,一身皆黑);二是卷发(须发卷卷短曲如黑羊毛,而顶则秃脱);三是整天盘头(一匹黄绢,盘结如蟠桃状而着之头上)。

除了相貌奇特,这些士兵更有天生神技,精通各类冷热兵器,还能潜于海下数日不出,徒手凿沉敌船。李昖赶紧献上恭维,盛赞天兵威武,荡平倭寇指日可待。

不管他们是来自马六甲以东还是以西

如此远道而来抗日援朝,真的是国际主义精神▼

可惜彭游击武运不佳,也连累到了这支跨越万里波涛来到异国征战的黑人兵团。

十月一日,彭信古所在的明军中路集团向岛津义弘据守的泗州城发起总攻。此时丰臣秀吉已经病死,这是明军计划中的最后一战。

这一战彭信古率部担当先锋,发炮击毁倭城城门及多处城垛。眼看就要逼近城下,明军炮营中却有大炮突然炸膛,不幸引爆了周边的炸药,明军阵地霎时间变成了烈焰冲天、血肉横飞的修罗场。日军乘势从小门冲出来反击。

当时大明的火炮技术还比较简陋

大炮炸膛难以避免

但在关键时刻把弹药库都炸了,真的是武运不佳

(图片:wikipedia)▼

被炸懵了的明军全线崩溃,彭信古得幸仅以身免,但所部三千士卒却被屠戮殆尽。那支黑人兵团还没来得及施展神技,就因为明军意外的惨败过早凋零在陌生的战场。

有些通俗历史读物通过“面漆”的描述推断,泗州城下的这支黑人部队来自非洲大陆,并把泗州之战渲染成非洲军人首次在朝鲜作战。然而中外史料中并未明确记载这些黑人战士的来历。

战果或许遮蔽了我的面目

但请不要怀疑我的存在

(图片:wikimedia@AMISOM Public Information)▼

事实上,早在五年前“壬辰倭乱”的尾声阶段,援朝明军中就已经出现了黑人士兵,统帅他们的是名将刘綎。在朝方记录者眼中,刘綎帐下黑人兵的形象特征完全就是彭信古部下的翻版,都是“面色深黑如鬼,能潜行海底”,但也指出“其种出南番”。

那么,为什么会有黑人在明军中服役,他们又来自哪里呢?

昆仑与黑番

从方位上看,“波浪国”所在的“湖广极南”实际上就是古代中国人认知里的“昆仑”。《旧唐书》载:“自林邑以南,卷发黑身,通号昆仑。”林邑就是占城国的前身,也就是说,“昆仑”未必一定来自非洲,也可能就来自东南亚。

和很多人的直觉不同,“昆仑”未必一定来自非洲▼

人类学研究显示,史前时代,黑人也曾分布于东南亚和一部分东亚大陆,甚至日本列岛的古老居民虾夷人也具有黑人的基因。时至今日,在马来半岛以南的海岛上,仍有少量黑人种族散居,这些黑人被称为尼格利陀人种,又名矮黑人种。人种分类学说在当代饱受质疑,但矮黑人种的外观非常符合中国古书里“卷发黑身”、“侏儒短人”的描述。

有说法认为他们是从印度洋北岸迁徙至此

甚至是从印度洋西岸横渡至东南亚

虽然早期航海技术较差,但这种说法确实颇为合理

(菲律宾-内格罗岛-当地土著)

(图片:wikipedia@Frederic H.Sawyer)▼

到有文字记载的年代,东南亚早已被黄皮肤的大陆人征服。经过数千年的融合、稀释,这一地区的黑人逐渐边缘化,不太可能出现“举国皆黑”的情况。因此,古代中国人给东南亚土著贴上黑人标签,应该是以自身肤色为标准判定的,并不是说这些战士就是真的黑人。

如今尼格利陀人已经是相当边缘化的存在

比如分布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

歧视与贫穷令其处境艰难

(图片:wikipedia)▼

其实东南亚黑人与中国的交往源远流长,唐代以后更是随着朝贡、贸易以及征伐俘获等渠道进入宫廷和士民的日常生活,充当官私奴婢,成为唐人泛称的“昆仑奴”的主要来源。

另一类“昆仑奴”则来自于阿拉伯(大食)商人的奴隶贸易。大食国与大唐贸易往来十分频繁,阿拉伯人口贩子从非洲东部捕获、诱拐当地黑人到大食国为奴,其中一部分通过西域陆路或南方海路转手卖到中国,利润倍增。

阿拉伯人搞黑奴贸易也是由来已久了

如果是阿拉伯人开发新大陆

想必黑奴贸易也会直接照搬▼

13世纪的也门奴隶市场

(图片:wikipedia)▼

除了被富户商贾收买充作家奴、农奴外,部分有一技之长的黑人还能涉足翻译、水手、伶工这样的技术工种。《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昆仑奴葛老,虽然没有介绍出身,但演员身型高大,一望便知是非洲黑人后裔。

进入明代,太祖朱元璋在建国伊始就命使出疆,宣教化于南海诸国。近者安南、占城、真腊,远者暹罗、满剌加、锡兰,甚至红海岸边的天方国(麦加),纷纷遣使奉表,入贡天朝。各国贡物五花八门,黑奴也不时被列为贡品,从爪哇国、满剌加(马六甲)、渤泥(文莱)等地一道进献。

当中国人向西探索的时候

阿拉伯商团和伊斯兰教也在向东开拓(孟加拉、亚齐)

由此将黑奴贸易延伸到东亚海域也并不奇怪▼

然而大明皇帝和宫廷对于黑人入贡的接纳程度并不高,抑或是黑奴本身在各国都是宝贵的人力资源,作为贡品输入中国的黑人,数量并不多。自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黑人入贡的记录就鲜见于史册。

下一波大规模的黑人输入,要等到明代中后期的嘉靖朝。

16世纪初,葡萄牙人海外扩张的触角伸到了印度洋上的果阿和马六甲,并将中国视为前途无量的新兴市场。在试图出使北京而遭到明廷拒绝后,葡萄牙武装商队径直前往闽浙沿海,开拓走私贸易。大明王朝主导的朝贡体系下内循环的国际秩序,开始受到威胁。

此时全球贸易的主导者正在悄然变为欧洲国家

而欧洲国家同样是搞黑奴贸易的

西班牙、葡萄牙在非洲海岸早已是奴隶贸易老手▼

由此也发展出对“波浪国”的另一种解释——“波浪国”即葡萄牙的音译。当然波浪国的黑人并不是葡国本色人,而是葡萄牙殖民者役使、买卖的奴隶,也就是明人记录中的“佛郎机黑番”。

全球化的黑历史

新航路开辟以前,欧洲和阿拉伯的人口贩子在非洲大陆的东西两端各自经营着奴隶贸易,我们熟知的大西洋三角贸易,早在三百年前就在印度洋上上演过一轮。

当葡萄牙人终于打破穆斯林世界对东西方贸易和交通的封锁,随即就把他们在非洲西海岸丰富的蓄奴贩奴经验带到了亚洲。这些黑奴加上东南亚当地的带路党,就成为了小国葡萄牙维持海外领地的重要人力资源。

17世纪初,葡萄牙人的亚洲地图

可以说已经非常准确了

而葡萄牙人的亚洲探索也只是不到两百年而已

(图片:wikipedia)▼

与这个过程同步,“佛郎机黑番”也大量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浙江巡抚朱纨指挥明军扫荡葡萄牙人在宁波的据点双屿港,毙俘番贼数百,俘虏中有两名来自“满咖喇国”和“哈眉须国”的“黑番”,以及一名来自“咖呋哩国”的“极黑番”。

学者考证,“满咖喇”、“哈眉须”分别就是马六甲和霍尔木兹,而“咖呋哩”则源自葡语“Cafraria”,是对东非黑人地区的泛称。朱纨以“极黑番”来形容咖呋哩人,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非洲黑人肤色更深。在此后闽浙沿海的缉私清剿行动中,“面色如漆”的黑番几乎是明军斩获的佛郎机夷船上的标配。

葡萄牙人窃据澳门后,澳门很快成为葡萄牙以及海上新贵西班牙、荷兰共同的全球贸易中转站,不同种族、肤色的人口在此杂居。由于来自东方市场的稳定需求,从莫桑比克到印度、澳门的奴隶贸易甚至一直持续到了清朝中叶。

1598的澳门还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定居点

但由于身份特殊,可以从事各种或明或暗的贸易

这一特殊地位也使其数百年间繁荣昌盛

(图片:wikipedia)▼

在当时欧洲商人的记录中,澳门的西洋商人居家则有武装黑奴护院,出门则有黑人家丁抬轿——一顶轿子配备5名轿夫,4人抬轿,一人撑阳伞。华人巨室也热衷于“多买黑人以守户”。

葡萄牙人经营下的澳门起初并没有常备的军事力量,因而延续了他们训练、武装黑人的传统。广东、福建的文武官员也注意到,效力行伍的黑人“性颇忠实”、“临敌不畏死”,并且由于葡萄牙人的训练,黑人士兵特别善于操控甚至铸造火器。于是有明军将领通过高价赎买,将一部分黑人士兵收入账下,用以攻城拔寨。

晚明乱世,朝廷的正规军事系统卫所—军户制度名存实亡,有实力的将领往往通过收编俘虏或通过同乡、亲缘关系募集私兵,作为自己的核心部队。前文提到的猛将刘綎,就以收编“外国向化者”作为家丁而声名远播,其麾下甚至有暹罗人、天竺人甚至“降倭”组成的外籍军团。他带到朝鲜的黑人兵,虽未必出自澳门,却也是嘉靖以来黑人在东亚人口流动的结果。

万历朝鲜战争掏空了大明王朝的财政,间接促成明朝的覆灭。可就在江山易手之后,仍有黑人士兵在为朱氏余脉征战。顺治四年七月(1647年),南明“三忠”之一,广东番禺人陈子壮组织义军反攻广州,这支东拼西凑的军队大部分由“蜑户番鬼”组成。

“蜑户”是海上渔民,而“番鬼”就是广东官绅平日蓄养的黑人奴仆或私兵。起义旋即被扑灭,这些黑人战士最后的结局无人知晓。

不知身在何处、不知为谁而战、不知死于何乡,也许就是这些异乡飘萍无法摆脱的宿命。

参考文献:

1 郑洁西:万历朝鲜之役明军中的外国兵

2 廖大珂:明代“佛郎机黑番”籍贯考

3 庞乃明:因袭与重塑:明清之际黑人形象的历史建构

4 李季平:唐代昆仑奴考

5 明.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校注

6 明.蔡汝贤:东夷图说

7 清.徐鼒:小腆纪传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shutterstock@Faiz Zaki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