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腥风血雨的殖民时期——浅谈美国早期黑奴制度

时间:2020-11-1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基督教贵格会的产物—美国宾夕法尼亚州:

本文首先介绍一下威廉潘恩 (William Penn,1644年10月14日 –1718年6月30日),他是美国东部殖民地大片土地的实际拥有者和美国东海岸中部的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建立者,更早的founding father,威廉潘恩的父亲是英国海军上将,英国下议院议员。

1681年,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因为欠了威廉潘恩父亲一笔钱,就把北美大片殖民地作为偿债给了威廉潘恩。

1682年潘恩38岁时第一次踏上美洲大陆。我们会发现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实际上是英国国内宗教斗争的必然结果。

潘恩到了美洲之后原来的宾夕法尼亚殖民者宣誓效忠潘恩,把潘恩视为他们的长官,并且宾夕法尼亚召开了第一次殖民者大会,后来潘恩在特拉华河附近建立了宾夕法尼亚。

但是潘恩的贵格会政府不被宾夕法尼亚的荷兰人、瑞典人和部分英国人接受(可能是宗教原因),这些人另行组建集会并实现了他们的目标—1704年,宾夕法尼亚州最南端的三个县被允许分裂并成为下特拉华州的新半自治殖民地。

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国王查理二世

潘恩是殖民地统一的早期支持者之一,潘恩写文章并希望建立所有英国殖民地大联盟—这就是后来的美利坚合众国。

他在宾夕法尼亚州政府构架中提出的民主概念是美国宪法的灵感来源—潘恩本来就是民主和宗教自由的最早倡导者。

潘恩甚至思考过欧洲的战争与和平问题。潘恩前瞻性地提出建立一个欧洲议会,这个所谓欧洲议会由一群能够和平地讨论并裁决争端的代表们组成、这样就有希望建立欧洲联盟。

下面讨论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建立,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就是英国国内宗教斗争的必然结果,深深地打上了英国国内宗教斗争的烙印。

潘恩向英国国王提出贵格会教徒大规模地向美洲移民,但是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清教徒跟英国本土的圣公宗一样对贵格派很不友好,一些贵格派教徒甚至被赶到了加勒比海地区。

1677年包括潘恩在内的一批著名的贵格会教徒买下了西泽西省殖民地(现在新泽西的一半),一批贵格会教徒开始定居。到1682年东泽西也被贵格会教徒们买了下来。

新泽西已经成为贵格会教徒们在北美的根据地和革命老区,下一步潘恩当然是想更进一步扩大贵格会的生存空间。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政治便宜(其实是还债),查理二世给了潘恩一个大大的惊喜,一个无与伦比的特大土地的特许状。

潘恩成为了12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主人且不受英国皇室控制,潘恩成为了新泽西西部和北马里兰大片土地唯一的主人,他不仅有整个土地的产权,还有立法权等等权利(宣战权除外)。

然而这片潘恩的意外之财并非是无主的。这片土地最早的主人是约克公爵,约克公爵对于国王查理二世把本属于自己的大片肥沃土地的产权给了潘恩,虽然口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是不高兴的(accept reluctantly but without protest.)。

约克公爵给自己保留了纽约、New Castle、 Eastern portion of the Delmarva Peninsula三个地区。这样英国国王偿清了自己欠潘恩父亲的 £16,000债务(相当于今天的£2,463,355)。

宾夕法尼亚最早的名字是新威尔士,然后是“夕法尼亚”,查理二世为了感激自己的债主潘恩,御赐“夕法尼亚”一个新名字—宾夕法尼亚,“宾”就是潘恩。

1681年3月4日,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签署了北美宾夕法尼亚土地主权转让许可证,潘恩写到:"It is a clear and just thing, and my God who has given it to me through many difficulties, will, I believe, bless and make it the seed of a nation."这是一个清楚公正的文件,我的上帝在我历经磨难之后把这个土地产证给了我,我相信,上帝保佑,这是一个民族的种子。1682年潘恩38岁时第一次踏上美洲大陆。

卡罗来纳省殖民地的变迁

潘恩第一次做了一百年后美国建国者们做的事,潘恩给自己的土地起草了宪法,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宾夕法尼亚宪法。

这个宾夕法尼亚宪法明确地说:宾夕法尼亚的白人居民有以下权利:宗教自由,免于被非法拘捕的自由,自由选举,陪审团公正的审判。类似于刘邦约法三章。

潘恩本来就是一个有影响的学者和理论家,他现在必须证明他自己作为业主、城市规划者、他自己“神圣事业”(在宾夕法尼亚这块处女地壮大贵格会的生存空间和自由的试验田)的指导者是合格的。

除了潘恩的宗教目标,他当然也希望宾夕法尼亚能够给他带来利润。但是潘恩宣誓:“我绝不会剥削印第安人和白人。”

潘恩这样写到:“我绝不会滥用上帝给我的幸运,也不会辜负上帝给我的保护,不会玷污这片宾夕法尼亚处女地。”潘恩从印第安人手中“买下”宾夕法尼亚之后保留了印第安人在自己土地上渔猎和采集野生果菜的权利。

说服在英国本土受尽压迫的贵格会教徒们离开祖国背井离乡来到北美殖民地,才是潘恩遇到的第一个商业难题。一些贵格会家族从英国本土到了新泽西和马里兰定居,但是人数有限。

为了吸引更多的殖民者,潘恩写了一份在当时被认为是实话实说并且经过详细调研的招股书明书,这份招股说明书极度看好宾夕法尼亚的殖民事业,不仅承诺了宗教自由,而且承诺了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物质生活的优势。

潘恩用不同语言在欧洲到处销售这份招股说明书。六个月以内潘恩把一千两百平方公里土地出售给了超过250名未来的定居者,大部分是富有的伦敦贵格会成员。

最终潘恩吸引到了其他欧洲被压迫的教徒,包括来自英国、法国、荷兰、德国、瑞典、芬兰、爱尔兰、威尔士的胡格诺教徒、犹太人、路德派、天主教徒等等,可谓三教九流。

潘恩接下来的工作是建立一个道德社会的法律架构。这个社会其实就是贵格会一直以来的运作模式—权利来自people和公开演说。值得注意的是,潘恩认为自己作为宾夕法尼亚的业主,限制自己的权利也很重要—潘恩跟华盛顿差不多。

潘恩认为新政府应该只有两个任务,一是保卫私人财产和企业不受侵犯,二是公平合理地征税。像刘邦废除秦法一样,潘恩认为,英国本土两百多种死刑罪名都应该被废止,只有叛国和谋杀罪可以被判处死刑。

新政府的监狱应该是进步的、用来矫正犯人的工作场所(类似于劳改),而不是地狱般地把犯人限制在狭小的空间。潘恩给宾夕法尼亚殖民者规定的行为规范相当清教:禁止咒骂、撒谎、酗酒,禁止舞台剧、赌博、饮酒跳舞狂欢、面具、斗鸡和斗兽。

欧洲女性契约劳工抵达北美洲

潘恩的一切做法都是对欧洲旧世界国王和统治集团所制定的法律的背叛。在二十份手稿中,潘恩努力建立他的“政府结构”。他大量地引用英国思想家约翰洛克的论述,其实约翰洛克后来对杰佛逊也有很大影响。

与约翰洛克不同的是,潘恩在手稿中加进了革命的设想—这就是用宪法修正案的办法使得一个固有的结构能够与时俱进。潘恩写道:“政府就像钟表一样,按照人们给他的提案来运转。”

潘恩希望有一部能够被修改的宪法,这样异议、新的设想可以被吸纳,有意义的社会变革可以被允许发生,而不至于发生起义或者革命。

深南地区的棉花种植园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国王可以推翻任何法律,英国国王并没有干涉宾夕法尼亚这个潘恩领地的任何事情。

弗吉尼亚公司与早期奴隶制:

弗吉尼亚公司是由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在1606年4月10日授权建立的两个股份制公司的合称,目的就是在美洲建立殖民地。这两个公司一个是弗吉尼亚伦敦公司,一个是弗吉尼亚普利茅斯公司。

这两家公司的许可证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殖民地点不一样。英国国王颁发的许可证在美洲这两个公司殖民地之间规定了一个缓冲地带,这两个公司被禁止在对方殖民地一百英里以内建立新的殖民地。

欧洲来的契约劳工在北美洲

弗吉尼亚普利茅斯公司从未履行过这个公司章程,最后弗吉尼亚普利茅斯公司并入了新英格兰。首先英国国王授权这两个公司自我管理,这两个公司又把自我管理的权利给了殖民地。

虽然弗吉尼亚公司在1624年失败了,但是,自我管理权并没有被英国剥夺,相反,这个原则被坚持了下来,那就是,即便是皇家殖民地也应该自我管理—这就是美国民主的起源。

首先探讨弗吉尼亚伦敦公司。根据英国国王许可证,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可以在北纬34到41度之间建立100平方英里(260平方公里)殖民地。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同时拥有一部分大西洋和加拿大。

1607年5月14日,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在詹姆斯河沿河而上40英里处建立了詹姆斯敦定居点。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在北纬38度以北的部分是和弗吉尼亚普利茅斯公司共有的。

但是到1609年,弗吉尼亚普利茅斯公司解散了,这样一来,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的许可证被修改—该公司可以向北拓展。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在财政上捉襟见肘,也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但是在放弃美洲本土品种开始种植更甜的烟草品种之后,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的利润改善了,从1612年开始,这种更甜的烟草开始出口,成为了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的现金流来源。(这玩意跟鸦片差不多)。

17世纪弗吉尼亚种植园

1620年之后,欧洲大陆对于烟草的需求增加。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开始安排在荷兰销售弗吉尼亚的烟草。

但是第二年就出了问题,不管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如何苦口婆心地请求保持自己自由贸易的特权,伦敦枢密院禁止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直接把弗吉尼亚的产品直接出口到任何欧洲国家,除非弗吉尼亚伦敦公司把货物先在伦敦卸载并且向英国本土纳税。

1621年公司就出了问题,拖欠股息、不断用用彩票融资,都使得潜在投资者驻足不前。公司债务已经超过了9000英镑。1622年3月印第安人屠杀了弗吉尼亚殖民地四分之一的白人人口,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终于从危急变成了重创。

这样一来,英国国王和公司推出了一份新的官方许可证,这份许可证减少了弗吉尼亚伦敦公司管理弗吉尼亚的决定权。但是很多人反对这个新的许可证。

詹姆士一世在1624年迅即改变了弗吉尼亚的地位,把弗吉尼亚变为国王任命的官员直接管理的皇室殖民地。弗吉尼亚殖民地的出口限制依旧。

国王在1627年批准了弗吉尼亚集会的选举。这种国王任命官员、当地组织集会监管殖民地的办法一直延续到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

美国早期黑人奴隶问题:

弗吉尼亚伦敦公司对殖民者不征税,相反,允许公司股东们雇奴隶和佃户、契约工。《美国经济史》一书讲到:北美奴隶制开始于1619年的弗吉尼亚,奴隶制与殖民地中美国人的自由观念同步发展。

北方的农业活动通常基于较小的、适合家庭耕作的地块,劳动力通常由家庭自身提供;但在南方奴隶的使用非常广泛,对劳动力的需求是奴隶制发展的动力,特别是像烟草种植园。

但是奴隶通常是从非洲进口和在北美买卖得到,而不是在本种植园出生成长的,这将在本文最后分析,在北美,如果母亲是奴隶,父亲是白人,那孩子依旧是奴隶,这点值得注意。总之非洲黑奴更接近上古的奴隶而不是中世纪的农民。

美国南方殖民地的地图

有这样一份1770年的数据,黑奴在各殖民地人口比例,新英格拉地区黑奴的人口比例不到10%,在马里兰黑奴占总人口31.5%,弗吉尼亚占42%,北卡罗来纳占35%,南卡罗莱纳占60.5%,佐治亚占45.5%。

南方并不是18世纪白人移民喜欢的落脚点。我认为很可能是南方已经种植园化,阶级固化,白人无法在南方实现美国梦,美国南方没有欧洲白人移民立足奋斗的产业和环境。相反本文开头讲的宾夕法尼亚是欧洲白人喜欢的落脚点,就像今天的深圳。

18世纪英国伦敦的烟草广告

下面介绍一个争议问题,美国黑奴到底有没有家庭,美国黑奴小孩的父亲到底是谁?因为1808年美国禁止合法国际奴隶贸易,白人必须依靠黑奴母亲增加奴隶人口,女性黑奴和她们的孩子们构成了黑奴人口增长的基础,因此必须有男女交配活动。但事实是怎样的呢?

当时美国黑奴没有档案,黑奴自己的生日和父亲都是无法知道的。黑奴“夫妻”同居的时间(如果不是“一夜情”的话)和被强迫分居的时间也是不清楚的。

有些学者在《十字架上的时间》一书中认为,美国黑奴是有家庭的,至少在几年这个时间范畴上,黑奴是有稳定家庭的,白人并不经常出售黑奴的孩子。

这些学者认为稳定的黑人家庭是更有效率的经济单位,白人奴隶主没有道理破坏“黑人家庭”(如果存在的话),黑人群居性滥交、黑人一妻多夫和一夫多妻都会被市场经济这个看不见的手自然淘汰。

这些学者写道:“白人男性对黑人女性的性剥削是被广泛认为存在但是其实并不存在的迷思(myth),家庭是奴隶制度下社会组织的基本单位也就是奴隶制度的细胞,因此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白人种植园主会鼓励黑奴建立稳定的家庭,而且大多数种植园主也是这么做的。”

三角贸易示意图

但是事实是怎样的呢?我们将会发现,大量的黑奴父亲就是白人,黑奴们的主人就是自己的父亲,白人的奴隶们就是自己跟女性黑人的后代。这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将在最后分析其原因。

1845年出版了一部废奴主义文献,黑奴Douglass在书中说:“我的母亲,我的姥姥姥爷都是黑人,而且肤色很黑,我的母亲的肤色比我的姥姥姥爷都要更黑,我的父亲是一个白人,所有和我谈到我的父母的人都说我的父亲是个白人,还有人说我的主人就是我的父亲。……我在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和我的母亲分开了……在我后来逃离的马里兰州的那个地区,这样的风俗很普遍,婴儿和他们的母亲很早就分开,很多时候母亲被迫在小孩12个月大以前就与他们分离,被送往某些农场工作,……而孩子则交给由于年老体衰、无法从事田间劳动的女奴照料。”

Booker T. Washington 在1901年出版自传《Up from Slavery》(起来奴隶们):“我出生年份是1858年或1859年,我几乎完全不了解我的祖先,我无法找到任何资料,以考证我母亲之外的所有家族成员的历史,我记得我的母亲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妹,我对我父亲的了解比我母亲更少,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听说我的父亲住在附近的一个种植园,是个白人。”

在《解放宣言》宣告我们家自由之前,我们从没睡过床,我们三个孩子,我的哥哥妹妹和我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铺了一张床垫并睡在上面,我们睡在肮脏的抹布堆里面。”

下面我将说明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生育控制,到底什么是奴隶,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就是男性奴隶没有生育权,有生育权的男性、有自己后代的男性不能称为奴隶,哪怕没有财产权。

生育权至少是跟财产权一样重要的衡量一个人是否是奴隶的标准。一个奴隶制度想要维持,不能有太多的奴隶,不然成本太高了,你能想象一个农场全是一个个稳定的奴隶家庭,这些奴隶家庭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农场里?

这个农场归根结底是要为主人带来收入的,不是养活奴隶的,为什么黑奴小孩必须跟自己的黑奴母亲分离,就是因为壮年的女性黑奴是劳动力,可以为种植园带来收入。

如果壮年女性黑奴花大量时间照顾自己的小孩,那就会减少在种植园的劳动时间,这对白人种植园主是不划算的,所以白人种植园主会找老年没有劳动能力的女性黑奴照顾黑人小孩。

那么为什么黑奴小孩不在自己的种植园长大呢?这很简单,如果黑人小孩在自己出生的种植园长大,那种植园不就成了幼儿园和植物园、公园了。

白人种植园主在旺季需要更多的黑人劳动力、在淡季需要更少的黑人劳动力,白人种植园主根本不需要黑奴小孩在自己的种植园长大,吃自己的种植园,养大一个黑奴小孩成本是很高的。所以会有专门的白人转卖黑人小孩到需要黑人劳动力的种植园。

因为美国立法禁止从非洲贩运奴隶到美国,种植园不能随时在需要的时候从非洲进口黑奴劳动力,因此美国需要更多的种植园来相互转卖黑奴、提高黑奴利用率,你旺季我淡季,我就把我的黑奴卖给你,这样大家成本都降低了。

这就是南方必须扩大黑奴市场的根本原因—一切就是为了提高黑奴利用率和降低自己的成本、避免黑奴闲置在自己的种植园、更不要说在自己的种植园养大一个黑人小孩。

而白人男性对黑人女性的性剥削是很常见的,一旦男性黑人开始自我繁殖,男男遗传,那就变成了一个民族,一个跟白人对立的民族,奴隶制度就不稳固了。

必须让男性黑人没有自己的历史和血脉,这样男性黑人无法拧成一股绳,因此白人男性会找黑人女性交配,生下的依然是奴隶。可能不忍心剥削自己的孩子,就把自己的孩子卖给别的白人种植园主。

很多学者认为,奴隶交易与生育控制是奴隶制度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不以棉花为主要作物的老南方,奴隶主会向产棉区供应黑奴,因此整个美国南方均受益于奴隶贸易,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大家一起降低成本。

当然还有以下问题,老南方和新南方奴隶性别比是不均衡的。奴隶生育输出州也就是老南方,黑奴女性比男性更多,黑奴男女比例较小,有更高的儿童黑奴与成年黑奴比;在奴隶使用州也就是产棉区,黑奴男性比黑奴女性更多,黑奴男女比例很高。

这明显是白人种植园主人为的结果,隔离男性与女性黑奴,男性黑奴在产棉区投入种植园劳作,女性黑奴在老南方投入黑奴的繁殖。当老南方男性黑奴数量不够,繁殖起来力不从心时,就由男性白人跟女性黑奴交配“代劳”繁殖黑奴。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