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老特工涂作潮一辈子隐瞒了什么?

时间:2021-01-02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衲读

1984年12月31日,涂作潮去世

1979年1月2日,特科战友聚会西单四川饭店,每人出10元的AA制。当时涂作潮只能坐在轮椅上了。涂作潮父子的20元,是曾三出的。前排左起:沈义(曾三夫人)、陈坦夫人、熊天荆(伍云甫夫人)、涂作潮、李强夫人;二排左起:王子刚、曾三、陈坦、李强、方仲如、苏刚达;三排左起:涂胜华、陈辉(陈坦子)

原载:《南方周末》2014年5月1日

作者:冯翔、石岩、江梦瑶

在四机部的牛棚里,涂作潮被殴打了上百次,用刑时间累计超过一千小时。放出来一个星期,他瘫痪了。

他的嘴出了名的严。造反派不信邪。一个小头头对涂作潮说:说吧!那谁谁,我几个大嘴巴就全招了!1936年,周恩来让你把一只钢笔带给潘汉年,有一封信在钢笔帽里藏着,这是什么名堂?

“潘汉年是一个半公开的共产党,他目标太大。我涂作潮没人认得。所以从西安到上海这一段,我拿着信更方便。”

“这个信没封口,实际就是一张字条,那是带给张学良的。你不打开看看?你是死人?”

“我们有纪律。我如果瞎说瞎看,我恐怕活不到今天。总理没说不让我看,他只是说当心点,别丢了。”

小头头恼羞成怒,一边挥鞭子一边骂:“他(周恩来)让你吃屎你也吃吗?”

父亲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涂胜华到今天都很想知道。

立即报总理办公室备案

有一次,涂胜华在医院陪父亲打点滴。父亲发现乳胶管中有一小截空气,蓦地抬起已经瘫痪的右手,打掉了插在自己左臂上的针头。对惊愕的儿子解释:“这一小截空气会要我的命。俄国人杀兔子就用空气针。”他想问,父亲是否在苏联专门学习过这门杀人技术?父亲再不肯说了。

另外一次去医院的路上,司机发动车子,车“轰”地往前一窜。父亲坐在后座嘟囔了一句:档挂高了。涂胜华又惊愕了:一辈子没听说他会开车啊。再问,又不肯说了。

这种“又不肯说了”的时候很多。由于“革命需要”,他甚至对自己的妻子隐瞒了真实身份。直到生了三个孩子,母亲才知道:自己一直在受骗。受自己男人的骗。

1969年,涂胜华受父亲牵连死于非命的二哥火化了,她抚着骨灰,喃喃地说:咱们家怎么能弄得家破人亡?你爸爸怎么会反D呢?她说出了当年李白被捕后,涂作潮匆匆撤离上海,向她交代的一段话。这段话,涂胜华终身难忘。

“李先生被捕了,我也要走了。万一以后我回不来,你要记清楚一件事:我是共产党。我不叫蒋林根,我叫涂作潮。你不认字,想办法把这几个字记下来。日后如果共产党坐了天下,你就去找※※※,他会管你们娘儿几个吃喝拉撒睡的。如果共产党没有坐天下,带着孩子嫁人。不要再提涂作潮三个字。”

造反派们还想知道很多问题,比如,周恩来使用过的电台呼号和频率是多少?涂作潮只是一口咬定:不知道!我是搞机务的,不搞报务。

不是所有人都能挺得住。数年后,在清查造反派时,又有两个人来访问涂作潮,言谈中透露出当年有人受刑不过,泄漏了这个秘密。涂胜华发现父亲双眼“瞬间露出凶光”:立即问那两个人:除了你们,还有谁知道?把掌握呼号频率的所有人名和身份,立即报总理办公室备案!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