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要背的历史越来越多!宝鸡发现新国家“鱼国”,国君世系清清楚楚

时间:2021-01-02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茹家庄出土的青铜貘尊

宝鸡的周原遗址想必大家多少都有所耳闻,那是周人在古公亶父之后的根据地。在今天的宝鸡市西南的秦岭山口深处,静静地沉睡着一个3000年的古国。直到50年前的一次考古发现,这个自号为“鱼”的古国才重现人间。这个古国是何人所建?它与东方的周是什么关系?它的人群又来自何方?

鱼国墓地位置图

一、茹家庄发现2座大墓

宝鸡益门公社坐落在秦岭北坡的山口地带,清姜河从秦岭潺潺流出,这里千百年来就是陕西前往四川的交通要道,如今川陕公路便在此开辟。在西濒清姜河,北临渭河的一片肥沃台地上,坐落着几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茹家庄、竹园沟、蒙峪沟。淳朴的百姓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也熟知自己开垦的土地早在3000年前曾是中国的“王畿地区”,不过始终没有啥有价值的发现。

茹家庄遗址

直到1974年,茹家庄的一位农民在平整土地的时候发现了文物,一场规模浩大的考古发掘工作马上展开,一批珍贵的文物就此出土,一个神秘的异族古国就此发现。

在茹家庄,历时1年,考古工作者共清理了2座大型墓葬,非常庆幸的是,长期的水土流失虽然对墓葬表面造成了一些破坏,但2座墓葬都没有被盗过,墓室内棺椁和文物都保存得非常好。在2座大墓旁边,还有一座马坑和一座车马坑陪葬。这2座墓葬都是带单墓道的甲字形大墓,长斜坡墓道位于墓室西南。墓坑整体呈现长方形,坑内填土夯打得十分结实。

茹家庄1号墓、2号墓平面示意图

先说西侧的1号墓,1号墓向下挖掘,墓壁四周有一圈人工垒砌的二层台,在二层台上残忍地放置了5名被杀的人殉。清理完填土就接近椁室了,1号墓的椁室是一种罕见的“两室”型,即用木板将墓室分成两部分,在每间墓室内都可摆放遗体。考古人员经过推测,两具遗体生前应该是一对夫妻。

1号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随葬文物,有铜器、陶器、玉器等,其中鱼伯鼎、鱼伯鬲、鱼伯盘最重要。上面有“鱼伯”字样的铭文,“鱼”在这些铜器铭文中写作“(弓鱼)”,读作“鱼”。由此可知,这组墓葬的墓主人,是一个被称为“鱼”的国家的首领。

茹家庄出土的青铜鱼尊

再说2号墓,规模略小于1号墓,且年代晚于1号墓,椁室没有像1号墓一样进行分割,棺内残留有墓主人少量头骨和牙齿,通过头骨依稀可辨2号墓墓主头骨面向1号墓墓室。

2号墓中,有一件铜鼎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注意,上铸有铭文“井姬归亦烈祖考凌公宗室口孝祀孝祭唯鱼伯作井姬用鼎簋”。意思是说“井氏的一位女子嫁给了鱼伯做妻子,鱼伯为她做了这件铜器”。

井氏是周公旦庶子之后,姬姓,她与鱼伯的联姻,恰恰说明了周人对周边一些小国家的联姻、怀柔政策。周人通过这种手段,稳定了后方。考古人员通过茹家庄墓地出土文物的形制,大致判断这处墓地的年代约是西周穆王之时。

弓鱼伯鼎甲

二、鱼国世系

在茹家庄墓葬发掘不久,紧邻茹家庄村的竹园沟村又有村民发现了几座“古代墓葬”。考古队员得知这一消息后,于1980年开始在竹园沟又展开了考古发掘。这次共发掘墓葬18座,马坑3座,收获颇丰。

墓葬以4号墓、7号墓收获最大。4号墓为竖穴土坑墓,一椁两棺,出土了铜器、玉器、陶器、漆器等大量珍贵的文物。其中有一组尊、卣、盘上有铭文“鱼季作宝旅彝”,这说明墓主为鱼国贵族鱼季。通过铜器的形制,考古人员判断这处墓葬的年代大约在周康王、昭王的时候,略早于之前茹家庄发掘的鱼国墓葬。

竹园沟4号墓平面图

7号墓的发掘让考古人员更为欣喜。这座墓的规模比4号墓还大,墓葬开口位置也高于4号墓,这或许暗示了7号墓极高的等级地位。墓中出土的随葬品更是精美、宏大,彰显贵族气概。一件铜卣和一件铜尊上有相同的铭文“格伯作宝尊彝”。考古人员认为“格”是墓主的名字,墓主是一代鱼国首领,爵位可能是“伯”,故称“格伯”,或“鱼伯格”。

格伯卣

在鱼伯格墓中还出土了象征生杀大权的“虎纹铜钺”,可见墓主身份地位之显赫。从器物风格看,墓主的生活年代应该在西周早期,且早于4号墓墓主鱼季。因此考古人员认为鱼伯格应该是鱼季的兄长。

1981年秋天,渭河南岸的竹园沟墓葬的发掘接近尾声,渭水北岸的纸坊头村又有了新的发现。又是一座鱼伯墓!

墓中出土的青铜礼器具有典型的西周初年文、武之时的风格。一件双耳方座簋引人入胜,铭文两行六字“鱼伯作宝尊簋”。毋庸置疑,这件铜簋是这一次发掘中最重要的文物,它以自身的形制与文字说明,纸坊头西周墓是一代鱼伯墓,且年代应是目前发现的鱼国墓葬中最早的一座。这时候或许是鱼国最鼎盛的时期。

鱼伯簋(宝鸡纸坊头1号墓出土}

以往的考古发掘大多是零星地揭露一个文化面貌或一处遗址,但在宝鸡纸坊头、竹园沟、茹家庄的三次考古发掘,却构建了一个古国的国君世系。鱼国的国君大致应该是从纸坊头的鱼伯,到竹园沟的鱼伯格,到竹园沟的鱼季,再到茹家庄的鱼伯。这在考古史上是非常难得的。

墓中出土的玉鱼

三、墓中文物反映异族族属

鱼国这个国家的出现,是考古界始料未及的。在周人核心区腹地,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国家的存在。鱼国的文化面貌有着很强的异族特色。如在墓葬中出土的陶器“马鞍形口罐”,一般认为来自甘肃一带的少数民族。而墓葬中出土的铜戈,则是典型的蜀式铜戈,是四川一带古蜀文化的典型器物。如此众多的文化因素出现在鱼国墓葬中,说明鱼国人群是多民族交流融合的产物,而鱼国又位于川陕通道,秦岭隘口,似乎对西周首都地区的防卫有着重要作用。

马鞍形口罐

文史君说

如今,鱼国的考古发掘工作已经过去了40年,但宝鸡一带的诸侯国与西周王朝是什么关系,依然还不明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多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见证,体现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脉搏。周民族与西北、西南的诸少数民族的文化交流,给予西周王朝源源不断的动力,发展壮大,四海威服。

参考文献

宝鸡市博物馆:《宝鸡弓鱼国墓地》,文物出版社,1988年。

宝鸡市博物馆:《宝鸡竹园沟西周墓地发掘简报》,《文物》1983年第2期。

胡智生、刘宝爱、李永泽:《宝鸡纸坊头西周墓》,《文物》1988年第3期。

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发掘队:《陕西省宝鸡市茹家庄西周墓发掘简报》,《文物》1976年第4期。

(作者:浩然文史·召燕不读书)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