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阿富汗是如何成为毒品王国的?

时间:2021-01-03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作者:那日苏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谈到世界毒品产地,很多人会想到金三角,但其实“金新月”已经取代金三角,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毒品产地——其罂粟种植面积近11万公顷,每年生产4000吨毒品,巅峰时占据全球毒品产量的75%。

密密麻麻的罂粟(阿富汗)

(图片:Peteri/shutterstock)▼

任何一个稳定的政权都不会容忍毒品在境内泛滥,所以毒品产量旺盛的背后往往有一个秩序失控的社会背景。

金三角、银三角与金新月

论混乱程度,无疑是金新月中的阿富汗最严重▼

金三角的核心是多国边境三不管地带,而金新月的核心则是饱受战火折磨的阿富汗。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在2006年所做的估算,该国GDP的52%是由毒品贸易产生的,全国3717万人口中有约330万人从事和毒品有关的工作。

这可是一家人的口粮

(图片:Sgt Pete Thibodeau/Wikipedia)▼

从第一声枪响在北部边境出现后,这个亚洲十字路口上还算殷实的国家渐渐沉沦,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诞生于硝烟之中的毒品王国。

圣战下的鸦片之国

阿富汗的鸦片生产始于上个世纪50年代,那时阿富汗社会经济尚可、治安稳定,鸦片交易的规模也被限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由于伊朗法律禁止罂粟种植,当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出产的鸦片主要流入邻国伊朗。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毒品制作和销售产业在那时渐渐壮大,并成为后来著名的“金新月”毒品流出基地雏形,和金三角、银三角等地并称为世界三大毒品产地。1970年代中期,金新月地带更是成为了向西欧和北美提供鸦片制品的主要供应国。

毒品贸易本身利润巨大

如果完全在政府掌控下,甚至作为税源的意义更大▼

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在苏联军方的计划中,第一枪打响之后的3个月战争就会结束,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持续了9年。苏联人久攻不下的原因是复杂的,有阿富汗多山地形易守难攻的影响,也是当地人坚决抗争的努力让苏联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苏联对阿富汗有着压倒性的军力优势

本以为空降喀布尔就可以结束战斗

但这反而使阿富汗失去中央政府,战争再难终止

(图片:wikipedia@U.S. military )▼

而成长起来的各种各样的圣战组织

远比正规军更难对付

(图片:Erwin Lux / Wikipedia)▼

同时外部支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苏联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敌人们不仅暗中培养和训练反苏的阿富汗圣战士,在经济上也伸出了援手。美国推行阿富汗自由战士或圣战者组织的“独立战争”支持战略,目的是为了让苏联在长期的兵员损耗中慢慢撤退,消耗其国力和国际声誉。

不仅捐钱捐物,还把受伤的圣战者接回美国治疗

(图片: Lee Corkran/Wikipedia)▼

由于没法以合法的方式在明面上进行援助,这些阿富汗“盟友”们经常选择一些不择手段的办法输入资金,比如默许抵抗者通过鸦片贸易来募集资金。

根据阿尔弗雷德·麦科伊(Alfred McCoy)的说法,为了使阿富汗当地的武装力量继续抵抗下去,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了阿富汗的多个毒品制造窝点。

CIA的帮助是从产到销的一条龙服务,80年代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至少出现了6个海洛因提纯工厂为阿富汗圣战士们服务。中情局还帮助他们走私鸦片离开阿富汗,这些毒品最终会流入欧洲市场,也有部分会进入邻国苏联。在美国的帮助之下,阿富汗毒品产量在1982年至1983年之间翻了一番,达到575吨。

从战前到战中到战后,阿富汗的鸦片生意起起伏伏

但总体上如今已经走向世界各地

相比渠道,更难改变的是鸦片与阿富汗的深度绑定

(阿富汗鸦片贸易对外通道)▼

苏联军队被迫于1989年退出,阿富汗的各抵抗组织失去了共同敌人,开始了残酷的权力内斗。而随着西方支持的中断,地方武装势力们越来越多地依靠罂粟种植来资助其军事活动。

从勃列日涅夫到戈尔巴乔夫

苏联换了4位总书记也没拿下阿富汗

(苏联从阿富汗撤军的第一阶段)

(图片:wikipedia)▼

讽刺的是,最接近遏制住阿富汗毒品泛滥现象的,正是在塔利班最如日中天的那几年。

2000年7月,塔利班领导人穆拉·穆罕默德·奥马尔(Mullah Mohammed Omar)与联合国合作禁止了阿富汗的海洛因生产,并宣布种植罂粟属于违反伊斯兰教教法的行为,通过威胁、强迫铲除和对违法者进行公开惩罚来禁止罂粟种植。结果是塔利班控制地区的罂粟种植面积减少了99%,约占当时全球海洛因供应量的75%,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禁毒运动之一。

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前

塔利班几乎都要消除鸦片产业了

至今,鸦片种植面积还是居高不下

(参考:Wikipedia)▼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阿富汗战争中断。经济的崩溃和其他收入来源的匮乏迫使该国许多农民不得不使用种植鸦片的方式获得收入来源。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阿富汗战争于2001年打响,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塔利班治下的秩序彻底崩塌,阿富汗用了几个月时间又重新回到世界毒品产量的顶峰。

送来的礼物不一定是阿富汗孩童想要的

(图片:Wikipedia)▼

事实上阿富汗的毒品问题并不是单一的产业问题,也不是随便一个政策、一个法律就能解决的。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类别中,阿富汗的发展指数仍是非常低,也就意味着在人均收入、受教育年限、预期寿命和识字率等方面,阿富汗远远落后于世界大部分国家。

在亚洲,只有富汗和也门还处于低水平

均是经历长期战乱,至今还未建立稳定秩序的国家

(人类发展指数,参考:《2020年人类发展报告》)▼

仓廪实才能知礼节,鼓励鸦片生产最大的因素是经济因素:在普遍的贫穷状态下,罂粟种植带来的快速高回报率收益足以让一个最虔诚的教徒铤而走险,更何况在那样的乱世环境中,道德和秩序早就已经是奢侈品。

先要活下去才能讲信仰

(图片:Sgt Pete Thibodeau/Wikipedia)▼

因此阿富汗的毒品泛滥情况很难禁绝。2019年5月,美国曾对在阿富汗的毒品制造工厂进行过高密度空袭,一天之内轰炸了68处毒品制造窝点。但后来美军的清剿活动还是放弃了,原因在于在阿富汗新建一个制毒工场成本十分低廉。

美国官方声称

68个制毒窝点每天可为塔利班创造100万美元的利益

打击毒品制造点就是对塔利班最有效的打击方式

(图片:Alcis)▼

近些年毒品贩子在阿富汗部分山区发现了一种普遍存在的野生植物麻黄,麻黄经过提纯可用于制造一种比海洛因更便宜但同样危险的毒品——甲基苯丙胺。这种毒品外表是无色粒状透明晶体,看起来像冰,所以被俗称为冰毒。

甲基苯丙胺的结晶形态也就是所谓的冰毒

主要有医用和“娱乐”两种用途

(图片:Dima Sobko/shutterstock)▼

冰毒制造者以前都是从较昂贵的进口药品中提取麻黄碱,所以冰毒的规模相比能直接从鸦片中提纯制造的海洛因小得多。但由于他们发现了便宜得多的替代品,同时阿富汗的制毒工艺也在进步,制作冰毒的成本在进一步降低。

麻黄碱主要从麻黄属植物中提取

麻黄可在极端环境下生存,兼有耐热和耐寒植物的特性

多山地的阿富汗属温带大陆性气候,适合麻黄生长

(图片:Martynova Anna/shutterstock)▼

通过加工过程中遗留下来并倒入建筑物外的大量废水和麻黄农作物能够识别出冰毒制造工厂的位置。一组研究人员利用卫星图像以及对阿富汗毒品生产商的采访推算出,在阿富汗西部仅巴瓦一个地区就有300多个疑似麻黄碱工厂。在进一步的实地考察中,确定该地区已经成为当地冰毒交易中心。

在法拉巴瓦地区发现的潜在麻黄碱提取地点

密密麻麻的“暴富”地点

(图片:Aicis)▼

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EMCDDA)的报告警告说,阿富汗正在成为甲基苯丙胺的重要全球生产国,甚至有可能达到与该国海洛因生产规模相同的高度,成为全球大多数冰毒的来源地。

在2018年之前

阿富汗的甲基苯丙胺生产是基于麻黄碱或伪麻黄

也就是提取自咳嗽糖浆或减充血药等药物

近三年,麻黄碱的简易提取技术逐渐流行起来

是其冰毒产量骤增的主要原因

(巴瓦地区制毒窝点处的糖浆瓶,图片:EMCDDA)▼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这些毒品交易的存在,一直为饱经打击的塔利班续着命。

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报告估计,塔利班仅从巴瓦地区每年就可赚取超过400万美元,具体取决于所生产的麻黄碱和甲基苯丙胺的数量。该组织否认其与毒品贸易之间的联系,但在其控制范围内的各行各业收集税收。

从巴瓦地区的一个集市的卫星图来看

不断增长的合成药物产业显然经济做出了很大贡献

(图片:Aicis)▼

一名阿富汗走私者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恐怖分子对毒品生产运输到销售的每个环节都征收了税款。

他说:“到处都有塔利班检查站,所以你不能把它们藏起来。”当媒体问及为什么塔利班自称秉持着他们的伊斯兰意识形态却不反对出售毒品时,走私者替塔利班解释说:“我们现在正处于战争之中,所以没关系;但是如果适当的时候到了,我们将禁止(毒品生产和交易)。”

游击之余还要去罂粟田里干活

(图片:https://www.npr.org/)▼

和海洛因不同,冰毒生产在阿富汗是一个新兴的黑色产业,因此阿富汗产的新型冰毒只在国内和伊朗边境被消费。但最近有证据表明这种新玩意也开始远销国外了。

商人收购干麻黄之后经过研磨,过筛

和一些添加物混合浸泡再提取再出售给下一环节

最后制成令人欲仙欲死的冰毒

(图片:EMCDDA)▼

最近,斯里兰卡海军在搜查行动中发现,一艘货船上藏有数百公斤的毒品,价值数千万美元。这批毒品被怀疑来自阿富汗。人们担心从巴基斯坦和伊朗再经过东非的一条“海洛因路线”就这样被建立起来,继而将在欧洲地下市场并不常见阿富汗冰毒也带到西方世界。

如此大量的毒品通过“乡村船”

从印度和巴基斯坦运往斯里兰卡的

然后转运到欧洲和西方的其他国家

至于产地,阿富汗一定是“最大的功臣”了

(图片:https://economynext.com/)▼

南亚地区也只是其中一个中转站,虽然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但大部分人还是处在温饱阶段,消费能力实在不行,更多的量还是要送到更发达更富裕的地方去,所以一般由南亚途径东南亚,最终到达和阿富汗渊源最深的地方。

某种意义上来说,毒品也是武器

和枪支弹药起到的作用异曲同工

(图片: Barnaby Chambers / shutterstock)▼

这其中自然也有一部分流入了澳大利亚,近几年,澳大利亚的甲基丙苯胺缴获量大大上升,对其进行医学分析后的结果表明,它们是“由麻黄素的天然形式生产的,起始产品是麻黄植物”。

各国为了禁毒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

毒品源头的产量加大,是对全世界的一个挑战

(图片:https://www.seattletimes.com/)▼

自2001年以来,阿富汗一直是世界上主要的非法鸦片生产国。阿富汗的罂粟收成占全球非法海洛因的90%以上,占欧洲供应量的95%以上。如果冰毒产量能和专家预测的一样,达到与海洛因同等的水平,那么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灾难,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愿意看到这种结果。

阿富汗人的生活何时走上正轨

全世界的毒品产量才会明显下降

(图片:EMCDDA)▼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阿富汗的今天是几十年战乱的动荡造成的。只要该国国土混乱的杀戮仍在上演,那么毒品的生产量和被其残害的生命数量只会不断增加。

罂粟和麻黄作为植物本身没有任何错

那错的到底是谁呢?

(图片:John M. McCal/Wikipedia)▼

参考资料:

1.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5048147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ium_production_in_Afghanistan#:~:text=Afghanistan has been the world's,coca cultivation in Latin America.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Crescent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