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提督的兴起:山本万里奔袭珍珠港

时间:2021-01-04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941年12月8日东京时间11时45分,日本东京广播电台突然中断正常播音,发布了昭和天皇的“宣战大诏”:“朕兹对美国及英国宣战。帝国今为自存自卫,已蹶然奋起,必当摧毁一切障碍!”语气中渗出一股腾腾杀气。

紧接着首相东条英机以“拜受大诏”为题,发表了对全国的讲话宣称“胜利永存于皇威之下!”随后东京广播电台播出了贝多芬的交响曲《命运》,并在播放过程中一再叫嚣: “帝国海军终于振奋起来了!”“帝国海军终于振奋起来了!!”

图1. 遭受偷袭的珍珠港,照片右下可见战列舰的前主炮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就在东京时间12月8日3时19分,夏威夷时间12月7日7时49分,由6艘舰队航空母舰为核心组成的第一航空舰队,使用360架舰载机向美国太平洋舰队主要驻泊地珍珠港发动了突然袭击。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

这并不是航空母舰和舰载作战飞机第一次登台亮相。其实,早在一年前的11月11日——“光棍节”之夜,在地中海之滨的塔兰托,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光辉”号航母,就曾出动了21架略显过时的“剑鱼”式双翼鱼雷轰炸机,对驻泊在塔兰托的意大利地中海舰队进行了突袭。

仅仅耗时65分钟,消耗了8枚鱼雷及少量炸弹,以损失2架飞机的微小代价,击沉、击伤意大利海军3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戏剧性地改变了地中海上的力量对比,一举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权,取得的战果甚至堪比日德兰大海战。自此,舰载航空兵华丽登场,成为了改变海战场制胜规则的新兴力量。

图2. 从“光辉”号航母上起飞的“剑鱼”式双翼鱼雷机,注意机身下携带的空射鱼雷

自从人类战争开启了海战模式以来,战斗一直是在平面(海面)上进行的,二维空间的物质特性限制了兵力机动速度和火力投送效果,直到海军航空兵的出现,才将海战场的维度由二维扩展到三维,广阔的天空给快速机动奔袭提供了更高的维度,第一次在海天之间为战争机器插上了”动于九天之上”的“鹰隼之翼”。一种全新的战争样式出现了!(详见同名公号搜索:“ 巨兽之亡”和“ 巨兽亡二”)

正如战争历史所证明了的那样,承认新事物是一回事,而自觉认同、运用新武器新理论新战法则又是另外一回事。在塔兰托对拥有坚固防御的驻泊地域突袭,是由单艘航空母舰搭载航空兵完成的,那么航空母舰这种新型海上作战力量能不能大规模集群化使用?以及如何使用?就成为新型作战力量发展过程中的试金石和里程碑。

图3. 夜袭塔兰托的艺术画,此战规模不大影响颇深

在那之前,这些试金石和里程碑无一例外都是由欧美国家创造的,不管是“无畏舰”还是潜水艇,不管是在日德兰还是塔兰托,但是这一次战争之神的目光转向了东方,航母中心战理论的探索开拓者山本五十六有幸成为了这场经典战役的主要策划和指挥者。很不幸,美国太平洋舰队及其驻泊地珍珠港则成为了试炼的对象。尽管背负了不宣而战、背信弃义、突然袭击等“千古骂名”,但时至今日,“偷袭珍珠港”战役作为海空战场的经典之作已是不争的事实,70多年来一直是各国职业军人们反复研究推敲的经典案例,历久弥新,经久不衰。

1.提督的兴起

1939年8月30日下午,在东京皇宫,昭和天皇亲自任命山本五十六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8月31日在东京火车站,为山本的送行仪式不胜喧嚣,高级军官、新闻媒体和亲朋好友竟然在月台上排起了长龙;

9月1日,山本五十六以司令长官的身份,登上了停泊在和歌之浦的联合舰队旗舰“长门”号。面对着拥有包括“赤城”、“加贺”、“飞龙”、“苍龙”号航空母舰在内80艘舰船的世界第三大舰队,志得意满的山本甚至用诙谐的口吻对身边的副官说:“你看,‘长官’这个称呼还不错嘛!也挺吃香的。海军‘次官’算个啥,不过是个高级勤杂工而已。”

图4. 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1941年12月日本画报刊载照片)

当时的报纸曾以《飞向波涛起伏喧闹的大海——时隔六年后的出征,威严的山本提督》为题,用极为罕见的超大篇幅,对山本五十六就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后首次出席记者会时的情形进行了报道。要知道,1939年山本五十六的军衔只是中将,还不是后来的那个“军神”。那么为什么他的就职对军界政界震动这么大,媒体礼遇如此高,个人感慨那样深长呢?这还得从当时战云密布的国际和国内形势说起。

从1937年1月开始,日本退出《伦敦海军条约》,帝国海军正式进入无条约时代,分别于1937年和1939年相继制定了在五年内充实兵力的第三、四次补充造舰计划,几乎与美国第二个《文森海军扩军法案》(美国国会于1938年5月通过,授权大量增加海军舰只吨位,规定增加海军舰只吨位20%以上,当该计划完成时,美国将拥有未超龄的战列舰18艘、巡洋舰45艘、驱逐舰150艘、潜水艇56艘和航空母舰8艘)规定增加的海军力量相等。同时,欧洲战云密布,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德、日、意三国缔结轴心在即。

图5.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日本海军主要将领合影,奇怪的是位于C位的居然是参谋长宇垣缠

日本国内关于是否与德国结盟的争论已进入白热化,陆海军之间的尖锐矛盾势如水火,而作为结盟坚决反对者的山本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恐吓信和见诸报端的口诛笔伐一时间纷拥而至,整日面对暗杀威胁的海军次官山本中将,甚至将写好了遗书放到了保险柜里以备不测。

在这种情况下,为保持国内军政界的力量平衡,保全山本五十六个人生命安全,经过朝野上下一番左右权衡和讨价还价,最终“时来天地皆同力,远去山本获自由”。此时,远离是非之地的山本司令官身边,已经看不到右翼分子死亡威胁的目光,取而代之的是时刻保卫着他的四万多联合舰队官兵了。

图6. 战前日本海军内部对珍珠港作战争议也非常大

1939年4月,山本回到故乡长冈省亲,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回到故乡。面对家乡父老和晚生后辈,他表现出没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志得意满,相反却满目忧愁。期间,他曾应邀到母校长冈中学进行演讲,表示了对当时国内国际形势的忧虑,还提及“张而不弛,文武弗能;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的道理。(详见同名公号搜索:“ 山本五十六”)

也许山本自己也没有想到,从那时起,帝国海军、联合舰队还有他本人就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五年之后,这支位列世界第三的庞大舰队,也将彻底消失在浩瀚大洋的深处。

2.“不让造战舰?咱们造飞机去!”

在1937年日本退出《伦敦海军条约》之前,《华盛顿海军条约》和《伦敦海军条约》就像两道紧箍咒,严重制约着帝国海军的力量结构和整体规模。在那个“大舰巨炮”制胜论盛行的时代,战列舰——核心决胜力量的发展受到严格限制,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但在严峻的国际形势、失衡的力量对比和严重的经济危机面前,日本不得不在1930年第二次伦敦海军军备会议上,向英美屈辱性地选择了退让。

图7. 五国海军条约规定的吨位比例示意图

为了解决发展目标与规模限制之间的刚性矛盾,山本五十六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航空作战,并于同年向海军军令部次长末次信正提出建议:“被迫接受劣势比例的帝国海军在同优势的美国海军作战一开始,就只能以空袭的方式给予敌人一记痛击。”

他在给部下的信中说:“和英美开战的日子不会太远,在开战之前如何做到航空上的跃进是最紧要的要务。”看得出,山本在反对和美国开战的时候,也毫不矛盾地相信日美开战是无法避免的宿命。为了取得胜利,他毫不犹豫地将赌注压到了航空兵的身上。

纵观山本五十六的海军职业生涯,除了1928年出任“五十铃”号轻巡舰长(4个月)和“赤城”号航母舰长,1933年出任第一航空战队司令官(8个月)之外,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海军军政部门渡过。客观地说,他更像是一个出色的军政官僚而不是一个一线指挥官。可是山本却又是一个极具战略前瞻性眼光的“特殊官僚”,他的“官僚生涯”与航空兵这一新型作战力量的兴起与发展紧密相连。

图8. 时任海军中将的山本

1924年,山本出任霞浦航空队副队长(同年威廉 米切尔的《空中国防论》问世);1930年出任海军航空本部技术部少将部长;1935年出任海军航空本部中将部长。在海军航空本部主政期间,坚决反对建造“武藏”、“大和”号超级战列舰,力争为航空兵的发展争取更大的份额。

在与三菱、中岛、爱知等航空巨头建立起良好的协作机制的同时,引入美国武器生产定型机制,实现“在海军省控制下”的良性竞争,以提高国产飞机的设计和制造水平;主持发展研制了一些列性能优异的先进战机,并在战争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包括在偷袭珍珠港之役中表现优异的“九九”式舰爆机(俯冲轰炸机);大名鼎鼎、令盟军谈之色变的“零”式战斗机(1940年服役,当年是日本皇历纪年2600年);在击沉“威尔士亲王”、“反击”号作战中克服恶劣天气影响,长途奔袭跨海飞行2000多公里的“九六”式陆攻机(陆基鱼雷轰炸机)。(详见同名公号搜索:“ 零战”)

图9. 在山本的努力下,日本海军航空母舰部队走在了世界前列

在这个航空力量大发展的时期,身处海军航空本部要职的山本五十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取得事业巨大成功的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良好的人设。

甚至在战后日本经济困难时期,八幡钢铁公司“为了对战时山本对他们的关照表示谢意”,曾多次以公订价格将数吨钢材出售给山本的遗孀,希望通过与市场之间的差价来帮助山本的家人渡过难关。就这样,通过“军民上下齐努力”,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陆海军先进作战飞机总数达到了2000架,海军整体规模也史无前例地达到了美国海军的70.6%。日本海军做了三十年“超英赶美”的春秋大梦似乎就要实现了。

图10. 一支强大的舰队给了日本人敢于挑战世界的野心,正如2019年日本电影《阿基米德作战》所描述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