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别总盯着欧洲骑士,汉朝没有马镫鞍具,照样用骑兵冲击游牧匈奴

时间:2021-01-05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编者按:冷兵器时代,战场上最强大的兵器莫过于正面冲锋的骑兵,尤其是中世纪时期西方以重骑兵结阵冲锋,往往能撕裂对方的阵型,有效杀伤其有生力量。很多人对于冲击战术的了解源自于欧洲中世纪的骑兵战术,但事实上中国早在汉代时期就已经大规模使用骑兵冲击战术,具体情况如何待我们一探究竟。

骑兵大体上可以分为轻骑兵与重骑兵,二者之间的差别不仅在于装备的不同,更在于他们所使用的战术是不同的。从历史来看,在春秋战国以前的骑兵以轻骑兵为主,他们负责侦察军情、骚扰敌人;战斗过程中往往是战车与步兵相互配合,骑兵的作用较小。在古风时期的环地中海地区,由于当地养马地屈指可数,因此马匹数量极其稀少且价格高昂,骑兵也同样以轻骑兵为主。

尽管汉朝拥有着长城阻隔,但边境地区却受到以匈奴为首的游牧部族长期侵扰。在长城以北是广阔的平原地带,这里非常适合骑兵的展开。游牧部落的主流骑兵显然不会是重骑兵,他们主要的装备有长弓与一柄近战所用的剑或锤,大体上凭借着机动性进行骑射,触之即走。这种战术与古风、古典时期环地中海各国的骑兵战术基本一致,但他们除了弓箭外还会使用标枪进行投射,凭借马的高速运动带来的动能强化其杀伤力。

▲努米底亚轻骑兵

汉朝初年的战术与先秦时期别无二致,同样是以战车与步兵、骑兵相互配合进行作战。只不过汉朝之时,军中大规模配备强弩,这使得汉朝军队拥有更加强大的远程杀伤力。然而这依然无法对匈奴的骑兵形成绝对性优势,大体上这些游牧骑兵在进行骚扰作战后就会迅速撤离,但由于他们拥有高度的灵活性与机动性,除了骑兵,战车与步兵很难对其形成包围与阻截,而强弩在面对分散的轻骑兵也难以形成足够的威胁。

▲网友模拟复原的汉代连射弩

希腊人也曾经面临着这一种情况,他们的对手是精于骑射的波斯军队。波斯拥有着规模庞大的骑兵,相较之下,希腊人的骑兵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显得有些不堪一击。但与河套地区有所不同,希腊的地形相当复杂,山丘、峡谷、沼泽渐次分布,这也对波斯骑兵的展开造成困难。在马拉松战役之中,波斯的骑兵便因为马拉松地区那沼泽-山地地形而吃了大亏,轻骑兵队伍难以展开游击。当面对构成方阵强化纵深的希腊长枪方阵时,波斯军队立即陷入下风。

等到了马其顿时代,本被希腊城邦视为“蛮夷”的马其顿依靠养马场等因素,建立起优势的冲击骑兵,从而统一了希腊地区和征服了波斯。汉朝则因需要与匈奴骑兵在开阔地带进行长期交战,传统的战车与强弩限于机动性问题难以起到决定性作用,因此汉朝不得不发展出自己的骑兵队伍。汉文、景帝在位期间,大力开发畜马业,在边郡设置了数个养马场,畜养的战马超过三十万匹。这显然推动了汉朝骑兵的发展,至汉武帝临政,一朝之内大规模的骑兵出击约有十三次,其主力骑兵基本都不少于三万骑,目标直指匈奴。

▲徐州博物馆馆藏汉代陶骑马俑

显然,只有成规模的骑兵队伍,才能够对匈奴形成足够的威胁。但数量却并不能保证能够让汉朝战胜匈奴。这是因为匈奴人以游牧为生,不仅骑术精湛,并且骑射技术也极为出色。即便汉朝对于骑兵给有着严格的训练章程,但依然难以在捉单对抗中取得优势。卫青在与匈奴的作战中发现了这一问题,但他却转变了思路:既然无法在游击中取得优势,那么就采取匈奴人无法实行的列阵集群攻势,以失去个体灵活性为代价获取强大的冲击力。

▲卫青画像

西汉初年,晁错在陈述汉军对匈奴轻骑的战术时就曾经说道:“若夫平原易地,轻车突骑,则匈奴之众易挠乱也。”(《汉书·晁错传》)颜师古注曰:“突骑,言其骁锐,可用冲突敌人也。”卫青在元狩四年的北伐中就已经采取了冲击战术,直到两汉交际时已经发展出了与轻骑兵完全不同的“突骑”,骑兵的冲击战术也相对成熟,汉光武帝就是在幽州突骑的协助下击败王朗部队。进入东汉以后,冲击战术的使用已相当频繁,如段颎受命平定羌族叛乱中,骑兵采取的战术是“突而击之”(《后汉书·皇甫张段列传》)。

▲汉武帝的影视形象

针对这种新型的骑兵战术,马上的辅助稳定装备逐渐增加,这使得骑兵的装备与汉初以前出现了极大的差异。如杨家湾出土的汉代骑兵俑,座下的马具除了马镫外与近代骑兵马具已相当接近。马鞍的高度在后来逐渐增加,变成稳固性更强的高桥马鞍(杨泓《骑兵和甲骑具装》)。这些出土的文物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正是由于骑兵冲击战术的发展,骑兵装备才出现了适应性变化。

直到东汉末年时,出现了战马具装。如官渡之战时,曹操曾言:“本初马铠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见其少遂不施也,吾遂出奇破之。”(曹操《军策令》)但即便是当时北方对峙的两位雄主,战马具装加起来也不过310具,显然具装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才广泛使用。似乎也是由于骑兵装备增重、马鞍不断加高,在东汉后期出现了辅助上马的单足马镫。然而在实践中,人们却发现马镫有利于骑兵在战马上保持稳定,因此这些马镫从单足变为双足,从木质变为金属质。但这也是在魏晋时期发生的故事了。

在汉军与匈奴人的作战中,骑兵冲击战术逐渐定型,至东汉时期已得到了高度发展,东汉末年初显的具装骑兵更是重骑兵与冲击战术高度发展的产物。南北朝激烈的重装骑兵冲突,将骑兵冲击战术推向了顶峰。甚至有学者认为,由中国传入的马镫,揭开了欧洲中世纪封建制度变革的序幕,改变了欧洲的社会结构(Lynn White《中世纪的科技与社会变革》)。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月照秃猫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