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破朔迷离:古埃及第1王朝的法老和王后

时间:2021-02-0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在整个第1王朝,历史以一种破碎而沉默无声的姿态存在着,好比那些可怜的殉葬者那样。

但是,芹菜法老还是希望尽量给你们完整的第1王朝的资料,在这里,得益于我手头一本很腻害的书:《完全古埃及王室》。

插图:《完全古埃及王室》(图片来源:网络)

就让我们来对我们一直未正式涉足的领域——第1王朝王室的家谱,作一些补充说明吧。

下图是目前比较可信的第1-第3王朝家族树,其中第1王朝国王我们标上了中文译名。图中粗实线代表确定的血缘关系,细实线代表可能性很高的血缘关系,虚线代表仍存在疑问的血缘关系。其中第2王朝的家族树基本不成型。

插图:第1-第3王朝家族树(图片来源:The Complete Royal Families of Ancient Egypt)

在这里需要先提到一个著名的物证,它就是《巴勒莫石刻》,这是一块刻着古王国王朝世系表的石碑,可能是玄武岩的材质,它可以说是埃及最古老的纪年石刻。

插图:巴勒莫石刻(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这块碑碎裂成了7块,其中最主要的一块存放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巴勒莫国家考古博物馆,并因此得名,它的其余碎片分别存放在埃及开罗和英国伦敦。

《巴勒莫石刻》的两面都刻有象形文字,记录了从第1王朝-第5王朝早期的统治者名字和他们在位时的大事记。它可能是在第5王朝时制作的,很可能是埃及人制作的第一份王朝世系表。

到目前为止,关于埃及最早的几个王朝(从第1-第3王朝)的家族资料十分零碎,虽然我们从前王朝的“蝎子王”权标头和纳尔迈调色板上,都看到了可能是王室女性的形象,然而她们都没有名字,这让我们超级抓狂!

但是法老肯定是有老婆的啊!不然哪来这么多后代啊!!下面我们掰手指头数列这些国王的时候会重点说说这些第1王朝的女性们。

第一个我们能叫出名字的王室女性是尼特霍特普A(Neithhotep A,也作尼特霍特普一世),她的墓位于涅伽达,在这个墓里出土了一些刻着鲈鱼王阿哈(Aha)名字的压印和象牙板。她大概是阿哈的母亲,换句话说,是纳尔迈的妻子。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哲尔(Djer)的墓中也找到了一个带有她名字的物品,所以…也许…说不定…她其实是阿哈的妻子?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哲尔之墓和阿哈之墓靠的很近,所以这个东西也可能是在发掘这两个墓的时候被“搞错了位置”的(摔杯子)。

下图中这个雪花石膏器皿碎片出土自阿拜多斯,上面写着尼特霍特普A的名字。

插图:雪花石膏器皿碎片(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关于尼特霍特普A,我们再也没有其它更多的证据了,嗯,在埃及考古中,如果不靠证据,那就靠——脑补!

于是,就因为她的名字里包含了女神尼特(Neith)的名字,我们猜:她可能来自下埃及三角洲地区,可能是在统一的过程中嫁给纳尔迈的,在这样的猜测之下,古埃及的第一桩政治联姻就这样发生了!

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之前的文章里我们曾经说过埃及人取名是不会随便的。女神尼特在后来多与战争有关,她的宗教圣地全部位于三角洲,因此尼特霍特普A的确有可能来自那边。

插图:女神尼特(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阿哈王的妻子,或者说他的妻子们的其中一个,肯定是贝尼瑞卜(Benerib)。因为在阿哈之墓的旁边有一个直接与之相连的墓(编号B14),里面放着很多刻有这个名字的物品,而且这个名字经常和阿哈的名字结伴出现。

下图中这块象牙板上清晰可见阿哈与贝尼瑞卜的名字。

插图:刻着阿哈和贝尼瑞卜名字的象牙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巴勒莫石刻》上也明白无误的记录着:王后贝尼瑞卜是下一任法老哲尔的母亲,所以她肯定是阿哈的老婆无疑。

在阿哈之子兼下任法老哲尔王的墓内,有一具女性的骸骨,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哲尔的老婆。

而在萨卡拉大墓地编号S3507的墓中,找到了一些刻着“赫尔尼特”(Herneith)名字的物品,它们偶尔和哲尔的名字刻在一起。

于是我们脑补:哲尔的王后可能就是这个赫尔尼特。其实,这个名字指的到底是男是女,我们都不知道。

但有趣的是,假设赫尔尼特真是个女的,又真是哲尔的配偶,或者配偶之一,那么我们在这个王朝已经看到两位王后的名字与三角洲的尼特女神有关了。

这可能代表了上埃及与下埃及的联姻是当时的王室喜闻乐见的事情。也对,毕竟国家刚刚统一,首先就该由法老带头搞这种政治联姻的活动。

顺便,哲尔似乎是这堆法老里最花心的一个,因为他的陵墓旁边还加插了一个小墓,在里面考古学家发现了又一个名字:纳克特尼特(Nakhtneith),又是尼特!目前看来,这个法老至少有2到3个老婆。

哲尔的儿子也就是下任法老哲特(Djet),就是我们多次提及过的那位蛇王哲特。鉴于哲尔可能是个花心大猪蹄子,我们就不指望搞清楚这个儿子是他和哪个老婆生的了。至于哲特自己的老婆也虚无缥缈缺乏直接的证据。

在阿拜多斯有一座第1王朝的陵墓里面躺着一位女性,墓内散落着刻有哲尔、哲特和丹名字的东西,上面出现了一个名字:梅里特尼特A(Meryetneith A)喵了个咪的怎么又是尼特?

在著名的《巴勒莫石刻》上也记录了梅里特尼特A的名字,由此学者们推断这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王后,可能还担当过摄政者的角色。《巴勒莫石刻》上给出了她的头衔:“国王之母”。

综合这些线索看来,她丈夫哲特的统治应该比较短暂,而她在老公死去、儿子年纪尚幼的时候,充当了国家的领袖。在后来的新王国时期,王后摄政这种情况尤为风行。

王后梅里特尼特A的墓前面曾经屹立着两块石碑,进一步说明她并不仅仅是国王的贤内助。下图中是现存开罗博物馆的一块,上面醒目的刻着她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尼特所钟爱的她”。

插图:梅里特尼特A墓前石碑之一,现存开罗博物馆(图片来源:The Complete Royal Families of Ancient Egypt)

下任法老丹(Den),在他的陵墓四周找到了4块小石碑,上面刻有名字,可能是他的配偶们,也可能不是。除此之外我们讲不出这个法老到底找了谁做老婆了。这四个名字中有三个都和尼特有关。

下图中,法老丹在一块象牙板上摆出了经典到不能再经典的“击杀”pose,被他扯着头发的那个人留着长胡子,看起来是利比亚一带的人。

插图:法老丹的象牙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丹的继任就是叫做阿尼吉(Anedjib,也作Adjib)。和前面相比,这名字不怎么响亮。

下图中这块破碎的石板上刻着阿尼吉,他是第1王朝第6位统治者,他的父亲很可能是丹(Den)。

插图:刻着阿尼吉名字的石板(图片来源:The Ancient Egypt Site)

根据《巴勒莫石刻》,阿尼吉的执政只有短短两年,但曼纳托说他统治了26年。

在阿拜多斯出土的一个石碗的碎片上,还是这位阿尼吉,摆出了法老的经典造型。

插图:刻画了阿尼吉形象的石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对于阿尼吉的双亲是谁目前仍有争议,这是因为他的位于“陶器之母”墓地群的墓地,编号为X,似乎不符合逻辑地插在丹和哲特(Djet)中间,而没有遵循这个王朝其他王陵按照先后顺序排列的传统。

因此也有人认为阿尼吉是哲特的儿子——哲特的另一个儿子正是丹。

在《巴勒莫石刻》上,我们读到阿尼吉的下任也就是第1王朝最后一个法老塞汉赫特(Sekhemkhet)的母亲名叫巴提里特斯(Batirytes),由此,这个巴提里特斯应该就是阿尼吉的老婆了。

第1王朝的家族树到这里为止就再也无法追查下去了,至于说第2王朝是不是第1王朝的后代我们也不敢下什么定论。

上一篇:“牛李党争”如何毁了大唐王朝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