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袁世凯的大公子,民国四大公子之一的袁克定最后的结局怎样?

时间:2021-02-0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李三万

摘要:袁克定,洪宪皇帝袁世凯的大公子,民国四大公子之一,差点就成了洪宪皇太子,一度风光无限,那么,他最后的结局怎样?

袁克定,洪宪皇帝袁世凯的大公子,民国四大公子之一,差点就成了洪宪皇太子,一度风光无限,那么,他最后的结局怎样?

袁克定,1878年出生,字云台,别号慧能居士,河南项城人,袁世凯和原配于氏所生的长子。幼年随袁世凯任各地任官。成年后他自己也从荫候补道员,后升任农工商部参议、右丞。辛亥革命爆发后,受袁世凯的委派,积极拉拢汪精卫,两人曾结为异姓兄弟。后来鼓吹帝制,怂恿、帮助袁世凯称帝。袁世凯去世后,袁克定迁居天津,曾任开滦矿务总局督办。

要说袁克定的结局,还得从他父亲袁世凯说起。

洪宪皇帝袁世凯,如果不是倒行逆施冒天下之大不韪称帝,应该可以算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伟人,最起码他小站练兵,把中国军队带进了现代军队的大门。袁克定是袁世凯与原配于氏所生的唯一一个儿子,也是袁世凯的长子,便准的嫡长子。后来袁世凯还娶过九房小妾,前前后后生了十几个儿女,但按中国的传统,袁克定地位是绝对超越他所有的兄弟姐妹。

袁克定三十五岁时,骑马摔断了腿,当时德国骨科是世界闻名的,在中国也有许多德国人开的骨科诊所,不过袁克定的身份,当然不能去这类诊所医治,被直接送到德国医治,中国晚清和北洋时代,都是很亲德的,德国作为新兴的帝国主义,也很需要盟友,袁克定这种中国顶尖人物的公子哥儿,到了德国,倒也是上流圈子里的贵客,当时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也时常跟他见面畅谈,袁克定德语很好的,所以交流自然毫无障碍,德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德国皇帝当然是整天给袁克定鼓吹君主立宪制的优越性,而一个强国皇帝对袁克定讲的话,分量肯定也是远超常人的,袁克定就此疯狂迷恋上了君主立宪制。不过当时的医疗条件显然也就那样,袁大公子的身份再高,也没能彻底治好腿,稍后他也就只好跛着腿回国了。

而国内此时正在进行南北议和,达成优待清室八款协议,袁世凯软硬兼施迫使清帝溥仪退位,实现帝制向共和的和平过渡,袁世凯也顺利成为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窃取了革命成果的袁世凯却倒行逆施,镇压了二次革命后,做起了千秋皇帝梦。身为袁世凯嫡长子的袁克定,则不遗余力的各处奔走,拉拢各派人士,大肆鼓吹帝制,极力为父亲称帝制造舆论优势。袁克定既是长子,又是嫡子,父亲当上皇帝,自己没有悬念就是皇储,皇太子了,这个显然是毫无悬念的,利欲熏心下,袁克定每日伪造顺天日报送呈袁世凯阅览,只收录赞成帝制的文章,却对所有痛斥帝制误国误民的文章予以隐匿不报。袁克定才发起组织筹安会,拉拢了杨度、刘师培、严复、孙毓筠、李燮和、胡瑛等六大社会知名贤达(筹安六君子,此六人都是支持君主立宪)为袁世凯称帝造势,使袁误认为民心可用。

这时,袁克定身边又多了一个人——杨度,很多人都把他当作一般的民国早期社会名人,觉得这也就是个不识时务,捧袁大公子臭脚的清客帮闲,其实这个杨度是个很重要、很厉害的人物,有多重要多厉害?这么说吧:杨度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帝王术的传人!身怀此技,他又不能自己当皇帝,那怎么办呢?一听到袁克定整日兜售从威廉二世那听来的君主立宪制,他就决心辅佐袁克定,要把帝王术给传下去,其实对于杨度这号称精通帝王术的人来说,有前唐李承乾的例子在,他那不知道袁克定显然是没有皇帝命的?

但他需要的只是中国有皇帝,让他当帝师,把帝王术给传下去,至于谁当皇帝,他根本无所谓,当时中国只有袁世凯具备称帝条件,只要袁世凯称帝,就是传不了袁克定,也还有袁克文呢。袁克定是嫡长子,但瘸腿有失帝姿,袁克文虽是庶子,母亲却是朝鲜公主,也是贵族血统,立长不行还可以立贤。杨度就在袁克定身边,利用袁克定的人脉优势,拉起了一个皇储集团,主要就是借袁克定影响袁世凯,弄了一群人,整天在袁世凯面前鼓吹君主立宪,编造假报纸,到处收集劝进表,连京城乞丐团伙,青楼女子都有劝进表给送到袁世凯面前,营造出各界希望袁世凯称帝的假象,袁世凯自己也迷糊了,受不了这种诱惑,连北洋一帮老兄弟劝阻都听不进去,真鬼迷心窍称帝了,结果一旦真要称帝了,全国一片喊打,蔡锷更是打出护国讨袁的义旗,袁世凯要对蔡锷用兵,北洋老弟兄都磨洋工、阳奉阴违、算盘珠子一样拨一下才动一下,这才醒悟过来,怒骂袁克定“欺父误国”,最后当了八十三天皇帝,洪宪朝即惨淡收场。

这件事,对于袁克定,自然也是一个沉重打击,我们后人也无法确认他当时主观上到底就是贪恋权位,想先太子后二世的当一回皇帝,还是就是被君主立宪这种政体迷住,总之,他操盘的这个局,把好端端的民国第一家给玩崩了,还是彻底到连名声都臭了,翻身机会都没有的那种,袁克文后来还能混混名流,袁克定是一路向落魄潦倒的路上狂,连他自己的儿子都拒绝奉养他。

袁世凯死后,袁家人分家,各自谋生,袁克定作为长子,分到了最大一笔家产,而过惯了贵公子生活的袁克定几次搬家,花钱大手大脚,很快便坐吃山空。加上心灰意冷的袁克定迁居天津后,1928年又辞去了开滦矿务总局督办之职,这样就少了一份可观的公职收入。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华北沦陷,原来袁世凯的一些老部下,如臭名昭著的曹汝霖为日本人做说客,希望袁克定能把老家彰德的袁府花园卖给日本人,而彼时的袁氏族人因为早已不在老家生活,也希望出售祖屋,只有袁克定坚决不同意,以“先人发祥之地,为子孙者不可擅自出售”为由婉拒了日本人。时任华北日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见袁克定经济拮据,便以高官厚禄诱其出山到华北伪政权任职,以笼络北洋旧部,但早已将一切看穿的袁克定不再像当年那样迷迹权力,更不愿背个汉奸骂名,所以始终没有同意。日本人登门拜访的次数多了,袁克定也是感到不胜其烦,便在北平的报纸上登报声明,以自己生病为由不问国事,只想安心养病,任何宾客都不见。袁克定在民族大义上毫不糊涂,对日本人的笼络不为所动,体现出了他的民族气节。

不过,沦陷期间的北平物资紧缺,物价奇高,袁克定坐吃山空,分家时分到的家产很快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这样的窘困境遇下,还能坚持民族气节,确实不容易。袁克定的表弟,民国四大公子之一、中国第一收藏家张伯驹就曾高度评价他:“人知梅兰芳蓄须明志,其时北京沦陷八载,克定身处困顿之境,拒任伪职,也是有气节的,可惜知之者甚少。”

抗战期间,袁克定的日子更加难过,居京期间,天津一幢私宅被佣人以85万元的价格转手,然后卷款潜逃,袁克定分文未得。另一个佣人,以供他晚年生活为由,将袁克定家中不少值钱的文物席卷一空。其子袁家融,不恤父艰,拒绝供养他,致使袁克定生活无以为继。1948年,穷困潦倒的袁克定被表弟张伯驹收留,住进了清华园。

这个张伯驹,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是袁世凯表侄,袁克定的表弟,和袁克定同为民国四大公子之一,中国第一大收藏家,张伯驹见表哥生活如此落魄,完全没有世家公子该有的样子,心里很难受,便将其接到家里供养,一切生活费用均由张伯驹承担。

至此袁克定的晚年居所总算有了着落,褪去了大总统长公子光环的袁克定,此时已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尝遍了人世界的冷暖后方知平淡是真。晚年的袁克定宁愿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抛弃了早年的锦衣玉食,馒头就着咸菜就让他感到非常满足。对于父亲,袁克定依然表现出他一如既往的崇敬,不称父而严肃的称“先总统”。

晚年的袁克定,在清华园几乎足不出户,只以读书为乐,张伯驹交友广泛,家中经常宾客满座,他却很少下来参与。低调,宁静成为了袁克定晚年的习惯。

解放后,曾任北洋政权教育总长的章士钊作为中央文史馆馆长,给袁克定争取到文史馆馆员的职务,每个月有五六十块的工资,这在当时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但每一次领到钱后,袁克定都分文不留把钱交给张伯驹夫人潘素以贴补家用,但张伯驹总是让夫人将钱如数退回,淡泊如云的张伯驹事后曾对朋友说:“我既把他接到家里住下,在钱上就不能计较了。”

1958年(一说1955年),一生传奇的袁克定在张伯驹家中病逝,享年81岁,他的身后事,自然也是由张伯驹代为料理,这个民国第一大公子,就这样结束了他充满传奇的一生。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篇:王树声大将探望当兵的女儿!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