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日本投降荒诞一幕:海军航空队叛乱,军方花500万请来黑社会帮忙

时间:2021-02-09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广播宣告无条件投降后,日本海军厚木基地的第三零二航空队公然拒绝投降,也就是造反了!这就是震惊日本的“厚木航空队事件”。

最糟糕的是,美军先遣队指定的降落地就是位于东京以西的厚木机场。那么,日本海军如何才能破解这个困局?由此,一段历史荒诞大戏上演了。

投降宣告发布后,海军最精锐的厚木航空队反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全国广播发布后,遍布各地的日军如丧考妣,但也有不少狂热日军拒绝停战。东京市区就一度爆发了日本陆军叛乱,近卫师团长都在混战中被打死,叛乱部队甚至试图攻击皇宫,但随后被镇压。

不仅是日本陆军,日本海军也有着类似狂人。8月15日下午,驻扎在厚木基地的日本海军第三零二航空队(厚木航空队),在司令官小园安名大佐(时年42岁)带领下,公布宣布拒绝投降。小园大佐公然通电所有日本海军部队,并派出航空队的飞机向全日本撒传单,号召各地举事,把所谓“本土决战”进行到底。

在这种背景下,厚木航空队在8月17日擅自出动12架零式战斗机,拦截了在日本关东地区进行侦察的美国陆军B-32轰炸机4架,并击伤了美机。成为了二战的最后几场空战之一。

驻扎厚木基地的第三零二航空队,一直是日本海军最精锐的航空部队之一。1945年,该航空队主要配备有“零”式战斗机、“雷电”战斗机,“月光”夜间战斗机,以及改装为夜间战斗机的“彗星”和“银河”轰炸机,还有“彩云”舰载侦察机等。

此时,小园安名试图拉上日本海军其他航空队一起顽抗,专门向部署在长崎大村基地的第三四三航空队(装备“紫电改”,司令官源田实大佐),直接派出了使者。但是,作为日本海军战斗力最强的第三四三航空队,坚决反对这种疯狂行为。

面对着游说使者,第三四三航空队飞行长志贺淑雄少佐直接说道:“滚!”

叛军头领突然“神志不清”,但一群下级官兵不死心

厚木航空队发动叛乱行动后,日本海军高层非常头疼。8月16日,日本海軍总队参谋长菊池朝三少将、第三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寺冈谨平中将先后来到厚木基地,对小园安名等人进行“抚慰”。但对于狂热的日军中下级军官而言,这些日本高级将官恰恰是战败的元凶,会谈自然以破裂告终。

但在8月16日夜间,奇怪事情发生了,叛军头领小园安名大佐突然“发疯”。据说,小园大佐在腊包尔曾感染疟疾,这时旧疾复发引起了高烧,整个人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此时,日本海军也刚好颁布命令将小园解职,由上级长官第七十一航空战队司令官山本荣大佐兼任第三四三航空队司令。

尽管如此,失去领导的厚木航空队成员,在一些下级军官操作下,继续着“反投降”的工作。向各地空投传单,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进行的。8月18日,新任司令官山本荣抵达厚木基地后,几乎无人理睬。

到8月20日,在日本海军高层的工作下,厚木基地的主要首脑人物副长菅原英雄中佐、飞行长山田九七郎少佐等人丧失信心,变成了“投降派”,并将病倒的小园安名大佐交了出去,强制关进医院。

然而,一些年轻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还是不死心。20日当天,这批人发动了逃亡行动,分别驾驶30多架战机逃往日本陆军的狭山机场和儿玉机场,其中包括“零战”21架、“彗星”6架、“彩云”3架、九九舰爆机1架、九十教练机2架、“银河”1架。另外还有一批人在地面乘坐汽车前往汇合。

这些“反投降派”试图在日本陆军里寻找志同道合者,但陆军航空队也无人理睬他们。抵达狭山机场的一批人走投无路,最终放弃了抵抗,在22日返回厚木基地。抵达儿玉机场的一批人虽然继续顽抗,但是厚木基地的“投降派”却在23日另外派出一批人,将儿玉机场所有战机的轮胎偷偷放了“炮”,从而解除了他们的武装。

事件演变到这个地步,还远远没有结束,更精彩的内容才刚刚开始。

叛军的散兵游勇,试图阻击美军受降团

8月19日,美军方面通告日本,美军先遣部队将于8月26日乘坐运输机进入厚木基地。为此,日本政府紧急成立了以有末精三陆军中将为委员长的“厚木终战联络委员会”,并派遣到厚木基地。

此时的厚木机场,已经是一片狼藉。虽然第三零二航空队叛乱表面上已平息,但是“反投降派”提前在跑道上堆满了飞机残骸。如此一来,美军运输机是不可能在厚木机场降落的。不仅如此,残存的“反投降派”聚集在了基地周边丛林里,伺机进行火力偷袭,成为阻挠美军进驻的巨大威胁。

如何解决这些阻碍,让美军顺利进驻,这个难题交给了海军的佐藤六郎大佐,此人曾在厚木基地任职,不仅熟悉地理,而且在当地有很深厚的人脉。佐藤六郎作为海军航空本部的监督官,在8月24日被派到厚木基地,作为机场清理工作的主持人。

在进入基地的时候,佐藤六郎乘坐了东京“大安组”社长安藤明的车。这个“大安组”名义上是负责工厂疏散、机械搬运等委托工作,但事实上就是黑社会组织。

一行人进入基地时恰逢夜间,能看到厚木基地西南的丛林里燃起点点篝火。这些篝火正是第三零二航空队残余的“反投降派”,估计有200多人。这些人手持着武士刀、步枪和机枪,基本上全都是士兵,几乎没有军官。

厚木基地内部也是一片混乱,航空队的一些聪明人已经想办法复员退役,溜之大吉,仍留下的人明摆着都是危险分子。但是,机场上停放着大约200多架各式战机和残骸,其中不少堆积在跑道上的,需要大量人手来清理。日本海军省严令佐藤六郎,必须在8月25日完成机场的清理,为美军飞机在26日的降落做好准备。

在厚木航空队基本无人可用的情况下,佐藤六郎很早就想到了向“大安组”求助。与“大安组”的老大安藤明一同前来,目的也是为此。

黑社会开出了500万日元的天价

“大安组”表面上是一家普通的建设公司,但社长安藤明本人却有着深厚的黑社会背景。安藤明出生于1901年,当时44岁。此人在1936年成立“大安组”,主要从事军需品运输和机场建设。安藤明虽然只是小学辍学学历,但安腾明凭借不凡的头脑和手腕,利用战争的巨大需求迅速发家致富。

在战争结束的混乱状态下,凭借着黑社会关系,还有能力随时召集起数百名工作人员,安藤明确实不是一般人物。但是,这时候在厚木机场进行清理工作是要玩命的。安藤明很清楚看到,潜伏在丛林里的狂热分子,随时都会开枪射击。

为此,安藤明很坦白地对佐藤六郎大佐提出500万日元的“谢礼”要求。1945年的500万日元,按照日本银行的企业物价指数,相当于现在的100亿日元!在当时是一笔天价巨款,差不多相当于一艘轻型军舰的造价。

安藤的理由也很充足,“大安组”将出动200多名工作人员,估计会在清理工作中死亡10人,受伤50人,拿这些金钱作为抚恤和补贴,才能让这些人去卖命。

在时机紧迫的情况下,佐藤六郎爽快地答应了要求,并且在25日返回东京的海军省上报情况。然而,日本海军省军务局十分吝啬,在这种关键时刻却担心“如果这帮黑社会拿了钱跑了怎么办”,拒绝批准这笔款子。

不过,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比谁都清醒,果断批准了500万日元的支出。但由于日本投降后频繁展开内阁会议,米内光政临时外出,负责打款子的海军主计大佐不敢做主付钱,佐藤六郎只好空着手在当天返回了厚木基地。

黑社会冒着子弹,清理了厚木机场

8月25日夜间,在厚木机场的仓库内,“大安组”召集的250名工作人员已经待命。这时,在没有携带一元钱的情况下,佐藤六郎厚着脸皮恳求安藤明,以自己的信誉做担保,希望“大安组”签订工作合同。

没想到,安藤明作为黑社会头目,却比海军官员更有责任感(或者说有大胆赌博的心态)。他不仅没有难为佐藤,而且打开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皮箱,展示给佐藤六郎。这个皮箱里装满了足足200万日元钞票,是安藤明的全部财产。

安藤明早就预料到海军省的做法,所以自己倾尽家财,准备“为国分忧”。他甚至表示,如果日本海军方面真的不打算给钱,他也认了(当然肯定不会)。面对此情此景,佐藤六郎大佐感慨不已。

在夜色的掩护和紧张的气氛下,清理厚木机场跑道的工作开始了。跑道上的所有飞机和残骸,都被推进了厚木基地南方的一处山谷里。为节省时间,其他不阻挡跑道的飞机则没有处理。

不出所料,当清理工作进行时,“反投降派”果然动用机枪向跑道射击,多名“大安组”人员负伤,好在没闹出人命。

除此之外,对工作人员造成威胁的还有战机本身,因为部分战斗机携带有子弹和炸弹,油箱内还有汽油。因此,所有在场人员都禁止使用明火,避免引燃汽油和弹药。

时间很快到了8月26日黎明,厚木机场跑道的清理工作终于完成了。现场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人员损伤也比预料少得多,可谓万幸。

清理工作结束后,佐藤六郎大佐和安藤明带着几个人,持枪前往“反投降派”隐藏的丛林里。按照安藤明的想法,可以给这些死硬分子发一些钱,让他们回老家。但是,一行人到了丛林里,却没有找到一个人。

在丛林里,佐藤六郎大佐在记事本上写下“承蒙关照向大安组的安藤明社长支付500万日元”,签上自己的姓名,然后撕下这一页,当作白条交给了安藤明。

黑帮大佬名利双收

按照计划,美军飞机本应在8月26日抵达厚木机场。但是由于台风,时间推迟了两天。8月28日上午8时28分,美军先遣队乘坐15架运输机抵达厚木机场。8月30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也乘坐“巴丹”号运输机抵达厚木机场。

事后,参与叛乱的厚木航空队部分人员被追责审判,被审判的主要是驾机出逃的那批人,罪名是“抗命罪”。其中,参与军官分别被判处4-8年的监禁,士兵则判缓刑一年。军官全部被剥夺军官阶级身份,士兵则被降三级处罚。

作为主要责任人,小园安名大佐被判处无期徒刑。不过,经过几次特赦和减刑,所有人都被提前释放。连小园大佐都在1950年被释放,小圆安名本人则在1960年去世,享年58岁。

在“厚木航空队事件”立下大功的安藤明,最终用全部身家赌博成功,收到了500万日元的工程款。不仅如此,日本海军省以“与珍珠港攻击同等以上的功绩”名义,给安藤明颁发了“海军省最后的感谢状”(随后,日本海军省就解散了)。至此,安藤明名利双收。

此后,安藤明还成立了被誉为“昭和鹿鸣馆”的大安俱乐部,专门接待盟军高官,后来驻日美军的多数高级军官都是常客。安藤的事业风生水起,凭借与驻日美军的关系,影响力甚至触及日本政界。1962年,一代黑帮大佬安藤明去世,至今仍然被当作“保障日本顺利投降”的历史功臣。

在当代,厚木机场成为了美国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共用的军事基地。同时,厚木机场还是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最大的航空基地,如果加上日本的军机,可谓是现今亚太地区首屈一指的海军航空兵基地。

不过在基地南部的山谷里,泥土中至今仍埋着一些被推下去的零式和雷电战机残骸。(作者:陶慕剑)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