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北大藏西汉竹书《妄稽》篇:“渣男”如何在妻妾间来回摇摆?

时间:2021-02-11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在北大收藏的西汉简中,一组简牍上记载了一个十分完整,情节离奇曲折的汉赋故事:《妄稽》。这个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是却极好地反映了当年西汉时代的婚姻观念和家庭观念。用现代白话说,这就是一个正室打小三,最后遭报应的家庭伦理纠纷。

《妄稽》竹简的第一片

1.俊男配丑女,父母帮纳妾

在西汉时代,中原荥阳的一个后进小辈名叫周春,出身名门,年轻漂亮,品行端正,而且还勇武有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一番媒妁之言的修饰或者误导之后,他在没见过新婚妻子的情况下,可能是周家人因为对方家的财力和权势,娶了一个丑女妄稽作为妻子。那么这个女人有多丑呢?

原文的说法是:

“妄稽为人,甚丑以恶,肿肵广肺,垂颡折骼,臂肧八寸,指长二尺,股不盈拼,胫大五握,蔑畛领腋,食既相泽。勺乳绳萦,坐肄于席。尻若冣笱,膞膌格格。目若别杏,蓬髪颇白。年始十五,面尽魿腊。足若悬姜,胫若棪株。身若猬棘,必好抱躯。口臭腐鼠,必欲钳须......”

也就是她的额头、手臂、手指、大腿、小腿都长得极其难看,此外眼睛像剖开的杏仁,头发斑白,年纪轻轻,面色却像干鱼和腊肉,脚长得像生姜,小腿像树桩,身上长毛如刺猬,口气难闻如腐鼠。

周春看了,心如死灰,每天”坐兴太息,出入流涕“,而且还到处扬言:“必与妇生,不若早死。”看到儿子如此痛苦,于是他的父母决定为他买一个小妾,弥补他的这一人生缺憾。

2.听闻要纳妾,丑妻心慌张

在听说公公和婆婆要买小妾之后,虽然感到内心一阵恐惧烦闷,但是还是强压恐慌和怒火,采用迂回战术游说公婆:我不怕君家买妾,我怕的是君家财产破费。(吾不惮买妾,君财恐散)

公婆瞪了丑媳妇一眼,一言不发。

妄稽于是以退为进,拱手再拜:既然我和君家的财产结合在一起,那么我一定要谏言你们节约财产。如果君家一定要买妾,我很怕君家家族的人不服气,让君家之人人心离散,我是真的吝惜君家破财还招灾,不然我何必苦口谏言呢?

公婆又没有接话。

于是妄稽又说:我既然为君家执箕帚,岂能不为君家往好的方面着想?只是美妾容易给人带来灾祸,我们不得不警惕啊。请君家慎重考虑我说的话,不要急着找小妾。

看到公婆又在沉默,妄稽又接话道:人与其要自己想要的,不如要真正适合自己的;如果真的买了美姬,君家一定会增加不少忧患,如果早不安排,将来您准备怎么办呢?

稽曰:“嗟!皆得所欲,莫得所宜。诚买美妾,君忧必多。今不早计,后将奈何?”

看到妄稽开始不客气,于是公婆也开始愤怒起来:你状貌甚丑,口舌也很恶毒,我们自己要买妾,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妄稽说,并不是如此,比如商纣王喜欢妲己,于是她的美色给商朝招来了亡国之祸,美妾的美带来的灾祸,一定会让君子遭殃,如果您们这都不忧虑,那么您们就不是好父母了。

“美妾之祸,必危君子。若此不忧,不为祥父母。”

父母对妄稽毒舌地说:你太不自量力了,你的相貌过于丑陋,丑陋到了可以把鬼吓走?(“尔不自量。尔貌可以惧鬽?”)就是因为你妒忌我们买妾的决定,所以还把商纣王的故事搬出来了,我儿子只是添置一个小妾,有什么好损失的?

妄稽表示:不然,小妾不详,会让祖先和父亲受到侮辱和惊动,而且嫫母和仳倠这样的丑女凭借良好的品行也能青史留名,如今夫君为了耳目之快,不吝惜钱帛,不念昔故往,我说了逆耳忠言,君家却以为我是在妒忌,那我就不多说了,我请求去下舍忙于家务吧。

“妾亦诚恶,未以取窘。君欲买妾,不爱金布。小快耳目,不念往故。小妾忠谏,乃以为妒。请毋敢复言,走归下舍。”

3.妻妾比容貌,丑妻被完胜

到了乙未这个良辰吉日,周春的姑姑到了陈地的集市上,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她皮肤白皙,长相华美,丰肉小骨,长发秀丽,红唇齿白,长颈看起来十分优雅秀气,她的脸面如同春天盛开的花朵。(“色若春荣,身类缚素。赤唇白齿,长颈宜顾”),一头黑发又细又长,光泽照人,一根根头发细致可见;此人不仅长相美丽,而且言语节检,辞令愉婉,好声宜笑,在询问了她的名字之后,得知她的名字叫做虞士,于是她被周家人看上买下,然后准备让她嫁给周春为妾。

妄稽听说之后,口舌喋喋不休,急着在原地不停的打转,但是周春听说自己即将获得美人,不禁喜不自胜。而到了纳妾的当天,周春更加开心了,但是妄稽内心不悦,她的脸色如同淤血一样难看,嚎哭的声音如同牛叫一样,整个的人的身体如同蟾蜍一样瘫软。

(“色若腐衃。号呼哭泣,音若嗥牛。状若蟾蠩,前龟后陫”)

于是妄稽想和周春坦白,让他说说到底谁美,但是丈夫周春也毫不客气地用恶毒的言辞对妻子的长相冷嘲热讽:表示你嘴里的牙齿如同猪骨一样粗大,嘴巴如同被切割开的肉,口里的气味闻起来也并不好闻,她想捧起脸颊笑着对周春说话,但是声音在周春的耳朵里如同噪音一样。但是她讨好妄稽地行为没有得到周春的理解,妄稽大怒:丈夫新娶小妾,宁可错过我也要怜惜她,这种贱妾哪里比得上我?(“丈夫新諎,错我美彼。系颈之妾,有焉及我?”)她和你相斗,还不知道最后受伤的人是谁呢。

接下来作者以十分精细的笔法,描述了妄稽在丈夫纳妾的当天和小妾虞士比美的场景:

妄稽穿上了新买的深衣,沐膏抹脂,脖上戴上了流光溢彩的珠玑项链,带着精心驯养的犬马盛装登场,但是长相依旧是十分平庸,各种精美的华服无法掩饰她的丑陋外形,作者甚至以肉少骨多,发若龟尾,嘲讽她身材扁平,五大三粗:一张又大又扁的嘴巴如同蟠桃一般凸在脸上,来讽刺她的长相。

就是这样的长相,妄稽还东施效颦地问丈夫:“视我孰与虞士丽?"

被丑妻吓得半死的周春迅速离堂,跑到了虞士的堂前。那么虞士到底有多美呢?

由于汉赋的文风和一些修辞手法非常类似于楚辞,所以作者以传统的楚辞意象:香草美人来形容虞士:

芙蓉江离,兰苕熏芳。

嫖缈便旋,逃入北房。

周春追之,及之东厢。

虞士方耻,色若紫英。

郢领褰衣,齐阿之裳。

纤费绘纯,裹以郑黄。

弱緆微罗,长彘以行。

蘅若蘪芜,芷蕙连房。

奇绣绮纹,雍锦蔡纺。

宋绀圉青,絺赭缇黄。

绛纁赞紫,纨冰绢霜。

邯郸直美,郑裤鄫带,

翡翠为珰。双象玉钩,

釦有银黄之须。

扈佩淮珠,饰八汉珖。

白环佩首,结末垂璜。

玉瑵玦印,色若秋苞之英。

高絇大綦,翡翠护式。

纤缇袭屣,虞士宜服。

桃枝象笿,鉴蔚粉墨。

白脂兰膏,蘩泽在侧。

简单来说,就是美人如同芙蓉和兰花一样纤细美丽,头戴玳瑁制作的长钗,翡翠质地的珠铛环绕耳畔,腰间有精致的玉石带钩,错有金银,身上还佩戴着白玉质地的玉环,首饰华丽入时,曼妙的身段上,穿着齐阿之裳,雍锦蔡纺,邯郸直美,郑裤鄫带等十分贵重的织物制作的婚服,一对玉足裹在精心缝制的履中;整个人的气质如同楚辞中的神女下凡。看到冒失而莽撞的周春,美人面色羞赧,“色若紫英”,更加激起了周春的爱恋之情。

当然美人精致的服饰都不是她自己买的,她只是一个天生丽质,被周家人从奴隶市场上买来的私人奴隶,这些华服美饰大概率是周家人倒贴,乃至用妄稽带来的嫁妆装扮的。

当周春从美人虞士的堂口出去,再看到自己的正妻妄稽时,发现自己的正妻的眼睛像剖开的杏仁,头发斑白,年纪轻轻,面色却像干鱼和腊肉,脚长得像生姜,小腿像树桩,身上长毛如刺猬,口气难闻如腐鼠,手臂如同飞将军李广那样:下垂时长过膝盖,还笑盈盈的对周春说:愿意和夫君一起走下去。(“长与子生”

她越是东施效颦,周春越是反感不已(“妄稽自饰,周春愈恶”)。出于对美人的喜爱,周春生怕美人受伤或者受到报复,又花巨资为她建在豪宅大院,还指派勇武的家仆保护虞士,以防止有妒妇或者盗贼来伤害她。

“春爱虞士,为之恐惧,谨筑高墉,重门设拒。去水九里,屋上涂傅。勇士五伓,巧能近御。地室五达,莫知其处。”

4.丈夫离开家,正室打小三

到了甲子日,周春受到君主的派遣,前往本郡之外的地方出使,离开家了很久。小妾豪宅的守卫们也松懈了,按捺已久的妄稽天崩地裂,翻江倒海,手持柘枝竹杖,轻点精壮仆役,带着家仆冲入宅邸之内,终于抓住了虞士。

妒妇命人把虞士的衣服撕破,把虞士的脚捆起来,然后吊起来打;这还不够,又让虞士下跪,对她不停地吐口水加以羞辱,还亲自用柘枝抽打虞士(“累足圜之,悬累纺之,息息鞭之。跪进唾溅,以时闲之”)。

被打的伤痕累累的虞士表示,夫君归家之后不会放过您的,结果妄稽听了,表示自己也出身豪族,和周家不相上下,这句话反倒刺激了她的好胜心,她就继续抽打虞士。

虞士见以夫君要挟不成,于是以退为进,以非常隐晦的方式嘲讽妄稽:孺子,别家娶妾,正妻都觉得这是荣华,会把妾当家人看待,但是我当妾您却把我视为仇敌,我哪里有让您不快,居然招来了鞭笞之苦,普天之下没有向您这样对待小妾的,我连基本的人伦尊重都没有,也是太苦了吧。

妄稽听了这番绵里藏针的挑衅,更加来劲了:呵,一个贱婢居然话这么多(“叱来!汝犹频言乎”),你还是和刚来的时候一样嚣张跋扈啊,我根本就不嫉妒你,而是你过于奢侈,让周家钱帛外露如流水,我这才打你的。(“汝始来之日,汝固设变故,汝妇居中间,使家大露。我为汝大赐,乃始笞骂”)

而且周春刚刚离开家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与汝媚于奥,宁媚于灶(孔子的名言,意思是心术不正,求谁都没用)”,不要心怀邪意,可你冥顽不化不听我言,不仅和周春谋划弃掉正妻,而且夜里还睡在夫君的手臂上,太息若雷,流涕若雨,想以媚态和云雨之事让夫君答应休妻立汝,呵呵,姎量周春也没有胆色如此,如果他真的遂了你的心意,姎还能在这里教训你么?

(“且春未行也,我固告汝,‘与汝媚于奥,宁媚于灶。’丈夫□□,终不与汝相留。汝冥冥不我听,与春谋予。朝劝出弃,暮促遂去。汝枕春之臂宿,遂其脥下。太息若雷,流涕若雨。春亦不摈,未肯听汝。若快汝心志,我岂得少处?”)

随后妄稽对虞士又是一顿羞辱毒打,在彻底发泄之后,虞士休息了三旬六日共36天才能起身活动。伤痕累累的美人出门,将妄稽“攻宅妒妾”之事遍告周春的朋友士人和家人,于是一众人都怜虞士而怒妄稽,他们表示:“小妾再受宠,名位也无法比过正妻,而且您本来就长相丑陋(“脰若屈蠲,面似腐蛴”),现在倒好,您妒忌的名声闻于楚魏之土,而且还飞到了齐国和燕国之地,您有正妻的名分就知足了,何必贪求个人的私欲呢?”

(“虞士乃三旬六日焉能起。遍告众人,拜请朋友。皆怜虞士,为之怒妄稽,曰:“人处妾,虽百贵之,名终不与汝齐。且汝鸢肩亻乐脥,肃肃淮淮。妬闻魏楚,乃骇燕齐。汝为长亦足矣,何必求私?”)

妄稽找来了周春的少母,表示忏悔自己的妒忌,声称自己过于妒忌,不知天命所归,破坏家室和睦,随后周春的少母将妄稽的忏悔告诉了众人,妄稽的父母闻之,暗自窃喜,还笑出了声音,我家女儿真是能干,靠自己摆平了小妾篡位的风波,没有劳累自己的双亲啊。

然后妄稽希望以财富收买虞士,希望她主动离开:你侍奉我也足够劳苦,既然你受不了我的暴脾气,为何不离开?如今我放你走,我也会让周春不在惦念你了;你去家宅外住三个月,可否?你这样与其在大户人家做小妾,还不如去普通人家做正妻,以你的美貌去嫁人,谁人不喜欢,这样还可以避开挨打的命运。我现在愿意给你车马金财,我无所不有,你要多少敬请自取。

(“念汝之事我,亦诚苦劳矣。不忍隐,何不走?不胜勤,何不逃?为告周春,必不汝求。居外三月,可以左右?与为人下,宁为人子。汝面目事人,谁事不喜?措是而弗为,安避菙笞?吾请奉汝以车马金财,纂组五采。尽尽来取,不告无有。”)

虞士也给了妄稽台阶下,她起身再拜说道:“孺子的确宽宏大量,有赐小妾,妾自当以衷心为报;但是女子之义,是行动端仁忠笃,不事两夫;无论生死都追随夫君周春,主夫死了我要为他服孝三年,不为荣华富贵动摇,才是忠诚;我也愿意以此为榜样,舍命于周春,并且好好侍奉孺子。”

妄稽见小妾给脸不要脸,于是怒目骂道: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你才好,你居然还装善人?“但是虞士成功地逃出了室内。

5.剧情大反转,丑妻死暴病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周春回来了,妄稽为了抢占先机,于是先诬告虞士半夜偷人,还妄称虞士颠倒黑白,和奸夫把黑夜当成白天彻夜淫乐,甚至约定好让奸夫在周春回来的路上伏击周春杀死他。在听到正妻的告状之后,周春表示自己会好好核查真实的情况,就算这个小妇人真的有大罪,把她就这样卖了也是便宜她了。但是他在去虞士的卧室里探查的时候,虞士因为表现得略显紧张,而被周春误会,周春因此大为恐惧,觉得虞士可能真的有奸情,而妄稽看到这里也十分得意,得以再次鞭打虞士:“瞋目而怒,齘折其齿。左手把之,右手㧔之。适得其指,因朐折之。”

但是当周春来到虞士的堂下,听到虞士的哭声,看到虞士的惨状之后又心生同情,而且意识到了是妄稽在污蔑虞士,于是周春下决心保护虞士,要和虞士相知相守:“日短岁昭,命毋众辞。遂之广室,七日不疑”。

看到虞士和周春反而更加恩爱了,妄稽更加愤怒,但是不久之后,妄稽急火攻心,得了大病:音若搤搤,临勺疥肠,日百嘑浆,最后她找到小吏留下临终遗嘱:是妒以自败也,还决定将自己的财产全部转移给虞士作为补偿。

6.故事背后的汉代婚姻观念和家庭伦理

首先是故事中的主人公的名字,按照汉代汉赋写作的传统,当时的人喜欢以虚构人物对话的方式叙事,比如成语子虚乌有,就是出自司马相如的子虚赋,说的是齐国和楚国使者子虚和乌有先生互相夸耀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中,丑妻妄稽的名字就是无稽的意思,言下之意是无稽之谈;而虞士的名字,则是使男子惊扰担忧的意思,文中也提到了”春爱虞士,为之恐惧“。结合这一点基本可以推测,故事本身并不存在,作者对妄稽和虞士的美丑描写,很大程度上出自作者的文学夸张,但是故事本身肯定结合了当时的民俗传统,能够真实反应汉代人的某些观念和婚姻民俗。

首先是婚姻前的条件和成婚年龄:《周礼》中记载“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第二,孔子曰:“男子二十而冠,有为人父之端,女子十五许嫁,有适人之道”,商鞅变法和越王勾践时代的改革,对于婚姻年龄的下限都设定较早,可见这是当时的重要民俗传统。故事中妄稽出嫁的年岁至少是15岁,这也能对应汉代史书中的记载:班昭在十四岁的时候便嫁给了曹世叔,王姬在十四岁的时候便嫁给了王更。

其次是媒妁之言,有人一定会问,为什么周春会忍受一个丑妇为妻子?首先按照媒妁之言的传统,妄稽和周春可能在婚前完全没有见过面,全靠媒婆一张嘴介绍二人成亲。那么媒婆们在介绍的时候,会参考哪些因素呢?首先需要排除两家是同姓,其次是两家不是仇家,最后是保证两家大致门当户对,门当户对参考的因素是家财,身世,官爵等因素,如果男方才华横溢或者长相过于英俊,或者女方家财万贯,都会有不少男方或者女方向他们家提亲。

具体到周春和妄稽的情况,从后文妄稽希望以钱财贿赂打发虞士离开来看,也从妄稽可以组织家仆攻入虞士的宅邸来看,此人作风强悍,家财不少,而且能够引用古代神话中的嫫母和商纣王-妲己的故事,甚至熟知论语中的典故,可见此人家境良好,本人也受过一些文化教育,那说明此人家庭可能是地方豪强或者富商,从她敢在男方家里飞扬跋扈的样子来看,此人的家庭颇有背景,就连男足女卑的传统都可以挑战,但唯一的美中不足是有明显的长相缺陷。

而且到了东汉时代,随着儒学的盛行,很多士人颇有沽名钓誉之举,比如所谓的举案齐眉,就是东汉名士梁鸿故意娶了一个丑女孟光,为了防止自己的丑貌被丈夫看到,于是每次奉食都要将案抬高到自己眉毛的高度。特别是迎娶一些有权势家族的丑女,可以为自己收获名利和地位,但是对美色的贪恋,就来自纳妾了。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 高第良将怯如鸡,就是查举制下名士们的各种做作行为的无情讽刺。

而周春在文章一开头提到的种种优点:孔武有力,仁孝,品行端正,熟读儒经来看,他的条件非常符合查举制度下选举人才的标准,后文中也有提到他奉君命出使境外,所以他可能是郡国上的中等官僚,但是家境一般。因为互有缺陷但是互有优势,所以周春和妄稽两家人出于互补的目的,暂时应允了这件婚事。只是周家人出于不甘心或者不满意的目的,一直对妄稽的长相颇有微词,这才有了娶妾的打算。

至于美人虞士,他是周家直接从奴隶市场上买来的,没有按照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妻等六礼,在汉代,奴婢的主要来源除了战俘和贡品之外,最主要的来源就是犯罪官吏的家属和妻儿,或者欠债卖身的平民。由于普通百姓难以接触到官奴,所以从虞士的情况来看,她最有可能的来源,是因为欠债或者负罪被卖为奴隶的民女。

整个故事看完,会让人觉得对妄稽非常不公平,但是在汉代的家庭伦理中,这一情节设定合情合理:形成于西汉前期的《大戴礼记·本命》,书中提出的“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盗窃,去。” 其中明确提到了去掉妒忌,而嫉妒正是妄稽可以被指摘的问题。

此外,秦汉时代对于婚内暴力行为也有明确的约束和惩罚:

例如如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简79记载:“妻悍,夫殴治之,决其耳,若折肢指、肤体,问夫何论?当耐”。秦代法律上规定如果夫妻双方因事发生口角、相互殴打,妻子要处以耐刑;张家山汉简《贼律》中简32:妻悍而夫殴笞之,非以兵刃也,虽伤之,毋罪;简33:“妻殴夫,耐为隶妾”:妻子蛮横,丈夫殴打妻子,如果没有动用兵刃,官府是不会治罪的,但反观妻子如果殴打丈夫,则是要被治罪而成为隶妾。

因为妄稽的行为严重违背了当时的婚姻伦理。不仅敢于和公婆争辩,而且没有宽厚的对待妾。甚至有欺骗夫君,对妾用私刑的行为,违背了不嫉妒的原则。所以她才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恶妇人,受到了千夫所指般的指指点点。

上一篇:一刻印记:费尔雷“长尾鲛”水上侦察机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