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杜鲁门认输斯大林想耍诡计 毛泽东:想都别想

时间:2021-02-09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作者:黑曼巴

一、一个记者的预言

2004年1月16日,中国外交部档案馆正式对外开放。在档案馆的开放档案借阅处,已经解密的8万多份中国外交档案,各国的组织和个人都可以自由查阅。在查阅过程中,有一份特殊的档案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它既不是外交文件,也不是政府公文,而是一篇曾发表在美国报纸上的时评,作者是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 · 斯诺。

埃德加·斯诺在中国是一个为所熟知的名字。他可以称得上是20世纪最传奇的记者之一,他曾经大胆而精准地预测过苏德战争爆发和美日太平洋战争爆发。1949年4月9日,就是这位传奇的记者,在美国《星期六晚邮报》上发表了《中国会成为苏联的卫星国吗?》,斯诺再次预言:“中国将成为一个共产党治理下,不跟莫斯科指挥棒转的大国。”这个预言在当时,可谓是石破天惊。但后来的历史证明,他的预言又一次成为了现实。那么这仅仅是斯诺本人的运气,或者是历史的偶然吗?1949年的中苏关系,到底透露了怎样耐人寻味的讯息呢?

二、杜鲁门抛弃蒋介石

1949年元月,解放战争进入了第三个年头。此时,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已接近尾声,东北、华北以及整个黄淮流域都已基本解放,百万人民解放军正枕戈待旦,时刻准备挥师南下,直取南京。

面对这兵败如山倒的局势,1月8日,南京国民政府分别向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提交备忘录,希望由四国出面调停内战,实现国共和谈。事实上,国民政府所谓的和谈就是希望发动一场和平攻势,达成国共双方“划江而治”,以此来换取喘息的时间,待日后卷土重来。对于蒋介石的这个用心,毛泽东看得是一清二楚。所以,当国民政府陆续放出和平的烟幕弹时,中共方面就已经打定主意,拒绝和谈。谁能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远在华盛顿的杜鲁门和在莫斯科的斯大林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其实早在1948年,美国就已对蒋介石彻底失望。美国军官顾问团给白宫的报告中指出:“这个政权已经腐败透顶,它很有可能会失败。”

随后,杜鲁门终止了对蒋介石的援助。这时,美国面临最重大的战略考量就是:如何处理与中共,以及与苏联的未来关系。杜鲁门的外交智囊团队认为:苏联并不认为中共是其可靠盟友;中共和苏联之间存在巨大矛盾,特别是蒋介石与斯大林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对中共赤裸裸地出卖;中共对美国并非没有好感;未来的中国与苏联的关系会成为下一个南斯拉夫,而毛主席会成为下一个铁托。

因此杜鲁门决策,向中共伸出橄榄枝,明确表态不参加国民党所建议的调停。然而美国这一决策是着眼于其国家战略,试图保住其在华利益,幻想以后依旧能在中国享受在旧社会所拥有的特权。同时也要注意美国只是试图与中共直接接触,并不是完全下注在我们这边,同时美国也在国民党内部寻找新的代理人。

杜鲁门承认对华政策失败,试图接触中共的同时。斯大林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举动。

三、耐人寻味的斯大林

苏联收到国民政府照会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10日,化名为菲利波夫的斯大林就致电毛主席。电报指出:国民政府目的是向世人宣布南京政府赞成和平,如果中共“直接拒绝与南京和谈,就是向世人宣布它主张直接进行内战”。因此,斯大林建议毛主席,应当同意国民政府的和谈请求。

其实,通过莫斯科的中共中央联络员,对中共不想和谈的立场,斯大林非常清楚。然而,他却还是明确表示希望出面调停。斯大林的用意,昭昭若揭。1948年12月27日,苏联驻华使馆向莫斯科提交了一份备忘录,在这份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备忘录中透露出的某些讯息,可以对斯大林的心思做一番解读。

“从杜鲁门总统的整个对华政策看,停止给蒋介石政权提供援助已不是意外之事”,有迹象表明,“美国人决心直接同共产党接触”。

这份电报表明,当时,苏联已经敏感地察觉到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杜鲁门政府极有可能要对中国内政进行政治干预,为此甚至不惜抛开国民党,直接同中共建立关系。而这正是斯大林最大的担忧。一旦美国接触并控制了中国共产党,苏联将有可能失去中国,甚至有可能失去整个远东。而国民政府在这个时候提出和谈,无疑是让斯大林看到了一个控制局面的绝好机会。

斯大林的这些建议,使毛主席大为不满。这让他马上想起了1945年8月抗战胜利时,斯大林要他前往重庆谈判时的情景。他没有想到,当中国共产党即将要取得全国胜利的时候,斯大林会再一次要求他们向国民党政府妥协。因此,毛主席直接指出:“反对任何外来势力的调停,反对中共参加任何形式的谈判。”言辞之尖锐,为毛主席生平所罕见。

于是毛主席回电给斯大林,他首先为斯大林草拟了一个答复国民政府的文稿,直接代表苏联政府拒绝对中国内战双方进行调停。在这封很长的电报最后,毛主席又特别强调:“人民解放军今年夏天将可渡过长江,攻打南京。似乎我们无须再次采取政治上的迂回行动。”

毛主席的强硬态度,让斯大林非常吃惊,也极为难堪。在世界各国的共产党内,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直截了当地违背他的意志。经过反复权衡之后,斯大林态度软了下来,再次致电毛主席,表示:表示苏联不会介入调停。

但是斯大林的表态并不代表他放弃了试图掌控局势的企图。众所周知,当解放军渡过长江并攻克南京后,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选择了跟随蒋介石迁往广州,而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却留在了南京。此情此景,非常值得玩味。

然而经过多次电报来往的沟通较量之后,斯大林最终意识到毛主席不是一个他可以掌控的对手,即将建立的新中国也不会像东欧那样成为苏联的卫星国。

四、毛主席的“一边倒”

1949年7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毛主席在文章中宣布,新中国将向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一边倒”。这个消息一出,怒不可遏的美国政府就立即召回了司徒雷登,中共与美国之间的联系就此彻底切断了。

看起来之前不久在毛主席那输了一局的斯大林,似乎又扳回了一局,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其实并不然。

当时新中国尚未成立,国内形势错综复杂,正值百废待兴之际。考虑到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因素,毛主席拒绝了美国抛出的橄榄枝,选择了向苏联“一边倒”。这是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的。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当时虽然伸来了“橄榄枝”,但美国的所谓“善意”是建立在新中国必须承认以往的不平等条约为基础的。在这种“善意”面前,中国将还是原来的半殖民地国家。而且如果倒向美国,即将新生的中国将面临北方强邻的严重威胁。

所以苏联成为了我们恢复发展,争取国际援助的唯一选择。

因此毛主席忘掉了之前苏联的种种干涉;忘掉了1946年国共和谈时苏联的冷淡和背叛;忘掉了斯大林对他要求访苏的屡次拒绝;忘掉了1949年苏联的“隔江分治”的企图;忘掉了苏联大使馆南下广州的举动,忘掉了对斯大林的成见;在刘少奇访苏,斯大林答应了我们提出的几乎所有要求后,毅然决定“一边倒”。

尽管毛主席一再强调新中国倒向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一边倒”方针,但是这并不代表毛主席会屈从于斯大林的指挥棒之下。毛主席和斯大林的交锋才刚刚开始,而杜鲁门也将送来神助攻。在毛主席访苏这一影响20世纪的重大历史事件中,斯大林将真正领教到主席的厉害。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