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疫情改变历史?查士丁尼瘟疫流转欧洲,诱发阿拉伯人入侵罗马帝国

时间:2021-02-10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影视剧中的查士丁尼瘟疫

史学家们对查士丁尼瘟疫的探讨层出不穷。美国学者琼斯曾言:“这段时期对帝国影响最严重的灾难是鼠疫,它的影响至今也未完全消除”。起源于6世纪中叶的这场瘟疫不仅影响了古代社会,它的威力甚至令今人也心生畏惧。

一、是鼠疫还是埃博拉?

查士丁尼瘟疫常被人描述为鼠疫,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中世纪“黑死病”。普罗科比厄斯在书中说,“这场恶性瘟疫在拜占庭流行了整整四个月,其传染最烈的阶段持续了大概三个月。”导致这场恶性传染事件的起因,究竟是鼠疫病毒或是埃博拉病毒?还需要更深入的讨论。

牧师对黑死病患者进行临终祷告

首先,查士丁尼瘟疫同黑死病的特征并不很类似。从病毒传播的范围上讲,对这场瘟疫的记载仅现于罗马作家和部分波斯作家的作品中,却没有得到与拜占庭来往正盛的罗斯作家的记录,说明病毒的“辐射范围”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广。

其次,根据作家的描述,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很低,但后来亡故者的总数却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有时每天高达5000人,峰值死亡人数甚至达到10000人还多。这说明造成此次瘟疫的病毒烈度极强,致死率甚高。

骷髅骑在马上收拾尸体

黑死病的宿主除了人类之外,还有与人类伴生的老鼠等啮齿类动物。病毒在老鼠体内能够存活,并不杀死宿主,但在人类体内就不如此。与黑死病病症极其类似的埃博拉,则通常依靠人体本身携带、传播病毒,其发病烈度要高于黑死病,但传播起来容易遭遇间断,因为它极高的致死率会杀死宿主,由此阻碍了病原体的进一步传递。

但这场瘟疫致死率高、传播能力弱,这样的特性使其看起来更像是埃博拉而不是鼠疫。不过,在考古资料未发现之前,相关推测的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检验。

影视剧中的埃博拉感染者

二、瘟疫对帝国秩序的破坏

查士丁尼瘟疫爆发于542年春季,逐渐由沿海地带扩散至欧、亚、非三洲的邻近地区,几乎席卷了整个地中海世界的东部。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地处三洲要冲,是当之无愧的西方世界政治、军事和商业中心,每天往来的商船和旅人难以计数,十分有利于病毒的传播。因此,这次瘟疫主要在君士坦丁堡城内反复。

统治者一开始并未意识到此次病疫的严重性,只察觉到一些处于虚弱状态的孕妇和新生儿开始出现死亡,死后尸体会散发恶臭。首都仍旧举行着盛大的宴会活动,人们仍旧充斥在广场和街道中,与平常生活没什么两样。帝国一开始选择用士兵在城外挖坑的方式处理死尸,但后来直到在士兵中也发现症状,人们才意识到这种疾病的可怕。

指挥搬运尸体的士兵

《阿贝拉尔编年史》记述了瘟疫爆发时城内的惨状,“死亡挨家挨户出现,每位幸存者都能在坟墓中找到与自己相识的多位亲人”。古罗马人的生育率并不很高,君士坦丁堡还居住着大量显要人士、社会名流,病毒致死率极高,霎时间城内人人自危,查士丁尼辛苦建立起来的统治秩序在灾害面前轰然倒塌。

由于当时的人口和牲畜的大量死亡,城市附近的土地几乎全部荒芜。首都的人口本就严重依赖商业运粮养活,粮食歉收和商业活动停止又成为另一个威胁生存的警告。各类手工业工匠死的死、藏的藏,城市里的屠宰场、面包房、酿酒厂都趋于停产。城区内各种哄抢、偷盗和暴力活动急剧增加,首都与各大沿海商栈的联系也近乎断绝了。

查士丁尼与他的臣僚们努力维持帝国秩序。一些行政官僚们从粮仓中运出相当数量的储备粮,用以赈济首都附近的灾民。皇帝还亲自雇佣士兵为百姓分发钱财、宣读圣谕,号召人民不要恐慌。帝国周边的牧师也都来到首都,为这座被“诅咒的城市”祷告,祈求上帝能够放弃对他臣民的惩罚。

神父在路边为受灾的饥民们祷告

三、查士丁尼皇权的动摇与补救

皇帝模仿东方君主建立起来的“君主崇拜”,在灾难面前显得脆弱不堪。在瘟疫正盛的时节,一些关于查士丁尼害病而死的传言甚嚣尘上,据普罗科比厄斯记载,“首都中各种对皇帝不利的谣言流行,觊觎皇权的势力伺机而动,政治阴谋也随之继起”。宫廷内部的反对者借用这次机会,开展了一系列对皇帝本人及其亲属的攻讦和挑战。

查士丁尼本人确实在这场瘟疫里不幸中病,一些要紧的政务由亲信代为操持。一些阴谋推翻他的贵族原本已经说动了罗马军营的一些士兵,但查士丁尼或许受到了神的眷顾,他的病奇迹般好转。当查士丁尼重新以健康的身躯返回政坛时,无论是反对他或是支持他的人都被震撼到了。

查士丁尼

瘟疫造成拜占庭人口大量损失,使帝国军队由60万人大幅下降到15万人左右。皇帝借着他如“圣子一般的奇迹恢复”,重新获得了人民的尊敬。在瘟疫遏制下来之后,他不惜花重金招抚了7万斯拉夫士兵,用以充实帝国的防御力量,同时也增加了他本人对军队的控制力。此外,皇帝还从伯罗奔尼撒半岛、埃及一带征调大量居民进京以补充人口。就这样,帝国的生产、军事力量终于走上了回暖的快车道。

查士丁尼重回权力之巅

但是,这场瘟疫还是不可避免地对整个罗马甚至今后的欧洲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根据欧洲中世纪学者的研究,查士丁尼瘟疫虽然在首都近乎消失,但地中海世界的叙利亚、埃及等地在此之后再次爆发了疫病。这场瘟疫沿着海岸线和军营四处流传,最终影响到了南高卢地区和伊比利亚半岛等地,甚至英格兰西部和爱尔兰也两度爆发感染。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也是造成中世纪早期人口危机的原因之一。

进入东罗马的诺曼人士兵

文史君说

在瘟疫间,无论是城市还是村庄都失去了大量的劳动力,普罗科比厄斯形容道“人们像美丽的葡萄一样被无情地榨干、碾碎”,意气风发的查士丁尼在此后也变得一蹶不振。这场瘟疫虽然在拜占庭渐渐消退,却不间断地在欧亚商道内出现。瘟疫对罗马帝国的战斗力形成的巨大破坏,导致第二波蛮族士兵入主罗马的“参军潮”。这些临时补充的外来户的战斗力与纪律性可想而知,他们在军队中的得势更引发了阿拉伯骑兵的兴趣,罗马即将迎来新一轮强敌。

凶悍的阿拉伯骑兵

参考文献

陈志强:《拜占庭帝国史》,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

陈志强:《“查士丁尼瘟疫”影响初探》,《世界历史》2008年第2期。

(作者:浩然文史·瓷国垃圾堆)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