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楚庄王称霸天下第一战,平百蛮,灭上庸

时间:2021-02-10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作者:闲乐生

楚庄王称霸天下第一战,平百蛮,灭上庸

楚庄王三年(公元前611年),楚国大旱,爆发了严重的饥荒,赤地千里,民不聊生;楚国内部则国政混乱,权臣当道,而当时楚庄王也每天沉迷酒色,不理国政。于是,戎人趁机攻打楚国的西南边境,一度打到阜山(今湖北房县);东方的淮夷与越人也发动进攻,攻打楚国的东南边境,占领了阳丘;在西方,地处秦巴山区的庸国也趁楚内忧外患,联合秦巴群蛮作乱;而在南面,麇国(今湖南岳阳一带)也率领百濮(注1)与其结盟,他们一路向北进攻,一直攻至选地(今湖北宜都市东南),西距楚都只有一百多公里。

一时间,告急文书像雪片般飞入楚国王宫,天灾人祸大有摧毁楚国之势。楚庄王见事态这么严重,赶紧宣布关闭楚国北方门户,申、息两地全面戒严,以防晋国等中原诸侯趁火打劫。

这是上天赐给楚庄王的一个试炼,过得了这个坎,你就是一只展翅高飞的南天神鸟,过不了,你就是飞不起来的杂毛野鸡。

庄王于是赶紧罢去酒宴,召集紧急御前会议,商讨应对之策。

楚国的大夫们一片慌乱,有的建议坚守城池,不要出战,有的建议迁都到阪高去(今当阳县东北二十里长坂,也就是三国时那个著名的长坂坡战役所在地),以避敌锋芒。大臣蒍贾力排众议,说:“此策不妥,我能往,寇亦能往。依我之见,与其消极避让,不如主动出击。现在敌众虽多,但只有庸国可算强大,只要打败了它,其他敌人不足为虑。特别是群蛮与百濮散居各处,是一盘散沙,他们见势不妙,肯定各自散伙,各回高老庄啊!” 蒍贾的意见很明确,庸首先挑起了这次叛乱,只要全力攻打庸国,群蛮百濮夷越诸族自然慑服而退。

确实,在作乱的各国之中,只有庸是大国,实力最强。想当年武王伐纣,在牧野誓师,庸国就是前来加盟的南方八国之首(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当时楚部落还排不上号呢!所以,庸作为老牌大国,想要重夺往日荣光,也可以理解。

于是,楚国定下战略,开始出兵攻打庸国。出兵刚十五天,闹事的百濮果然害怕了,收拾包袱一哄而散。这群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一夜之间,跑了个精光。“说好了一起搞事情,咋到关键时刻全溜了呢,太,太没义气!”庸国国君气坏了,只得联合仅存的秦巴群蛮,转攻为守,积储力量准备即将到来的决战。

楚兵从庐地(在今湖北省襄樊市南漳县)出发以后,由于当时粮食匮乏,庄王命令每到一地,就取出官府仓库里屯积的粮食,分给作战的士兵,并和他们吃同样伙食,同甘共苦,楚军于是士气大振。不久,楚军主力进军至句澨驻扎 (澨,水边;句澨,今丹江口市均县镇),先派庐大夫戢梨率一部分地方部队攻入庸国,进行试探性攻击。

然而,楚军第一战,就吃瘪了。

原来,庸国自古以高超的筑城术闻名天下。当年西周营建洛阳时,就曾请他们帮忙。庸国自己的都城方城(今湖北竹山县西南)更是固若金汤,唐代《括地志》上就说:“方城山,庸之都城。其山顶上平,四面险峻,山南有城,长十余里,名曰方城。”总之时相当难打。结果,楚军攻城许久,毫无进展,反而被庸人趁势反扑,大败,楚将子杨窗也被俘虏。

过了三天,子扬窗逃了回来,报告说:庸与群蛮人数众多,声势浩大,不如等到各路大军汇合,加上咱们最精锐的王卒,再行进攻。

大夫潘尫则建议:不如用先君蚡冒征服陉隰的骄兵之计,使彼骄我怒,而后可克。楚庄王采纳了这一意见,于是派少量军队与庸人接战,七战七败。庸人果为所惑,以为楚军不堪一击,便只派了裨、儵(shū,音舒)、鱼三邑(皆群蛮部族)的人追赶楚兵,并大肆宣称:“楚国已不足与一战了!”

正在句澨督战的楚庄王见反攻时机已经成熟,立刻坐着驿站快车到达临品(今丹江口市东南)前线与先遣军会合,安排大军兵分两路:斗越椒自石溪(今丹江口市六里坪官山河)、大夫子贝自仞地(今十堰市伏龙山以北)夹击庸国,同时,庄王还采用外交手段,说动秦、巴两国从庸国背后进攻,前后夹击。群蛮见势头不对,马上翻脸不认人,掉头和楚军一起攻打庸国,在楚、秦、巴、群蛮的联合攻势下,庸军土崩瓦解,庸国也被楚一举灭掉。

从此,庸国变成了楚国的一个县,名为上庸(三国时期上庸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啊,三国迷都知道)。楚国遂与秦国全面接壤,两国联盟更加稳固了。而庄王从庸国运回了大量粮食,也一举解决了楚国的饥荒,西面的戎人与东面的夷越见无机可趁,也纷纷退兵,如鸟兽散。至于麇国,《左传》中再无此国记载。杨伯峻先生推测应该也被楚国给灭了。

此战,楚军以骄兵之计攻敌不备,是中国军事史上较早的分进合击的战例。且此次大胜,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楚庄王的杰出的军事才能,它不仅使楚国转危为安,声威大振,也为接下来楚庄王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奠定了威望与基础。从此,楚国进一步加强了集权,巩固了后方,消除了北进争霸的后顾之忧,得以全力与晋争夺中原霸权。所以梁启超说:“楚庄王即位三年,联秦巴之师灭庸,春秋一大事也。巴庸世为楚病,巴服而庸灭,楚无内忧,得以全力争中原。” 而顾栋高也说:“灭庸而楚内乱夷矣,连巴秦而楚之外援固矣,灭庸以塞晋之前,结秦以挠晋之后,斯不待陆浑兴师,而早知其有窥觎周鼎之志矣。”

总之,灭庸之役对楚庄王乃至楚国的命运都意义重大。特别是楚庄王通过此次亲自指挥平叛,在军中建立了威望与自己的班底,将若敖族手中的兵权收回不少,可谓内政外交双丰收。而这一年,楚庄王年仅23岁。小荷虽露尖尖角,但楚国的国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一个威震天下的盖世霸主就要横空出世了!

注1:百濮:古族名。古代元江称为濮水,就是因为濮人居于水域而得名。百濮包括许多属于濮的部落,正象群蛮一样,氏族林立,没有统一,经常迁徙,不易固定于一个地点,大体在江汉以南。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