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从帝都到浙江,贯通南北的不止大运河

时间:2021-02-13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NO.1830-长卷里的壮丽山河

作者:那日苏

校稿:猫斯图 / 编辑:鱼木头

长卷风俗画是中国古代绘画艺术中颇具价值的一种,尤其是巨幅长卷,往往需要多为画师历史数月乃至数年完成,期间凝聚的心血难以计算。

动不动就超级长,对一般人是很大的观看门槛

毕竟当时是手持展开的观看方式,并非群体展示之用▼

长卷的艺术和研究价值也是极高的,比如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清明上河图》被视为是反应宋朝社会风俗的真实写照,以观察者视角向观赏者展现了汴京市井的繁荣景象,其学术价值非一般山水花鸟画可以比拟。

(图:《清明上河图》局部 / Wikipedia)▼

而历史上还有这么一组长卷作品,长宽上远超清明上河图,且画像内容包含了从北京到江南的山川形胜、人文景观,堪称研究清朝早期中国地理人文的第一画卷。

它就是著名的《康熙南巡图》。

六度南巡

清王朝起家于白山黑水,在康熙朝正式开始了对整个帝国疆域的统治。但即使对于能力过人的康熙皇帝来说,经营这空前复杂的江山也并不容易。

可北狩,亦可南巡

(图:康熙帝戎装图-Wikipedia)▼

一方面,清初怀有抵触心理的遗老遗少众多,民间暗流涌动,对王朝始终是一个隐患。另一方面,黄河水患严重,屡次决口、改道,让整个黄淮海平原的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民怨难平。

黄河水患是古代政权治乱更替的重要因素

尤其是唐宋之后,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一南一北

黄泛区则横亘其间,元的灭亡,水患就是一个重要因素▼

江南的世家大族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这些家族从魏晋以来,就在中国南方繁衍生息,形成了以宗族血缘关系维系的庞大族群,在江南一带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牵一发即可动全身。到了康熙时代,这批人对清王朝的态度仍然处于观望状态,如何拉拢他们支持新的王朝,对康熙皇帝来说也是一个迫切的问题。

在清军入关后,真正控制全国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直到康熙朝三藩之乱,满清贵族都有极大的危机感

其中,控制住江南和西北(关中),是重中之重

(南明反清与三番反清,向左滑动)▼

于是,为了安抚受灾百姓、消除关内地方势力的疑虑,也为了加大对汉地传统经济区域的接触,康熙帝一生共6次从京师动身向南巡游。这6次南巡是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政治上的复杂决策和过程中的传奇性至今都被人所津津乐道。

康熙第一次南巡轻装简从,从第二次南巡开始,皇家气派逐渐显现。这第二次南巡的全过程,就通过《康熙南巡图》的形式被永久保存了下来。

阵仗颇为壮观

(《康熙南巡图》第七卷局部)▼

为了筹办绘图事宜,清廷专门设置了“南巡图监画”这一官职,由江宁织造曹寅的弟弟曹荃担任。曹家因南巡而显赫一时,成为江南地区最为富庶的家族。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就在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在他的《红楼梦》中还能窥见一斑。

贾府大观园,也是豪华富贵之地

(图:Wikipedia)▼

《康熙南巡图》组织者中,时任御书处办事刑部员外郎的宋骏业最富绘画才华。他在清初官场因喜好山水书画而知名,但他自知水平不够,必须外聘高手为皇帝完成这项宏愿。思来想去,宋骏业推荐了自己的老师——耕烟散人王翚。

王翚在当时早已是声名在外的画家,他出身于一个绘画世家,从曾祖那代开始就擅长花鸟山水的描绘,而他是整个家族中天赋最高的那一个。王翚年少的时候拜当时山水画领袖式人物王鉴和王时敏为师,在学习过程中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天资和刻苦的努力逐渐超越了这两位名师,让老师王鉴都由衷感慨:“师不必贤于弟子,信然。”

王翚画像和他的山水画作品

(图:Wikipedia)▼

宋骏业的考虑是,自古文人相轻,只有王翚的资历、名气和才华能够让诸多画师服气,以集齐全天下的名家妙手参与绘图。而王翚也于1691年欣然接受了邀请,开始创作。

这时他还不知道,已经到了花甲之年的自己,即将因为这幅作品而名留青史。

山河壮阔

《康熙南巡图》是一套由12卷画卷组成的,规模震撼的超级长卷。其每卷纵67.8厘米、横1555~2612.5厘米不等,画面大气磅礴,细节处也无瑕疵,极致工巧,可以说体现了清初最高的长卷绘制水平。

(图:《康熙南巡图》第十二卷 局部)▼

而除了艺术水准之外,它更大的价值在于向现代人还原了清朝时中国东部的人文景象。

图上康熙一行人威严庄重,官吏服饰、仪态都展现了清初政府机构的组织形式。南北往来商客、手工业者也都得到了较为详细的还原,山川形胜、地方风貌、社会经济的繁荣都跃然纸上,真实地向世人展开了17世纪中国的图卷。

真实展示官吏风貌,民居民俗

(图:《康熙南巡图》第十卷局部)▼

这12卷画每一卷都可独立成篇,分别记述皇帝南巡时的情节故事;但各卷又能首尾相衔接,保障画面情节的连贯,可谓匠心独运。按照古人欣赏书画的习惯,在案上右手展开画卷,左手收拢,观赏者就仿佛亲历了整个南巡的过程一般,有身临其境之感。

其中细节处的滋味更是丰富。

比如康熙登泰山,构成了《康熙南巡图》第三卷的主要内容。作为五岳之首,泰山在古代被视为一个极有象征意义的符号,许多朝代的皇权更替都需要有一个“泰山封禅”的仪式。到了清朝这个制度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在很多儒生是士大夫的心中它依然具有相当的地位。

登东山而小鲁

登泰山而小天下

(图:李宗宪图虫创意)▼

因此,泰山是康熙南巡的重点。从南巡图第三卷中可以看到,他亲率随从登上了岱顶,在泰山之巅极目远眺,并留下了《登岱》、《登岱对月》两首诗。下山之后又到岱庙祭拜山神,“为万民祈福”,凭此得到了当时山东儒家势力的接纳和认可。

(《康熙南巡图》第三卷局部-横屏观看)▼

而在《康熙南巡图》第四卷中,康熙皇帝又深入了抗洪第一线,具有了关爱民生的形象。在大水泛滥的黄河沿岸,康熙骑一匹白马,在黄罗伞盖之下视察堤岸加固等水患情况。在邳州、宿迁等地,皇帝还全面、细致地向当地官员询问居民受灾情况,监督救济粮款等。

(图:《康熙南巡图》第四卷 局部)▼

三四卷内容的一山一河是整个图卷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画师的笔下踏足泰山之巅、纵马黄河岸边的皇帝形象,蕴含了清代杰出艺术家的智慧——用水墨丹青,渲染出一副立体的康乾盛世样貌。

可惜的是这样具有历史和艺术价值的画作还是没有逃过近代历史上的文物流失大潮。在清末动荡的时局中,十二卷《康熙南巡图》中有不少被带出故宫,散佚在世界各地。现如今第一、九、十、十一、十二卷已经回归故宫博物院,其余则分散在全世界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普通国人难以得见其真容。

这实在是文化上的巨大缺憾。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