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最传奇的战俘,从诺门罕到诺曼底,先后被苏军、德军、美军俘虏过

时间:2021-02-15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老周

摘要:在二战期间,有这样一个人,先后当过日军、苏军、德军,从亚洲的诺门罕到欧洲的诺曼底,又先后被苏军、德军、美军俘虏,当过三大国的战俘,经历坎坷而又传奇。

在二战期间,有这样一个人,先后当过日军、苏军、德军,从亚洲的诺门罕到欧洲的诺曼底,又先后被苏军、德军、美军俘虏,当过三大国的战俘,经历坎坷而又传奇。

他,就是杨基俊(音,英文名字为“Yang Kyoungjong”),1920年出生在朝鲜北部,有些文章说他是朝鲜人,有些则说是韩国人,都不对,因为1920年既没有朝鲜也没有韩国——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了清朝,清朝就此丧失了对朝鲜李氏王朝的宗主权,李氏王朝不再是清朝的藩属国,所以1897年李氏王朝改称大韩帝国。1904年,又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沙俄,将沙俄的势力彻底清除出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由此成为唯一支配朝鲜半岛的大国势力。1910年日本和大韩帝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大韩帝国皇帝“自愿”将统治权交给日本天皇,由此日本完成了对朝鲜半岛的吞并,朝鲜半岛彻底沦为日本的殖民地。所以,杨基俊出生的时候就是日本的朝鲜殖民地的国民。

1938年被日军征召入伍,随即被编入了第23师团64步兵联队。这样,杨基俊有了第一个身份——日军士兵。

23师团隶属于有着“皇军之花”之称的关东军,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海拉尔(今属内蒙古)。

1939年日军和苏军在诺门罕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史称“诺门罕”事件。23师团是诺门罕事件中的日军主力,在此战中遭到惨败,损失惨重,杨基俊被苏军俘虏,有了第二个身份——苏军战俘。

冲突结束后,苏联和日本相互遣返战俘,但苏联认为日军中的朝鲜人并不能算是日本人,所以没有遣返,而是将他们送到了古拉格劳改营,杨基俊自然也在其中。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战争初期苏军连遭败绩,兵员损失惨重,仅仅在1941年7月的基辅战役中就有65万被俘。为了迅速补充损失的兵员,苏军便从劳改营中征召兵员,虽然当兵上战场是有危险,但平时待遇肯定比劳改营里干苦役要好得多,所以杨基俊报名参加苏军,这样他就有了第三个身份——苏军士兵。

但仅仅几个月后,在1943年2月哈尔科夫战役中,苏军失利,杨基俊所在的部队也遭到重创,杨基俊被德军俘虏,于是又有了第四个身份——德军战俘。

苏德战争开始后,虽然德军在初期一路高歌猛进,但自身损失也不小。随着战争的推进,德军兵员损失越来越严重。德军由于补充兵员日益枯竭,所以不得不从苏军战俘中征召志愿者,称为“反布尔什维克志愿兵”,补入部队。

因此,从1942年开始,这些人就被组织起来以营为单位编入德军,这些来源于原苏军战俘民族成分极为复杂的部队就被统称为“东方营”。最极端的情况,在一个东方营里居然有多达二十种不同的语言!

而杨基俊也被征召加入“东方营”,如此一来,又摇身一变有了第五个身份——德军“东方营”士兵。

【本号关联视频号“老周新观察”,可在站内搜索,同时全网各大视频平台同步推出,敬请加关注多支持】

“东方营”的战斗力自然很低,对此德军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就是用来凑数,好歹比草人强些。所以,德军基本上是不会用“东方营”去和苏军作战,主要都是用于西线的“大西洋壁垒”上,而且大部分这样的“东方营”,都被部署在不是防御重点的地区,而诺曼底地区在德军高层眼里,就是这样的非重点地区。杨基俊所在的“东方营”就被编入了第716海防师的726团,后来726团又被划归第352步兵师,布防地点正是诺曼底的“奥马哈”海滩!

第252步兵师,对诺曼底登陆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德军步兵师就部署在盟军登陆的“奥马哈”海滩,在

1944年6月6日的登陆作战中,“奥马哈”海滩是盟军五个登陆探头中伤亡最大损失最大的一个,当天盟军在“奥马哈”海滩伤亡2374人,超过其他四个探头的伤亡总和,占当天盟军全部伤亡4419人的53.7%。

所以,也就有一些人想当然认为352步兵师是德军精锐,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第352步兵师于1943年9月在法国圣洛组建,师长为迪特里希·克莱斯中将,兵员主要来自三部分,第一部分少量骨干来自于刚刚从东线战场撤下来的第321步兵师,这些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约占全师总兵力的20%;第二部分是“东方营”,也就是东线战场上的苏军战俘,大部分是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和格鲁吉亚人,还有少数朝鲜人(杨基俊就在其中),约占全师总兵力的30%;第三部分是来自德国本土的新兵,几乎全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约占全师总兵力的50%。这样的部队怎么可能是精锐?盟军在“奥马哈”海滩损失这么大,原因是多方面的,并不是352步兵师战斗力有多强。

而且,尽管伤亡不小,但当天盟军还是粉碎了德军抵抗,占领了“奥马哈”海滩,并抓获了踏上欧洲大陆后的第一批德军战俘——一点不出意外,杨基俊就在其中,又成了美军的战俘,这也是他在战争中的第六个身份,也是最后一个身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时代大潮中,像杨基俊这样的小人物,只能被命运的大手随意拨弄。对于他这样本身就没有祖国的浮萍,怎么可能在战场拼死作战?无论是作为日军、苏军还是德军,都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只要枪声一响,首先考虑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那么,举手投降,就是最正常的选择。到了战俘营劳改营,为了能够有更好一点生活待遇,加入部队,管他是苏军还是德军,都是顺理成章的。反正只要眼下日子好过,先穿上军装再说,等到了战场上,保命是第一位的,当战俘更是驾轻就熟了。

杨基在诺曼底海滩被美军俘虏后,起初美军还以为他是日本人,经过审讯后才搞清楚是朝鲜人。随后他被送到了英国的战俘营,一直到1945年8月战争结束他才重获自由,他选择了去美国——有些文章说他回到韩国,又加入韩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被志愿军俘虏,最后被遣返才要求到美国,就纯粹是扯淡了!他在伊利诺伊州定居下来,过着平静的岁月,直到1992年去世,享年72岁,人生结局还算不错。

不过他对自己的这段二战经历绝口不提,甚至连自己的子女都不知道。还是后来的历史研究者发现了本土题图的这张历史照片,才通过相关线索将他的经历整理了出来。

杨基俊的战争经历确实相当传奇,日军、苏军、德军都干过,还是苏军、德军和美军俘虏,几种身份随着战争进程而转换。

2012年韩国还根据杨基俊的经历拍摄了电影《登陆之日》(英文片名《My Way》),在片中由张东健饰演的金俊植就是以杨基俊为原型的。

而像杨基俊这样传奇经历的,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他的经历只是德军很多“东方营”官兵的缩影,只是他被历史爱好者发掘了出来为人所知而已。

小人物在大时代的浪潮中,真的是太渺小了,拼尽全力也无法和命运抗争,能做的就是如何在战争的漩涡里活下去,然后再活得更好一些。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