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民国第一杀手,没死在日本人手上,却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时间:2021-02-15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1936年9月20日夜,广西梧州西江边上水轻东街八号旅馆里,王亚樵边叫着余婉君的名字,边去推门。门后,十多只枪齐刷刷地对准了门口,黑黝黝的枪口和出鞘的匕首在夜色里发射出惨淡的光芒。

同时,南京军统总部,遥控指挥的戴笠坐立难安,来到军统后,杀了那么多人,经历了那么多风波,还没有那一次像今天这样紧张,心咚咚地跳着,头上也浸出了层层的汗。这次行刺到底能不能成功?王亚樵会不会像往常一样神奇逃脱?都会在今夜揭晓谜底。为了让自己的情绪得到缓解,戴笠拿出王亚樵的案宗,久久地看着王亚樵的名字,想起了与王亚樵初见的日子。

1924年春天,那时的戴笠还是一个标准的屌丝青年,胸有万千理想,手无半点权利。刚刚从家乡走出的他,茫茫然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他急需一位人生的导师,给他指点漫漫人生路的方向。那时的王亚樵却早就是闻名已久的上海斧头帮帮主,威名震慑上海滩。黄金荣、杜月笙听到他的名号头皮也会发紧,见到他也会绕行。

无疑,王亚樵就是戴笠最好的人生导师,事后证明,王这个人生导师做得很卓越。

当时的王亚樵是浙江纵队司令,正在湖州招兵买马。戴笠闻名而来,第一次见到王亚樵,王瘦峭的脸上架着一副旧式的眼镜,眼镜背后有一双小而炯炯的眼睛。

王亚樵冷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面色微黑,谦卑的脸色隐藏着几分桀骜不驯。问“为什么来投军?”戴笠激动地回答,“小时候,先生问立志,吾答日:希圣、希贤、希豪杰而已,而今曹、吴窃国,奸佞横行,战乱不已,民不聊生,希圣、希贤皆成泡影,学生唯有跟随先生,执一利斧,铲除豪强,效命疆场而已。”

王亚樵闻之大喜,当下收下了戴笠,后来胡宗南也来投军,加之之前的胡抱一。四人相见恨晚,相谈甚欢。那些单纯的岁月里,四个人常常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畅谈理想,王亚樵一点也没有江湖大哥的样子。

(图)戴笠(1897年5月28日——1946年3月17日),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首长。

那是一个中午,四个人跪在关公的像前,烧了香,喝了酒,磕了头,义结金兰,发誓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兄弟永不相弃。

后来,戴笠和胡宗南南下广州,考上了黄埔军校,成为了黄埔一期。认识了蒋介石,拜入蒋介石的门下,成为了蒋最得意的门生。

再后来,戴笠成为了民国最大情报机关军统的掌舵人,手中特务有五万名之多,一时风头无二。胡宗南也成为了掌握几十万重兵的西北王。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大肆屠杀共产党人。王亚樵在南京奠都大会上,大胆地攻击蒋介石的清共政策,从此成为了蒋介石的心腹大患。

戴笠的人生贵人是蒋介石无疑,不是蒋,戴也不会走上如此高位,成为军统的第一号人物。戴笠的第一位人生导师却是结拜大哥王亚樵,没有王可能也就没有之后的戴。

不过,无论如何,从此,兄弟二人,走上了两个极端,一个反蒋,一个保蒋。当初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再次相见已经是海上巨舰,定撞个你死我活。结拜的誓言在岁月中飘散。

(图)王亚樵(1889—1936),字九光,抗日志士,民族英雄。

想到此处,戴笠点上一颗烟,深深的吸上一口,缓缓吐出。烟雾缭绕中,王亚樵的案宗厚厚地挤压在办公桌的中央处,记录着王亚樵做为民国杀手王策划出的一个又一个暗杀奇迹。

1923年11月10日,淞沪警察厅长徐国梁在上海遇刺身亡,横尸街头。策划要犯:王亚樵。

1928年8月18日,安徽省建设厅长张秋白在南京梅溪山庄被杀。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0年7月24日,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在招商局内被杀。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1年6月14日,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在庐山遭枪击,惊魂出窍。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1年7月23日,国民党财政部长宋子文在上海北站遇刺,因与秘书同穿白色衣服,秘书被误杀,宋逃过一劫,却从此背上心理阴影,此后一触即跳,伴其一生。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2年3月1日,日本海军主力舰出云号在上海黄浦江被炸。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2年4月29日,日本派遣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在上海虹口公园被炸上西天。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5年11月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汪精卫在南京中央党部身中三枪,其中一发子弹打入脊柱,无法取出,最终导致汪精卫在九年后毒发死于日本名古屋。策划要犯:王亚樵。

1935年12月25日,国民党外交次长唐有壬在沪主持媚日谈判,在自己的公馆里被杀。策划要犯:王亚樵。

戴笠也想起了委员长蒋介石态度的骤变,刚开始想拉拢王亚樵,先后派戴笠等人谈判三次而不成。转而出天价悬赏王亚樵的项上人头,数额高达100万元(要知道当时蒋介石悬赏林彪的人头也才10万元,可见王亚樵在蒋心里留下的阴影足够巨大),一遍遍地督促他去解决王亚樵,而自己每一次的完美策划都不能成功,每一次王亚樵都如有神助一般死里逃生,逍遥而去,像极了小说中的大侠,神龙见首不见尾。

最后戴笠设计了一个卑鄙的方案——利用余婉君。

(图)第一排左二是被誉为民国杀手之王的王亚樵

余婉君对于王亚樵有多种意味,她是王亚樵部下小妾,也是王亚樵有过肌肤之亲的旧恋人。利用余婉君,一是考虑的王亚樵的义,不能置部下的义气而不顾,二是利用王亚樵的情,儿女私情是多少英雄过不去的槛。

(号外号外:关于余婉君与王亚樵的关系,有两种说法。

一:余婉君是王亚樵部下余立奎的小妾,其时余立奎被抓,那天晚上,王去余的旅馆,是为搭救余立奎给南京有关部门写信。两个人并无私情。

二、余婉君早就与王亚樵相识,余婉君被王亚樵救过性命,余以身相许,两人成其好事,因为当时王亚樵有妻有妾,还有小小妾,所以王亚樵把余介绍给了自己的部下余立奎。

所以问题来了,到底那种说法正确呢?第一种说法有为尊者讳的味道,因为王亚樵是抗日英雄,故意隐去了这层关系。考虑王亚樵是南京国民政府的重犯,估计也没人敢接王的信,因此写信可能是王见余婉君的借口。当晚赴约,王亚樵从李济深家几乎是醉酒归来,瞒着太太,也不顾自己的属下一再劝阻,执意一人去余婉君处赴约,因此第二种说法更加可信。)

各种大饼猛砸余婉君,先是派军统的奶油小生去色诱,后是用重金去物诱,答应余婉君事成之后可以得到十万现大洋。再是用美好的前途诱上加诱,允诺余婉君王亚樵被杀之日,就是她去美国留学之时。

余婉君像大部分烂俗电视剧的无脑女一样,答应了,也没有估计到,那些大饼是不是真能吃进肚中。(王亚樵被杀后,她也直接被杀死了。)

余婉君在军统特务的精心安排下,来到了王亚樵藏身的广西梧州,在梧州的西江边,水轻东街八号旅馆住下,与王亚樵见过几次面,消除了王对她的警惕,然后约好9月20日的晚上到旅馆相见。军统特务在房间里布下埋伏,等君入瓮。

王亚樵虽然醉意很深,但也算警惕,在旅馆的前台,查看余婉君的住宿名单,看到签名是余婉君的字迹,也就没再怀疑。(喝酒确实影响判断力啊。)

王亚樵边叫着余婉君的名字,边推门而入。门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王亚樵嘟囔着“婉君你怎么不开灯啊。”并没有人应他,王亚樵借着门口的微光,感觉到一只黑影闪过,暗叫不好,想去拔枪,迎面“噗”地兜来一包生石灰,迷住了自己的双眼,眼火辣辣地疼。

王亚樵还是凭借多年来的潜意识,拔枪,卧倒,伺机反攻。无奈双眼被迷,失去了方向感。受过特训的军统特务,远用枪,近用匕首,他们也深知眼前的王亚樵绝非等闲之辈,一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甚至把自己的小命也搭上,所以招招奔向要害。

最后,王亚樵身中五枪,被刺三刀,当场丧命。

王亚樵被杀后,特务们把王亚樵的面皮剜下,带给戴笠向其邀功。

(图)蒋介石与 戴笠

不知道,戴笠面对着这张故人的脸,会作何感想,是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的人生导师,还是想起了蒋介石的一个又一个的催促电话,亦或想起了一次又一次对王亚樵的失败追捕。

也不知道戴笠的脸上会出现怎么样的面容,是心疼?是惋惜?是释然?还是复杂的间有其他。

上一篇:都说江苏散装,河北其实也很散装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