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1933年叶飞上将遇刺:头部中弹 歹徒又补2枪未死

时间:2021-02-1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中国的开国将军,各个身经百战,人生经历跌宕起伏,如同一卷卷励志长图,高悬在新中国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叶飞身为中国唯一具有双重国籍的开国上将,一生经历充满传奇色彩,多次历经生死,却屡屡得天眷佑,挣脱死神。今天,笔者便用拙笔一支,为大家讲讲叶飞将军的传奇人生。

闽东福安县狮子头码头,距离福安县城50余里,因其是渡口的缘故,交通便利,来往客商众多。当地的地下党组织觉得此处便于隐蔽,经常在狮子头的一家客栈秘密接头。

1933年10月,19岁的叶飞奉命来到闽东福安县,根据事先约定,在狮子头客栈与这里的一位同志接头,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叶飞已经先到了,他在选择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不时向来往的人群张望。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他已经被叛徒出卖,一场蓄谋良久的刺杀即将到来。

正在饮茶的叶飞,忽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他心生警觉,转身望过去时,凶神恶煞的三人已经冲到面前,他迅速伸手抓住手枪,却没有机会射击,被两名歹徒将头按在桌子上,另一歹徒二话不说,举枪向叶飞的头部射击,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客栈其他客人见状作鸟兽散。

3名歹徒枪击叶飞后,搜走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手枪,便匆匆下楼而去。叶飞头部中弹,却并未致命,子弹从脸颊处斜穿而出,他听到歹徒离开的脚步声,以为已经走远,忍着剧痛抬头一探究竟,结果有一名歹徒正好回头看了一眼,见叶飞居然未死,惊呼道:“还没死,还没死。”

前面持枪的歹徒听闻后,再次返回,残忍地向满脸鲜血的叶飞再次举枪,随着两声枪响,叶飞胸部以及手臂顿时鲜血直流,人也再没了反应,3名歹徒扬长而去。

3名歹徒带着叶飞的笔记本和手枪走出狮子头客栈以后,转身就急奔福安县城而去。他们背后的人原来是民团团长及特务队,此刻正心急火燎地去找民团团长领赏。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但没领到赏,反被大骂一通。

他们得到的笔记本,确实能够确定证明他们刺杀的人是叶飞,但并没有人头为证,无法证明他们已经刺杀叶飞成功,只能证明他们抢了叶飞的笔记本和枪,无法向上级领赏。

3名歹徒只好再次急匆匆返回狮子头客栈,准备去割下叶飞的头颅领赏,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却傻了眼,身中数枪的叶飞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从桌子旁边一直通向门口,他们顺着血痕来到客栈后方的一个小沟旁,血痕在这里消失不见,叶飞也不见了踪影。

原来,歹徒又补两枪以后,叶飞虽然胸部中弹,却吉人自有天相,依然没有死,他心中强大的革命信念,成为求生的支柱,他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艰难地向客栈门口爬行自救,当他爬出客栈来到后面的一个小水沟时,重伤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逐渐失去意识,昏迷了。在他的身后,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每一个见到的人,都能轻易感受到叶飞的顽强不屈!

叶飞被枪击以后,客栈里的人全都跑光了,包括老板娘在内,即便发生可怕的事情,客栈却是老板娘家的,她为什么要跑出去呢?她跑的方向正是狮子头村,原来老板娘是去那里向地下党的同志求救,叶飞因此获救。

同志们将叶飞救下以后,不敢多留片刻,立即带着叶飞转移到一艘小船上,又组织人员进行救治,救治叶飞的人啧啧称奇,如此枪伤未损性命,实属罕见。

但当时的医疗条件和技术有限,叶飞胸口内的子弹没能取出,这颗子弹后来一直留在叶飞体内,直至他去世以后才取出来,成为后人纪念他的一枚“功勋章”。

叶飞被安置在狮子头村外山脚下的一间废弃破屋之中,此地虽然人迹罕至,却并非久留之地。

叶飞体内的子弹虽然已经取出大部分,但他的伤情却依然很严重,随时都可能威胁生命,必须马上转移到治疗条件和资源更好的游击队根据地才行。

此刻,狮子头村附近的路都已经被特务设置了关卡,明处有民团成员四处搜查叶飞的下路,暗处更有不知道多少的便衣暗中调查,此刻叶飞身负枪伤,一旦被发现,断无蒙混过关的可能,病情似火急,阻碍如山高,该如何是好?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叶飞将军陷入“绝境”之时,再次绝处逢生,一位当地的同志听闻此事以后,提出以“假扮村妇回娘家”的方式,将叶飞装扮成回门的村妇,送出狮子头村。

将器宇轩昂的叶飞装扮成村妇求生?大家都看向这个提议的同志没有说话,良久,大家互相对视后,觉得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好办法。

在狮子头村当地,确实有村妇婚后坐轿子回娘家的习俗,如果叶飞打扮成村妇出村,一来可以利用轿子隐蔽自己,二来通过关卡的时候,特务们也不方便细看,毕竟当时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成俗在,又是坐轿子的富户,他们也不敢得罪。

但有一点不是特别好办,狮子头村当时还有一个习俗,当地的村妇都要裹小脚,叶飞那么大的脚,敌人只要一看就露馅了,叶飞不仅要扮成回门的村姑,还要穿上那仅有掌余大小的“三寸金莲”才行。

不过,这也难不倒地下党组织的同志们,他们将叶飞扮成村妇以后,将“三寸金莲”套在他立起来的脚趾上,脚踝裸露出来的部分,则用一床棉被遮住,谎称她得了传染人的风寒病,这样的说法不仅可以名正言顺用棉被遮脚,还能借病情避免特务细查。至于头部的伤口,则用纱巾围住,只露出眼睛来即可。

俗话说得好,做戏要全套,想要蒙混过关,就不能轻视敌人,假扮村妇回门,就要像真的村妇回门一样,轿夫、轿子、跟轿人等一样都不能少,沿途还要守着当地的风俗,避免露出破绽。

就这样,在同志们的精心准备和掩护下,叶飞“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特务的盘查,这又何尝不是闯过一道又一道“鬼门关”哟,直到抵达游击队的根据地,大家才真正放下心来,脸上都洋溢着获胜的喜悦。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下一次“命悬一线”的危机,正悄然向他靠近。

叶飞被送到游击队根据地以后,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很快就痊愈了。后来通过同志们的调查了解,知道此次刺杀他的是福安县国民党派出的特务队,而出卖他的人,正是与他约定见面的“同志”。

叶飞并没有因为“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就产生恐惧,反而更加坚定自己革命的信念,伤愈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赶往闽东地区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叶飞是胸中有山河的将军,虽经历生死危险,却始终保持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泰然自若,大有“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的气势。

叶飞抵达闽东地区后,大刀阔斧地开展革命活动,将当地著名的大刀会全盘改造为 “赤色大刀会”。此后不久,福州传来发动“福建事变”的消息,叶飞闻讯,觉得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趁福州发动“福建事变”的时机,在闽东地区组织多次大规模的暴动,获得极大成功,在他的带领下,一块容纳百余万人口的革命根据地就此形成,闽东苏维埃政府就此成立!

叶飞同时组建了以工农红军闽东独立第2团、独立第13团为主的多支红军队伍,一时间遍地飘红!

从这里来看,叶飞后来被授衔上将实至名归,授予上将军衔的决定也十分准确。叶飞将闽东地区工农红军发展壮大以后,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一直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希望自己的队伍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1935年2月,叶飞与粟裕、刘英等率领的突围部队挺进师会合,这支挺进师属于北上抗日先遣队,遭到敌人围困后,突围而出,来到闽浙交接地区活动。

叶飞率军与挺进师会合后,重新成立为闽浙边临时省委,由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叶飞的闽东独立师则改为闽浙独立第2师,依然活跃在闽东地区进行游击战。

双方合作之初,如鱼得水,发挥积极作用,但是随着合作深入,叶飞与刘英逐渐出现意见不合,叶飞一气之下,宣布退出闽浙临时省委,此举惹怒刘英,刘英派粟裕对叶飞进行抓捕。

粟裕抓叶飞的时候,是在南阳村的席间,粟裕约叶飞去吃饭,叶飞带了一个连队前往,席间被事先有所准备的粟裕抓捕,见叶飞被抓,其警卫员带着连队成员突围而出,寻求救援。

随后,叶飞被押解前往见刘英,就在这个途中,意外发生,押解人员遭遇一大股敌军后发生枪战,押解叶飞的人员在慌乱之中给了叶飞一枪,打中叶飞的左腿,丢下叶飞就逃跑了。

叶飞只好拖着受伤的左腿逃跑,腿部受枪伤的叶飞哪里能够跑得过敌军,很快他就被堵在一个十几丈高的悬崖面前,成为俘虏还是以身殉国,两个选择摆在叶飞面前。

叶飞真将军,在生死与大义面前,毅然选择保存名节,誓死不做敌人俘虏,转而纵身一跃,跳下悬崖,与他一同跳崖的还有他的战友陈挺。

叶飞不愧是一员福将,即便是纵深跳崖,依然没有丧命,下落过程中,他挂在悬崖上横着长出来的的树干上,保住了一条性命,他的战友也是如此,二人艰难爬下悬崖后,回到闽东根据地,有惊无险。

这便是叶飞经历的又一次生死危机,九死一生之下,依然留得性命,似乎上天也知道他未来要承担起革命的重担,所以对他加以眷顾吧。

经此一事后,闽浙边临时省委自然破裂了,但笔者对叶飞将军却更加佩服,因为在此事发生以后,叶飞后来成为粟裕的下属,二人再提及当年之事时,粟裕只说明当年是奉刘英之命行事,其他再无解释,叶飞听后,也再未因此事而责难粟裕,而是以大局为重,以革命为先,成为粟裕手下的一员猛将,与粟裕一起在革命中建立不世功勋。

叶飞将军不仅作战勇猛,在新中国成立后,依然为祖国贡献巨大力量,可谓一生为国!

叶飞,原名叶启亨,祖籍在福建省南安市金淘镇,1914年5月7日生于菲律宾奎松省,父亲叶荪卫是福建南安人,母亲是菲律宾人,名为麦尔卡托。

父亲叶荪卫在叶飞5岁时,将他带回中国,不久后返回菲律宾时,将叶飞留在中国。

1928年,就读于厦门省立第13中学;

193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年仅19岁的叶飞,已经开始参与创建闽东革命根据地,并在同年5月28日,与同中共宁德霍童地区区委书记颜阿兰成功举行“霍童暴动”,成立了闽东工农游击第三支队。

叶飞将军,在红军中的资历极高,其本人的能力也极强,功劳也很大,敢打敢拼。

1955年授衔,叶飞被授予上将军衔。

叶飞作为中国唯一具有双重国籍的开国上将,并非只是一个特殊的称号,新中国成立以后,百废待兴,中国在世界的国际关系也有待重新建立,叶飞正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为中国完成一次非常成功的访问。

1989年1月24日,叶飞将军率全国人大代表团一行八人,应邀前往马尼拉访菲。

这一次访问,对叶飞将军的意义非凡,这不仅是一次访问,更是一次“返乡”,他马上就要重游曾经出生的地方,内心十分激动。

访菲的专机马上就要降落时,叶飞将女儿叶葳葳叫到身边,紧紧拉着她的手说道:“70年,整整70年了!”

叶葳葳很理解父亲此时的心情,问道:“您还记得家乡的样子吗?”

叶飞将军若有所思地回答:“哪里还记得?都这 么长时间了!那时我还只有四五岁啊!”

时隔70年,重返出生故土,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再见时恐怕有恍然隔世之感,叶飞就是带着这样的感慨,在70年后重新踏上菲律宾的土地。

叶飞将军在菲律宾受到极大欢迎,他既是“出访”,又是“回家”,成为两国之间的“特殊纽带”,在和平年代,为祖国继续做出杰出贡献!正如周恩来所言:“叶飞同志是中国的将军,也是菲律宾的儿子。”

叶飞将军平时不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对自己更是“苛刻”,他对自己的子女约法三章,成为一时佳话:

第一,立足国内成才,不一定都要到海外求学;

第二,不得利用父母的关系下海经商谋利;

第三,不准因为私利与华侨、外籍华人拉关系。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英雄终将离我们而去,但是他的精神却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他的伟大足迹也将激励着每一位中国人。

笔者往事重提,依旧能在故纸堆里感受到将军当年的风采。

陈仪仔细打量叶飞后惊讶地问:“你就是叶飞?!”叶飞就答道:“是呀。”陈仪当时情不自禁地说:“你是个书生嘛!”叶飞不言。

当晚,陈仪设宴招待双方谈判人员,叶飞特意穿着缴获的国民党军保安旅旅长毛料军服,昂然入席,目不旁视。国民党军方面如保安司令等人虽不悦,亦难言。

这世界从没有无缘无故的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

致敬,叶飞将军!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