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时间:2021-02-19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外族推翻的中原政权是西晋,第二个就是北宋。而且相比前者,后者给人留下的印象更为深刻,于是那个“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传说也传播甚广,对此赞同者和反对者都为数不少,经常争吵得挺热闹。

但无可否认的是,刚从东北的深山老林里钻出来的女真人确实很能打。他们仅用了11年时间就干掉了立国200余年之久的契丹人,然后马不停蹄的花了两年工夫又灭掉了北宋,再过3年,偏安江南一隅的南宋高宗皇帝赵构,也不得不北向称臣,成为金国的属国。

女真人鼎盛时期的战斗力,在中国历史上绝对名列前茅

这种凶猛凌厉、令人目不暇给的攻势,在历朝历代都是极其罕见的,即便是几乎横扫了亚欧大陆的蒙古人,在攻击效率上比起女真人都要稍逊一筹。

可是女真人的崛起、兴盛就像是一朵璀璨的烟花,眨眼间就释放出最为耀眼的光华,然后便日趋暗淡,直至湮灭。

事实上在南宋绍兴十年完颜宗弼(就是那个大家都很熟的金兀术)攻击南宋时,女真人不可战胜的神话已经被打破了。此后金国屡次南征,但还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仅能依靠南宋皇帝的胆小懦弱维持和议与上国地位。女真人战斗力的急剧下降,甚至使得一向弱势的南宋数次发动北伐(岳飞北伐、虞允文采石大捷和韩侂胄的开禧北伐等),此后金国在事实上已经失去了灭宋的能力。

实事求是的讲,与岳家军作战时的女真人已不复当年之勇,但也比后来被蒙古灭国时强得多

蒙古崛起后,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打得金国溃不成军,仅存中都、真定、大名等11城,金宣宗被迫献出黄金和公主以求和。等蒙古人西征归来,便于南宋绍定三年再次攻打金国,4年后就攻陷了女真人的最后一座城池蔡州——金哀宗完颜守绪自杀,末帝完颜承麟战死,金朝覆亡,共享国祚119年。

这种非常罕见的战斗力的急剧变化,是后来人们对女真人的真实战斗力产生质疑的主要原因。可是这种变化又是怎么来的呢?

刚出道的女真人不但能打,而且真的非常猛

曾被女真人灭了国的宋人,对于前者的骁勇善战印象非常深刻:

“俗勇悍,喜战斗,耐饥渴苦辛,骑上下崖壁如飞,济江河不用舟楫,浮马而渡。”(《大金国志·初兴风土》南宋·宇文懋昭)

要评价女真人真实的战斗力,显然还是他们的老对手契丹人最有资格。而辽金之间爆发的第一场战斗,便使得“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句话传遍了整个契丹:

“十一月,辽都统萧糺里、副都统挞不野将步骑十万会于鸭子河北。太祖(完颜阿骨打)自将击之。未至鸭子河,既夜,太祖方就枕,若有扶其首者三,寤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鸣鼓举燧而行。黎明及河,辽兵方坏凌道,选壮士十辈击走之。大军继进,遂登岸。甲士三千七百,至者才三之一。俄与敌遇于出河店,会大风起,尘埃蔽天,乘风势击之,辽兵溃。逐至斡论泺,杀获首虏及车马甲兵珍玩不可胜计,遍赐官属将士,燕犒弥日。辽人尝言女直兵若满万则不可敌,至是始满万云。”(《金史·卷二·本纪第二》)

其后辽天祚帝遍起倾国之兵,号称70万伐金,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明知寡不敌众,仍锐意迎战,以2万骑兵大破辽兵于护步达冈。此战契丹人遗尸枕藉达百余里,女真人缴获的军资器仗、牛羊马匹不计其数,天祚帝弃军而逃,一昼夜疾奔500里才躲过一劫。

若是同处鼎盛期,蒙古人也未必是女真人的对手

从此辽金之间攻守之势逆转,女真人开始以辽五京为目标展开灭金之战,并于10年后功成。

有人会说,契丹人早已腐化不堪一战,不能证明女真人有多能打。

诚然,此时的契丹人肯定不如耶律阿保机建国时骁勇善战。但要说他们不堪一战的话,这个观点起码在宋人那里不会得到认同。

北宋重和元年、也就是在辽金大战的第3年,眼见女真人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契丹,宋人坐不住了,又想起了让他们幽怨了150多年的幽云十六州。于是宋人与女真人达成海上之盟,双方商定金取辽中京大定府,宋取辽南京析津府;辽亡之后,宋将原给辽之岁币转纳于金国,金同意将燕云十六州之地归宋朝。

契丹人虽然已经不复当年之勇,但也不是孱弱的宋人可以轻侮的

于是北宋派出童贯、蔡攸领军,携名将种师道、刘光世等攻辽,结果被已经奄奄一息的契丹人数次击败,损失惨重之下只能退守——契丹人再次向宋人证明了“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这一永恒真理。

不过宋人的亲大爷到了女真人那里就成了弱不禁风的老大爷。幽云十六州最终还是被女真人攻下,北宋在付出了高额的赎金的情况下,只收回被女真人将人口和财富搜刮一空、“城市丘墟,狐狸穴处”的燕云六州(景、檀、易、涿、蓟、顺)和燕京。

也正是经此一事,将宋人的懦弱无能尽数暴露在女真人面前,这才有了后来的靖康之变。

靖康之变对于宋人是场悲剧,但中原的花花世界,对于女真人更是一剂致命的慢性毒药

当时女真人的战斗力之强,即便是后来将其灭国的蒙古人都赞叹不已。曾修《金史》的蒙元宰相脱脱就曾赞道:

“金兴,用兵如神,战胜功取,无敌当世,曾未十年遂定大业。原其成功之速,俗本鸷劲,人多沉雄,兄弟子姓才皆良将,部落保伍技皆锐兵。”(《金史·卷四十四·志第二十五》)

女真人的文明程度极低,是其崛起之初强悍战斗力的保障

女真人,尤其是所谓的生女真,皆生长于东北松花江流域的苦寒地带,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生存环境,使得其民族性格坚忍不移,能忍受常人所无法忍受的艰苦。

女真人是曾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中,文明程度最低的,大概仍处于原始氏族部落阶段

女真人崛起之时人口不多,平时渔耕射猎,战时人人皆兵,一旦有事,下令征发便可顷刻而集,而且战时一切军资负担都由民兵自备。所以其行政组织也是军事组织,族长称为“孛堇”,战时由孛堇率所部出征,改称“猛安”、“谋克”。到金太祖时规定统300户者为谋克,统10谋克者为猛安,都是世袭的军官,作为女真人军政组织的基本单位。在战时为了统一指挥,又在猛安之上由低至高分置元帅、万户、都统和都元帅。

女真人在战时都是骑兵,以50人为一队,一队中又分前后——前队20人皆披重甲、持长兵以冲锋陷阵,后队30人着轻甲、持弓箭以掩护驰射。前后队配合默契,几乎难有弱点,往往将敌军一击而溃。

简单有效的组织结构和管理体系极具效率,最大化了女真人单兵战斗力超群的优势

女真人因为人数极少,所以能够保持原始部落的形态——部落议政,由族长召集部属,环坐于郊野之中共同讨论,由卑而尊人人都有发言权。作战前须聚众会饮,统兵官无论尊卑都有权出谋划策,并画灰为记。由主帅听纳采用之后,便将灰迹漫灭,任何人不得泄露。而到了战时,无论统帅还是士兵一律平等,都需要冲锋陷阵,但有怯懦不前者无论尊卑都会遭到全族的唾弃、甚至抛弃,所以全族无不奋勇争先。战后还须聚众,当面商议功过赏罚,但有不公,只需众议便可推翻。

对于女真人战时的平等团结、亲密合作的精神,史书中也有记载:

“金国凡用师征伐,上自大元帅,中自万户,下至百户,饮酒会食,略不问列,与父子兄弟等,所以上下情通,无闭塞之患。国有大事,通野环坐,画灰而议。自卑者始,议毕即漫灭之,不闻人声。军将行,大会而饮,使人献策,主帅听而择焉。其合者,即为特将任其事。暨师还战胜,又大会,问有功者,随功高下多少支赏,举以示众,薄则增之。”(《大金国志·兵制》)

恶劣的自然条件、艰苦的生存环境以及行之有效的制度保障,使得女真战士为了夺取财富和土地,能够耐寒忍饥而且好勇斗狠,作战时既顽强又不怕死:

“(女真)地狭产薄,无事苦耕可给衣食,有事苦战可致俘获,劳其筋骨以能寒暑,征发调遣事同一家。是故将勇而志一,兵精而力齐,一旦奋起,变弱为强,以寡制众,用是道也。” (《金史·卷四十四·志第二十五》)

同时,女真人虽然讲求平等,但是对于军纪却要求得极其严苛:

“伍长战死,四人皆斩,什长战死,伍长皆斩,伯长战死,什长皆斩。负斗战之尸以归者,则得其家赀之半。”(《三朝北盟会编·卷三》)

故此,女真人能征善战而且战斗欲望和精神远超同时代的对手也就不奇怪了,出现“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种现象就更不奇怪了,这是事实而非吹爆牛皮。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起码在女真人崛起之初的确是事实

女真人初期的组织、制度和实际运作,可称之为平等、“三公”甚至皿煮,也成为其崛起初期战斗力爆表的最有力的保障。但事实证明,这仅是女真人在文明程度极低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不具备任何可借鉴的价值(除非让汉人和契丹人放弃文明、回归原始),也不具备可持续性——对于女真人自己也是如此。

来自穷乡僻壤的女真人进入到中原的花花世界之后,原本行之有效的组织和制度迅速崩溃,令人畏惧的战斗精神也丧失殆尽,腐化堕落的速度更是骇人听闻。

女真人征服契丹并将北宋灭国之后,占领了中国北方的大部分领土,其所治下的疆域和人口几乎百倍、千倍于昔。这下女真人原始部落的统治组织、制度根本无法应对现实的需要,一时间变得无所适从。

同样曾经骁勇善战的八旗兵后来也成了只会架鹰遛鸟的货色,他们的祖宗女真人其实更加不堪

起初,女真人打算拿“祖制”强行生搬硬套:“诏除辽法,省税赋,置猛安谋克一如本朝之制。”(《金史·卷二·本纪第二》)不过这一套很快便被证明根本行不通,于是“斜也、宗干当国,劝太宗改女直旧制,用汉官制度。天会四年,始定官制,立尚书省以下诸司府寺。”(《金史·卷七十八·列传第十六》)不过女真人内部的一些有识之士对于彻底汉化持有极大的疑虑,因此最终金国实际奉行的是女真旧制和汉制的双重政治体制:“太祖入燕,始用辽南、北面官僚制度”(《金史·卷七十八·列传第十六》)

可惜无论金国的上层统治者如何殚精竭虑,都无法改变女真人的两个致命的弱点:一个是人口太少,另一个是文明程度太低。

女真人的人口数量和文明程度都不足以支撑如此庞大的帝国

金国最盛时,疆土达到36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4470万。而女真人(其中还包括大量的契丹人和奚人)只有490余万(以上均引自《金史·卷四十六·志第二十七》),仅及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尽管金国朝廷屡次以严刑苛法令女真人保持旧俗:“初,女直人不得改为汉姓及学南人装束,违者杖八十,编为永制。”(金史·卷四十三·志二十四)“禁民汉服,及削发不如法者死。”(《三朝北盟会编·卷一百三十二》)但是根本不管用,历史的潮流和人的欲望根本不是砍几颗脑袋就能逆转的,最后连金国的统治者也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女真人固有的弱点连完颜阿骨打这样的雄主也没有办法,更别提他的子孙

比如说兵制

就算女真人满万不可敌,也管不过来这么大的土地和这么多的人口,所以在进入中原之后,不得不对兵制进行调整。

金废帝完颜亮时,开始建立禁军,称之为“合札”。合札者,亲军也,其实就在女真各猛安中挑选勇武者组成,负责宿卫皇帝和保卫都城。而这些女真勇士在进入汉土后虽然也不可避免的出现腐化堕落、战斗力下降,但在后来抵抗蒙古人的战斗中,这支人数最少的嫡系部队却是抵抗最为激烈的,让蒙古人吃了不少苦头。

在州府地方,金国就地征募壮丁,编为负责捕盗的“土军”、负责守城的“牢城军”和负责杂役的“射粮军”。这种州郡兵通常由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组成,称为“签军”,事实上其中充斥着大量投降的宋军。不过粗心大意的女真人不但大都保留其原有建制,而且仍用汉人降将统领,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宋军被赵匡胤的一杯酒搞得150多年腰杆都没硬过,在女真人那里就更不用指望了

此外金国还有分蕃屯戍军和蕃部兵驻守四境。这些兵的战斗力可能强于州府兵,但是对于金国的忠诚度和战斗意志恐怕连投降的宋兵都不如,想靠他们抵抗如狼似虎的蒙古人,根本没什么指望。

也就是说,女真人入主中原以后,不但战斗力大为下降,甚至连可用之兵的数量都不如当初躲在东北的深山老林的时候,这又是为啥?

罪魁祸首又是金废帝完颜亮。

完颜亮的功过是非,也是一笔糊涂账

女真人入主中原以后,从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到金熙宗完颜合剌都极力维护祖制,以保持女真人的朴素性格和尚武精神。因此尽管为了维持统治的需要,女真人不断南迁,但始终强制在东北故地保持着一定的规模。不过完颜亮却是个异类,此人对汉人文化几近痴迷,整日流连于辽宋名士文人之间,即位后便大力推广汉化。

光自己汉化哪行?完颜亮自然要照顾一下因为“维护祖制”的需要而被关在东北老家、一肚子怨气的老乡们。于是他将女真人的猛安、谋克都调入中原,掠夺汉、契丹等族百姓的田地耕牛,使其就食。于是这些曾经勇猛善战的女真人生活日益糜烂,完全丧失了当初的勇武之气:

“山东、大名等路猛安谋克户之民,往往骄纵,不亲稼穑,不令家人农作,尽令汉人佃莳,取租而已。富家尽服纨绮,酒食游宴,贫者争慕效之,欲望家给人足,难矣!”(《金史·卷四十七·志第二十八》)

在这种情况下,女真人的原始部族征兵制遭到了彻底的破坏,战斗精神更是无从谈起。从金宣宗完颜珣开始,曾经骁勇无比的女真人已经到了“其中多不能弓矢”的地步,遇到战事只能签发汉人代替——问题是女真人的战争关汉人毛事?所以每逢签发便地方骚动、乡里嚎啕,被征发的“签军”不情不愿,士气极为低落,根本无心作战。这种兵连南宋都能经常打得落花流水,换成面对蒙古人一溃千里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南宋的数次北伐,大都打的是这种掺了水的金兵,可惜宋人守强攻弱,还是打不赢

结语

由此可见,在崛起之初的女真人确实是非常猛的。“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并不夸张,如果这种战斗精神和战斗力能够保持下去,别说契丹人和宋人,就算是遇到成吉思汗统领的蒙古人,女真人说不定都能战而胜之,至少保乡卫土问题不大。

可是除非女真人愿意抛弃中原的花花世界,退回到东北的深山老林里去——这种做法是完全反人性的,哪怕完颜阿骨打也做不到——否则他们这种变态的战斗力是不可持续的。极低的文明程度和稀少的人口,都使得女真人的腐化堕落无可避免。许多用来质疑女真人战斗力的例子(例如被南宋屡屡击败)确实不假,不过这时金国的军队中还有多少女真人是值得怀疑的,即便有,也与当年刚出山时的前辈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其实是历史上所有进入中原的外族所无法解决的问题——因为人口数量及文明程度上的巨大差距,外族如果接受汉化,就将不可避免的被同化;如果抗拒汉化,就会造成激烈的民族矛盾(比如蒙元)危及统治,而且还是无法改变自身腐化堕落的结局。

所以这不是女真人的问题。即便在400多年后女真人的后裔满人卷土重来,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同样的命运。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