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深圳,没有农村

时间:2021-02-23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N O.305 作者/Justin

2004年,深圳市的宝安、龙岗两区18个镇将全面撤销镇的建制,建立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民委员会。两区现有的27万农村人口将全部从“村里人”转成“城里人”。

制图/听风者 漫画/傲慢的上校 配图/大尾巴熊

2004 年新春,浓浓的年味还未散去。 深圳宣告了一条重磅消息: 2004年,深圳要全面城市化, 做全国第一个没有农村的城市

在这之前,深圳早已经进行了 20年左右的城市化进程 。 这次通告,宣布了深圳将要启动大规模城市化的进程的最后一步。

当年9月,随着宝安沙井2民主村、福永塘尾村同时挂牌成立社区居委会,标志着宝安、龙岗两区城市化改制工作全部完成。 至此,这个年轻的城市翻开了新的一页———深圳成为 全国第一个 没有农村行政建制和农村管理体制的城市,也成为全国第一座没有农村的城 市 。

这次空前的城市化建设,或许是 中国乃至全世界历史上,最大胆的一次尝试

2002年中心区与上世纪90年代深圳中心区福田,沧桑巨变

城市化的起步

深圳初名宝安县,自古以来便以出产香料和珍珠而‘’出名。 但由于地处偏僻, 长期被视为化外之地 ,一直未能得到重视和开发,城市化进程一直十分缓慢。 直至1979年1月,宝安县被撤销,改为深圳市。 深圳的城市化,缓缓拉开帷幕。

1979年7月蛇口开山炮打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第一炮

1983年的蛇口工业区

经济特区的设立

1979 年7月,国家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建立特区。

当时的宝安县中心区,也多是民房

消息一出,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几乎没有人问津的沿海小渔村。 当时的人,谁也没想到,如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竟会成为日后可比肩纽约等全球特大城市的繁华大都市。

当时的深圳近半数都是原宝安县的客家渔民

1983年,还是以渔业为主的深圳,

仅仅三年就已经可以看出不同

1980年3月,袁庚任蛇口工业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任职期间,袁庚提出了那句家喻户晓的口号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

一列列火车从全国各地出发,车上载满了基建工程兵和工程师。 他们的目的地都是他们以前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一个城市——深圳。

当时的深圳建设,很多方法都是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 在现在看起来理所应当的做法,在当时看来,都是 令一位位实验者胆颤心惊的 。 如“商品房出售”,“股份制合作”。

当时的工程师,为了建设国贸大厦,采用了当时世界上失败率极高的“滑模”技术。 令人惊奇的是,在欧美发达国家频频失败的滑模建设,在中国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城镇,却成功了。 于是,这才有了令人瞠目结舌的 “深圳速度”——3天1层楼

著名的深圳国贸大厦就是用“滑模”技术造成的

“深圳速度”由此而来

1984 年10月1日天安门国庆阅兵式,游行的队伍中出现了深圳的一辆彩车,上面列出了深圳发展的一系列的成就。 大批的人见此,纷纷南下深圳, 每天进入深圳的人数,也由此暴涨

随后无数人南下“闯深圳”

曾经90年代的深圳,出租车司机因为收入可观,

有车代步被看作一份体面的工作,被人称为“红马王子”

1985 年7月,深圳的出租车数量猛增到了3000多辆。 不仅是人口的暴涨,深圳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也随之如雨后春笋般展现。 1983年深圳工业总产值为7.2亿元,其中6亿元为建筑业产值。 这充分说明了 当时基础设施建设的热火朝天 。 这也预示着,深圳已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大鹏,等待着一个机会一飞冲天。

建筑业十分兴旺

1984年的深圳郊区充斥着“三来一补”的

工厂如火如荼,工业产值也随之飞升

特区内农村城市化

随着整个深圳工业产值,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 农村数量过多阻碍城市发展 的问题,逐渐也摆上了台面。 在当时,“城市化”这个名词,在中国还是个有些敏感的话题,这让一些老一辈的人,想到了那段不好的时期。

城市化将一些农村包围,形成了“城中村”

可在1992年6月18日,深圳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出台了《关于深圳经济特区农村城市化的暂行规定》,标志着 农村城市化在政府层面得到了认可 。 当年,福田区上步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开了特区内农村城市化先河。 深圳的城市化进程,至此再也无法阻挡。 深圳,终于等来了腾飞的最好时机。

1981年的福田区

1992年的福田区已经被大量怀揣梦想的人锁定了

到2002年6月18日,随着特区内最后一个以管理农业区域为主要功能的镇级建制———沙头角镇撤镇设街道办事处, 深圳特区内第一次农村城市化宣告结束 ,特区内的4.6万农民陆续变成城市居民。 这次的城市化建设, 收获颇丰

2002年,沙头角的村民也迅速地变成了城市居民

特区的扩张和关外的城市化

深圳曾经有一种划分方式关内和关外。 关内则为经济特区 ,而关外属于深圳市但不属于深圳特区。 这种方式,在特殊时期曾发挥 了重要作用 。

但随着关内经济特区经济的迅速发展,这条划分线已经 严重阻碍了深圳经济持续的发展 。 关内,高楼林立,一派现代化大都市的模样; 而关外,则是一片片大农村,大工地。 于是,特区的扩张和关外的城市化也摆上了建设日程。

2003 年,深圳 正式展开了全境城市化 ,深圳将目光瞄准了关外的龙岗和宝安两个区。 年底,深圳市下发《关于加快宝安龙岗两区城市化进程的意见》,决定进行全面城市化。

次年1月3日,深圳的龙华、龙城、龙岗3个镇摘掉了原来的牌子,撤销了镇的建制,同时挂上了街道办的牌子,设立了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民委员会,这标志着深圳全面城市化正式启动。 2004年,深圳市的宝安、龙岗两区18个镇将全面撤销镇的建制,建立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民委员会。 两区 现有的27万农村人口将全部从“村里人”转成“城里人”

撤镇建街后的宝安区西乡街更显繁华

自此, 深圳的农村全部消失 。 深圳的城市化率,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数字——百分之一百。 一切事物,都在欣欣向荣的发展。

同年,腾讯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图源.shutterstock

2010 年,关外也正式纳入深圳特区的管理之下,深圳经济特区经历了一次大的扩张 。 2018年1月15日,国家关于同意撤销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的批复。 深圳的发展,又一次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深圳的未来

2018 年12月,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工作委员会、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正式揭牌。

2019 年2月,国家、国家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要求深圳发挥作为经济特区、 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 的引领作用,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努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2019 年8月,国家明确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2020年10月11日,国家对外发布《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 (2020-2025年) 》, 赋予深圳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 ,支持深圳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

深圳,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个关键的节点,被国家赋予了新的使命与未来。 正如同40多年前一样,深圳,为国家走出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

走出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

深圳城市化的启示

深圳的快速城市化之初,曾有人提出担忧——深圳会不会像拉丁美洲的国家一样,形成虚假城市化? 这个超大都市的周围,会不会形成令人触目惊心的贫民窟? 这么多年来的发展看来,深圳并没有像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一样,迈入虚假城市化的陷阱。 其中的原因,值得我们探究。

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惊心动魄

图源.shutterstock

首先,深圳的经济发展和工业化水平, 完全跟上了整个城市的城市化水平 。 作为全国GDP总量第三的城市,深圳全市可以为无数涌入城市的人口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和必要的生活条件。

其次,由于深圳城市建设初期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大力投资,深圳的 基础设施建设完全跟得上人口的增长的速度 。 一条条地铁的修建和一个个公交站台的建立,为整个城市打通了大动脉,也为其他城市解决城市化带来的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 深圳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完全可以承担高达百分之百的城市化水平。

深圳,从未停止修路的脚步

四通八达的深圳道路,是深圳速度的重要保障

图源.shutterstock

伴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深圳不可忽视的一点就是绿化建设。 据相关数据显示, 深圳绿化覆盖率达到了45% ,被联合国评为“全球500佳城市”,被国家评为“ 全国绿化模范城市 ”。 这个城市,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大城市一样——钢筋水泥构成的建筑到处都是,而植物和动物,却无生存之地。 深圳,也为其他城市的城市化树立了一个新的榜样,开创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新型 模式。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深圳

图源.shutterstock

这或许就是深圳城市化建设40余年来最好的启示。

作者 l Justin 沙俄 苏联 西欧 唐宋明清

参考资料 l 深圳市人民政府政务动态;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地缘谷 | Geographica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