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中途岛另一位“双弹王”回忆录—轰炸“飞龙”号(1)

时间:2021-03-30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本文原作者:诺曼·克莱斯(Norman·Kleiss,1916-2016)

翻译作者:活着的士兵S.S.

轰炸“飞龙”号航母

日本舰队依然强大,幸存的“飞龙”号航母,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渴望着复仇。我们要么做出致命一击,要么自己遭受与那三艘日军航母一样的命运。正当我穿过飞行甲板时,我获悉了一些可怕的消息:“企业”号飞行甲板的人员告诉我,日军已经开始了反击。

11:55,来自“飞龙”号(图1)的俯冲轰炸机——应该就是我在返程中看到的那一队日机——袭击了“约克城”号航母。在这次进攻中,日军出动了6架“零”式战斗机(图2)和18架俯冲轰炸机(译者注:即九九舰爆,图3,图4。此次进攻的指挥官是小林道雄大尉,图5,小林道雄本人也在这次进攻中阵亡),命中“约克城”号3枚炸弹(图6,图7,图8,译者注:此两GIF图的视频来自B站UP主“漏油管道”。),日军损失5架“零”战和13架九九舰爆。

图1 “飞龙”号航母

图2 “零”式战斗机

图3 九九舰爆

图4 “零”战和“九九舰爆”

图5 小林道雄大尉

图6 九九舰爆攻击“约克城”号_副本

图7 约克城号航母被炸1GIF

图8 约克城号航母被炸2GIF

日机投下的炸弹穿过高射炮的弹幕,在“约克城”号航母的甲板上炸出两个大洞,另一枚落在了烟囱附近(图9,图10)。虽然此举并不能击沉“约克城”号,但却足够使其丧失作战能力。由于飞行甲板受损,“约克城”号航母返航的俯冲轰炸机中有23架不得不降落在“企业”号航母上(原书作者注:在“飞龙”号舰载机攻击“约克城”号航母之前,“约克城”号起飞了15架隶属于第3轰炸机中队VB-3的SBD,以及8架第5侦察中队VS-5的SBD,合计23架SBD,这批飞机返航时“约克城”号航母已遭到日军攻击,只好改降“企业”号航母)。起初我还担心“企业”号航母的机库可能会拥挤不堪,但当我走进机库时,我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企业”号航母未能返航的飞机腾出来的空间正好被“约克城”号的飞机填满,机库并不拥挤。“企业”号上第6鱼雷轰炸机中队(VT-6)的大部分飞机都在今早的任务中损失了(译者注:VT-6的14架鱼雷机对“加贺”号航母发起进攻,成功投下5枚鱼雷,但均未命中,14架飞机中仅有4架返航)。

图9 “约克城”号损管人员扑灭甲板的大火

图10 “约克城”号一度燃起大火

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好友汤姆·艾弗索尔(Tom Eversole)。我跑进了第6鱼雷轰炸机中队(VT-6)的待命室,我看到几位生还的飞行员正在坐椅上休息,他们都受到了惊吓,耷拉着脑袋,眼神呆滞、迷离。看到这么多座椅空出来了,我感到毛骨悚然(图11)。很显然,VT-6经历了地狱般的惨烈战斗。

图11 查看 VT-6待命室GIF

我开门见山地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告诉了我悲剧的经过。在第6侦察中队(VS-6)出发后,VT-6也起飞了14架飞机。起初,VT-6大致沿着VS-6的航线飞行。9:30,VT-6中队的指挥官林赛少校(LCDR Lindsey,图12)看到了海平线上的烟雾,便驾机向右急转(图13,可看出“企业”号的鱼雷轰炸机向右转了个90度的弯)。VT-6中队于9:40抵达日军航母舰队上空,大约比我所在的中队早了45分钟。

图12 VT-6指挥官林赛少校

图13 中途岛战役美日航母各攻击机群路线

第6鱼雷轰炸机中队携带着存在缺陷的鱼雷,在没有战斗机掩护的情况下径直冲向日军舰队,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在数分钟内,“零”战就击落了9架鱼雷机,只有5架鱼雷机得以在这次屠杀中幸存,但在返航时,机身编号T-8的鱼雷机在海面迫降,只有4架无助的飞机成功返回了“企业”号航母。生还的飞行员声称,有两枚鱼雷命中目标,但事后的研究证明,他们投下的鱼雷无一命中。(图14,图15,译者注:此两GIF图的视频来自B站UP主“漏油管道”。VT-6攻击了“加贺”号,投下了5枚鱼雷,但无一命中。空战中VT-6被击落9架,但也击落了1架“零战”)

图14 VT-6进攻“加贺”号1 GIF

图15 VT-6进攻“加贺”号2 GIF

第6鱼雷轰炸机中队的4架幸存的TBD-1 “蹂躏着”鱼雷机残骸停放在“企业”号的机库甲板上,飞机几乎都被撕碎了,其中两架更是千疮百孔。这些遍布弹洞、有一半的机身蒙皮被打掉了的飞机,居然还能返航降落,真是个奇迹。有架飞机的机尾部分仅靠着4根铝合金管与飞机的其他部位连接着,它看上去就像一条被掏空了的鱼,只有头部和尾部是完整的。这架飞机被日军火力撕扯得如此严重,几乎没有一块可以再被使用的零部件,地勤人员把它直接推入了大海。

汤姆·艾弗索尔(Tom Eversole)是我在“企业”号航母上最好的朋友,我一直牵挂着他,然而他却不在这幸存的4位飞行员当中。我向这些生还的飞行员询问汤姆的情况,他们告诉我,汤姆的鱼雷机被击落了,这消息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承认,我曾抱有一丝渺茫的希望,期望汤姆能从坠机中生还,也许他此刻正在他的救生筏上等待救援,正如他2月18日当天所发生的那样(译者注:2月18日,汤姆驾驶飞机执行侦察任务时遇到恶劣天气,燃油耗尽而迫降海面,飞机上的3名机组人员爬上救生筏并最终获救。详情可见本系列前文 :《中途岛战役另一位“双弹王”的二战回忆录之威克岛和马尔库斯岛(一)》)。然而,在内心深处,我知道汤姆已经牺牲了,我悲痛不已。在两周前,我亲眼目睹了好友比尔·威斯特(Bill West)溺水身亡(译者注:5月20日,比尔·威斯特在航母上驾机起飞时因空速不够,起飞失败而坠海溺亡,详情可见本系列前文 :《中途岛战役另一位“双弹王”的二战回忆录之回到中太平洋(一)》),我倍感悲痛。现在,汤姆的死对我的打击尤甚。汤姆与我总是共同进退、共担风险。我总是相信,如果我真的蠢到掉落海中,汤姆肯定会毫不犹豫,不顾危险地跳到海里救我。他就是那样的人。然而,现在他牺牲了,而我却做不了什么。我咒骂那天早上下令让14个勇敢地鱼雷机机组奔赴战场的那个指挥官。即使到今天,一想到汤姆的死,我依然愤怒不已,因为就不应该派鱼雷机去首先进攻日舰。

当我第一次得知汤姆的死讯时,我尝试着不去想它。战争还未胜利,我们已经损失了许多空勤人员和飞机,海军航空兵的力量正在被削弱。你相信吗?在今天早上的任务中,“企业”号航母的航空兵已经损失了43%的人员。

第6侦察中队(VS-6)的待命室也是一副惨淡的景象。仅仅6小时前,待命室里还挤满了中队的17名飞行员,可现在只剩下9个人了。第6轰炸机中队(VB-6)的情况更为糟糕。今早出动的15架飞机中只有5架返航(原书作者注:VB-6中队有两架机身编号分别为B5、B15的飞机在返航时降落到了“约克城”号航母上,其中B15的飞行员在早上的投弹中命中了“加贺”号。两机机组人员均生还,所以VB-6中队实际上有7架飞机成功返航。图16,可见机身上的弹痕。)。我认为,这些失踪的飞行员们当中有不少还活着,他们正在海上漂流着等待救援,但其他人可能已经牺牲了。即使现在加入了“约克城”号航母的飞机,但我们贫弱的舰载航空兵力量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们还能够继续作战吗?我的中队现在只有一半的飞行员能够继续投入到接下来的战斗中了。

图16 降落在“约克城”号上编号B-15的SBD

我向VS-6的办公室报到,并向中队长加拉赫(Gallaher)汇报了我今早的作战情况。我很自豪地告诉他,我把编号S-7的座机毫发无损地飞回来了。只要地勤人员为飞机补充好了弹药和燃料,我今天下午就可以再次出击。

我还告诉加拉赫那个在海上迫降的VB-6中队机组人员的位置,并十分确信我在今早的进攻中投弹命中了日军航母“加贺”号!但在当时,我和加拉赫能够达到一致意见的是,我们让三艘日本航母成了在海上熊熊燃烧的残骸,这对我们俩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在食堂狼吞虎咽地吃起三明治和咖啡的午餐来。正在我用餐的时候,日本发起了第二波进攻,此次攻击波由6架战斗机和10架鱼雷轰炸机组成,其飞机同样来自数小时前攻击“约克城”号的“飞龙”号航母(译者注:此攻击波的指挥官是当天上午带队轰炸中途岛的友永丈市大尉,机型是97舰攻。图17,图18)。

图17 友永丈市

图18 “九七”舰攻

2:30分,日军第二攻击波飞机抵达了“约克城”号航母上空,我手里抓着还未吃完三明治,目睹了这次进攻的过程。6架“企业”号航母的战斗机扑向了日机,与“约克城”号的战斗机一起击落了日军5架鱼雷机和3架战斗机(译者注:原文如此,也有资料称,友永机队损失5架鱼雷机和2架战斗机)。

“约克城”号航母特混舰队距离我们实在太远,因此空中的战斗看起来就像是一群愤怒的小点在海平线上盘旋纠缠。最后,日本人得手了,“约克城”号航母被命中了两枚鱼雷(图19,红圈处为永友机队的97舰攻,可见密集的防空炮火;图20,图21,此两GIF图的视频来自B站UP主“漏油管道”;图22,图23)。

图19 友永队“97”舰攻进攻“约克城”号

图20 97舰攻雷击“约克城”号1GIF

图21 97舰攻雷击“约克城”号2GIF

图22 “约克城”号遭受第2次打击GIF

图23 约克城号被第2枚鱼雷命中的瞬间

如果说99舰爆的炸弹没有打瘫“约克城”号,那这次97舰攻的鱼雷打击可是对它造成了致命伤。“约克城”号严重左倾,再也无法起降飞机了(图24)。弗莱彻少将转移到了一艘巡洋舰上,将后续空中作战的指挥权交给了斯普鲁恩斯。

图24 被鱼雷命中后严重倾斜的“约克城”号

此刻,飞行员待命室里的每个人都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再次升空作战。

尽管仅仅数小时前,我们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我们依旧渴望回去战斗。事实上,除了这次外,我已不记得中队还有什么时候能够如此上下齐心、渴望战斗。

现在,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下一步进攻的目标。

进攻的目标很快就明确了。2:45分,一位隶属于“约克城”号航母的第5侦察中队(VS-5)的SBD飞行员,塞缪尔·亚当斯上尉(LT Samuel Adams)在无线电中报告了日军“飞龙”号及其护卫舰艇的位置(本书作者注:11:30分,“约克城”号出动了VS-5中队的10架SBD执行侦察任务,座机编号S-7的亚当斯上尉发现了“飞龙”号,这是这场战役中最重要的侦察发现之一),并准确计算出其位置距离我们约110海里(译者注:友永丈市的座机97舰攻在当日早上进攻中途岛时有一机翼油箱被打漏来不及修补,下午进攻“约克城”号时仅带了一半燃料出击。因此,曾有不少资料认为,友永是带着必死的决心进攻的。按照本书作者的说法,此时两支舰队相距仅110海里,以97舰攻865公里、约合480海里的作战半径,以及当天早上攻击中途岛的日机出发点距离中途岛240海里这两点判断,这110海里的距离,友永即使只带了一半的燃料也足够完成攻击任务返航)。

我们立刻着手准备第二波攻击。由于麦克拉斯基(McClusky)在今早的攻击中肩膀受伤,此刻正在船上医务室治疗,加拉赫上尉(LT Gallaher)便接过了指挥权,他是我们这些生还的飞行员中职务最高的人(本书作者注:实际上,生还的飞行员中军衔最高的是“约克城”号第3轰炸机中队的中队长麦克斯韦·莱斯利少校,LCDR Maxwell·Leslie,但莱斯利在今早的攻击后返航时,其座机因为燃料耗尽,迫降在美国巡洋舰“阿斯托里亚”号,CA-34,Astoria旁的海面,没有飞机可用,而且他本人此刻也不在“企业”号上,图25,图26)。

我们出色的队长(译者注:加拉赫上尉也是本书作者所在的VS-6中队的中队长)将带领我们进攻,这消息让我欣喜若狂。他在俯冲轰炸方面极具天赋,他的领导才能也立刻展现了出来。

图25 VB-3中队长麦克斯韦·莱斯利

图26 迫降在海面的莱斯利座机

他制定了一个与今早的攻击大相径庭的进攻方案。为了节省在空中盘旋等待攻击机群集合的时间,加拉赫要求,“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队起飞后立即出发进攻,无需盘旋等待“大黄蜂”号航母机队的汇合。此举将大大节省我们的燃料,我们在进攻时就可以从容不迫,而且我们还无需担心与其他机队的协同问题。

加拉赫将三个俯冲轰炸机中队——第6侦察中队(VS-6)、第6轰炸机中队

(VB-6)和第3轰炸机中队(VB-3)组成了攻击机群。他告诉我,由于我编号S-7的座机还能飞行,我应当参加此次进攻。我正有此意!汤姆的牺牲让我心如刀割,他的牺牲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们会让日本人付出代价!

起初,我们计划出动30架尚能作战的SBD,然而,其中有5架飞机因故未能起飞。此外,由诺曼·威斯特(Norman West)驾驶的飞机因为引擎故障不得不在起飞后返回航母。最终,“企业”号航母实际出动了24架SBD:6架来自第6侦察中队(VS-6),4架来自第6轰炸机中队(VB-6),14架来自第3轰炸机中队(VB-3)下午3:30分,我们开始了今天的第二次起飞。扩音器喊道:“飞行员们,登机!”我立刻冲上飞行甲板,登上了我的座机。约翰·斯诺登(译者注:约翰·斯诺登是本书作者的后座机枪手)向我微笑致意并做好了起飞准备。我发动飞机,螺旋桨快速旋转了起来。确认飞机一切正常后,我向地勤人员竖起了大拇指。加拉赫第一个起飞,紧随其后的是他的两个僚机,斯通(Stone)和雅卡尔(Jaccard)。

图27 SBD起飞GIF

图28 本书作者驾驶S-7的SBD起飞轰炸“飞龙”号的历史照片(原书所附照片)

随后航母起飞指挥员给了我信号,我让引擎加速旋转,随即和约翰·斯诺一起再次升空(图27,图28)。两架僚机紧跟着我,他们中的一位是我的老朋友,早上和我一起出击轰炸“加贺”号的少尉詹姆斯·德克斯特(James Dexter),另一架是位新人,少尉韦尔农·米歇尔(ENS Vernon Micheel),他们俩都是非常优秀、值得信赖的飞行员。

第6侦察中队(VS-6)的飞机和往常一样,携带了3枚炸弹,即一枚500磅的炸弹和2枚100磅的燃烧弹。我们升空后,其他两个中队,即第6轰炸机中队(VB-6)和第3轰炸机中队(VB-3)和我们一起组成了大编队,他们每架飞机携带着1枚1000磅的炸弹。所有飞机于3:45分起飞完毕,攻击机群在13000英尺的高度飞行,奔向今天下一场决定双方命运的会战。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