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雍正登极前为何对《十二美人图》爱不释手?

时间:2021-04-14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撰文|赵奇云

雍正的身后被发现留有《十二美人图》,画作者不知何人,画作被盖有“壶中天”“圆明园主人”的印章,以及“破尘居士”,显然这些都是做皇四子胤禛时期的雅号。

因此《十二美人图》是雍正未登基时的私人物品,是他内心世界对美人的另一种感悟和审美。根据后世推测,在此期间,雍亲王为了避免被卷入激烈的“九子夺嫡”,故意向外界塑造一位爱好禅理,专心编书的文艺青年,以此在帝国斗争的风雨中独善其身。

十二美人图整体

于是《十二美人图》也是其中的一种信号或是一种姿态。历史的尘埃落尽后,我们更愿意从艺术的角度进行解读,看一下《十二美人图》到底有多美,表现了作为雍亲王怎样的审美风格。

显然这十二位美女都不是他的妃子,因为清代宫廷将它们称为“美人绢画”,因为他们不能如此称呼皇帝的妃子,应该为“某妃喜容”或者“某嫔喜容”,如贸然称之为“美人”则颇显不敬,因为清朝宫廷规矩相当森严,这些是毋庸置疑的。《关于雍正时期十二美人画的问题》

《十二美人图》这些女子的外形大体相当,所不同的都是蕴藏在细节之中的表现。比如《美人图》的第一幅“裘装对镜”,不管是人物的身形、外貌、气度、动作,连同衣裙的纹路都与《闺秀诗评图》恍如一人,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美人图》在创作风格上沿袭了这一风格。

局部

令人感到不同的是,在满人尤其注重满族服饰的年代,这些画中的女子却都身着汉服。只不过她们的花簪头饰,才能看出是满族身份。比如“裘装对镜”的美人,头戴“金累丝凤”,显然是清代后妃们的一种样式。时间定格在1723年之前,或者是公元1709年,因为正是那一年,四阿哥胤禛被老皇帝将圆明园赐给了他,由此他成了“圆明主人”,而《十二美人图》则成了这位主人最大的精神世界上的美好寄托。

雍正画像

透过昏暗的历史,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一位故意给外界以超然物外的男人在灯光的折射下,慢慢打开这《十二美人图》,获得短暂的内心的安宁。

此刻,宫廷之中并不太平,他的如狼似虎的兄弟们正在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将一生强势无比的康熙折磨的老泪纵横心力交瘁。而这位雍亲王却处处将文艺形象发挥到了极致,仿佛未来帝国的浮沉与她无关,他所追求的是那些无尽神秘的宗教,那些读不完的《悦心集》,以及让人流连忘返的《十二美人图》。

知子莫若父,康熙的英明或许就在于此。虽然是皇帝,他更多的时候却是一位父亲,一位拥有众多子女的父亲。虽然政务忙碌,却抽出时间亲自给儿子们编写爱新觉罗家族的家训,在书中他希望儿子们:“春至时和,百花尚铺,一段锦绣,好鸟且啭,无数佳音。何况为人在世,幸遇升平,安居乐业。自当立一番好言,行一番好事业,使无愧于今生。”《康熙家训》江山如此美丽的期许,映照出他内心无法说出的遗憾和荒凉。

局部

而这些似乎只有雍亲王能懂,他的文艺与看似的清心寡欲和“戒急用忍”,都说明了自己的超脱与达观。

《十二美人图》的这些曼妙女子无一不是神色恬静,端庄肃穆,或是深思,或是做着女红,或是看书,或是翘首观望,这些女人无疑是雍亲王对于完美女人的定义。

“十二美人”的意义,就这样浮现出来。她们如真人般大小,日日陪伴在雍亲王的左右,永不离去,永不衰老。因为她们延续了历代美人图的传统,形象高古典雅。她们是温柔的,而不是滥情的,是纯洁的,而不是放荡的。.....她们的表情无一不细腻温柔,既是情感上的,也是色彩上的,不是来自外界的关怀,而是出自于女性的本能...看不出幸福。快乐与她们总隔着一层,烦恼也未可知,或许折射出此时胤禛的内心空虚、寂寞、苦闷、彷徨甚至是焦虑,中国传统文人有时将自己难以表达的理想往往通过女性的形象与言谈表达出来,这里,不排除胤禛也用了这样的一种心理。

局部

这时期的雍亲王胤禛表面恬淡,内心焦虑,他甚至比所有的人都更渴望江山,但是只有超然才能增加自己更多胜算的筹码,因此浏览美人图的他,一定想让那些兄弟们知道:“老四不务正业,天天在府上看美女。”然后几位阿哥哈哈大笑。无论是谁,看到《十二美人图》内心是舒畅的,是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美。这里的美人,显然都是完美的化身,她们虽然不能说话,却完全折射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的传统经典之美,是一种描绘女子的完美艺术作品。

局部

从这个角度上说,后来雍正非但不是文化上的征服者,相反是被征服者,那些柔弱、婉约的美人,以女性特有的温柔的手,抚平了此时雍亲王心头难以诉说的创伤,让他那颗被贪婪、欲念和仇恨纠缠不休的内心,得到暂时的平息。

美人图是一场被格式化的精神世界,从看点来讲,都是承接了千年以来,传统意义上的完美女子的化身。自魏晋流行列女图以来,历经唐宋,直至明清两代,对于美人的画法早已定型,变成了一个可以复制的符号体系。美人的标准被统一了,人的审美也趋于一致。

如宋代赵必鐌所写的:“秋水盈盈妖眼溜,春山淡淡黛眉轻”,所有的美人都大同小异,那些精致的眉眼、口鼻,成为艺术产业链条中的标准件。这种格式化,是女性面容在经过男性目光的过滤以后得出的对“美”的共识。在这些美人图的带动下,女性面容立即超出了个人的身体,与一个更加庞大的符号体系相连,这个更加庞大的符号,是由哲学、美学、伦理学、心理学、性学等等共同构建的。

局部

明代佚名的《千秋绝艳图》,描绘了班姬、 王昭君、二乔、卓文君苏小等60多位古典美女的图像,是真正的美女如云,但仔细打量,发现所有人的面貌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所有的人都是一律的修眉细目: 假如再把清代费丹旭笔下的《昭君出塞图》和陈清远的《李香君小像》,对比,我们也很容易把这两个不同朝代的美女当作李生姐妹。因此在《十二美人图中》中,我们看到了并不陌生的女子和文化意义上的传承。

局部

此外,从这幅画还能看出,"雍正登上皇帝宝座之前和之后,表现出两种性格、两张面孔和两副心肠。” 实际上,透过雍正平生所作所为,我们还可以找出许多对立的两极,比如宽宏与严酷、简朴与奢侈、崇佛与重道、科学与迷信……所有这些,共同构成了雍正捉摸不定的精神世界,此外包括日后的《雍正行乐图》和《雍正耕织图》都能说明雍正虽然后来做了皇帝,但他始终是一位可爱的人,他的作为是整个清代皇帝中的一个异数和另类,无论是奏折敢写下“朕就是这样的汉子”,还是他的审美甚至精神世界的“闷骚”,全都告诉了后人,他永远是清代一个不一样的烟火。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