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中途岛另一位“双弹王”回忆录—轰炸“飞龙”号(2)

时间:2021-04-16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本文原作者:诺曼·克莱斯(Norman·Kleiss,1916-2016)

翻译作者:活着的士兵S.S.

轰炸“飞龙”号航母(二)

今早的突击总共持续了5小时,其中有3个多小时花在寻找日本舰队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下午的第二波攻击进行得几乎完美,我们只飞行了90分钟就发现了日军航母“飞龙”号。4:55分,我们透过一层薄云,发现“飞龙”号就在攻击机群的北方。

日军航母被6艘水面舰艇围绕其中,这6艘护航舰艇中还有1艘战列舰。我们能看到在机群的南方升起浓密的烟柱,这是我们今早攻击的日军3艘航母正在熊熊燃烧。我们认为,日军其他水面舰艇正在那里救助生还者、甚至准备击沉被炸毁的航母。

当我们抵近“飞龙”号时,我注意到有12架“零”战正盘旋在“飞龙”号上空护航,约翰和我预计这将是一场硬仗。在今早的攻击中,日军战斗机无处可寻,因为他们都飞到低空去拦截鱼雷机,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俯冲轰炸机正从高空接近。现在已是下午,敌军已从我们今早的攻击中学聪明了,战斗机都在航母上空巡逻,他们也想知道,美军的俯冲轰炸机下午还会不会如今天早上般走运。

加拉赫给出了信号,指示我们爬升到19000英尺的高度以便开始俯冲攻击。在今早的进攻中,麦克拉斯基命令我们直接开始进攻,但加拉赫和他不同,他要求我们以顺时针方向绕着日军舰队盘旋。当我们从南面接近“飞龙”号时,加拉赫命令我们转向西方,这样我们就日军航母向着太阳一侧的云层中穿出进攻,而日军的“零”战飞行员和“飞龙”号上的防空炮手会因为阳光刺眼而无法看清我们。

当机群飞抵“飞龙”号航母的正西方时,航母也正对着我们驶来,驶进了下午炽热的阳光中。加拉赫打破了无线电静默,他命令第3轰炸机中队(VB-3)继续沿东北方向绕圈,去轰炸战列舰“榛名”(Haruna,图1),同时,他命令第6侦察中队(VS-6)和第6轰炸机中队(VB-6)随他一起轰炸“飞龙”号航母(图2,此GIF图的视频来自B站UP主“漏油管道”)。虽然我们力量不足,但加拉赫坚信我们9架SBD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就像任何优秀的领导者一样,他对我们的作战技能充满信心!

图1 战列舰“榛名”

图2 加拉赫攻击“飞龙”号时分配目标GIF

对“飞龙”号航母的攻击于5:05展开。一个由5架“零”式战斗机组成机群向我们猛扑过来,我们的后座机枪手也立刻猛烈还击。至少2架“零”战冲向了加拉赫的座机,他勇敢无畏的后座机枪手托马斯·梅里特(Thomas Merrit)把这两架敌机赶跑了(图3)。我们猛推油门杆,高速抵达俯冲点。

图3 遭遇“飞龙”号“零战”阻击GIF

加拉赫第一个俯冲,他几乎是以90度角向下冲去。他完美地对准了目标,然而,“飞龙”号航母突然向左急转,“飞龙”号上舵手一定是看到了我们正朝它俯冲,因此试图让航母转个180度的大弯。正当加拉赫准备拉动投弹把手时,“飞龙”号已经开始转向,因此他不得不把飞机急剧拉起以修正瞄准。然而,剧烈机动带来的过载使飞机猛烈颤抖起来,炸弹也因此被甩离了飞机,落到了“飞龙”号舰尾的海里,没有造成任何损伤。强大的过载也扭伤了加拉赫的后背,他退出了攻击(图4)。

图4 加拉赫投弹错失“飞龙”号GIF

加拉赫开始俯冲后,我也向前推操纵杆,压下了机头,因此我能看到我前方3架飞机的情况。如果“飞龙”号航母保持稳定的航向,那加拉赫的炸弹必能命中,但“飞龙”号突然转向脱过了这一劫。第二位飞行员,利德·斯通(Reid Stone)投下的炸弹也错失了目标,他紧跟着加拉赫俯冲,以至于没有时间修正瞄准。谢天谢地,第三位飞行员,理查德·雅卡尔(Richard Jaccard),是一位年轻的飞行员,他在今早对“加贺”的攻击中未能投弹命中。但这一次,他却拿到了首杀!他投下的500磅炸弹砸穿了“飞龙”号航母的前部升降机,巨大的钢板被抛向了“飞龙”号的舰桥。

我第四个俯冲。时至今日,我依然认为这是我最艰难的一次俯冲。虽然今天早上我命中了一艘行驶中的航母(译者注:即“加贺”号航母),但现在我要面对的是一艘在行驶的同时还在急剧转向的航母。在数秒的时间内,我估算着出这艘航母的大小、航速以及转弯半径。“飞龙”号航母比“加贺”及“赤城”号航母都要小一些,转向也更为灵活,其船艏能在不到20秒的时间内转向120度。对了,就是这样!我再次把弹着点选在了航母飞行甲板上那个血红的“日之丸”。我并没有直接瞄准这艘航母,而是瞄准了它继续转向后将要行驶到的位置。我俯冲到大约1500英尺的低空才投弹,炸弹穿透了“飞龙”号航母已经起火冒烟的飞行甲板。

我将飞机拉起,飞行在“飞龙”号舰尾,这次我想亲眼目睹投弹的效果。我的500磅炸弹落在了雅卡尔投弹落点的前方大约60英尺处,炸弹穿透了飞行甲板,就像一只巨大的手在卷玉米饼一样,把飞行甲板“折”了起来。(图5,译者注:美国DISCOVERY频道曾制作了部纪录片《二战传奇航母“企业”号》,用电脑模拟的方式再现了当时的战斗场面,并请当时尚健在本书作者出镜回忆。这部纪录片B站有,欢迎各位去一睹老英雄的风采))我得说,“飞龙”号航母毁灭的场景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即使到今天,当我闭上眼睛,脑海里依然能清晰地浮现出那段被炸毁的飞行甲板。这可能也是我对那场战斗最生动深刻的回忆了。

图5 本书作者讲述命中“飞龙”号GIF

由于飞行甲板已被“折”起,我看到了“飞龙”号航母的内部,数排飞机停留在机库中,飞溅的碎片和火焰把这些飞机炸成了碎片,“飞龙”号的舰艏也被爆炸产生的大火吞没。然而,这场大火与今早攻击中日军三艘航母的大火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我拉起飞机爬升高度,但我依旧向后注视着其他SBD的俯冲投弹,又有数枚炸弹命中了“飞龙”号航母。德威特·沙姆韦(LT DeWitt Shumway)率领着第3轰炸机中队(VB-3),加拉赫之前给他的命令是轰炸战列舰“榛名”号。然而,沙姆韦却违背了这一命令。当他看到加拉赫和斯通的炸弹都没有命中“飞龙”号后,他便率领VB-3中队也朝着“飞龙”号俯冲,他们在俯冲过程中无意间冲到了第6轰炸机中队(VB-6)的前面。VB-3中队至少命中“飞龙”号1弹,而VB-6中队的迪克·贝斯特也声称命中1弹。(图6,图7,图8,图9,图10,图11。译者注:根据本书作者当天驾机起飞的历史照片,以及本系列前几篇文章中作者的叙述看,当时的SBD还是装备“望远镜式”瞄准镜,而不是图7和图8当中的“反射式”瞄准镜)最后一枚炸弹命中飞行甲板距离舰艏大约90英尺的地方(图12)。就这样,迪克·贝斯特和我成为了仅有的两位在6月4日当天取得“双杀”的俯冲轰炸机飞行员。贝斯特在早上投弹命中了“赤城”号,而我命中了“加贺”号,而下午我们俩都命中了“飞龙”号。

图6 轰炸“飞龙”号1GIF(来自美剧《战争与回忆》)

图7 轰炸“飞龙”号2GIF(来自老电影《中途岛之战》)

图8 轰炸“飞龙”号3GIF(来自电影《决战中途岛》)

图9 中弹后熊熊燃烧的“飞龙”号1

图10 中弹后熊熊燃烧的“飞龙”号2

图11 中弹后熊熊燃烧的“飞龙”号3

图12 “飞龙”号中弹图

我们俯冲进攻的同时,“零”战一直追击着我们。加拉赫开始俯冲后,一架“零”战立刻追了上去。当我从俯冲中改出后,一架中岛E8N2水上侦察机(图13)俯冲了下来。约翰·斯诺登立刻朝它打出了一串凶猛的机枪子弹,日机的引擎冒烟了,它随即转向逃走。

图13 中岛E8N2水侦

即使在我们结束轰炸返回“企业”号航母的路上,“飞龙”号的战斗机依旧骚扰着我们。日军飞行员还能做些什么呢?他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降落,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我与加拉赫以及另外两架第6轰炸机中队(VB-6)的飞机组成了编队。一架孤独的“零”战跟着我们飞了大半路,我们猛烈的后座机枪火力使它不敢靠近,只能做几次无关痛痒的射击。6:15,所有幸存的飞机飞抵“企业”号航母上空,每架飞机,包括3架严重受损的SBD均安全降落(本书作者注:日军“零”战击落了VB-3中队的2架SBD,两架飞机上的4名机组成员均阵亡;此外,VB-3在俯冲时冲到了VB-6的前面,VB-6中队长贝斯特不得不减速避让,结果一架“零”战抓住了机会,击落了贝斯特的僚机弗雷德里克·韦伯Rederick Weber,韦伯和机枪手欧内斯特·希尔伯特Ernest Hilber均阵亡。译者注:韦伯在今早参与了对“赤城”号的攻击,其炸弹落在了“赤城”号舰艉附近的海面。)。我再一次驾机安全返回,飞机依旧毫发无伤,这真让人惊讶。加拉赫的后背扭伤严重,他还能驾机安全降落,真是走运。

起初,加拉赫拒绝降落。他的后背扭伤严重,因此他的手无法够得到飞机座舱内的着舰钩释放手柄。放不下着舰钩,飞机就无法钩住航母的拦阻索,钩不住拦阻索,飞机就会在长长的航母飞行甲板上反复上下弹跳,撞到飞机前进线路上的所有物体,甚至可能会冲过航母舰艏跌入大海。

曾有一阵,他似乎想迫降海面。我在飞行甲板上惊恐地看着他,担心他水面迫降后会被正在下沉的飞机拉入深海,就像比尔·威斯特那样。(译者注:比尔·威斯特的事故,可见本系列前文《中途岛战役另一位“双弹王”的二战回忆录之回到中太平洋(一)》)加拉赫最终还是强忍着巨痛放下了着舰钩,我不清楚他是如何做到这点的。6:34分,加拉赫的飞机完美地降落到航母上,航母上的医护兵不得不把他抬出了驾驶舱,他的伤势已经使他动弹不得。

传奇的一天将要落幕。我向弗兰克·帕崔尔卡上尉(LT Frank Patriarca)做了汇报,现在他是第6侦察中队的指挥官。我再次自豪地告诉他自己又命中了一艘日军航母。我试着向他说明,当时的“飞龙”号像极了一个冒着烟的大玉米饼,但我并不清楚他能否理解我的比喻。帕崔尔卡肯定了我的战果,同时还告诉我,由于人员减员严重,我本人,诺曼·克莱斯现在实际上已成为VS-6中队的副中队长。

经历了一整天的作战,我已经非常疲倦。我漫步回自己的房间,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记在我的《飞行日志》本上。我一丝不苟地写下了当天我能回想起的每一个细节。说来奇怪,当时我已意识到,我参加了一场将被永载史册的战斗,我必须把写一个细节都准确地记录下来。尽管我致力于保存这些史实,但要把它们糅合在一起也并非易事。我想把我经历的故事讲出来,把每件秩事都记录在纸上。然而,我的思绪却飘向了汤姆·艾弗索尔及那些鱼雷机飞行员们。

不可名状的悲伤涌上心头,我在《飞行日志》本上写下:“为我们牺牲的鱼雷机中队飞行员们祈祷!”夜幕即将落下,我记下了我的祈祷文:“主啊,请照顾好那些深爱着我们的好人。他们愿意毫不犹豫地为我们而牺牲。”就在这时,另一位第6侦察中队的飞行员拿来了一小杯威士忌,我一饮而尽,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