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从2战到排核废水 日本人“不负责”民族性的形成

时间:2021-04-18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日本决定排放核废水后,欧美集体失声,美国一边支持,一边禁止进口日本食物,极尽两面人之能事;环保少女则发了一篇不痛不痒的文章,提醒日本该给自己交钱封口了;中国国内的“皇协军”、公知则替主子尽力洗地,这种洗地分两种,一是偷换概念,将中、美、俄等国用于冷却核电站的水和日本受核污染影响的水等同,二是直接替主子辩白说核废水没问题。其实不用他们这么忙,因为比排放核废水罪行严重百倍的侵略战争(二战),在今天的日本已经不认为和日本有关了,毕竟“那是过去日本人的事”,所以日本排核废水影响了环境,但几十年后的日本人仍能不负责任地说:“那是过去日本人的事。”日本的民族性中,似乎有着“不认罪”的传统?今天文史君就带大家来看一看。

一、谁的战争责任?

如果一个中国人、韩国人或二战中受到日本侵略国家的人在今天的日本街头,随机找一个日本人,告诉他说“你们过去侵略过我们,你们是有罪的,你们该道歉”,那个日本人一定会认为你是个神经病。别笑,其实这是会真实发生的。根据日本《朝日新闻》2015年的调查,有过战争体验的人(参加侵略战争或战争结束时已经记事的人)已经80、90多岁,这些人已经低于日本总人口的10%,日本的战争责任和战争记忆的话语权已经被下一代中的非战争体验者占据,非战争体验者更倾向于“战争是过去的事,我们没有战争责任”。

日本街头采访

不用说在右翼不断崛起的今天,日本人在自我内心已经完全摘干净了战争责任,今天的日本毫无负罪感,就好像二战是别人发动的一样。就连清算右翼最积极的上世纪70年代之前,即便是在那段时间,日本人普遍也存在着一种认知,即战争责任第一的是军部,而且还是军部中被东京审判的甲级战犯,只有他们七个战犯才负有战争责任,天皇没有战争责任,甚至乙级、丙级战犯也没有责任。在这种认识下,日本人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大肆宣扬自己也是战争受害者,自己是唯一被原子弹轰击的国家,极尽扮演可怜角色之能事。

但战后日本民主势力、共产主义势力发展,又逼迫日本清算右翼和右翼言论,在进步势力的努力下,日本民间也存在一种对世界的怀疚感。所以受害者和加害者两种思想并存是日本战后初期的典型特征。

日本的战犯(仅仅是一部分)

二、战后日本人金鱼记忆的原因

都说金鱼只有7秒记忆,日本人对战争责任的铭记和金鱼不相上下,但日本人的金鱼记忆有其外在原因。

战败后的日本,清算战犯的积极性最高。美国最开始也乐于看到日本清算右翼,甚至美国还帮助日本清算战犯、解散财阀(因为财阀是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的经济基础),但这种感情随着中国大陆的解放逐渐变化。以1948年3月在日美军司令部给美国国会的《美国对日政策劝告》为标志,美国对日政策正式转型。

原本在1946年美国指定了83家财阀,但实际只解散了26家,这标志着清算财阀、清算右翼经济基础的失败。大财阀势力没被清除,而这些大财阀凭借庞大的金钱势力,推动保守派掌权,这些保守派就是由战争时期的那些政客、官僚组成的,比如吉田茂在战争时期是外交官,长期混迹中国东北,掠夺中国资源,战后被财阀推荐出来,成了议员政治家,还成了第45、48、49、50届日本首相。

三菱财阀

整肃战犯方面,美国曾提出整肃战争嫌疑人、审判战犯。整肃战争嫌疑人是指对有战争嫌疑的人开除公职、禁止他们当官;审判上有东京审判。但没被判死刑的战犯之后大多被提前释放,而且这些战犯凭借侵略战争中的名望,都投身政界,除了吉田茂,更出名的就是安倍晋三他姥爷、祸害中国东北的大战犯岸信介,他不仅自己当了首相,就连他的选举势力也成功遗留给了他的子孙后代。所以整肃战犯也失败了。

政治、经济方面保留了军国主义和右翼的土壤,这是日本选择性遗忘战争责任的根本原因。

大战犯岸信介

三、80年代后日本无责任正式登台

如果说80年代之前,日本人还多少要点脸,知道侵略战争给世界带来了痛苦,多少还反思战争罪责。可到了80年代之后,被美国扶植的右翼土壤终于开花了。因为直接参与过侵略战争的日本人大多都死了,作为战争亲历者,他们过去还能现身说法,教导日本人战争的罪恶,这种“证言”最有说服力,但随着他们的死亡,他们的“证言”变成可被世人随意删减的“记忆”。

1982年日本教科书问题正式登台,这标志着日本正式对侵略历史的告别。1982年6月,经日本文部省(教育部)审定的教材,刻意冲淡了二战中的侵略历史,将“侵略”改为中性词“进出”,将南京大屠杀改为因中国军队激烈抵抗而引发的日军反击。虽然因为中韩等国家的极力抗议,日本暂时退缩,但以教科书为切入点篡改侵略历史,成了日本此后翻案和洗清战争责任的绝好入手点,此后日本又发生了诸多教科书问题,比如《新编日本史》宣传南京大屠杀为虚构、侵华战争是被迫应战,日本史学家藤冈信胜更是将公布侵略真相的言论称之为“自虐史观”。

日本的问题教科书

到了90年代,以“自由主义史观研究会”成立为标志,日本开始公开翻案,他们一方面公开给侵略战争翻案,将战后亚洲国家的解放归结为是日本二战时的帮助;另一方面开启了“哀悼阵亡者”活动,他们主张承认“大东亚共荣圈”,哀悼日本300万战争阵亡者。同时他们宣传“放弃战争”的《和平宪法》是美国强加给日本的,日本要修宪,要走“正常国家”道路。在这种言论下,参拜靖国神社成了他们的最高需求。在“自由主义史观研究会”的引导下,日本史学界公开将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琉球屠杀称为“三大伪史”,是敌国污蔑“皇军”英勇战绩的丑恶言论。1993年日本政府成员更是公开登台,法务大臣永野茂门公开发表了“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言论;议员奥野诚亮宣传没有“慰安妇”。经过日本右翼势力的诸多修饰,日本的战争责任已经不再被提及。

南京30万冤魂是日本永远洗不白的罪恶

文史君说

笔者在学习日语时,所用的课本其中一篇文章是吉屋静所写的《アイムソーリー》(I'm sorry),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在荷兰时被荷兰老太太责问日本的战争责任,作者只能仓皇地说一句“I'm sorry”,作者回国后将此事告诉同龄的朋友们,朋友们纷纷炸了锅,叫嚷着“那个老太太是神经病,我们没有战争责任,我们也是受害者”。今天日本全社会已完全接受“今天的日本人没有战争责任,战争是过去日本人的事”这一错误观念,并自我麻痹成了受害者。今天日本政府又是出台了氚的吉祥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日本核废料污染海水后,几十年后的日本人仍能大言不惭地说出:“污染海水是过去日本人的事,今天的日本人没有责任”!这可能真是写入他们民族基因里的一种东西吧。

参考文献

加藤洋典:《战败后论》,讲谈社1997年。

山田朗:《日本战争责任论的当下与今后课题——从战争记忆继承的观点出发》,《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7年第8期。

李圭洙:《战后日本的战争记忆于历史认识——以体验与记忆的教化为中心》,《北华大学学报》2020年第2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