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许世友长子许光大学毕业后当艇长,被父劝回农村48年,临终捐20万

时间:2021-04-22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开国上将许世友是一个无法复制的传奇。他一生金戈铁马,战功赫赫,自不必说,他还有个特殊的"标签"令后人津津乐道,就是"大孝"。他对母亲的孝敬向来被传为美谈,比如他一生数次下跪母亲;他死后居然搞了个特殊化,不实行火葬,最终入土,葬在母亲身边,永远陪伴、孝敬老母。他也因此被邓小平同志说成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

图片

然而许世友做为一位国家之栋梁,他生前,即便在建国之后的和平时代,也是工作繁忙,其实他并没有机会在家孝敬老母,母亲也不愿打扰他的工作,就一直住农村老家。尽管许世友曾数次回家看望母亲,但都是来去匆匆,谈何对母亲的孝敬呢?即便死后与母亲同葬,也只是一种仪式,表达了许世友将军的一片孝心而已,生前不能为母端茶送水,难道死后能够补偿?如此说来,许世友的"大孝"从何而来?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许世友没有分身术,既然为国尽忠,就必然无法对母亲尽孝。但他却博得了一个忠孝两全的好名声,为何?其实他是用了一个"手段",让人替他尽孝。谁?他的儿子!如果没有这个儿子代父尽孝,那么许世友的"大孝"就是一个空谈。因此,历史在记住许世友这个传奇的同时,必须记住他这个儿子——

做为许世友将军的长子,他大学本科毕业,后来成为一名海军军官,前途无量,却他被父亲劝回农村老家孝敬祖母;可他刚回去不久祖母便去世了,他该怎么办?他将何去何从?

(一)苦难的童年

如果你看过经典电影《闪闪的红星》,一定对其中的潘冬子印象深刻,而本文的主人公就是潘冬子的主要人物原型。

图片

他就是许世友将军的长子许光。本来他不是许世友第一个儿子。许世友跟结发妻朱锡明共生下三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小名叫黑伢,不幸夭折了;第二个儿子小名也叫黑伢,也不幸夭折了。当时许世友因为参加革命,经常不在家,所以没有时间给儿子起名,当1929年农历四月初七,他第三个儿子出生后,小名也叫黑伢。因为前两个儿子夭折,所以这个黑伢便成了许世友的长子。多年以后,许世友才给他取名许光。

1932年7月,国民党军队30个师发起了对中国工农红军疯狂的第四次"围剿",红四军总指挥徐向前奉命带领红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转战川陕地区。此时许世友担任第12师34团团长。他匆匆回了一趟家,跟母亲、妻儿告别之后,便一去不回。此时,许光才3岁

红军走后,反动派对红军家属进行了"清算",不少家庭遭到灭门之灾。许世友的故乡,湖北省麻城县(今河南新县)的许家洼自然也没能幸免。那时,许世友的妻子朱锡明经常带着婆婆和儿子在外面逃难。他们沿街乞讨过,朱锡明甚至去死人堆里扒过死人的衣服,然后加工成鞋子和袜子卖钱以维持生活。

有一次,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许光的姑姑曾带着他在一山洞里躲了三天三夜。他们不仅饿得要命,敌人烧山,小小的山洞被大火烤得跟炉子似的,姑姑的一头秀发都烧焦了!等敌人走了,姑姑下山讨了一个小窝窝头,许光因饿极了,一下子就吞了进去,被噎得差点要了命。姑姑吓坏了,赶紧使劲捶他的后背,他最终吐出了窝窝头,才活过来……

许光的不幸还有,父亲许世友一走不回,后来母亲也改嫁了。那时,许家受反动派的迫害,朝不保夕;许世友杳无音信,许母深明大义,为了不耽误年轻的儿媳朱锡明的青春(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她,让她同红军家属脱离干系),逼迫她改嫁给一个老实的庄稼汉,此后许光只有跟着奶奶过活。不过朱锡明改嫁后没有再生育,她总是找机会回家照顾儿子和婆婆。

"天是房,地是床,野菜野果当干粮"。许光在农村老家跟祖母相依为命,吃尽苦受尽累。他7岁时也参加了儿童团,在大别山的深山老林中,他一边过着苦难的生活,一边战斗,一直长到20岁,才见到了父亲许世友。

(二)迎来生命的春天

1948年,许世友的战友(也是麻城乘马岗老乡)王树声将军率部进军大别山区,驻扎在麻城。这天,部队营地来了一个老太太,他带着一个小伙,说是要求见首长。

王树声出来一看,立马就认出来了:"嗨,这不是老伙计许世友的老母亲吗?!"

王树声跟许世友是老乡,还是同岁,二人小时候没少在一起摸爬滚打,他当然对许世友的母亲很熟悉。此时他又指着许光说:"这是大侄子吧,都长这么高了啊?和尚(许世友的戏称)真是有福气,有这么大一儿子!不像俺,快胡子白了,儿子连路还走不稳呢,嘿嘿。"

许光和奶奶在王树声那里受到了盛情款待。因为许世友当时在山东战区正打得火热,无法接待亲人,祖孙俩在那里住了大半年,才被王树声派人送到了许世友那里。

许世友同家人分别以后,因误听妻子已遇害,于1934年同川妹子雷明珍结婚,但三年之后,二人离婚;又于1943年同山东妹子田普结婚,此时又有了两个女儿,但还没有儿子。此时见到分别17年的儿子,许世友也是流了一把老泪。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大一儿子,许家后继有人也!他非常激动,要亲自给儿子起个名字。可他是个大老粗,也不知道起个什么名字好。他想了老半天,想了两个名字,一个是"许光",一个是"许辉",反正都是光明意思。最终儿子挑了听起来更响亮的"许光"。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从此"黑伢"消失了,"许光"诞生了,许光开始走向光明,走向他生命的春天!

当父亲问许光想干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当兵,像爹爹一样报效祖国!"

可此时,将近20岁的许光还懵懵懂懂的,他识字不多。为了让儿子成为一个合格的革命接班人,许世友便让儿子恶补文化知识。

许光被父亲送到山东军区办的一个学校的文化速成班,许光也很聪明,在班主青年教师任李心田帮助下成长很快。李心田跟许光同岁,两人很投缘,在一起无话不谈,跟哥们儿似的,不愁许光学不好。尤其是,许光给李心田讲了自己的身世之后,他深表同情。后来李心田成了一名作家,就根据许光的事迹写了小说《闪闪的红星》,后来小说又被改编为同名电影,所以许光就成了剧中潘冬子的原型之一。

许光后来在父亲许世友的支持下,又上了大学,先后在华东军政大学和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学习。许光大学毕业后,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拥有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

当然许光并没有受到什么特殊照顾,他是凭自己的本领成功的。他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人民海军北海舰队当了一名普通的士兵。数年间,他始终在一线战斗部队摔打磨砺,一直没有向战友们透露自己的身份。他刻苦学习训练,出色完成了海防巡逻、重大演习等战备训练任务,先后6次立功,之后晋升为北海舰队的首批舰艇长。

图片

那时的许光三十出头,长相十分俊朗,他目光坚毅,鼻正口方,眉宇之间有一股凛然正气,酷似饰演大侠"令狐冲"时期的偶像级明星李亚鹏。这位年轻的军官可谓前途无量。

然而,没多久,他的命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再次回到了农村。

(三)背起行囊,留给世界一个背影

1965年,那年许光36岁,风华正茂,前程似锦。

然而36岁的许光却再不能继续他的海军生涯,再不能做为一名军人,像他父亲一样报效祖国了。前面说过,许世友是个大孝子,他在山东时,就曾把母亲接到山东享福,但母亲住不惯,没住几天就回老家了;他如今在南京军区当司令,也曾把母亲接到南京住,可母亲仍没住几天就回家了。为此,许世友很为难,他也曾在百忙之中回老家看望老人,但终究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随着母亲年纪越来越大(已经八九十岁了),他真的对母亲很不放心。然而,忠孝难以两全,他不能为了母亲而耽误军务,因此,他就想了个办法,让大儿子许光回家替自己尽孝。

也许你会问,许世友后来不是又有了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吗?为何单单让从小受苦的许光回去替他尽孝?许世友是不是太偏心,对许光太不公平了?或者说,他怕老婆,是他的夫人田普不让自己的亲生子女到农村受罪?这其实很好解释。因为许光自小在故乡长大,他跟奶奶的感情最深,当时老祖母也非常想念这个孙子,所以也想让许光回去;而许世友后来的子女都是跟着父母长大的,跟祖母没有什么感情,他们回去也不现实。

不过起初,许光也是不想回老家的,因为,毕竟在农村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走出来了,还上了大学,被国家培养了这么多年,也成了国家的有用人才,他是真的不想舍弃自己的前程。可是,面对父亲的决定,他不能说"不"。因为他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也是个孝子。他明白,父亲是个孝子,为了干革命,无法尽孝,他欠母亲的太多了。父债子当还。许光明白这个理。所以做为父亲的长子,他没有理由回避,他必须为父亲承担这个重任!再说,自己从小被祖母含辛茹苦地养大,自己又何尝不欠祖母的"感情债"呢?

那天,许世友邀请了几个战友到家吃饭,为儿子送行。许世友含着热泪对许光说:"许光啊,你是我的好儿子!我现在军务繁忙,不能回家尽孝,只能由你代我回乡好好服侍你奶奶了。"许光点了点头。在场的战友们都唏嘘不已……

然后,许光默默地打点行装,毅然决然地背起了行囊。既然选择了回乡,留给世界的只有一个背影!

(四)重回大别山

许光告别父亲,告别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回到了大别山深处,回到了生养他的故土,也是穷乡僻壤——河南新县。需要指出的是,他的故乡许家洼地处鄂豫交界处,历史上经常会有不同的归属。许光出生时属湖北省麻城县,后来又属河南经扶县。而到1947年8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重新建立地方人民政府,根据刘伯承、邓小平提议,改"经扶县"为"新县",意寓人民获得新生,过上幸福生活。然而,许光重回故乡,是否能过上新的幸福生活呢?

许光尽管回来是为了孝敬、照顾自己年老的祖母的,但毕竟他才30多岁,不可能老呆在家里,还是得干工作。做为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很有"背景"的许光,回到新县后被任命为县人民武装部的一名普通参谋,县城离家近,也好照应老奶奶。自此,他买了辆自行车,骑着车从县城到老家来回奔波。祖母也终于对孙子放心了。

许光夫妻对祖母的照顾很周到,奶奶想吃什么,许光都尽量满足,甚至亲自下厨跟奶奶做。许世友的老母亲在孙子的照料下过得很愉快。

然而造化弄人,老祖母许李氏毕竟年纪太大了,就在许光刚刚回到故乡半年之后,她便去世了。祖母一辈子受尽磨难,没有享受几天幸福日子,她的去世令许光悲痛万分,当然也令父亲许世友更加难受。可此时许世友正在东海前线指挥海防备战,实在无法回家,许光只有代父为奶奶送终。

那时,许光的工资低,家里很清贫,连安葬祖母的费用都不够,最后许光从乡供销社借来了300块钱,才安葬了奶奶。后来,父亲许世友得知后,安排人送回来200元钱让儿子还债。余下的100元,许光和妻子省吃俭用很长时间才慢慢还上。

办完祖母的后事,部队来信有意让许光重返军营。说实在,此时的许光是犹豫过的,毕竟自己还很年轻,回部队会有更好的前程。事实上,他的两个比他小得多的弟弟,后来都从军了,一个是空军战士,一个是陆军战士(许世友真是有趣,让三个儿子把海陆空占全了),后来都很有成就。大弟许建军后来曾担任南京空军司令部团级参谋;小弟许援朝后曾任南京军区装备部副部长,江苏省军区司令员,被授少将军衔,都"混"得比老大强。

所以当时许光出于对自己前程的考虑,或者是对上级首长的尊重,还曾回到军区一次。可当他见到父亲时,许世友开口问了他一句:"怎么,你还想回部队去吗?"

对于这句话,你可以随便理解。你可以认为许世友大公无私,既然儿子都正经转业了,国家也给安排了工作,你哪能说让他回部队就回部队?部队是你家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许世友不能破坏纪律!当然这是一种"高大上"的理解。

还有一种理解是,许世友这人也太无情了,你的亲儿子已经替你为母亲养老送终了,怎么还让儿子呆在农村受苦?难道你只对自己的俩小儿子亲吗?这太偏心了不是。

当然还有第三种解释,许世友是向儿子征求意见:要不你再回部队?

不论如何解释,反正当时许光是这样做的。听了父亲的问话,他没有立即表态,只是低头默默地沉思了数分钟。最后,他抬头望着开国元勋、父亲许世友说:"我不回部队了。"

许光的声音不大,很淡定。他的眼神很坚决。此时的许光像极了《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令狐冲因受重伤,有性命之忧,少林寺方丈很欣赏他,欲把少林寺秘传神功"易筋经"传授给他;令狐冲一旦练会易筋经,他的伤势必然不治而愈。但方丈有个条件,令狐冲必须脱离华山派而入少林派。但如此,令狐冲必然要背叛师门,这岂是义人之所为?当时的令狐冲很淡定地谢过方丈,转身离去。

而此时,许光也如当年的令狐少侠,再次背起行囊,给父亲,也给城市留下了一个背影……

多年以后,人们提起此事,多有猜疑,说当时许光是跟他的父亲赌气、怄气。真的如此吗?赌气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那时的许光已三十六七岁,又不是小孩子了。对此,许世友的夫人田普曾如此说:"肯定不是怄气,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听过许光在他爸爸面前抱怨过一次,许光这一点,和他爸爸非常相像。"

后来许光的长女许道江和次子许道仑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如此解释,他们说父亲当初拒绝部队的挽留,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他不想搞特殊,破坏纪律,给祖父许世友带来不好的影响;二是,父亲许光真的以为家乡新县很需要去建设,那里的乡亲们还都很穷,他做为一名新中国培养的年轻一代,没有理由不回来为家乡做出贡献。当然还有第三点,后面再讲。

那么许光回来之后是如何做的呢?

图片

(五)道义千秋

大别山是革命老区,许光的故乡更是当年鄂豫皖苏区苏维埃政权所在地,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落脚地。数十万大别山儿女前仆后继,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新世界;然而,在上世纪60年代,那里确实还很穷。这一点许光心里非常清楚。他回来就是要改变这个穷苦的面貌的。父辈用鲜血打了天下,我辈就要把天下治理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多年来,许光为家乡人民兢兢业业地工作,办了许多实事。1969年,上级交给许光一个任务,筹建一个微波站,选址在高大陡峻的黄帽冠山上。当时任新县人武部军事科长的许光毫不犹豫,接下!他亲自带领群众,挥舞柴刀开辟出一条山路,把工程机械在山下拆开,然后一件件背到山上。那时的许光很拼,他和民兵们吃住在工地,在山间的荆棘丛中摸爬滚打300多个日夜,终于修成了微波站。

1970年代初期,新县大部分地区都还没有通电。为了能让老百姓用上电,许光付出了很大努力。他率领武装部的民兵上工地帮忙,亲自动手,和大家一起把几顿重的电线杆一根一根拖到山上;挖掘机没法开到山上,许光就带人铺路。用了半年时间,新县县城终于都通上了电。

不论干什么,许光都像他父亲打仗一样,总是身先士卒,冲到第一线。1987年,新县许多地方连下暴雨,造成洪灾。许光当时还有病在身,他接到防汛办的电话后,拖着病体连夜赶到抗洪第一线指挥救灾。这次他还差点搭上性命。

当时由于赶得急,道路积水严重,许光坐的吉普车不慎冲进了一个深水坑中。他的头撞碎前面的挡风玻璃,半个身子扑在引擎盖上,昏死过去。在医院,许光昏迷了三天三夜,头部出现5处伤口,缝合近20针,还崩掉了几颗牙齿。可他在苏醒的次日,就悄悄离开医院上了"前线"。

许光跟父亲一样,原则性很强。许世友嗜酒如命,许光则是好吸烟。不过他抽烟很讲原则,他有两不抽:不是自己的烟不抽,别人介意时不抽。比如开会时,桌上摆的单位提供的烟,他不抽,也不会装兜里带走。他只抽自己的烟,决不占公家的便宜。平常他只买最便宜的烟抽。有一年,他带着家乡的代表去南京看望父亲,随从的一个村支书看到许光在路上抽烟,他大吃一惊:"老许啊,你这个大干部还抽这种烟?"许光平常抽的都是很普通的烟。

1982年,单位考虑许光孩子多,就想法给他划拨了一个带小院的房子。这也许是个小小的"特权"吧。可数年之后,县委要给干部们盖家属楼,选址在许光家的附近。但由于许光住宅的原因,一旦施工,就得把他家拆除,大家不好意思这么干。所以工程就耽误了下来。

后来许光知道后,果断地说:"拆!我怎么能搞特殊?"就这样,许光做出牺牲,把家搬到附近的一座小山坡上,租住在乡亲家里。等家属楼盖好后,大家为了照顾60来岁的许光,就让他先挑。许光说:"中!那我就不客气了。"

结果许光选了其中最小的一套。许光在这不足70平方米的"蜗居"里,一住就是20多年,直到他去世。

那年,河南省军区有意提拔许光当信阳军区的领导。当时许世友已经到风烛残年(大家也许是想让老头子高兴高兴吧)。这可能是许光此生最后的机会了。可他却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他说:"我年纪大了,在乡下工作就挺好,还是把机会留给年轻有为的同志吧。"

许光一点也不愿沾父亲的光。

许光的长子,当然也是许世友的长孙许道昆高中毕业时,想当兵(那年头当兵仍很吃香)。当时许光还在县武装部工作,于是儿子就想让老爹帮帮忙,可是许光严厉拒绝,还是让儿子下乡当知青了。直到一年后,知青政策取消,许道昆才当了兵。

前面提到,许光当年执意回到农村还有第三个理由,当然还是父亲许世友所倡导的"孝道"。当时尽管他亲爱的祖母已经去世,但他还有母亲。母亲朱锡明虽然后来又嫁人了,但仍在世,许光仍有义务回去照顾母亲!当年,母亲是在奶奶的强迫下才改嫁的,但母亲走后还经常回来照顾他。况且,解放后,母亲再嫁的那家日子也很难过,如今自己有出息了,岂能丢下母亲不管?

因此许光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农村。他回去一个多月后,先是他的伯母去世,他为伯母送了终。而当时伯父年岁已大,且膝下无子,他又担当了照顾伯父的重任。就在祖母去世的同年,许光的母亲朱锡明也因病离世了,他尊重祖母的遗嘱,将母亲葬在了祖母的身边。因为母亲朱锡明一直跟她的婆婆亲如母女。其实这些,都是许光替父行孝的标志。

自1965年至1977年的这12年间,许光在家乡送走了奶奶、母亲、伯母、伯父等五位亲人,还先后为9名老红军遗孀养老送终。

许世友将军是在1985年去世的,早在1979年和1980年,许世友先后两次给许光写了亲笔信,立下土葬遗嘱;并分两次共寄了250元钱让儿子给他准备棺材。

许世友在信中明确叮嘱:"棺材不要做得太好,比一般老百姓的棺材要差一些才行,以免人家提意见。"许世友病重期间,又亲口告许光说:"当兵三年无孝子。我当了一辈子兵,生前没有尽孝道,死后想埋在父母身边尽一份孝心,不知是不是能如愿。"他要让许光帮他完成这个遗愿。最终许光尽了很大努力,帮父亲完成了这个遗愿。

2013年1月6日,天气严寒,许光因病去世,享年84岁。当时他的屋里没有暖气……

图片

许光的日常生活极其简朴。他去世时,用的仍是20世纪70年代做的大衣柜,90年代的老式电视和旧沙发。那台9英寸的电视机,还是他在县人武部当副部长期间买的,那时县城很多家庭都能买得起了,可他买时还是向同事借的钱。

尽管许光自己生活清贫,但他省吃俭用,一生资助了老红军10多万元;他临终前还留下了一份遗嘱,把他一生全部的积蓄20万元全部捐给新县,用来发展老人和儿童的福利事业……

这就是开国传奇上将许世友的长子的一生。他身为将门之后,却甘为布衣,在农村奉献了自己48个春秋!许世友将军如果能流芳于世,那么许光也能。但许光不是靠父亲流芳而流芳的,他没有沾许世友的光……

参考资料:《许世友传》《将门布衣许光》等。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上一篇:那些年你看到的UFO目击图片里都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