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热点新闻网(www.hotxww.com)网站

当前位置:热点新闻 > 文史 >

清末官员出国考察,到底都见到了哪些名人?

时间:2021-05-14 00:00:00|来源:|编辑:网络|点击:

本 文 约 4560 字

阅 读 需 要 12 min

1905年,清廷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戴鸿慈、端方从上海经过日本、夏威夷、美国本土,进而渡大西洋,造访英、法、比利时、德国、丹麦、瑞典、挪威、奥地利、沙俄、荷兰、瑞士,最后在意大利坐船经苏伊士运河回国。使团此行各处,基本上都是各国元首接见。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德皇威廉二世、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沙皇尼古拉二世等均亲自接见,使团还参观了卡内基的钢铁厂,收到了金融大亨摩根的礼物,观看了沙皇的阅兵,与沙俄重臣维特伯爵畅聊。

在日本给革命党捐款500元

1905年12月,戴鸿慈、端方的团队登上东去的轮船。戴鸿慈饶有兴致地研究了这艘美国太平洋邮船公司的“西伯利亚”号轮船,并对当时欧美海运垄断巨头“托辣斯” (即托拉斯Trust) 势力入主东亚表示了担忧。戴鸿慈、端方等在此船“特别上等舱”,每个房间包含客厅和卧室。第二天夜里,使团到达长崎。在长崎,使团会见了华侨代表和当地记者,随后前往神户。

在神户中华会馆内见到一副李鸿章手书对联:

中外共车书,我闻周代礼存,孔庭策在

春秋良宴会,正值尧时日出,洛邑风清

这是光绪十八年 (1892) 李经方出使日本时所留。随后,使团参观了神户同文学校。戴鸿慈发现,学校里基本都是广东籍学生,还很得意,因为戴鸿慈本人就是广东人。这其实毫不奇怪,这所学校是梁启超等广东维新派创立的,名誉校长犬养毅更是孙中山的好友,可以说这所学校就是日本的反清大本营之一。使团观看了学生的军事体操和从军歌曲表演,不明真相的戴鸿慈和端方看得很开心,当场赠送学费五百元。

犬养毅。图源/网络

随后,使团由神户坐船至横滨,会见日本前上海总领事小田切万寿之助,东亚同文会会长根津一、长冈护美子爵等人。小田切万寿之助之前驻扎中国多年,与盛宣怀等海派官僚尤其熟悉。根津一是个日本老特务,曾协助著名间谍荒尾精在上海设立以日清贸易研究所为掩护的特务机构,又在汉口经营“乐善堂”,是另一个间谍窝子。1893年6月,日清贸易研究所关闭后,巡历苏杭、华北及中国东北,据此提出意见书,呈交日本当局,供制定侵华政策参考。同年11月回国,不久后就职参谋本部,甲午战争中再次前往上海搜集情报,在随后的入侵辽东乃至义和团战争中都表现活跃。东亚同文会是一个研究“亚细亚主义”的团体,会员包括犬养毅、内藤湖南、宫崎滔天等政治、学术界大佬,根津一、长冈护美都是创始会员。

长冈护美与中国官场的交集更加深厚,张之洞为他写了好几首诗,如“剑佩诗囊万里游,知君家世古诸侯”,可见此人出身高门望族。长冈护美随后陪同使团参观了横滨正金银行和东京大同学校。使团在离开日本之前,给前首相西园寺公、望大隈重信、现代柔道的创始人嘉纳治五郎、政治学专家高田早苗等都准备了赠礼。随后,使团东渡太平洋,来到檀香山。

端方到美国顺便看望留学的儿子

此时,夏威夷群岛刚被美国占领不久。夏威夷第一任白人殖民长官桑福德·都乐 (Sanford Dole,戴鸿慈作“都庐”) 接见了使团。夏威夷原本是独立的原住民国家,该国王室几代人励精图治,建造西式宫殿,制定宪法,改革社会风俗,还去英国晋见维多利亚女王,几乎做了第三世界国家能做的一切西化改革,这个出身白人传教士家庭的桑福德·都乐就曾被夏威夷女王任命为最高法院法官。但很快,岛上的白人殖民者发动叛乱,篡夺了独立的夏威夷国家,成立所谓夏威夷共和国,桑福德·都乐成为首任总统。他招待使团的水果是香蕉、菠萝,都是夏威夷特产。桑福德·都乐的弟弟就在夏威夷靠种菠萝发了财,创办了闻名至今的都乐水果公司。

桑福德·都乐。来源/网络

在夏威夷,使团除了接见侨民之外,活动很少。随后来到旧金山,使团受到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特使精琦 (T. U. Tenks) 的迎接,岸上商人、学生列队欢迎,让使团很受用。在斯坦福大学,创校校长乔顿 (David Starr Jordan) 接待了使团一行。乔顿奠定了斯坦福大学发展的基础,在义和团运动期间,他恰好在远东考察。乔顿虽然带有西方人一贯的种族主义和文化优越,但仍然指出,义和团运动给西方造成的麻烦,其根源之一在于西方传教士的所作所为,这些传教士破坏了中国人赖以信仰的风俗。

乔顿不无偏见地认为,中国人缺乏国家感情 (national feeling) ,但对古代风俗的感情十分强烈,是不能被征服的。

“中国很软弱,但中国人很坚强。”

千百万一无所有的中国民众汇聚成的洪流席卷华北,目睹过这番伟力后,乔顿写下这样一句话。乔顿招待使团用餐,并带他们参观了斯坦福大学的标志性建筑——斯坦福纪念教堂,精美的彩色玻璃窗令戴鸿慈赞不绝口。

斯坦福纪念教堂。摄影/杰克船长837,来源/图虫创意

使团同样参观了加州另一所著名学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这里,使团遇到了老熟人傅兰雅 (John Fryer) 。这个英国传教士口译各种科学著作达113 种,向国人介绍、宣传科技知识,以至被传教士们称为“传科学教之士”。傅兰雅在中国教西学,在美国教中国学,在此地教授汉语。使团要参观伯克利的机器室、化学院等,都是傅兰雅的熟悉领域,他主动为使团用中文讲解其中科学原理。使团随后登上太平洋铁路,经过犹他州,越过洛基山,跨过大平原,来到芝加哥。端方长子端继先此时在华盛顿留学,也跑来见了老爸。使团在芝加哥最受震撼的当属卡内基的钢铁厂,“主人卡匿奇,所称钢铁大王是也。观熔铁、炼钢之法。切铁,切钢均以巨机,应手削尽。”随后,使团参观了火车沿线的底特律、终于抵达了华盛顿。

傅兰雅。来源/网络

美国国务卿伊莱休·鲁特 (Elihu Root) 前来迎接。此人曾是陆军部长,赶上了美西战争后期的谈判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在时任国务卿约翰·海 (John Hay) 生病期间,鲁特几次作为代理国务卿和美国政府的代言人,帮助制定和实施了针对中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开始涉足对华关系的处理。1905年4月,鲁特被西奥多·罗斯福任命为国务卿后,在外交上竭力支持罗斯福总统的大棒外交政策。

抵达华盛顿第二天,在驻美公使梁诚的陪同下,端方、戴鸿慈来到白宫,向西奥多·罗斯福总统递交国书。罗斯福两鞠躬为礼。梁诚与罗斯福握手后,戴鸿慈致颂词:“今奉大清国大皇帝之命,资呈固书,觐见大美国大伯理玺天德 (President) 。本大臣等伏见大伯理玺天德与我大清国大皇帝,重友国之邦交,复能持太平之全局,至为荣幸。谨颂大伯理玺天德福寿康强,并大美国人民太平幸福。”由参赞施肇基翻译。罗斯福向使团引见白宫官员,并带使团进入客室,赠给使团一部自己写的书。酬答持续了四十分钟。使团送给罗斯福的礼物很有新意,是1905年10月北洋军河间秋操图。河间秋操是清末新军的首次大规模军事演习,随着北洋六镇陆续编练成军,清政府决定学习欧洲国家及日本的军事演习经验,在本国举行一次新军的军事演习。日后的北洋军阀如冯国璋、段祺瑞、吴佩孚、曹琨等都作为基层军官参加演习,还邀请了驻华记者和各国武官参观。河间秋操是当年中国新政的最新成果,使团将秋操图作为国礼相赠,表现了戴鸿慈、端方等有抱负的清廷官员向世界宣扬中国新气象的决心。送给罗斯福夫人的礼物就很传统了,是白玉杯壶和苹果青花瓶。

展现河间秋操的照片。来源/网络

此后数日,使团先后参观了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此时的海军学院可谓众星云集,海权论提出者马汉在校内任教,二战中打赢了马里亚纳海战、制定了硫磺岛-冲绳岛进攻方案的海军上将斯普鲁恩斯 (Raymond Ames Spruance) 正在此就读,而尼米兹、哈尔西这两位二战名将,则因为西奥多·罗斯福大力扩充海军而于不久前刚刚毕业,此时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海军军官。

第18任美国总统(1869—1877年)格兰特。图源/网络

使团在纽约见到了格兰特总统之子弗雷德里克·登特·格兰特 (Frederick Dent Grant) ,此人从小在老格兰特身边长大,几岁的时候就目睹了南北战争的诸多大场面,后来进入西点军校,一路在军队扶摇直上,被舆论批评说不过是靠他的好父亲。1887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他任国务卿,但参议院拒绝批准,认为正如报纸社论所说的“如果没有他父亲,格兰特上校永远不可能被提名”,“大家都知道因为他父亲,他才得到了现在的职位”。此时的格兰特靠着美西战争中的战功做到准将,因其父与李鸿章等中国官员交情颇深,格兰特和中国使团自然很熟悉。使团此后参观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国会图书馆等学术机构,春田 (springfield) 兵工厂。金融大鳄约翰·皮尔庞特·摩根 (John Pierpont Morgan) 的代表也来到使团住处洽谈,至今著名的摩根大通集团 (J.P.Morgan Chase & Co) 名称里的J.P.Morgan就是此人。19世纪后期,摩根通过一系列金融资本与工业资本的垄断结合,建成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美国几乎所有的大型融资活动都是由摩根财团牵头组织;利用股权信托方式,摩根获得了银行行业史上前所未有的商业权力。摩根的代表送来玉器图两本,请使团将其中一本转呈慈禧太后。

与德国、奥匈、沙俄三皇谈笑风生

使团结束美国之行后,登上德国公司的轮船,转赴欧洲,先后参访英、法、比利时等国。随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鼎鼎大名的欧洲诸王先后接见使团。在柏林,使团得到威廉二世接见。使团送给德皇帝后礼单如下:

呈德国皇帝礼品:

北洋秋操图一册、康熙青花瓷瓶一件、康熙豇豆红瓷瓶一件、仿古景泰蓝瓶一件、康熙太白尊一件、乾隆雕漆合一件、康熙霁蓝瓷瓶一件、绣花桌毯二件。

呈德国皇后礼品:

乾隆雕漆合一对、乾隆黄地青花瓷尊一件、仿古景泰蓝瓶二件、绣花大衣一件、绣花门帘二件、杭缎四匹、湖绸四匹、北京景物全图一本。

威廉二世对使团来访颇为重视,给戴鸿慈和端方发了头等王冕大十字宝星勋章 (Koniglichen Kronen Orden) 。威廉二世对使团讲,“从前德国喜谈哲学,近数十年始考究矿路、格致、制造各项实业专门,是以年来进步较速。”又说,“今日之要,莫如练兵。当请贵国皇帝崇尚武备,以一身当提督军旅之责,国势自强。”并对中国的军事留学生有较高评价,认为“中国学生在德国学武备者,均能守规矩、勤习练,将来尚宜多派学生”。威廉二世这番发言,自然有颇多军国主义意味。威廉二世的弟弟亨利亲王也接见了使团,亨利亲王此前访问中国,受到慈禧的礼遇。亨利亲王也同样强调注重练兵,希望中国以皇帝亲身倡导,练兵以保太平。

此后,使团访问丹麦、瑞典、挪威等国,均受到国王接见,这三国华人很少。在奥地利,迎接使团的是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其夫人即著名的茜茜公主,其继承人即萨拉热窝遇刺的费迪南大公。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自1848年登基,此时已经75岁,年纪很大了,但“精神康健”“老成谙练”。对于维也纳皇宫,戴鸿慈以为非常朴实,有古风,奥地利毕竟是泰西的老大古国。戴鸿慈敏锐地表现出对奥匈联合国家分裂的担忧,数年之后居然应验。

茜茜公主。图源/网络

在沙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接见使团,华丽的装潢和服饰与奥地利的朴素形成鲜明对比。沙皇还带领使团参观彼得宫的阅兵,八千余人的军队在大雨滂沱中接受检阅,沙皇和诸大臣也在暴雨中“屹立马上不动”,令戴鸿慈颇为震撼。使团在沙俄访问了重量级政治家维特伯爵,在他的推动下,沙俄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与李鸿章签订《中俄密约》,在日俄战争失败后主持谈判,并镇压了1905革命。维特伯爵作为著名的保守派政治家,劝中国使团五十年预备之后才可立宪,维特的“深识远虑,洞知时事,诚俄廷之佼佼者”,令使团颇为佩服。

随后,使团又折返向西,在荷兰、瑞士、意大利也均受到元首级礼遇。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统治历经“一战”“二战”,在宴请使团时还主动提到《赤壁赋》,并请使团翻译,给戴鸿慈留下很深印象。使团随后在意大利登船,经埃及苏伊士回国。在船上,使团遇到了一个会讲英语的埃及军官,说自己要去日本寻找独立救国的道路,并劝中国人不要轻信西人。埃及此时已经形同亡国,这一已亡之古国的爱国志士让中国使团颇有感慨,让戴鸿慈更加相信,此番考察宪政正是救大清的正确之路。

END

者丨罗山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苗祎琦

排版 | 于嘉夫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Copyright © 2020-2025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汇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